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疑点

作者:苏暖暖|发布时间:2016-10-18 09:44:05|字数:3130

  李瑞雪带着宋宋来到了宴厅。目光里带着同情看向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新娘,喜事惨变丧事。微微叹息。

  她走到新娘面前蹲下,还来不及说些安慰的话,就听见新娘说道:“我爸爸是不是在酒店里遇害的?”

  “不是。”

  “你撒谎。”新娘哭喊着,声音尖锐,不再柔软。“我爸爸肯定是在酒店里被害的,你为了推卸责任,所以才撒谎的,对不对!”

  李瑞雪目光微沉。看来凶手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将YG推到众人前面,推到风口浪尖上,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将尸体运到顶楼,想必这个人很熟悉YG.

  一旁的宋宋看不下去了,声音里带着不悦,“赵小姐……我知道你……”

  “宋宋。”李瑞雪出声阻止了宋宋,看着新娘,“你为什么这么确定赵部长是在酒店里遇害的?”

  “因为爸爸穿着我买给他的西服。”新娘哽咽的说着。“这套衣服是买给爸爸在我的婚礼上穿的。”

  李瑞雪抬起头朝着上面看了一眼,心中有些惊讶,“你是说赵部长现在穿的衣服是你给他买的?”

  “灵灵。”一旁的新郎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不要坐在地上了好不好,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然后看着李瑞雪,“白总,我要带灵灵去休息一下了,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担心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

  “好。”李瑞雪微点了下头不再说什么。

  目光一直跟随着新郎和新娘,直到两人消失在视线内她才收回目光。

  刚刚接完一个电话的宋宋走到李瑞雪身边,脸色有些不太好,“Boos,赵部长被杀的消息被人发到网上去了。现在媒体都在酒店外面。”

  李瑞雪无声叹息,感到头疼。想了想,“让公关部和酒店负责人去解决。”停顿了一下,酒店负责人不是白子谦吗?脑海里浮现出来那双忧郁的双眸,“我哥他来了没有?”

  “白总经理正在赶来的路上。”

  思索了一下,“那就让他去解决吧。”虽然她是整个集团的总经理,但是也要懂得拿捏分寸。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只会惹人不满。“我想休息一下,你去帮我开个房,然后拿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我。”

  “好。”

  宋宋办事的效率很高,不一会儿李瑞雪就已经躺在了总统套房的床上。她其实一点也不累,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把所有的线索整理一遍罢了,而且一会儿白子谦处理完事情后肯定会找她,所以也没有离开的必要。

  右手握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死者:赵雄

  死因:后脑被硬物重击而死

  死亡时间:大约在凌晨

  疑点:死后被人换了一身衣服;记账簿;

  将记账簿三个字圈了起来,咬着笔陷入到了沉思中。

  “看来你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心里。”

  这一次陷入到沉思中的李瑞雪很意外的没有被吓到,她抬起头看着凭空出现的念,“赵部长是白氏集团的员工。”短短的一句话意思很明显,员工死了,作为老板的她怎么能坐视不管!所以她现在不算多管闲事。

  “破案是警察的事情。”

  李瑞雪放在手中的笔,坐起身子盘着腿,看着念,半响后喃喃说了一句,“我现在很难过。”

  念一怔。随后懒散地躺在贵妃榻上面,一只手轻搭扶手上,修长的双腿叠放在一起,一副散漫的样子,“你和赵部长并不熟吧,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个性情中人。”声音十分温柔,但李瑞雪却听出淡淡的嘲讽。

  李瑞雪知道他理解错了,低声道:“我难过的是再也不能和曾经的队友一起熬夜,一起捉拿凶手。”顿了半响又道:“我到底是谁?”

