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祭拜

作者:18258013299|发布时间:2018-06-14 04:06|字数:4977

不到半个时辰,僖嫔领着她们来到坤宁宫的宫门外。皇后见到几人,连忙问道:“你们这是要……”

皇后的话还没说完,平贵人似乎心里有些底数,就对皇后说道:“皇后娘娘,嫔妾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嫔妾不想跟着您去了,还是让玥瑶一路上伺候您吧!”

皇后好像也看出了些什么,对平贵人说道:“你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会突然觉得身体不适呢!外面再风吹雨打,也要挺得住呀!”

寿常在插了一句:“皇后娘娘,今天既没刮风,也没下雨,出太阳呢!”

皇后微微一笑,回答说道:“喲!你看本宫这段时间都病糊涂了。”

顿时,僖嫔用眼光斜了寿常在一眼。

定常在开口对皇后说道:“皇后娘娘,嫔妾们今日专程来陪您同行的。”

皇后回答说道:“本宫只是去祭拜一下二阿哥,用不着这么劳师动众。尤其是荣贵人,挺着个大肚子。眼看就快要临盆了,不好好呆在宫里修养,还跟着去凑热闹。”

马佳氏荣贵人原本是端庄、贤惠、稳重,没有心计的人,但她已经和僖嫔等人混在了一起,只能见风使舵。于是就回答皇后说道:“皇后娘娘作为一宫之主,凤体如此尊贵,都不担心自己,嫔妾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贵人,倘若不去,不就显得嫔妾太过娇气了嘛!”

皇后回答说道:“没人那么说你,是你自认为的。”成常在又说道:“这些日子皇后娘娘卧病在床,嫔妾们也没能帮上什么忙,现在就当是让嫔妾们弥补一下吧!”

“哦!是嘛!”

各宫的小主子要跟着随行,皇后劝也劝不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任由她们同行。

平贵人和玥瑶进了皇后的凤辇,其他的小主子分成两人一组再带上一名侍女,也坐上了后面的马车,就这样去了二阿哥的陵墓。

到了目的地,皇后和小主子们各自都下了车,玥瑶和莲春将祭品拿出来,全部摆好。

眼看祭拜的时辰还没到,定常在走到皇后身边,对皇后说道:“皇后娘娘,离祭拜的时辰还早,您和荣姐姐都挺着个肚子,要站这么久,时间长了怕是撑不住,不如皇后娘娘和荣姐姐先到前面的小屋里去休息片刻,等时辰到了再出来。”

皇后回答说道:“本宫不累。”

大约站了半个时辰,皇后还是有些疲惫,尹贵人也走了过来,同样对皇后说道:“皇后娘娘,您还是先去歇着吧!离祭辰还早呢!”

皇后犹豫着,便说了一句:“也好。”

定常在继续说道:“那就让荣姐姐陪着您吧!”

“还是让平贵人陪本宫好了,荣贵人就留在这里和你们叙旧。”

皇后说着,便叫上平贵人。

平贵人上前扶住皇后,正准备着离开。

其他的贵人和常在们连忙叫住:“平贵人你别走啊!”

也有一些说道:“回来叙叙旧嘛!”

眼看平贵人扶着皇后进了小屋,小主子们的心情开始变得烦躁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说道:“还是让她跑了。”

不到两个时辰,祭辰终于到点了,小主子们都分别站到皇后的后面,跟着皇后一起,开始祭拜。

祭拜刚刚结束,天空中突然发生变化,下起了倾盆大雨,皇后和小主子们急忙进入小屋。

刚坐定下来,尹贵人就拉开了话题,说道:“这雨不知会下到什么时候才停。”

皇后回道:“这六月的天,说下就下,怕是一时半会也难停下来。”

这时,尹贵人望了望皇后,又换个话题说道:“虽然这雨一直下个不停,不过姐妹们也有个机会好好的说说话。”

皇后又回了尹贵人一句:“尹贵人倒像是很希望这雨不会停。”

顿时,尹贵人立刻停住了说话,

僖嫔插上一句:“皇后娘娘也不能这么说,尹姐姐的意思是说,姐妹们难得一聚。大家都是从官女子一路走来,很少聚在一起过,喔!”

