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顾南爵到我家来了

作者:月城|发布时间:2017-12-08 09:00|字数:3309

车门打开,顾南爵直接将我推了出去,我没摔跤,但把脚扭了,疼得我想哭,同时也让我脑子终于清醒了。

顾南爵的车子已经呼啸而去,留给我的只是高速上的这一片黑暗与呼呼的风声。

都说清醒后不太记得自己做的梦,但这个梦我仍记得非常清晰,就像真的一样,让我身子徒然发冷。

不禁双手抱着胸,才发现,上衣衬衫扣子都被解了,下体还有一股热流涌出来。

我呵了一声,连我自己都感到恶心,更何况是观摩全过程的顾南爵呢?

可这个时候,我就要一直站在这里吗?我只好往前走,看能不能碰碰运气,搭到一个顺风车。

刚一挪步,脚下就被一个东西绊住。

我低头一看,是一件衣服,拿起来仔细一看时,是顾南爵的外套,他今天穿的。

我想,一定在我睡着时,他给我盖上的吧。

其实,他心里是不是还有柔软的一面,仅仅对我?

只是我刚刚……唉,算了。

最后我还真的搭到了顺风车,不是别人,正是倪辉。

反正我已经丢人丢到家了,也不怕再丢一回,倪辉看着我身上披着的外套,不等他问,我就直接跟他说:“顾先生还真是个奇葩,我就一句话说的不对他路,他就给我扔到路上了,真是个小器的男人。”

倪辉自从这次会面后,总感觉他有些不一样,似乎变得正经了一些,听他说:“顾先生可不是一般人。”

我故作不以为意,随便一句:“是吗?”

然后说:“谢谢倪总送我回家哈。”

“程经理客气了。”

之后便是一路无话,经过先前的插曲,我的精神倒是好了起来,一直看着车窗外的一片黑色,还有远处的零星灯火。

车上的宁静只是片刻,家里是一片压抑,即便只有我妈一个人。

我妈一看到我,就开始在我面前数落起程旭阳,甚至还说了些难听的话,比如‘像他这种人就应该去死’,我让我很讶异。

她很疼程旭阳,有时气到头了也会骂他几句,归根结蒂都是讲狠话。

可现在,她还会说些难听的话,这在从前,她根本就不会说。

或者,在我离开的这五年,她变了很多,刚见到她时我还没有发现,在遇到程旭阳的事后,我越来越能感觉到,她完全变了一个人。

最后,她又会哭得很伤心,骂程旭阳没良心。

如果把“泼妇”这个词用在我妈身上,那是我对我妈的不尊敬,更是不该,可她的眼神跟语气,真的很像。

我特别吃惊。

在我离开的这些年里,她过得到底是一种什么日子,让她变成了这样?

如此,我原本只是对程旭阳的气愤,演变成了怨恨。

我到家没多久,程旭阳就回来了,他的脸色有些白,左手拎着一只不大的包,右手一只卖卤菜的袋子。

没什么神的眼睛扫了我们一眼,问:“晚饭还没吃吧?”

我跟我妈没一个人回答他。

在他回来之前我就跟我妈说了,让她一句话都不要说,我来跟他说。

程旭阳坐在我们家不大的桌子旁,卤菜的袋子里装的是几只猪蹄,他把它们拿了出来。

我从房间里把他留的纸条拿出来,摆在他面前,问他:“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写的字,没有说话。

我等不了他的解释,直接骂他:“都几岁的人了,还玩这种离家出走,你家里是没人了还是怎么回事,走的这么潇洒?”

“你是撒谎撒习惯了吗?我那么相信你,拼命给你找钱,你居然还给我玩失踪!”

一想到我那么努力给他凑钱,可他却辞了工作拍拍屁股不疼不痒地走人,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程旭阳,你他妈的就是一个骗子!”

我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将我的关节砸得生疼,然后捏着拳头挥向他。

其实我们离得很近,他坐着,我站在他面前,只有一步的距离,但我妈及时制止了我:“暖生,你不能打你哥!”

