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我爱你

作者:花间公子|发布时间:2017-10-13 05:55|字数:6297

  凉飕飕的,有了这件衣服,眀嫣也感觉的暖和了很多。

  季棠握着她的手,很冰凉。

  季棠没有问她去哪儿,“天气这么凉,就不要穿这么少。虽然你还小,但是也要注意身体。”

  眀嫣听话的点头。

  “上楼吧。”下着雨呢,一直站在这里也不好。

  季棠却没有动,被雨滴打湿的眉梢泛着点点温柔。

  “一会儿我要走。”

  啊?又要走。

  眀嫣没有多说,哦了一声……她不想问季棠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知道季棠是个成熟的男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她想把身上的衣服拿下来还给他,天冷,他又要出门。

  才刚刚动呢,手就被季棠给摁了回去。

  “披着,我不怕冷。”

  “好吧,你马上就要走了么?”她仰头看着他,精俏的小脸儿有些水气,素白的清新脱俗。

  两个眼睛,明亮又通透。

  季棠看着她没有说话,喉头莫名的滚动了两下,难以言喻的东西在他的眼神里一划而过。

  雨丝在落,淅淅沥沥。

  三个人都站在停车场里,任凭冷风吹着。然而不同的是他们两人站在一起暧昧又亲密,厉弘深在后面就显得孤单冷清。

  他的外套也已经被季棠给丢到了地上,身上不过是一件薄薄的针织毛衣,锁骨露出,胸膛上的肌肉软若隐若现。

  两手放在口袋里,身姿笔挺而修长。眼睛半闭着,直视着前方。

  昏暗的灯光淹没了他脸上的表情。远远看去便只是一个俊美的男人,浑身散发着一种被岁月打磨之下而剩余的铅华与魅力。

  过了一会儿,他的身躯很明显的僵了一下。前方那一男一女正在拥吻……

  季棠一忍再忍,但还是没有忍住。低头,捧着她的脸颊,缠绵而柔蜜的吻印在她的唇上。

  缱绻而温柔,没有用力,就只是用自己的唇轻轻地碾压着眀嫣的唇瓣,连舌头都没有伸。

  头低下来,雨丝穿透了发丝。

  眀嫣没有动,后背也可看得出来她的僵硬。

  吻了一会儿,季棠放在她后脑勺的手慢慢的滑下来,落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

  扣住,然后往怀里一拉。

  肢体与肢体的贴近,好像再也忍不住了……想要更为深刻的。

  于是胳膊收紧了力量,两臂交叉,把眀嫣狠狠的揉进胸膛,唇上吻也重了很多。

  就如同疾风骤雨般,吸取、掠夺。

  身后,男人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已经握成了拳。

  额角处青筋暴起!

  雨,从发梢滚滚而下,从他的脸颊滑到胸膛。

  一片的冰凉。

  几秒后,他的脚步往前一跨!身体里那头沉睡的幽狼,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

  然而他还没有走近,忽然这样的女孩不可思议的声音。

  “你……你说什么?”

  这种天气,眀嫣的脸本来就好白,因为刚刚那句话她的脸色越发的显得苍白。

  季棠的唇慢慢的抬了起来,目光很低沉,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怀里的小女孩儿。

  有些话不忍说出口,却依然要说。

  “我说。”这两个字,说完他停顿了好久……也没有开枪,好像后面的话很是难以说出口。

  这时又开始起风了,风雨交加,气温更加的低。

  他优质的脸庞在她的眼前,五官标志,眀嫣的眼睛都酸了,也没有眨眼。

  “我说……”他又重复了一句,眼睛眨了一下,一滴雨水掉下来,“我爱你。”

  眀嫣的脊骨都在往一起缩……难以言喻的感受。

  季棠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种话,两个人从陌生到相识再到在一起,他不是特别黏人的人,也不是很喜欢女朋友粘他。

