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一了百了

作者:八十一|发布时间:2017-10-13 03:08|字数:3257

  厉胜男冷笑一声,“你会不知道?你害死了我大哥,现在又对云哲下手,你不就是想霸占厉家的家业吗?现在你得逞了,再没有人能你竞争了……”

  “胡说什么!”厉凤良吼了一句,却用力太狠,忍不住咳了起来。

  厉胜男指着习美谕的鼻子,望着厉凤良大哭,“爸,我在胡说吗?当年如果不是她,大哥可能就不会死,为什么一起出的车祸,老三没事,偏偏大哥的车就翻到山谷里去了?还有云哲,云哲又碍着她什么了?为什么云哲学画画的时候就没事,现在刚一换了专业立刻就出了事,爸,你心里不是有数吗?我有冤枉她吗?”

  “厉胜男,药你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害了谁,你有证据吗?今天就当着老爷的面说个清楚,平时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我也睁只眼闭只眼了,但这种事情我可不背锅,也许罗云哲运气不好,就是那么倒霉呢!也许是你命硬,自己克的呢,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还想对我泼脏水?”习美谕也不是个好惹的,眉毛一竖就要找她算账。

  厉凤良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最是看不得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事,耳边又有两个女人在吵,拄着拐杖着手不停颤抖着。

  韦庭川站在一边,走了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咳了一声。

  厉佑铭抬起头来,目光在母亲和厉胜男脸上一扫,道:“云哲刚走就内讧,让人笑话吗?”

  “可不是吗?虽然庭川不算外人,但胜男,你这当妈的不好好送送儿子,还在这里乱泼脏水污蔑人,当心让云哲走不安稳啊!”习美谕哼道。

  厉佑铭冰冷的目光望向她,习美谕知道他不高兴了,见好就收,反正今后有的是时间。她今天还真是高兴呢,以后再不用操心了,老天懂她,知道怜惜她!

  “老爷,我们先到外面等着吧!”习美谕伸出胳膊,刚要挽住厉凤良,却见他身体晃了晃,眼睛一闭就直直倒了下去,吓的她大惊失色,“老爷——”

  厉佑铭离的近,及时搀住了他,没让厉老爷子摔下去,厉凤良面如金纸,嘴唇抿的紧紧的,显然悲伤过度,老毛病犯了。

  “快,抬出去!”韦庭川帮忙一起,立刻抬出去准备去检查。

  习美谕落后半步,望着一脸悲戚之色的厉胜男,涂的鲜红的嘴角弯了起来,“胜男,云哲出意外我也挺痛心的,毕竟他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好歹叫我一声外婆,我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不过呢,我劝你还是节哀,人都不在了,要真是把老爷子也气出个好歹,你以后要怎么办?”

  “习,美,谕!”

  “按理你要叫我一声妈,不过我不在乎,咱们走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妈呢!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这样子的你当心不能服众哦!”

  “难不成你们母子还真能把我赶出去不成?”厉胜男恨道。

  习美谕捂着嘴巴笑起来,“我可没这么说,你就喜欢胡乱揣测,被害妄想症吗?不过,你也到此为止了,你以为老爷子真会把手里的股份给你?做梦!就是他准,股东们也不会同意的!”

  说着,对着门外大声哭喊道:“老爷,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厉胜男望着习美谕一边哭一边往外走,一副装腔作势的态度,简直恶心的想吐。

  扭头,看到‘睡’的平静的罗云哲,厉胜男的眼泪再次滚了下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的手指顺着罗云哲帅气的轮廓抚摸着,每一秒都像是挖心掏肺般难受。

  她后悔了,她不该把罗云哲逼的那么狠,云哲是个善良的孩子,也是个心软的孩子,他想学什么就让他学什么好了,为什么一定要逼着他跟厉佑铭抢呢?如果她不逼他那么紧,他就不会出事。

  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云哲是她的命,习美谕这是在要她的命!

  “云哲,妈妈错了!你睁开眼睛看一看妈妈好不好?你想要安薰儿,妈妈就是花再多钱,就是绑也给你绑回来,求求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安薰儿蹲在门口,急救室的门打开了一道缝,厉胜男的哭声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她的耳朵,若论后悔,她比厉胜男还要悔,如果这世上有偿还一说,她宁可用自己的命换回罗云哲。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像是有节奏一样走到了安薰儿的面前。

  安薰儿看到那双尖尖的蓝色高跟鞋,怔了怔,抬头,她看到习美谕笑眯眯的望着自己,习美谕是什么样的人她多少了解过一点,对方当初不止一次地警告过她,让她离开厉佑铭,在她的印象里,习美谕什么时候对她笑过?