  心中一片迷茫。

  在楼顶严健问她‘你是谁’时,她差点回答成‘李瑞雪’,幸好及时改了过来。

  她的灵魂叫李瑞雪,身体却叫白雪。

  这样的她,真的好奇怪。

  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眼里此刻全是迷茫,仿佛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如何前进。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李瑞雪的话。

  房间内一片死寂。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吧。”念开口打破了沉默,“你已经不再是李瑞雪了。”

  李瑞雪垂下眼眸,贝齿仅仅的咬着嘴唇。是的,她很清楚,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才迷茫。

  念拿起水杯给自己到了杯水,喝了口水后将水杯握在手心磨磨转转,好一会儿才接着开口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李瑞雪抬起眼眸看向念,聪明的她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难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重生者?”

  “我不知道。”念面无表情,声音冷淡。他只是个锁魂官,不是无所不知的神仙,更何况神仙也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目光坚定,“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弄清楚。”见念面露不悦,她赶紧接着说道:“我会很小心的调查,不让别人发现,而且白氏集团我也会好好管理。这样可以吗?”目光里带着哀求,楚楚可怜地望着念。

  念半眯着眼睛,这个女人可真够会谈判的。挥了挥手,没好气地说道:“算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只要不给我闹出事来,不然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李瑞雪赶紧点头,站起身子赤脚小跑到念得身边,伸出手握住念得手,“念,太谢谢你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念嫌恶地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在衣服上擦了擦,拧着眉,“以后不许碰我。”

  李瑞雪对着念做了个鬼脸,搞得好像她非礼了他一样,“不碰就不碰。”

  念没有理会李瑞雪,更没有接话,他站起身子走到床边拿起记事本,上面的字迹娟秀,和她的性格挺不符合的。果然字如其人这话不能信。

  随口问道:“你对这个案件了解多少?”

  一听这话,李瑞雪就来了兴致。两人换了位置,她坐在贵妃榻上开口说道:“死因和死亡时间都知道了。”

  念嗤笑了一声,“这有用吗?”

  “当然有用。”李瑞雪反驳着,“死因和死亡时间可是很重要的。”

  “即便如此你也推算不出凶手是谁。”念很直接地说出了事实。

  “那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不知道。”念耸了下肩膀,“审问鬼魂是判官的事,与我无关。”

  不知为何李瑞雪突然觉得这个锁魂官挺没用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只知道威胁她。

  “这次案件基本可以确定是熟人作案。”李瑞雪站起身子走到念得面前,讲他手中的本子抽了出来,然后自觉地回到贵妃榻上面坐着,两人之间隔了大约三四步。

  念没有接话,从他的表情中很难看出他对这次的案件是否感兴趣。

  “死者身上穿的西装是他女儿给他买的,打算今天参加女儿婚宴时穿。”微微停顿了一下,“我问过赵夫人,赵部长离开家时穿的什么衣服,但是赵夫人情绪很不稳定,所以也没用问出个什么来。”

  “单凭一套衣服你就认为是熟人作案?”发出了嘲笑声,“你的推理未免太过于天真了点吧。”漫不经心地说着,“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赵部长出门的时候就把这套衣服给带着了,所以凶手在杀害赵部长后才给他换了身衣服。”

  “单凭一套衣服确实不能认定是熟人作案,主要还是记账簿。”李瑞雪低头看着本子上被圈起来的三个字,“记账簿里面记载了他贪污的金额。如果是你……”抬起头看向念,“你会随身带着记账簿吗?”

  “不会。除非……”

  “除非带着它去见同伙。”李瑞雪接过了念的话,再次问道:“如果你不带记账簿,那你会把他放在哪里?”

  念坐在床上,双手向后撑在床上,双腿叠放在一起,如此简单的动作却让人觉得像是在拍画报一样,“放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比如保险柜里。”

  “没错。”李瑞雪点了下头,“现在有两大可能性。一,赵部长带着记账簿去见某人,而这个某人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二,凶手在赵部长家中找到记账簿。”

  念挑了挑嘴角,“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寻仇的。”

  李瑞雪白了他一眼,“寻仇的前提是认识赵部长,所以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足以说明熟人作案的嫌疑特别大。”

  因此,她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这件案子就是熟人作案!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婚恋小说《恋爱吧,鬼神大人!》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1919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1919/4302257 阅读此章节;

2021/9/21 8: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