  生活里的嘘寒问暖,到工作上的为她扛下一切……那一年她给了他500万,以合伙人的身份找上他,后来她基本没有插手的工作,也没有上过班,只有上学,但是每一年,她的卡里都会多一笔不菲的数字。

  他告诉她,那是她应得的分红。

  他是默默做事的人,对谁好,对谁不好,讨厌谁,喜欢谁,从来都不会挂在嘴上。

  现在忽然冒出这三个字来……

  可是,他刚才在吻她的时候,明明说的不是这句话。

  眀嫣都不知道他手机里冒出的是汗还是雨水,只知道怔怔的看着他,脑子里闹哄哄的。

  身后还有一双眼睛落在她的后脑勺,紧致而深切。

  她呼吸有些不稳。

  季棠在因此把她抱到了怀里。

  把她揉进自己的怀里时,那句话还是说了出来。

  “眀嫣,我们分手。”

  一般来说,请你们之间的分手都是五个字【我们分手吧】,多了一个【吧】字带着一种商量的余地。

  然而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只有四个字,单方面的终结关系。

  好像在说,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和你商量。

  眀嫣到底是没有听错啊……刚才他问他的时候说的就是这个。

  他抱她,亲吻她,说分手,又说爱她。

  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眀嫣不懂!

  厉弘深和他们相隔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但是加上有风,所以能听到的只有先前眀嫣的那几个【你说什么】。

  后面的他一个字都没有听到,毕竟季棠的声音很小。

  好像……就是不想让他听。

  眀嫣呆若木鸡。

  季棠抱了一会儿才把她松开,看着她的眼睛,“抱歉,无法成为你的新郎,无法在照顾你。”

  眀嫣,“……”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季棠的眼睛微沉,在眀嫣后背上的手,手指抽搐微动,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最后就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把手握成了拳头。

  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有那手的动作代表他心里的波涛汹涌。

  还想拥抱……还想缠绵……但是,不了。到此为止,回忆太多,伤心就越多。

  “进去吧。”

  眀嫣没有动,看着他的脸颊,声音很冷静,“理由呢?”

  理由……

  季棠隔了好几秒才回答,“没有理由,分了就是分了。”

  眀嫣在那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种迟钝的刀,慢慢的、一下一下的割着。

  说不出形容不出来的悲痛感。

  她是真的打算和这个男人过完余生啊……

  她把身上的外套还给了他,“这是给你买的衣服,你拿走吧。我都有收回来的道理,你扔了都行。”

  就这一句话,外套还给他,就上去。哪怕是看不见,哪怕走路的样子有些跌跌撞撞,她也挺直了腰杆。

  ……

  她的身影消失后,季棠把手里自己的衣服砸在了地上,转身对着漆黑的那一面,脖颈处的经脉像有个虫子在里面蠕动着。

  “小丫头好像生气了。”厉弘深道,他听到他们的谈话,但是他心里清楚,他们发生了什么。

  分手了……

  他应该是开心的,但是没有。

  季棠舒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厉弘深。

  “厉弘深,你搞清楚,我并不是在给你机会。你这个人阴狠又不懂得珍惜,你不配。”说话的声音和眀嫣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厉弘深涔薄的唇微微勾起,“那也没有办法,以后我和他,共度下半生的人只能是我。”

  季棠苦笑,没有说话。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开腔。

  只有风声和雨声混合在一起的杂乱,地上躺着两件外套,早已经湿透。

  过了好半响,季棠说,“对她好一点,就算是赎罪吧……你也应该对她好。”

  “当然。”

  季棠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对厉弘深没有什么话讲。

  走人。

  走了几步又倒回来,把那件衣服拿起来。

  “这是她买给我的,我要好好保管。”示威性的给厉弘深看了一眼。

  厉弘深,“………”

  季棠捏在手里,又叹,“如果她伤心了,大概会有三个男人会揍你,我拍第二,言昱宁往后。”第一个不用说了,言驰。

  厉弘深还是沉默。

  季棠也再没有话讲,过去。

  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笔直的背影有些寂寞。

  “要不我好人做到底,跟你说个开心的事情。”

  “什么?”

