第7章 答谢客户

作者:月流光|发布时间:2019-09-07 11:00:00|字数:6355

  上午十点,任向远律师事务里弥漫着咖啡香气,事务所新换了一批绿植,都是蒲卿卿亲自挑选的,各个挺拔夺目,鲜绿油亮。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电脑前的蒲卿卿打着哈欠,双眼迷茫。

  屏幕上有一个文档,标题是“任向远律师事务所答谢会方案(终终终终我已经不认识终字的终极版)”,鼠标下拉,文档空空如也,一个字也没有。

  不是蒲卿卿不努力,只是这个事比她想象的困难许多。

  蒲卿卿以为办答谢会挺容易的,不就是叫一堆人一起吃一顿饭嘛,等到她真正着手后才发现这事不简单,场地、餐饮、交通、活动内容、请谁不请谁都是问题,最关键的是,想让任向远满意,更是难上加难。她前前后后写了几份方案,还是被任向远说“差点儿意思。”

  蒲卿卿不得不虚心求教,询问任向远“差在哪儿”,任向远想了想,说:“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差点儿意思。”

  蒲卿卿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脸上依旧挂着甜甜的笑,她躬下身子,耐心询问,“是不是我选的酒店不够好?”开放式问题不好回答,那咱们就用排除法,她赶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资料,指给任向远看,“还有几家备选的,这家主打中国风,这家有室内园林……”

  蒲卿卿滔滔不绝地说着,任向远却没有给她机会,他还要忙手上的案子,甩出一句“这些小事你自己决定就好”便把她打发了。

  “好、好吧……”

  从任向远办公室出来,蒲卿卿高高举起手上的资料,停顿片刻,又轻轻放在办公桌上。不能摔东西,蒲卿卿只能在任向远看不到的地方肆无忌惮地翻了个白眼。这不行那不行,问他为什么不行又说不出来,让他来决定,他又嫌弃她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

  蒲卿卿仰天长叹,要是有个同事和她一起吐槽老板就好了。

  说曹操曹操到,蒲卿卿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消息跳出来,尚晓菲叫她去吃饭。

  “马上!”

  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的。

  蒲卿卿出了律所和尚晓菲汇合,一路上,蒲卿卿明显感觉到不对劲,“我怎么觉得你们所的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尚晓菲止不住笑,“还能因为什么,你月薪三万的事情在我们所传开了,授薪律师做到这个份儿上,多少人羡慕。”

  蒲卿卿叹气,是很让人羡慕,说实话,她也很羡慕,可惜月薪三万只是说给别人听的。

  这是开在商场里的“食堂”,鳞次栉比的档口卖着各式各样的美食,尚晓菲要了一份鸭血粉丝汤,蒲卿卿点了一份煲仔饭。她一勺子下去再翻上来,没有看到锅巴,心里止不住地难受,但还是吃了下去。

  这里的东西谈不上多么美味,只是足够便宜方便,能让在附近上班的白领们有口吃的。

  蒲卿卿向尚晓菲吐槽答谢会的事情,尚晓菲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你那么勤快干什么,你一遍一遍地提交方案,不就是让老板挑刺吗?你多拖两天,到最后一刻再去交,任律一看时间来不及,自然会同意的。”

  蒲卿卿拍案叫绝,“我怎么没想到。”很快,她又摇头皱眉,“不行,他那个人那么严苛,说不定又要骂我办事拖拉。”

  尚晓菲不以为然,她格外悠闲地喝了一口汤,说:“骂就骂,总比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被折磨好。”

  “也是。”

  尚晓菲又说了一些汇利的八卦,什么有律师和客户口头约定提高律师费,等官司赢了当事人不承认的;有同意律师意见放弃部分诉求,官司判下来又说律师擅作主张告到律协的;有同意解除委托关系但没有签解除协议,被对方起诉没有履行律师义务的,听得蒲卿卿心惊肉跳。

  她忽然想起来任向远不止一次强调过,不管大小事情一定要写下来让对方确认,哪怕是收发快递这样的小事,也要把收发快递的时间,内容写清楚保存好。她以前还觉得他是没事找事,现在看来有些事情宁愿自己麻烦一点,也好过日后麻烦一堆。

  除此之外,尚晓菲还说了一件事,这件事让蒲卿卿更为惊恐。尚晓菲说有律师把诉求金额写错了,直接导致当事人的赔偿款打了很大的折扣。

  蒲卿卿问:“不可能吧,这么多人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看出来?”