这第二拳我硬生生地再次砸在桌子上。

也丝毫不能减少我的气愤,眼睛都湿润了。

我妈说:“阳子,你怎么搞也不能骗你妹妹,你那些紧张的钱能还上,可都是你妹妹辛苦找来的。”

是啊,那些钱真是来之不易,虽然我给人家笑一个,甜一个,合同就签了,钱就到手了,陪的可都是我的底线与尊严。

可程旭阳呢,他说的好好工作,最后就变成了跟别人打架,早就辞职,好几晚没有回家。

他在践踏我们这些帮他的人。

程旭阳一直没有支声,他好像一直就是这样,你跟他讲干了嘴,他不是嗯就是哦,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最后我妈又问他:“你那几天没回来,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是她亲闺女,我这么气愤,她也为我难过,语气也不好了。

一阵沉默后,程旭阳终于说话了,半眯着眼:“既然你们想听,那我就说,实话就是,那几晚没回来,我去找了个女人睡了。”

瞧吧,这结论,这事实,多么滑稽。

我们担心了半天,我妈以为他又出去赌了,最后居然是跟女人睡了。

我一时哑口无言。

我妈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她愣住了。

其实程旭阳嘴里是没一句真话的,这在很多年前,我就得出的结论,可我们毕竟生活在一起十几年,虽没有太多的亲情,但因为各种关系,有些感情也是滋生,莫名地在指引着你要去相信他。

况且这个理由,他好像还是第一次出现。

晚上的谈话并没有什么结果,程旭阳还是要走,他说他要出去闯,地点已经选好了,只要去了就能找到工作,而且工资还很可观,不出一年,就能把债都还清了。

到底是什么高能的工作,让他一年能挣五百万?

一晚上,我妈都在哀声叹气,说程旭阳肯定又被传销的骗了,现在的传销又出来了很多新手段,他还不知道。

其实,我真的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即便你知道程旭阳要干什么也没用,脚长在他身上,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不想跟你说的事,就是逼他他也不会跟你说,就算他跟你说的是假话,也说的跟真的一样。

真的,我现在已经分不清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了,只能都当作真的来看。

我紧紧抱着我妈,很想跟她说,咱别管他了吧,实在管不了。

可我妈像入魔了一样,我跟她也说不清了。

一晚上,我也没怎么睡,一直在想程旭阳的事,头疼的要命。

程旭阳买了车,我是第二天才知道的。

前几天我给他的二十几万,他居然用来买车了,昨天就是用他买的车准备到外面去闯的。

我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妈,以后程旭阳的事,别再跟我说了,我真没本事管他。”

我妈对于程旭阳把还债的钱买了车的事也很气愤,在我面前憋了半天,最后还是说:“那怎么搞呢,外面哪有那么好的工作,他出去肯定要出事的,暖生,你再劝劝你哥。”

“妈,你自己看看我们做的都是什么事儿啊,他现在连自己亲人都不管了,我们还管他干什么?关键是,我们管不了啊。”

我想跟她说,让她打电话给程世华,可又突然想起,程世华的手机早就关机了。

第一次,我在我妈面前,狠心地离开,转身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回到我自己住的地方后,整个人还是乱糟糟的,不是,是最近所有事都乱七八糟的,向来很有规划的我,此刻站在家中,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一口口水吞下去,才感觉到口干舌燥,就到厨房倒水喝。

就在我靠在厨壁上一边喝水一边想心事的时候,眼睛瞄到了橱柜里的那几瓶红酒,还有酒具。

梦里,顾长生让我喝的酒不正是这个酒吗?还有红酒杯,也是一模一样。

“啪。”

手一软,手里的杯子滑了下去,全部摔成碎屑。

我颤抖地将柜子里的酒和杯子统统拿出来,随便用一个塑料袋装起来。

终于看不见了,我心里好了一些。

可想想还是不行,于是打电话给顾乔乔,让她明天过来把酒和杯子拿走。她当然会问我怎么回事,我什么也没说,只让她拿走。

顾长生,他是我的恶梦啊。

突然,门铃响了,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警惕地看向门的方向,然后轻轻地往那边走,我在想,难道梦里的事就要应验了,顾长生来了?

都凌晨了,还有谁会来找我?

我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从猫眼里望过去。

门外的人让我一惊,居然是顾南爵,他怎么会来?

门铃又响了,我犹豫下,还是把门打开。

“手机怎么关机了,你在里面干什么,要这么久?”

噼里啪啦地几个问题一下甩过来,让我有些懵,之后,他也觉得不妥,不过还是面色不太好地强行挤了进来。

他像扫黄的人一样,在我屋子里扫了一遍,然后眼尖地看到了厨房地上的玻璃渣。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颇有深意地看着我。

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这个房子是顾长生帮我找的,我只告诉了顾乔乔,她不会跟顾南爵说。

顾南爵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是说:“跟我去个地方。”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下次见你,谈笑风生不动情》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3683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3683/558334 阅读此章节;

2017/12/17 0:4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