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5-06-17 15:57:39|字数:9514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G机场,外面温度零下三摄氏度……”

  林若生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清冷的天,这个城市还是和三年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邻座的女孩从行李舱拿行李的时候,不小心将头顶的行李碰落,若生稳稳地托住,才没有砸到她的脸。

  女孩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若生淡淡一笑,起身离开。

  跟随着人流往舱门外走,远远的,还能听见女孩的男友训斥她的声音:“怎么做事总是马马虎虎的,如果有天我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

  明明在训斥,声音里却多了几分怜惜。

  之后是女生讨好的声音:“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下不为例好不好?你不要这样凶嘛,会吓坏我的。”

  若生垂眸,长睫毛眨了眨,她以为三年的时间足够让自己把一切都看淡,但这样太过熟悉的场景,依然让她鼻头泛酸。

  还记得那时候,也是这样的年龄。

  她兴高采烈地对最好的闺蜜说:“青颜,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很优秀很厉害,特别特别厉害的那种。”

  当时青颜看她的神情略微有些担心,很久之后,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又分开,青颜才告诉她:“其实一开始就害怕你会受伤,两个人在一起,太爱的那个人注定处于劣势,可又能怎么办呢?你看他的眼神太炽烈,除了由着你,别无他法。”

  若生知道,从自己大胆告诉秦陌,她喜欢他的那一刻起,大家都在等着看笑话。

  笑她的不自量力,秦陌是什么人?秦氏太子爷,怎么会喜欢上她?

  而她的确是太爱他,每天都跟着他,吃饭、开会、出差、形影不离。

  他没有了空间,彼此共同的朋友也不能理解若生。

  那时候她总是莫名的害怕:“秦陌,你会讨厌这样的我吗?”

  他怜惜地摸摸她的脑袋,语气宠溺,又有些无奈:“我只是担心,你这么依赖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

  她抱着他的胳膊,紧紧的:“我没想过有那么一天,我觉得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若生闭上眼,有些难受,想要从回忆里抽离。

  “叮”的一声,手机响了,她打开,是航班发来的信息:“尊敬的林女士,衷心祝您生日快乐。”

  秦陌,二十五岁生日,我送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去见你,好不好?

  林若生丰富的人生,是遇见秦陌开始的。

  大四那年的某一个周末晚上,她刚在电话里为毕业实习的问题跟妈妈吵完架,心情正烦躁的时候,青颜打电话过来,说她小姨在G市开的酒吧“倾城”开业,问若生去不去捧场。

  若生正心烦没处发泄,想都没想就说:“去。”

  夜晚,耀眼的霓虹在整个城市间隐隐浮动,疯狂而迷幻的气息从发烫的地面升起来,午夜剧场在城市里拉开暧昧的帷幕。这个城市像莫文蔚说的那样,“愈夜愈美丽”。

  下了车,穿着吊带裙的青颜竟在夜风中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纳闷地说了句:“天气冷的简直像巫婆的眼神!”

  一旁的若生听了比她还纳闷,天气冷跟巫婆的眼神有什么关系?

  进了“倾城”,里面已经热闹非凡,青颜熟络地跟小姨打招呼,若生一眼就看见了青颜漂亮的小姨。

  青颜曾说过她小姨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宋倾城,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三十五岁的她虽然不算年轻,但一点都不显老,依旧风华绝代得过分。

  宋倾城热情地招呼了她们两个,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个青颜的朋友,还有一些班里的同学,若生也是认识的。大家其乐融融地开了一个包厢在里面练歌喉。

  若生今天的心情不算好,一个人缩在角落捧着杯子喝啤酒,也不知道是越喝越郁闷,还是酒太醉人,她干脆抱着瓶子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喝迷糊的时候才发现没酒了,隐约地看见一抹修长的身影端着搁酒的盘子走进来。

  她扑过去就要拿,谁知她一个没站稳撞了上去,酒瓶乒乓的撞击与大地亲密接触,裂开了花,酒渐到男人裤子上,若生顿时只觉鼻尖充斥着酒味,一个没忍住就“哇”的一声将胃里不适的东西吐了个翻天覆地,然后“砰”的一声,醉倒在地上,完全不省人事。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脚,皱眉。

  一旁跟着他进来的人胆战心惊地问:“秦少,没事吧?”

