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陈叔的故事

作者:燕山夜话|发布时间:2016-11-21 07:34:03|字数:3273

  看着他微微一笑,我转身又要往外面走去。哪知道他再一次抓住了我的胳膊,这一次,我可真的有的发毛了。

  妈的,老子再三相让,你倒好,还以为老子还是以前的那个我啊!那好,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是不是还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这样想着,我就在胳膊上用了三成的力道,向着一边轻轻一挥,只见李晓伟已经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妈的,好你个吴韬,是不是想找死!”李晓伟一见,怒视着我,大声的吼道。

  “哼,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找死吧。”我站在原地,冷笑着看着李晓伟说道。

  “大家伙上,给我狠狠地打,打到他爬不起来!”李晓伟一见,不由得怒声说道。

  他的那群哥儿们一见,就像得到了命令一样,“呼啦”一下,就将我围在了中间。那个大个子带头挥舞着拳头朝着我的脸上轰来。

  现在的我,可已经不是前几年的我了。此时此刻,见到那家伙挥拳朝着我的颜面打来,我微微一笑,伸手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胳膊,用了一个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稍稍的向着我的左边一拉。

  那家伙“通通通”的向前奔跑了好几步,然后,又“噗通”一声,一下子就跌了一个狗啃屎。此刻,右边又有一个家伙,一拳朝着我的胸腹部冲来,我收腹拧身,稍稍的避让了一下,躲过拳风,飞快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向着自己的左边一用力。

  那家伙“腾腾腾”的往前冲了路,随即,“噗通”一声,就跌了一个四脚朝天。

  我飞快地上前一步,一下子就踏住了他的一只手,然而一用力,他的手掌就跟大地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握手。这下,他就疼得呲牙裂嘴,痛苦不堪。

  这样一来,其他的几个家伙立即都愣在了那里,愣愣的看着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尤其是那个李晓伟,他站在那里,十分惊异的看着我。

  可能他绝对不会想到吧,仅仅相隔这么短短的一两年时间,我竟然会有如此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

  “好!吴韬,算你有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李晓伟看着我,十分惊怒的大声说道。

  “哈哈,好啊,我等着。就看你了。”放开被我用脚踏着的那个家伙,我笑着说道。

  “走!”李晓伟恶狠狠地看着我,挥了挥手,带着他的那群狐朋狗友仓皇的逃走了。

  看着他们飞快远去的背影,我轻轻地摇了摇头,鼻子里“哼”了一声,又继续上前走去。还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了一个十分亲切而又熟悉的声音。

  “阿韬,找了你好久,终于让我们找到了。”

  听到声音,我抬头看去,只见陈叔和我的父亲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看得怎么样了?”父亲看着我微笑着问道。

  “不对啊,韬韬,我觉得你好像有点不对劲。”陈叔看着我很有点儿奇怪的问道。

  “没有啊。我哪儿不对劲了。”闻言,我微笑着问道。

  “是吗?他哪儿不对劲了?”父亲看了看我,又看着陈叔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总觉得她有点儿不对劲。”陈叔很有些疑惑的说道。

  看着父亲和陈叔,我微微一笑说道:“爸,陈叔,我还不是一样的我吗?哪儿不对劲了?别说了,咱们走吧。”

  嘴上这样说着,可是,我在心里十分高兴,因为,我知道父亲跟陈叔他们一伙的不是没有道理,我的确跟以往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了。

  不过,现在我暂时不跟你们说,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很渴额能还会大吃一惊呢。

  走不多远,忽然,陈叔看着我跟父亲说道:“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怎么样?”

  我跟父亲听了,看着他微微一笑,朝着特点了点头,示意他往下讲。陈叔稍稍的回忆了一下,就开始往下讲了。

  我有一个朋友,叫钱辉,他是一个公司的主管。

  几天前他搬到一个小区,原来房子的主人以低廉的价格把房子卖给钱辉,百年不遇的好事,让钱辉高兴了好一段时间。

  可是,自打搬过来后,钱辉总是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最近他的情绪可不太好,工作压力大,整晚的失眠,有时候只好瞪着眼睛等天亮。

  这一夜,钱辉又失眠了,心情烦躁的他只好无聊的看着窗外。

  当时,已是夜半子时,周围寂静无声,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只是对面的楼层还亮着灯,隐约的看到有一个女孩的身影优雅的坐在窗前。