  “可不是吗?据说是实习律师写的起诉状,不过这个律师也没有看出来,一直到开庭才发现。”尚晓菲将一大口粉丝送进嘴里,吃了一阵后忽然想起什么,“对了,这个人你也认识。”她说了一个名字,竟然是在汇利周年庆上和她撞衫的女律师。

  对于她,蒲卿卿已经没什么想法,她只关心一件事,“这种情况是不是要赔钱?”

  尚晓菲哧溜哧溜喝着汤,“可能吧,现在还在协商。”

  “太可怕了。”蒲卿卿劫后余生似的拍着胸口,仿佛这些事已经发生在她身上。她还听说有律师因为官司败诉被当事人要求退费,律师不同意,被当事人砍成重伤的,这又是金钱损失,又是人身伤害的,看来律师才是名副其实的高危职业。

  吃完饭,尚晓菲又说了一些女律师的事情。这一次,更让蒲卿卿意外。

  那天在汇利周年庆上,女律师故意用蒲卿卿的毕业学校贬低她,让她误以为女律师是名校毕业生,尚晓菲却说女律师根本没上过大学,她很早就出来工作了。

  “好像是在什么做圣诞树的工厂给圣诞树插叶子,你猜我怎么知道的?有一年过圣诞节,她对着律所墙角的圣诞树嚎啕大哭。”

  蒲卿卿这才知道女律师先是在工厂做流水线女工,后来自考了法律,因为主考院校是某知名大学,她就对外说自己是那个大学毕业的。

  “我看过她的毕业证,知道内情,其他人呢,只是听她这么一说,误以为她是真学霸,把她捧得很高,也特别信任她,难怪她招实习律师从来不招那个学校毕业的,可能是怕露馅吧。不是有一句话叫谎话说多了自己都信了,她自己的学历根本经不起推敲,现在反倒对别人的学历品头论足,真是可笑。”

  两人刚走上扶梯,恰巧有外卖员冲过来,蒲卿卿赶忙让出一条路,她站在尚晓菲身后,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无感慨地说:“要是这么说的话,她还是挺厉害的。”

  尚晓菲愣了,“厉害在哪儿?心理素质好?撒谎不脸红?”

  “不是。”蒲卿卿说,“她干着那么累的工作,还不忘提升自己,不只自考了法律,还能混到今天的地位,确实不简单。”

  尚晓菲又愣了愣,过了许久轻叹道:“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现在的蒲卿卿顾不上为别人的人生操心,也顾不上为改变律师圈的风气出谋划策,答谢会方案才是她最发愁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

  蒲卿卿回到律所,见任向远正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她。

  蒲卿卿立刻跑过去,毕恭毕敬,“有什么事吗?”

  任向远用食指敲着太阳穴,若有所思道:“我终于想到了,我们的答谢会最缺的是创意,别人在酒店办,我们也在酒店办,太没意思了。”

  “那在哪里办?”蒲卿卿问。

  任向远提议,“游艇怎么样?”

  “游艇?”蒲卿卿皱眉,本能地想要拒绝,“我去哪儿找游艇?”

  任向远站起身,顺势将手插进裤子口袋,语调淡漠地说道:“这就是你的事情了。”说罢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扬长而去,留下蒲卿卿一脸茫然。

  蒲卿卿赶忙联系陆望天,幸好陆望天见多识广,也很乐于和蒲卿卿分享经验,“游艇没什么好玩的,上次招待客户的时候去玩过,水上摩托还是很刺激的,钓鱼就不行了,没钓上来一条鱼不说,还损失了一个手机……”

  蒲卿卿哪有心思听这些,她不耐烦地打断他,“我没有问你游艇好不好玩,我是问你去哪儿找游艇。”

  “嗨,你早说啊……”

  蒲卿卿终于从陆望天那里拿到一个游艇租赁公司的电话,对方很热情地向她介绍了几种游艇,听得蒲卿卿云里雾里的。她不得不恶补游艇知识,又前后跑了几次,终于确定下来。

  场地确定后,其他事情也可以有序推进,蒲卿卿又跑了几个地方,确定了餐饮、礼品、布置场地用的物品,还有嘉宾名单和邀请函。

  当所有嘉宾都确认参加后,蒲卿卿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

  答谢会马上就要来了,蒲卿卿反复确认答谢会的各个环节是否存在疏漏,她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又找尚晓菲核对了一遍。