  秦陌漂亮的黑眸瞥了眼醉倒在地上的女人,简略地说了两个字:“没事。”

  然后,离开。

  若生第二次去“倾城”的时候,是被青颜硬拉去的,青颜那丫头好像爱上了那里,巴不得天天留在“倾城”不出来。

  弄得若生一本正经地告诉她说:“学生的本分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看你整天把我拉到这里来,多不像话!前些天去图书馆的时候还有学长说我一看就是好学生,我这样会被你带坏的。”

  青颜“呸”了一声,“哪个有眼无珠高度近视青光外加散光还迎风流泪的学长?”

  若生:“……”

  一进门,若生就被里面的冷气弄得毫不淑女地打了个喷嚏,在包里边找纸巾边走路的时候跟转角处的服务生撞了个满怀,她刚要道歉就发现那人看也没看她一眼,冷艳高贵的从她身边走开。

  若生哪里是受得了这样被人无视的人,蹭的一声就挡在了那人的面前。

  他往左,她就往左拦;他往右,她就往右拦。

  他不动,就两手一伸,硬是拦住人家的去路。

  见那人用冰冷的眼睛瞪着她,她的火气更甚了,给他反瞪回去,也不管是不是自己先撞上去的,恶人先告状,:“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撞了人不会道歉吗?”

  那人几乎是用俯视的眼光打量她的。

  按理说若生一米六五的个子也不算太矮,但是跟他一米八五的海拔相比,明显是需要仰视的。

  “让开!”他语气已有不耐。

  偏不!

  若生想要这样回敬他,但随即看见他手上端着一个托盘,里面的杯子已经倒了,液体都飞溅到他身上,好好的制服被她毁了。

  一瞬间若生觉得自己就是电视剧里那种胸大无脑,恶人先告状、蛮不讲理,让人想要丢鸡蛋的恶毒女二号。

  当这想法落尽青颜眼底时,她感叹地摇头,用心在跟她交流:说女二号,还恭维了你,人家女二无脑好歹胸大!你呢?

  若生顿觉惭愧无比。

  此时对方耐心被磨掉,绕过她就要走。

  若生由讶异中回神,连忙喊中他:“喂!那个,你的损失……”

  在这样的地方待得久了,若生自然能猜出他的身份,他穿着倾城的员工制服,手上捧着正要往里送的酒,能在这里消费的一杯酒就价格很高,这样被她打翻了,对于这场事故的受害者,他都不要求赔偿吗?

  对于她的叫声,秦陌根本就没反应,仿佛跟她说一句话都是浪费时间的一件事。

  若生还想说什么,就被站在一旁本来打算看好戏的青颜给拉住,“大姐,您老就别纠结了,人家都没计较,你还死扒着不放做什么!我们赶紧进去,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一句话的时间,当若生再次回头时,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她收回眼神,有些郁闷:“这样不行啊,是我弄翻了酒,要赔的,你干吗拉着我。”

  “你脑子里长草了啊!”青颜凑到她身边说:“你记不记得上次你来‘倾城’的时候喝醉了,吐了别人一身,就是这个男人啊,他就是秦陌你知不知道?别看他在这里当服务员,人家可是秦家大少爷!”

  “……”

  “人家不找你,你倒好,拉着人家不放手。你说你脑子里到底长了几根草?或者,你别告诉我,你也是看上人家长得不错,故意接近人家的。”

  “滚!”若生翻个白眼,“我是那样的人吗?”

  “应该是吧。”

  “……”

  “那你说说,你看人一般先看哪?”

  若生:“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比较有品位的人。”

  青颜:“嗯嗯。”

  “所以我一般先看外表,怎么了?”

  “哼,还说你不是故意接近人家!”青颜摇头叹息说:“不过也不能怪你,谁让秦少爷长得那么帅。你没听说过吗,一见秦陌误终生,不知道多少女孩子拜倒在秦陌那惊为天人的容貌下,他就算穿服务生制服都照样把人给迷得死去活来……”

  青颜拉着若生进包厢的时候,一群人在坐在里面,打扮漂亮的女人拿着话筒在唱:“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不太容易……”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男人略略地扫了几眼过来,便又开始聊天的聊天,唱歌的唱歌。

  青颜拉着她走过去打招呼:“我同学,林若生。”