  季棠顿了又顿,才开口。

  “她不爱我。”

  眀嫣对他是感激大于一切,他吻她,她从来都是扭捏。一个人的肢体语言比从嘴里说出来的话,要诚实很多。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会想吻,就会想拥有。他在眀嫣的身上,没有看到过。

  厉弘深回头看着季棠的后背,眉头拧起。

  季棠拿着衣服上车…

  眀嫣爱不爱他,其实从刚刚的事情里就能够很好的表现出来。

  如果她爱他,刚他说分手,按照正常来讲,她会歇斯底里,会拼命质问,更会问她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

  可是没有。

  只有那个【理由呢】,倒车,离去。在雨幕里,一个人,渐行渐远。

  然而他没有看到的是,他的车子才刚刚走,那个女孩儿已经从某个车后走了出来,看着他离去的车,久久未动。

  脸上全是水,头发也湿透,小小的身躯冻的已经在发抖,她还是看着,直到眼眶……泛红。

  厉弘深站在她的身侧,也没有想去安慰的意思。

  他想,季棠大概是没有看到这幅画面,否则怎么走得了,怎么舍得。

  怎么还会以为眀嫣不喜欢他……

  欧阳景说,他等了一个让自己死心的答案,等了五六年。

  在这五六年里,他因为这个答案,一直没有找女朋友,对其他的女人也提不起兴趣。

  那他的答案,是不快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走过去,挡在她的面前。

  “你已经走的很远,不会再回来,你还看什么?”

  眀嫣收回视线,身上的衣服也湿了,好像也不知道冷。

  抬起头,颤颤的看着他,眼睛里早就已经被水雾弥漫,是泪水吧。

  从眼眶里嗖的一下掉下来。

  掉下来的那一瞬间,厉弘深的心脏,佟的一下,被什么东西敲击着。

  “他前几天还带我去看了我们的房子,问我想把房子装修成什么样子,还说年底结婚,现在就分手,为什么?”

  厉弘深就感觉有把手在揪着他的心脏,有丝窒息感。

  她眼泪汪汪,在问他,季棠为什么要和她分手。

  “你怎么不问他?”

  眀嫣没有眨眼,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季棠做事,她从来不问理由。

  因为她相信季棠,相信他的一切。他是个有分寸和考量之人,她信任他。

  她没有回答。

  厉弘深也没有回答。

  “上去。”

  两个字,命令。

  眀嫣缓缓低头,悄悄的拿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转身,往里走。

  她没有看到旁边有车,脚下一踉跄,撞了上去。

  不知道撞到了哪里。

  厉弘深扶也没有来得及,拉起她的身体,往怀里一抱。

  眀嫣挣脱。

  “眀嫣。”

  “我自己能走,万一……他没有走,在不远处看着我呢。”

  这样像什么样子。

  眀嫣从他的怀里起来,凭着印象走进去。

  厉弘深看着她的背影,纤细瘦弱,发丝湿的贴在背上。

  在呼吸频危的时候又被人给扎了一针,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

  很冷。

  莫说是被淋湿,眀嫣的身体原本就不好。还没有走到家,她就控制不住的在发抖,站都站不稳。

  厉弘深强行把她抱起来,上楼,直接到了欧阳景的家。

  抱去了自己的浴室,丢在里面,放热水。这时候眀嫣的牙关已经在打颤抖。

  屋子里赶紧开暖气。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和一点。

  厉弘深去欧阳景的卧室,草草的洗了一个热水澡。

  过来时,小丫头还在泡。

  他靠在门框上,居高临下的欣赏着水下她的风光。

  浴缸自动加温,不怕水冷。

  他过去摸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还好没有。

  手要退开时,眀嫣细弱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说是不是他发现我们……行为举止很不好,所以……”

  厉弘深一听就把她从水里揪了起来!