  “安薰儿!”

  “厉……厉夫人……”安薰儿不知道她要打什么主意。

  “我听说云哲出事,是为了给你过生日?”习美谕从手包里翻出一张卡,“你做的很好,这张卡是给你的,顺便再说一句,生日快乐!”

  习美谕看她一副傻了的模样,也不等她伸手来接,直接丢在了她的面前,然后抬脚离开。

  安薰儿望着地上的卡,又望了望习美谕的背影,余光在瞥到厉胜男的身影时,她的脑袋突的炸开,一下子就明白了习美谕的意思,她是要借刀杀人!

  习美谕不想跟厉胜男起冲突,所以为了转移注意力,习美谕三言两语就让她顶了上来,让她当面承接厉胜男的怒火。

  “你这个贱人!”

  果然,厉胜男快步走过来,二话不问,抬手就甩给安薰儿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打的实在,直接把安薰儿打翻在地。

  不及安薰儿直起身子,厉胜男又去掐安薰儿的脖子,眼睛红通通的布满血丝和悲恸,“你还我儿子,还我的云哲!云哲是怎么待你的,为了你他不惜跟我这个母亲闹掰,为了你他回国后连家门都不迈,连电话都不打一个,他心心念念想的全是你,而你,却害死了他。他那么喜欢你,既然这样,我要让你跟云哲一起,陪他一起下地狱!”

  “不——”安薰儿被掐的喘不过来气,拼命挣扎着。

  可是厉胜男的力气很大,厉家人个子都不矮,厉胜男比安薰儿大了两号,两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像是铁钳一样。

  “我要掐死你!”

  林蒙和小八吓坏了,慌忙去拦。

  “厉副总,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

  “你们都给我滚开,我要她死,我要她给云哲抵命!”有人求情,还是厉佑铭的人,让厉胜男愈发恼火,手上的劲再次缩紧。

  安薰儿微张着嘴巴,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怪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在厉胜男的眼球中看到了一个可怜的自己,破烂的衣裳,凌乱的头发,像个毫无生气的娃娃,满脸绝望。

  那个样子真难看,一脸的晦气,难怪让所有人不喜,她自己都讨厌,何况是其他人呢?

  她找不到母亲,前一阵电影《雪女》闹的沸沸扬扬,也没听到思思的消息,肯定是母亲不想见她了,母亲不要她,生父不知道是谁,养父安炳怀车祸不在了,唯一动心的厉佑铭又不要她,班长因她而死,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实在不知道坚持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他跟她说,他也愿意为了她去拼命,如果知道他会一语成谶,她一定片刻不离的跟他呆在一起,她都不敢回想当初她跑去上洗手间,班长一个人在车厢里面到底在想什么,一想到他会绝望的喊着她的名字,她的心就像剜了似的痛。

  挣扎不掉,干脆就放弃了,反正活着也痛苦,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死了也好,班长一个人肯定太寂寞,有她陪着,班长就不会难过了。

  眼前的一切逐渐变的模糊,小八和林蒙着急的脸变的模糊,愤怒悲伤的厉胜男也渐渐模糊,脑袋里一片空白,死了对她也是一种解脱!

  她好像看到了罗云哲的笑脸,他在对她招手,他说,“安安,生日快乐!走,带你去触摸幸福!”

  一滴泪从眼角滑下来,安薰儿笑了笑,手朝他伸过去,她还欠他一句‘谢谢!’

  手被他的大手抓住,那么的真实,好温暖的手掌,好熟悉的感觉。

  下一秒,脖子上的压力陡然一松,安薰儿好像听到了厉佑铭的声音,他在发脾气,声音很大,“干什么?一个个都疯了吗?”

  可是只听到了一句,便沉沉坠入了黑暗。

  林蒙把厉佑铭紧急叫过来的时候,他看到安薰儿被厉胜男双手掐着脖子,安薰儿一副求死的模样,那一刻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直接把厉胜男一把拽开。

  安薰儿无力地跌倒在厉佑铭怀里,厉佑铭心急如焚,又是掐人中,又是拍她脸,然后他看到她红肿的脸。

  “安薰儿,醒醒!”

  厉佑铭在她腰弯处一搭,抱起来就往前走,一边吩咐小八,“叫医生!”

  厉胜男红着眼睛在身后大喊,“厉佑铭,习美谕,我不会放过你们!”

八十一说:

今天一章,事多!

     

手机同步首发总裁豪门小说《全城通缉,小妻别想逃!》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346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3468/530285 阅读此章节;

2017/10/18 1: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