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父子相见

作者:燕山夜话|发布时间:2016-11-18 22:45:35|字数:3292

  这一天,我正在小树林变得这条小路上,一个人独自低着头走着。

  自从被张科勇清除出来后,这几天倒也显得格外宁静。张科勇没有来找我,似乎她好像早就将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张科勇也没有去为难我的初恋,似乎好像张静怡这位我的初恋,,她也平安无事。也就放过了她。

  可是,饱受惯了风簸浪颠的我,却对这一份过分的宁静,总感觉到很有点儿不对劲。让我感到胆战心惊,心惊肉跳。

  这不是更加猛烈的暴风雨将要来临之前的短暂的宁静吗?

  现在愈宁静,预示着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将会更加猛烈。想到这,我不由得感到浑身上下凉透了,感到自己全身的鲜血都凝固了,停止了流动。

  全身就像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冰窟窿里一样,彻骨奇寒。我在提心吊胆的等待着,等待着这场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又不知道能否经得起这场狂风暴雨的洗礼。然而,这场令我心惊肉跳的疾风暴雨,终于还是来了。

  那一天,我正低着头,缓慢的行走在小树林中这条幽静的羊肠小道上,忽然间,我抬头看去,在小路的前方,张科勇及他的几个手下,正嘻嘻哈哈的在调戏着我的初恋谢晓丽。

  此刻的谢晓丽已经惊吓的面如土色,一面惊慌失措的惊叫着,一面正在做着无助又无力的抵抗。

  张科勇的双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胸前,用力的撕扯着她的衣衫。

  见到这一幕,我一方面惊叹张科勇竟然这么快就将我的初恋谢晓丽约了出来,一方面看着张科勇的魔爪,正在她的身上肆无忌惮,胡作非为。

  不觉浑身血脉暴涨,就想冲上去组织他的兽行。可是,想到我自己的能力,我就焦急万分。猛然间,我的手触碰到了裤袋里一块硬硬的东西——玩具手枪。对,就用它!这时我屡试不爽的工具!

  于是,我飞快地掏出玩具手枪,举到空中,用力的扣动了枪机。骤然间,一阵响亮的刺耳的警报声凭空响起。

  那边,正在我的初恋谢晓丽的身上胡作非为着的张科勇他们,一听到警报声,立即慌张的丢下我的初恋谢晓丽,惶惶然如丧家之犬,抱头鼠窜、逃之夭夭。

  看到张科勇他们已经去远了,我这才飞快地从树后出来,来打了我的初恋谢晓丽的身边,看着她时分关心的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谢晓丽抬头一见是我,不由分说,甩手就割了我狠狠地一个耳刮子,怒视着我,嘴里无比愤怒地大声骂道:“吴韬。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说完话,她一扭头,就飞快地离我而去。

  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我的初恋,竟然这样十分粗暴野蛮的动手打我,只讲我大的昏头转向,懵懂的站在那里,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说话。

  我跌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她远去的方向。半晌,这才站起身来,重重地自嘲的摇了摇头,拍干净了身上的尘土,朝着前面走去。

  这时候,虽然她无缘无故的暴打了我,但看到她掏出了张科勇的魔掌,平安无事,我不但不感到委屈,反而感到全身心的放松了。

  我将手里的玩具手枪用力的丢到不远处的草丛里面,就向着前面走去。当我走出小树林,还没走多远,我就看到了张科勇他们远远地挡住了我的去路。

  他的手里拿着我丢掉的那把玩具手枪,他身边的一个手下手里抱着一个篮球。

  “吴韬,又是你坏了我的好事!你真有种!”张科勇“啪”的一声,将拿在手里的那把玩具手枪狠狠地丢在我的脚边,看着我阴阳怪气的微笑着说道,一遍转身从他身边的那个人手上接过篮球。

  将那只篮球放到手指上,左手跟右手的大拇指一起用力一拨,那个篮球就在他的食指上飞快的旋转了起来。

  而这时,我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的一顿狂风暴雨了。可是,令我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他竟然没有动手打我。

  他只是看着我十分阴险的说道:“你是不是对师范大学的那个美女存在着知心妄想?说实在的,那个美女还真的很美,没得让人完全彻底的拜服。而且,她对你还念着积分的同学之情。”她看着我,面上露着不阴不阳的笑容说道。听了他的话,我原先十分惊疑的心豁然开朗,我的初恋为什么对我如此震怒,原来是这个张科勇竟然借着我的名义,去将我的初恋谢晓丽约出来的。