荣贵人也插了一句,说道:“哎对了!说起这官女子呀!运气最好的就要数平贵人了哦!入宫的时间最短,晋封得最快。”

皇后回了荣贵人一句:“你怎么好端端的,要扯到平贵人的身上来。”

这一路上,平贵人都很少说话,现在终于开口说道:“嫔妾位份再高,那也是嫔妾的努力所换来的,天上不会无凭无故的掉馅饼。”

定常在也凑上一句:“才不是呢!谁的运气好,都没有平贵人的运气好。有皇后娘娘给她在宫里铺路,膝下并无一儿半女,都已经是个贵人了,这将来要是怀了子嗣,那还不成了贵妃。”

皇后听了这话,回答几人说道:“你们以为,贵妃都有那么好当的,没有实力,铺路又有何用,在后宫里是很难立足的。再说了,路是靠她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不是靠别人给她铺垫的。要说到运气,本宫认为,僖嫔的运气再好不过了,平贵人连你的一半都不及。”

僖嫔说道:“好端端的,皇后娘娘怎么会扯到嫔妾的身上来了。”

皇后继续说道:“本宫并没有要扯到你的身上,本宫是以事论事。”

眼看天色快要黑了,雨仍然下个不停,这时,皇后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场雨一时半会怕是停不下来,这可如何是好。”

尹贵人回答皇后说道:“皇后娘娘,雨要是停不下来,您就在此地露宿一晚吧!说不定是二阿哥觉得孤独,想留您陪他一个晚上。”

尹贵人说着,其他的小主子也跟着说道:“对呀!皇后娘娘。”

皇后没有回答,也没有说话。

在小屋里避雨的时间,也有一阵子了。

突然,皇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平贵人叫到里面的另外一间屋间里,不知道在对她说什么。

其他的小主子却将自己的耳朵贴到墙壁上,她们想偷听,可什么也听不到。

僖嫔所在的位置离皇后和平贵人的距离是最近的,当她回过身子走过来的时候,其他的小主子迫不及待的迎上去,小声问道:“僖嫔娘娘,您有没有听到什么。”

就在这时,僖嫔立刻将她们一个个招到跟去,嘀嘀咕咕的听不清楚是说了些什么。

眼看外面的雨逐渐的变小,小主子一个接一个的悄悄的溜出小屋。

不到一会儿功夫,僖嫔便是她们之中最后一个从小屋里走出来。僖嫔走出来之后,对小主子们说道:“你们都办得怎么样。”

尹贵人回答说道:“僖嫔娘娘请放心,一切都办得妥当。”

在她们这些人当中,寿常在好像在担心什么,身子看起来有些发抖,她急忙向僖嫔问道:“僖嫔娘娘,你确定皇后娘娘今晚不回去了?”

僖嫔回答说:“当然,本宫亲耳听到的,是平贵人乘坐皇后娘娘的凤辇回去,这还有假?,明晨一早,再回来接皇后娘娘。本宫刚出来的时候,皇后娘娘还说了,天黑了,路滑,让你们先回去。”

小主子们都说道:“那您可不要害我们奥!”

僖嫔回答说道:“本宫什么时候害过你们了。”

小主子们一听说可以回去了,都迫不及待的上了各自来时乘坐的马车。

这时,玥瑶从屋里走出来,放声对荣贵人喊道:“荣主子请留步,皇后娘娘叫您回来。”

听到玥瑶的喊声,尹贵人对荣贵人说道:“天黑了,大概是担心路滑,留你陪她住一宿,你就回去吧!姐妹们先行一步。”

荣贵人刚下了马车,小主子们就已经离开了此地。

没过多久,平贵人便扶着皇后从小屋里出来,荣贵人迎了上去,先是伸出手和平贵人一起扶住皇后,然后问道:“不知皇后娘娘让嫔妾留下来,是有何要事。”

皇后回答说道:“噢!天黑了,路滑,马车很容易就会翻倒。本宫瞧你也挺着个大肚子,就把你留下来同坐本宫的凤辇回去。”

荣贵人问道:“嫔妾跟平贵人一起回去?那您呢!”