  蒲卿卿还没来得及开口,尚晓菲先问了一句,“那天的天气怎么样?”正是这句看似平常的话让蒲卿卿一下子乱了阵脚。

  “糟了!”蒲卿卿吓得腿都软了,“我忘记看那天的天气。”

  尚晓菲也吓坏了,赶忙查看天气预报。

  难怪蒲卿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终于知道了。她禁不住心跳加速,冷汗直流,这要是天气不好不能出海,退不了定金是小,搞砸了答谢会是大,不只扫了客人的兴致,任向远也不会饶了她。

  “还好还好……”尚晓菲安慰道,“答谢会那天晴空万里,风平浪静,应该没什么问题。”

  蒲卿卿还是不放心,她又把电话打给陆望天,问他那天的天气怎么样。

  陆望天大概在开会,他暂时终于会议,找技术部的同事调出资料看了一下。

  “天气很好,没问题。”陆望天胸有成竹道。

  “确定吗?”蒲卿卿追问。

  “确定没问题。”

  “真的确定吗?”蒲卿卿又问一遍。

  见她这样质疑自己,陆望天的语气不觉加重了几分,“请相信我的专业判断。”

  “好吧好吧。”蒲卿卿嘴上答应,心里却在吐槽,上次问他雨什么时候停,他不也说很快,结果航班延误到旅客差点儿和工作人员打起来。

  挂掉电话,蒲卿卿想把答谢会的准备情况向任向远汇报一下,万一任向远有什么不满意的,也可以及时改掉。

  任向远却说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第二天一早,蒲卿卿把精心准备的资料送到任向远面前,任向远却连翻都没翻一下。

  蒲卿卿只好自顾自地把准备情况说了一遍,说完后又问任向远有没有要改动的。

  任向远思忖片刻,开口道:“游艇太危险了,还是改酒店吧。”

  “你、你说什么?”蒲卿卿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是问他有没有什么细节要改动,这怎么一下子把场地改了。

  任向远十分难得又好脾气地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们把答谢会的地点改到酒店,这应该很简单吧,你总不会要问我去哪儿找酒店吧?”

  蒲卿卿真想跳起来把任向远暴揍一顿,这是找酒店的事吗?这明明是……

  算了……

  毕竟打人犯法。

  “好的,我明白了。”蒲卿卿把桌子上的资料收好,默默退出办公室。

  门关上的瞬间,蒲卿卿再也忍不了了,她暗暗咬牙,对着面前的空气做了一顿拳打脚踢外加拧脖子的动作,只是这样还不解气,她迫不及待地给尚晓菲发信息,问她中午吃什么。

  饭桌上,蒲卿卿怒气未消,止不住地向尚晓菲抱怨,“你说说啊,这么大的事,说改就改,他有没有想过他简单的一句话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对于这一结果,尚晓菲似乎并不意外,驰骋职场多年,比这再荒诞的事情她都经历过。尚晓菲给蒲卿卿的奶茶扎上吸管,轻叹道:“你还是太嫩了……”

  蒲卿卿不明白,当初是任向远提出要在游艇办答谢会,如果早点儿提出更换场地还好,现在各项准备都做好了,他又说要改到酒店。对,也许他有他的考虑,也许这些天出现了一些变故,可是一想到这些天的努力付诸东流,她就觉得不甘,觉得委屈。

  尚晓菲劝她看开些,“只是改地点,又不是直接取消。”

  蒲卿卿忍不住翻白眼,“还不如直接取消,现在牵一发动全身,等于给了我两倍的工作量。”

  牛排上桌了,蒲卿卿用餐刀反复在牛排上摩擦着,仿佛一个面目狰狞的刽子手。

  尚晓菲慢悠悠地吃着蔬菜沙拉,动作优雅,“你也不用太生气,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白白付出的,经过这件事,你至少知道了怎么租游艇。”

  蒲卿卿苦笑,“是,我是知道了怎么租游艇,但是最难的是怎么租游艇吗?最难的是我没有租游艇的钱!”