  “我对你做了什么么,搞清楚,按照我的性格,如果我不隐忍,你早就……”他猛然打住。

  她泡了这么久的澡,脸颊红扑扑的。自然卷翘的睫毛在微微颤动,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有多狠的话,他也说不出来。

  叹气声微不可闻的从嘴里溢出来,把她捞起。

  扯了一条浴巾包住,然后放到沙发。他抱着眀嫣往沙发上一去,团子好像已经预料到了什么,摇着尾巴跑过去,先一步的占领了位置。

  厉弘深视而不见,抱着眀嫣过去,一脚把它给踢了下来。

  团子站在地上,不满的嗷嗷叫。

  厉弘深把毛巾给眀嫣,单手提起团子关进了冷宫--书房。

  出来。

  一同坐在沙发,没有和眀嫣在一起,在单人沙发,和眀嫣之间只有一个小桌子的距离。

  “想知道他为什么甩了你?”

  甩?

  眀嫣沉默。

  “季棠的前妻受不了而已的死亡,去了一趟美国之后,情绪得不到控制,然后,割腕自杀。”

  什么?!

  眀嫣震惊。

  “她给季棠生过一个孩子,现在孩子死了,季棠不能不管。”

  厉弘深看着她的脸,“他要陪在他前妻的身边,这是男人的责任。”

  眀嫣没有再说话。

  脸颊慢慢的低了下来,放在膝盖上。

  “那她情况怎么样?”

  “没死,情绪失控。”

  眀嫣闭上了眼睛,一般的母亲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厉弘深没有再说话,让她消化一会儿,他去了厨房,弄点姜汤。

  她的身体不好。

  ……

  眀嫣坐在沙发,身体无力的靠在沙发背上,心里很乱。

  脑子里还是刚刚那一幕,季棠抱着他,说爱她,说分手。

  前妻崩溃自杀,他要回去陪着,其实可以理解的,可以理解……

  艾青是个好女人,值得季棠如此对待。

  不知道过了多了,她身上的薄被被人给扯了下来,腿上顿时一凉。

  她睁开眼睛,团子像看仇人一样的看着她,扒着它的腿,想让她拿下来,给它腾一个地方。

  眀嫣把腿拿了下来,团子一咕噜就上来。同时把那个薄被也给卷了过去。

  眀嫣,“……”

  它非常熟练的钻进了薄被里,只把头露出来,躺在那儿,安然又嘚瑟。

  眀嫣摸了摸它的头,声音很低,“你是怕我和你争宠吗?不会的,我已经没人要了,也不会和你主子在一起,放心。”

  她想,她真的就适合单身,孤独终老才是最好的选择。

  团子撇了她一眼,然后拿屁股对着她。养个狗正好,每次看到它,就会想起自己的饭团儿来。

  “喝。”

  身边突然响起这个字,眀嫣有些惊。扭头,他就在身后,脸色俊美,眼神深邃。

  好像站了很久的样子,那么刚刚那句话他是听到了?

  那样最好。

  姜汤,倒是像模像样的。

  如今男人都会做饭了,眀嫣看着那汤,摇头。

  站起来。

  “抱歉,我想……”

  “没人阻挡你回去,只不过你也是我前妻,我也不会不管你。喝吧,还怕我对你下药?”

  “厉弘深,你知不知道,霸道对我来说是没用的。前妻就是前妻,就是死了都和你没有关系……”话一落,她忽然想起了季棠和艾青,便住嘴。

  “怎么不说了?”他反问,“是觉得这话放在季棠身上非常不合适?还是觉得这话只适合套用给我?”

花间公子说:

还有一更。

     

手机同步首发总裁豪门小说《盛世隐婚,娇妻无处逃》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3456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3456/530411 阅读此章节;

2017/10/18 1: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