  若生微笑地朝他们点点头,那几个人也朝她略略颔首。

  找了个沙发坐下,若生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正巧门被打开,服务员端了酒进来。耳边还传来那美丽的女声在唱着:“……总是很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别流连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

  精致的玻璃灯照下的光芒里,若生看见那唱歌的女人一头乌黑的头发,略微苍白的皮肤,发紫的嘴唇和很重的黑眼圈,突然就觉得她很美,是她印象里喜欢的那种病态美。那是因为生病或者颓废的夜生活导致的美,那么苍白与乏力,那么需要人照顾,叫人心疼的美,像是与林妹妹极致相反的柔弱。

  若生一半的注意力都去看病态美了,所以气氛是怎样搞僵的,她一点都没反应过来。

  当她回神,就看见之前事故的主角不卑不亢地站在那里,居然是刚才被她撞了的男人——秦陌。他冷着一张脸,丝毫都没将他们的威胁放在眼底一般,虽然穿着员工制服,但依旧遮挡不住他本身华贵的气质。

  墨黑的浓眉,深邃的双眼,薄唇微抿,不吭一声,却翩若惊鸿。

  若生想,这男人太好看了,简直就是来祸害人间的。

  从身边议论声中,若生才知道起因是那些个有钱家的大少爷闲着没事做,故意发难,说是老早就点了东西,怎么现在才送过来。

  结果连经理都叫了过来,说要求道歉。

  若生在心底嗤之以鼻,就为了一件小事至于吗?标准的公子哥儿吃饱了撑着没事做。

  但她又怎么会知道,这里的人,是酒吧经理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尤其是秦陌。

  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中,若生忽然就开口了,“等等,我有必要解释一下。”

  忽然跳出的女声,让所有人的眼睛都刷刷地看过去,若生却淡定自若地说:“是这样的,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不小心把这位帅哥手上的酒给撞翻了,又弄的人家一身,估计他是去换衣服了,才将东西送来的晚了,如果你们真的要怪的话,就怪我吧,跟他没关系。”

  一瞬间,气氛凝固,大家的眼神都怪异地在若生身上扫过,好奇这个女人是吃错了什么药,这么想不开,敢跟众少爷作对。

  面对这样的视线,若生倒是毫不在意,本来她说的就是事实。

  这时,方才找茬的男人呵呵地笑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眼若生道:“小姑娘,这么会说话,看上那服务员了么?”

  若生:“……”

  那男人显然是喝多了,眯着眼睛盯着秦陌看了一眼,道:“长得还真不错,‘倾城’里面的男人姿色就是好!正巧我姐最近要换对象,把你送过去,她应该会很满意!”

  这话说出口,经理的面色就变了,他连忙小声对他说:“张少,您别开玩笑了,这、这是秦少!”说完慎重地看了穿着制服的秦陌一眼。

  “什么秦少兽少的!你欠——什么?秦少?秦氏集团的太子爷?”那人立马就清醒了过来,看着站在对面的秦陌,神色瞬变。

  这句话吼出来的时候,一干人等都变了神色。

  传闻,秦氏集团太子爷神出鬼没,时常以员工的身份穿梭在旗下各种生意场所,实地考察。

  所以……他不会那么倒霉,摊上这种事了吧?

  那叫张少的人冷汗淋漓,谁都知道秦氏在社会上的地位,就连他老爸都经常警告他,不管在外面怎么疯怎么玩都没关系,唯独不能招惹上秦氏。

  面对眼前的秦陌,张某人心里发虚,但由于在这么多人面前,他顾忌自己的面子,虽然心里忌惮秦陌,但看在今天他只有一个人,表面上还是装作不屑的样子:“秦少怎么了?别说太子爷,就是今天太子爷他老爹站在这里,老子都不怕——啊!”

  那人话尚未说完,就惨叫了一声。

  众人看去,包厢的门瞬间被打开,十多个黑衣人冲了进来,站在秦陌身后,一言不发。

  面对这仗势,包厢其他人都吓得不敢吭声,那张少的酒彻底醒了,吓得不敢说话,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气势。

  “张氏是吗?”秦陌低沉沉的声音传来,慵懒而有磁性,像是午夜里滑过的低音大提琴。

  若生看着面前冷峻的男人,他有一张俊美惹眼的脸,气场却让人难以靠近,就仿佛整个世界与他隔着一层玻璃,他冷眼看着玻璃外的世间繁华,喜怒不形于色。

  若生以前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形容一个人的魅力是致命的,此刻看见了秦陌,她才明白!