  反正醒着也是醒着,钱辉拿起了自己的高倍望远镜,偷窥的感觉可以即刺激又欣喜。

  钱辉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对面的女孩可以说是天仙下凡,美得几乎无法形容。优雅的气质,一头乌黑的秀发散发出迷人的韵味,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钱辉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不过挺奇怪的,女孩屋里的灯光竟然是青色的,在她旁边点着三支蜡烛,摇曳的烛光在诡异的跳动着。

  其中的一支蜡烛渐渐的熄灭了,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突然间,钱辉觉得女孩在冲着自己微笑。笑的那么迷人,仿佛有一种魔力一样,不知不觉中钱辉睡着了。

  第二天田螺感到自己浑身无力,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没办法只好向公司请假。

  钱辉在医院拿了些药,漫不经心的往家走去,想起昨天女孩天仙般的容颜,钱辉感到一丝兴奋,心中幻想着也许某一天可以和这个女孩有一个美好的开始。

  “先生,请留步,我观你眉宇之间有血光之象……”闻声,停下了脚步,只见一个算卦的老道,瘦小枯干。

  “老东西,你找抽是吧,你才有血光之灾呢,信不信我把你牙打掉。”

  “恕我直言,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奇怪的东西,好像和女人有关。”

  钱辉心里一惊,故作镇静地说道;“艳遇吗?我天天有,有什么奇怪的。”

  “艳遇,恐怕是地狱吧,我看你身体羸弱,应该是鬼魅所致,每个人身上都有三团阳火,分别在两肩和头顶,你左肩的阳活,已经熄灭了。听贫道一言,赶紧搬到别的地方或许才可以躲过一劫。”

  天渐渐的黑了,躺在床上,钱辉回想起老道说的话,心里难免有些犯嘀咕,难道和对面的女孩有关?

  睡到半夜的时候,钱辉再也睡不着了,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窗户,灯光依旧亮着。

  钱辉拿起望远镜,对面的女孩依旧保持者优雅的姿势,脸色似乎比昨天红润了许多。望着眼前的女孩,田螺觉得自己好像着了魔一般。

  突然间,钱辉注意到了另外的两只蜡烛,其中的一支蜡烛渐渐的熄灭了。钱辉觉得有些眩晕,好像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第二天一早,钱辉已是卧床不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钱辉吓了一跳。几天的时间,自己竟然面如死灰,憔悴的不成样子。人的身上有三团阳火,你已经熄灭了一只了。

  回想起老道说的话,昨天自己已经看到三支蜡烛熄灭了两只了。难道对面楼里的女孩是鬼魅?

  这样想着,他不觉一阵寒意直冲心口,等到下一根蜡烛熄灭了自己恐怕……不能坐以待毙,找到昨天的老道,也许还有救。

  勉强支撑着身体,来到楼下,只见昨天的老道,早已等候在楼门口。

  “老先生,求你救救我。”钱辉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

  “年轻人,你对面楼里的姑娘其实是个女鬼。你的窗户和她的窗户正对着,你好奇偷窥她。其实,她早就注意你了。她身边有三颗蜡烛,你偷窥她一次,你身上的阳火就会灭掉一只。

  现如今,你已是命悬一线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午夜时分到她房间里,把熄灭的蜡烛点上,你才可以躲过一劫。”

  没有办法了,午夜的时候,钱辉胆战心惊的来到了对面的楼里,轻轻的转动门把手。

  钱辉小心地向屋里看了看,黑暗的房间内鬼气森森,好像每一个角落都有一双眼睛在偷偷的看着自己。

  窗台边,仅有的一颗蜡烛,在诡异的晃动着,好像随时可能熄灭。可是,窗台边的女鬼却不见了踪影。

  钱辉赶忙走了过去,要去点然蜡烛。突然间,房门自己关上了,钱辉顾不得害怕,赶忙将蜡烛点亮。

  蜡烛的光亮竟然是青色的,钱辉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白光一闪,那老道出现在了钱辉的面前。

  “老先生,怎没回事,我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你看看我是谁?”一阵阴森的笑声,眼前的老道竟然是,每天在窗前出现的女鬼。

  “实话告诉你吧,昨天在楼道口的老道就是我变得。其实,如果你听从老道的劝告,离开这里,过些时间你就可以好起来。不过呢,我是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的了。不想看看我以前的样子吗?”

  钱辉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

     

手机同步首发都市生活小说《我跟学妹同居的日子》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01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014/4316332 阅读此章节;

2020/10/27 0: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