  尚晓菲不以为然,“梦想还是要有的,说不定哪天你突然有钱了。”

  突然有钱?蒲卿卿撇嘴,她又不像尚晓菲那样家里有房子可以拆迁。

  抱怨归抱怨,蒲卿卿只要还在这个岗位上,就必须把手上的工作做下去。蒲卿卿还记得尚晓菲说过,身在职场不能一味干活,要懂得必要的宣传和包装。

  蒲卿卿决定向任向远“诉苦”,说一说改变答谢会举办地点带来的麻烦,当然,只是这样还不够,以任向远的脾气一定会把她大骂一顿,所以她一定要在这时来个转折,说一说她给出的解决方案和做出的种种努力,让任向远了解到她有多么不容易,好让他在下次“任性”前有所顾忌。

  说干就干。

  蒲卿卿找到任向远,汇报了一下工作进度,“游艇那边本来是不退定金的,我一直和他们哭求,你瞧瞧,我眼睛都哭肿了,终于给我退了一部分。最近一段时间酒店特别紧俏,有档期的条件不行,条件好的没有档期,我打了一千多个……哦不,倒也没有那么多,反正一百多总是有的,又去实地看过几次,终于找到一家有独栋别墅的温泉酒店,各方面都比较合适。定下地点后,我又联系了参会嘉宾,和他们说游艇坏了,十年之内修不好,备选的游艇档次不够,所以才改到酒店。新制作的邀请函已经在印刷了,明天应该能到……”

  蒲卿卿滔滔不绝地说着,那些给宾客和供应商打电话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简直不堪回首。她不是赔着笑脸和这个说对不起,就是痛哭流涕地向那个道歉,不管对方说什么,她都要忍气吞声,不能有半点脾气,可是这一切明明不是她的错!

  汇报完毕,蒲卿卿长出一口气。

  说了这么多,任向远应该能了解到她有多么不易吧?别的也不强求了,哪怕说一句“辛苦了”也算给了她稍许安慰,没想到任向远若有所思一阵,说:“哦。”

  “哦?”蒲卿卿瞪大眼睛,她说了这么多,他只是“哦”?

  “我……”蒲卿卿抑制住想要打人的冲突。真是的,她怎么会对任向远抱有幻想,他可是能眼睁睁看着别人被车撞倒也能无动于衷开车离开的人。

  蒲卿卿无可奈何地叹气,抱歉地说:“打扰了。”

  任向远十分悠闲地靠向椅背,轻啜一口咖啡,说:“没关系,我最近也不是很忙。”他抬起头,分外和蔼地问:“你还有别的事吗?”

  “有啊!我想辞职!”冲口预出的话被硬生生咽了回去,蒲卿卿换上标准的假笑,说:“没了。”

  发邀请函,布置场地,搬运礼品……让蒲卿卿略感欣慰的是,接下来的几天,任向远没有再生事端,只是时不时地提醒她,“别只顾着答谢会把本职工作忘了,让你检索的判例尽快给我。”气得蒲卿卿直翻白眼。

  答谢会前,蒲卿卿反复预演流程,检查各项准备。她总是会在某一瞬间误以为自己出了纰漏,比如背景板有错字,礼品数量不够之类的,反复检查过后才能稍稍放心。

  答谢会开始,蒲卿卿依旧身兼数职,迎宾、拍照、串场、上菜、递话筒,除此之外还要照顾孩子。有客户把自己的孩子带过来,七八岁的小男孩,正是淘气的时候,非要把楼梯扶手当滑梯玩,吓得蒲卿卿抱着孩子大声叫祖宗。

  答谢会按照蒲卿卿的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致辞、表演、用餐、抽奖,高潮迭起。因为人数不多,现场氛围很好,既没有那么正式,也很有格调档次。

  答谢会结束了,蒲卿卿和任向远一起送客,有客户给了答谢会很高的评价,这让蒲卿卿十分意外,毕竟这是她第一次举办这样的活动。她忽然觉得,这些天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等客户离开后,任向远一头冷水泼下来,“你开心什么,人家只是客气一下。”

  “你……”蒲卿卿无语。

  蒲卿卿承认,因为经验不足,她还是有一些没想到的地方,比如应该给小孩子准备一些玩具,让他们不至于那么无聊。

  别人参加答谢会是来消遣玩乐的,答谢会带给蒲卿卿的却只有提心吊胆和无尽的疲惫。送走最后一位客户,蒲卿卿总算能长出一口气。

  夜已经深了,酒店外的路面湿漉漉的,她实在太忙了,连外面什么时候下过雨都不知道。

  蒲卿卿回到家,原本想躺下休息一会儿再去卸妆,谁知道这一躺竟然睡着了。邻居家的电视开着,正演着当下最火的剧集,几个人吵吵嚷嚷,哭天抢地,与此同时,一条突发新闻在电视屏幕下方悄悄滑过——恶劣天气致游艇倾覆,多人下落不明。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别想打扰我暴富》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21666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21666/3344420 阅读此章节;

2024/3/3 14: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