  此刻,这个男人的眼底一片冷漠,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就让人毛骨悚然。

  谁也不会想到,第二天,G市新闻头条,备受关注:房地产张氏企业宣布破产,张氏集团张总携带家人移民国外,旗下资产被G市龙头老大秦氏收购。

  当若生看见这条新闻的时候,再想起当时秦陌的眼神,竟是深深地打了个冷战。

  她从未想过,他会是看起来无害,实则那么厉害的男人。

  有人说第一次意外是意外,第二次意外是巧合,第三次意外就是命中注定。

  与秦陌的第三次意外简直老套得让若生自己都不好意思让它发生。

  后来想想,大抵是上帝的灵感也有限,伸手一点,就给她制定了这套剧情。

  那天青颜大小姐用她的古董自行车换走了若生新买的山地车,跟朋友忆童年郊游去了。当若生骑着青颜大小姐那辆没刹车的破车从学校的拐角处冲出来的时候,“砰”的一声,就撞上人了。

  遇见就是这样一件没有道理的事。

  对方迅速抓住她脱离控制的车,手上刚从图书馆借的书散落了一地。

  虽然这已经算是最快地将悲剧减到最低,但眼神超好的若生依旧很准地瞧见他手臂上被划了一条长长的伤口。

  若生赶忙下了车走到他面前,刚要说话,在看着他略微熟悉的俊脸时,疑惑:“你是……秦陌?”然后在瞥见他手上的恐怖伤痕时,拉着他的手就要往校医院跑,“你在流血,快,去医院!”

  谁知道秦陌一手把她的手甩开。

  “怎么了吗?”若生转头,一双大眼睛莫名地看着他。

  “别碰我。”冷淡无比地回应。

  若生:“……”

  有些委屈,从小到大她都没被这么嫌弃过好吗!

  但“嫌弃”她的男人显然没理会她的委屈,他将书从地上捡起来丢进一旁自行车的车篮内,便要离开。

  眼见他要走,若生急忙从包里找出纸条,匆匆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追上去塞给他:“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包括上次在‘倾城’的事情,我都会负责到底。”

  林若生。

  瞄了眼纸条上的名字,秦陌面无表情地走了。

  若生站在原地,看着他消失在路的尽头,想着这家伙是冰块做的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冷?不但冷,还惜字如金,还不给人碰呢!

  可是,偏偏她怎么一点都讨厌不起来呢?反而好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呢?

  青颜回到寝室的时候,若生正坐在书桌前看着课本发呆。明亮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衬托着她白皙的脸颊更加漂亮。

  青颜凑上前探究道:“丫头容光焕发,是不是思春了?”

  若生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思你个头。”

  若生和青颜之间是没有秘密的,她们是什么都能分享的好朋友。用青颜的话来说就是:“除了男人,我身边的一切都是可以跟你共享的。”

  若生将早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她,青颜直感叹:不知道是缘分啊,还是孽缘啊一段孽缘。

  青颜问:“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吗?他是秦陌啊!”

  秦陌,本市著名的秦氏集团太子爷,他们大学喻户晓的人物。在大学里一般都会存在这样两种人,一种是在相貌家室上颇为出众不得不引人注目的人,另一种就是在课业上颇为优秀常常被推在风浪尖头上的人,偏是他都集齐了这两种人的特性,不让人广为流传都不行。

  秦氏虽然有钱,但秦少爷跟其他富二代完全不一样,从上大学开始,秦陌的父亲就让他穿梭在旗下产业的最底层,体会不同的人生际遇,感悟生活的不易,上次青颜小姨开的酒吧也是秦氏旗下的产业链之一,所以那次才会遇见穿着服务生制服的秦陌。

  说到这里,青颜一脸憧憬地说:“真想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将来如果我要开店的话,就让他站在门口拉客!生意不要太好喔!”