  而谢晓丽就以为是我跟张科勇他们串通好了一起来陷害她的。所以他就对我如此暴怒了。

  想到这里,我反而放心了下来。

  “这样吧,只要你想我认个错,我就可以对你既往不咎。”张科勇说着话。抱着篮球,做了一个十分漂亮的三大步上篮的动作。

  我一听,立即毫不犹豫的大声说道:“我做不到。”

  因为我知道,我算在他的眼里是那样的无用,可我也是人,我也要尊严。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就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

  说完话,我就闭上眼睛,等待着他的一顿暴揍。可是,他没有动手打我,只是十分潇洒的玩弄了一下手里的皮球,看着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就跪在地上,想我认个错。要不,你可能也会知道谢晓丽的结果的。”

  他的话,俨然是一个太上皇,而我就是一个他的小民百姓,一根不值一钱的无名小草,他可以任意的践踏,而我却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可是我也是一个人,一个男人。我也有责自己的尊严,自己的尊严岂可随便放弃!

  可是,为了我心中的初恋的清白,为了她不落入张科勇的魔爪,看来,我是不得不放弃我的尊严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在滴着血,我在心里大声的呼号着,苍天啊,你为什么对我这样不公?我的生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磨难?

  就在我这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当儿,张科勇跟着他的那一帮人,脸上一个个都露着嘲弄的邪恶的笑容,正在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即将产生的笑话。

  为了我心中美丽的初恋,为了他的纯洁无邪,我狠狠地咬了咬牙,做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我几步来到张科勇的身边,“噗通”一声就跪在了他的面前,低下头去,大声说道:“张哥,是我不好,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虽然,我在这样说着,但我的心里却像有千万把锋利的匕首在刮着,疼痛无比,心如刀绞。我的心在泣血!

  “哈哈哈……”就在这时,我的耳边骤然响起了一阵十分刺耳的担忧十分畅快的大笑声。

  听着这笑声,我不觉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骤然产生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差点就要瘫倒在了地上。

  但我强打着精神,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去,坚持着,再坚持着,坚持就是胜利。在心痛的同时,也再一次坚定了我要去学习一身好功夫的决心。等我学习到了功夫,再来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陈丽莎,保护好我的初恋谢晓丽。

  终于熬到了大学毕业的这一天,我怀揣毕业证书,以及全部的家产——我的一个铺盖和一些行李。再一次踏上了拜师学艺的征途。

  转眼又是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我返回到了陈金钰的家里。

  七年多的时间,陈述的家基本上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依旧是我出去读大学时的那一种样子。屋子还是与先前的屋子。

  倒是陈叔变得苍老了不少,他头上的头发白了很多,脸上也已经刻上了不少的岁月痕迹。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苍老了许多。

  当我背着铺盖,风风火火的走进屋里的时候,陈叔正在跟一个年龄跟他差不多的男人说着话。而且,从他们的神色上看,整个过程一定是十分畅快又和睦的。

  “陈叔。”来到陈叔的面前,我微笑着大声的叫道。

  闻声,陈叔转过头来一看,立即笑着几步来到我的身边,一下子用力的抱住了我,笑着大声的说道:“娃儿,你终于回来了。好好!”

  他笑着紧紧地看着我们好像看不够一样。而那个男人也就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一脸的羡慕和慈祥的神色。

  “韬韬,你看,这位是谁?”一会儿,陈叔转过身来,用手指着那个男人笑着说道。

  闻言,我转过头去看着那个男人,似乎感到很有些眼熟,很有种亲切的感觉。可是我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他。他到底是谁?

  那男人也满面笑容的看着我。

  “韬韬,他及时你爸爸。”说着,陈叔就笑着看着我爸爸和我。

  我站着定定的看了一会,就几步来到父亲的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大声地叫道:“爸爸。”

  于是乎,我们父子俩就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思念着自己的父亲,而从自己的梦中哭醒过来,泪湿枕巾。

  现如今,一个活生生的父亲。终于坐在了我的面前。

  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生活小说《我跟学妹同居的日子》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01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014/4315734 阅读此章节;

2020/10/31 5:5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