  青颜还说了最近疯传的关于秦陌去美国当交换生的事情,学院里只有一个指标,院长特别看重他,可是他却因为女朋友而拒绝。谁都知道他有个交往了很久的女友,没有人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却知道秦陌对她好得不行,从来不沾花惹草,因为女友在国内而拒绝去当交换生。

  “可惜啊,人家已经有深爱的女友了,你没戏了。”青颜撑着脑袋,研究着若生脸上的神情。

  若生听见青颜的叹息,看怪物一样地瞪着她,问:“他有女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怕你会看上人家,那么优秀的男生,我不相信你不会动心。”

  “你都不动心,我动什么心?”

  “谁说我不动心了?”青颜的情绪有些莫名得激动,“要不是初中就认识了那该死的成青,跟他分了又合分了又合,我早就主动去追人家秦陌了。”

  成青是青颜的男朋友,他们是初中同学,青颜对人家一见钟情,拔足倒追,终于将其擒获!

  那段时间她爱极了他,每天黏着他,像是不用吃不用喝只要爱着就能活一样。

  因为没到法定结婚的年龄,两个人还特幼稚地在商店里买了一本伪造结婚证,贴了两人的照片,签了大名,婚姻正式生效。

  生效的那天,他们特意请了若生去当证明人,就差没让她当牧师站在饭桌前致辞了。

  只不过男人的感情向来没女人长久,成青的性子尚未定下来,与别的女生暧昧,却又跟青颜牵扯不断,而青颜又太过于爱他,割舍不下,两人才会分分合合。

  若生说:“可你不说人家秦陌已经有女朋友了么?”

  “有女朋友又怎样?老婆还能离婚呢,女朋友就不能分手了?”

  若生觉得这句话真恶毒,可是她知道青颜是想到了自己跟她家成青交往时候的那张假结婚证,就像成青在同她交往的时候,依旧有不少女人主动送上门,是啊,结婚还会离婚呢,何况是谈个恋爱,被劈腿太正常了。

  若生知道,其实在青颜心里挺在乎成青之间感情的,毕竟他们认识了那么多年,每次吵完架最后都和好了,她不止一次在若生耳边抱怨说:“也不知道月老到底将我们之间的红线缠绕了多少圈。”她说,“我不怕月老他老人家跟我绕圈,只要不跟我绕断就好。”

  就在若生发呆的时候,青颜说:“要不然,你去探究秦陌有没有女朋友的真实性?虽然外界是这样传的,可是秦陌自己却没亲口承认过,也许只是绯闻呢?”

  若生眼睛一亮,不得不承认,青颜的这个提议,她动心了!

  一场饭局,饭桌上都是名门之后,其中不乏名媛千金,一个个都对坐在中央的秦陌发出爱情讯号。

  但显然对方并无兴趣,酒过三巡,他便起身离开,让在座的名媛们顿觉失望彻底,有几个当场也说要走,其他大少爷不满意了:“哎,千金大小姐们,你们也太偏心了一点吧?秦陌在饭桌上,你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就算了。现在他走了,你们也要走,大家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这话立刻就得到了女人的反驳:“先把自己的魅力修炼成秦陌那样,再来谈玩耍吧!”

  “……”

  银白色的保时捷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别墅前。

  开门,打开灯,意外地看见坐在客厅里的女人,秦陌眉毛一挑,问:“你怎么来了?”

  白浅夏咬唇,幽怨地看他一眼,将手里揉皱的纸张摊开,问:“这是什么?”

  秦陌看过去,就见上面秀气的字体,白浅夏已经没忍住责问:“林若生,是谁?一看就是个女生写给你的,上面还有她的电话号码。秦陌,你以前都从来不收女生这些东西的……你,喜欢她吗?”

  秦陌勾勾唇,慢条斯理地将外套脱下,懒懒地靠在一旁的沙发上,问:“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是!”白浅夏有些激动,她说:“秦陌,你说过你喜欢我的,怎么还可以喜欢别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当我看见这张纸条的时候,有多在意!我在想,你是不是在报复我,报复我当初拒绝了你?可是你曾经说过,当不当你的女朋友是我的选择,你不会逼我的!”

  秦陌不语,懒懒地抬头看向她,黑眸看不出任何情绪,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秦陌让白浅夏感觉到一阵心虚,明明就是她拒绝了他的感情,却要霸占着他,不许他拥有新的一段感情。

  就在白浅夏被秦陌的眼神看着心发慌的时候,他才淡淡地开口,“你想多了。”

  说罢,他拿过她手心的纸条,揉成团,丢进一旁的纸篓里。

  白浅夏愣了一下,稍后终于露出了笑颜,她挽着秦陌撒娇道:“秦陌,秦陌,你不可以喜欢别人哦!”

  若生觉得自己好像中了一种叫做“秦陌”的毒。

  自从上次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塞给秦陌后,以往被她冷落到从来出门都不带在身上的手机,从昨天开始时刻都拿在手上,隔个一两秒就往手机屏幕上瞄,生怕自己做过了秦陌打过来的电话,还将手机原来的震动改成铃声。

  让她郁闷的是上课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她一时忘了在上课,欢天喜地的“喂”了一声,结果对方却不是她想等的那个人,失落之余,她看见讲台上老师愤怒地用手指指着她:“林若生,你也太嚣张了,居然敢在我课上接电话!立马出去跟我面壁思过!”

  面壁思过也就算了,最郁闷的是,那天她穿的衣服是那种口袋明明很大,看似很好放东西,但谁知一弯下腰或者蹲下,口袋里的东西就会往下掉的外套。

  结果,那天她去上厕所,在路上明明都还记得待会儿弯腰的时候要将手机拿出来,偏偏进门之前接了个电话,习惯性地将手机放口袋里,刚弯下腰的时候手机就从口袋里掉下,“呯”的一声刚好落在水池里。

  若生立刻从水池里将手机捞起来,结果黑、屏、了!

  于是若生有些怀疑,是不是她对秦陌有非分之想,所以老天看他不爽,才这么惩罚她的?

  手机进水,开机后不见任何画面,她不得不坐公交来到手机维修店修手机。

  也许她来的不是时候,客服小姐告诉她:“店主有事出去了,没办法现在就修好。”问她能不能明天再过来拿。

  除了明天再过来,她还能有第二个选择么?

  她应了一声“好。”

  那人叫她留了个联系方式,说是明天修好就会联络她。

  拿了包转身要走,脚下一绊,低头一看,鞋带散了。

  蹲下身系好的时候一站起身,迎头撞上了不知名物体,只听“啪嗒”一声,低头一看,一支手机摔在地上。

  “啊……对不——”本能地蹲下去将手机拾起来,抬头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帘,她惊愕地张嘴:“啊!是你……”

  秦陌瞟她一眼,不答。径自从她手上将自己的手机拿回来。

  他不能说很高兴见到她,毕竟每次遇见她就没好事,实在让人愉快不起来。

  “秦少,你好倒霉。”走过来的客服小姐露出很遗憾的表情,也不知道秦少爷是不是跟这个手机犯冲,加上这次,已经是第五次砸在地上了。前四次还完好无损,这回不但机身受损,而且无法开机了。

  “我看看。”身边另一个男子将他手机拿过看了看,看了一会儿,淡定道:“可能是部件出问题了,晚上我帮你看看。”

  说完抬头看着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若生,问:“这位美女是……”

  “哦,店长,她是客人,拿手机过来修的。”一旁地看客服小姐忙介绍。

  原来秦陌身边的男人就是店长,若生忙说:“您好,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麻烦你先将这款手机修一下,两款手机的钱我一起付。”

  “不用了。”秦陌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对一旁的男子说,“莫泽,我把手机放你这,现在先去公司一趟吧,让人等久了不好。”

  “好吧。”莫泽把手机交给客服小姐,顺便对若生说了声:“美女,抱歉,现在我跟我朋友还有些事,手机麻烦你明天过来取。”

  若生的思绪还停留在把人家的手机弄坏了要怎么赔偿上,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本能的点头,待到看见秦陌和莫泽两人都走出了手机店,才反应过来,快步地追上去。

  “喂!你等等——”

  因为他们的速度太快,若生只能跑上去抓住秦陌的衣袖,让他停下来,道:“我把你的手机弄坏了,就理应我赔的。”

  “不用。”面无表情地说出两个字,秦陌侧身,避开她的碰触。

  两次见面都以相同的方式被嫌弃,若生原本充满愧疚的心一下子就升华成愤怒,抬头想要责问,却发现眼前空空荡荡。

  只是几秒钟不到的时间,两人已经走远,过了一会儿,银白色的保时捷飞驰而去。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我在你的世界,下落不明》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0243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0243/4020862 阅读此章节;

2022/8/18 3:5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