“你在说些什么?本宫当然要回去呀!”

“不是说让嫔妾留下来陪您,平贵人回去。”

“你听谁说的。”

“噢!没没没,没听谁说。”

接着,平贵人走上前来,对荣贵人说道:“难不成荣姐姐倒很想露宿在这荒郊野外。”

平贵人刚说完,皇后就对荣贵人说道:“上车啦!”

这时,平贵人连忙对玥瑶说道:“玥瑶,还是你来乘坐皇后娘娘凤辇吧!皇后娘娘和荣主子都怀有身孕,一路上你好照顾她们。”

玥瑶问道:“主子,那您呢!”

平贵人回答说道:“我就坐后面的马车。”

正要离开的时候,荣贵人突然不想上车,皇后问她:“你怎么啦!”

荣贵人大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皇后娘娘,您的凤辇不能乘坐。”

“本宫的凤辇不能乘坐,莫非你还能找得到比本宫的凤辇还好的?”

“嫔妾不是这个意思……”

“你倒是说出来听听,那你是什么意思……?快一点啦!”

自从荣贵人上了皇后的凤辇,身子一直抖个不停,皇后多次望了望她,问道:“荣贵人你怎么啦!冷吗?你看看你,挺着个大肚子,还跟着跑出来凑热闹。本宫虽然也挺着个肚子,可本宫是万不得已,你却不一样,你可以在宫里安安分分的养胎。”

皇后等人已经出动了,还没走上多少路程,突然间,偶尔会听见凤辇发出吱吱的声响,皇后觉得有些怪异,自言自语地说道:“本宫的凤辇今日是怎么了,感觉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重来都没有这样过。”

荣贵人吞吞吐吐地说道:“皇后娘娘,嫔妾和您怕是要大难临头了……”

荣贵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咔擦’一声,凤辇就开始往左倾斜。这时,玥瑶感觉情况不对,立刻将身子贴住皇后,双手紧紧的楼着她。

等到凤辇停顿下来,皇后的全身都压在玥瑶的肚子上,荣贵人却翻了个迎面朝天。

两位主子都昏了过去,这个时候可把玥瑶吓坏了。她一边小心翼翼地挪动身子,一边大声喊道:“快来人呀!皇后娘娘和荣主子昏过去了。”

等到护驾的侍卫追了过来,打开凤辇,举着手中的火把往凤辇里一看,里面有一摊血。

就在这万分焦急的时刻,突然听见宫里人的喊声,那是玄烨带着侍卫找来。玄烨已经来到皇后的凤辇旁边。

下了马背,立刻就从侍卫的手中接过昏迷的皇后,一步一步往回宫的路走。

小主子们也没有走远,这时都围了上来,接二连三的喊道:“皇后娘娘。”

第二天凌晨一大早,恭靖太妃就已经等候在坤宁宫,两位主子仍然昏迷不醒,所有的嫔妃也都来了。

凡是昨日跟着皇后去祭拜过二阿哥的小主子,一个挨着一个的,被恭靖太妃罚跪在坤宁宫里,包括玥瑶和莲春,也都跪在了小主子们的旁边。

玄烨坐在另外一边,气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恭靖太妃在小主子们的面前来回地走动着,最后在平贵人的面前停了下来,严肃地说道:“昨天晚上,你是最后跟皇后和荣贵人离开的一个,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平贵人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把一路上发生的事来龙去脉的向恭靖太妃陈述了一遍,恭靖太妃任然找不出事情发生的缘故。

突然间,兰妃开口说道:“太妃娘娘,臣妾听说,昨天皇后娘娘从坤宁宫出发的时候,是平贵人宫中一个叫玥瑶的侍女,给皇后娘娘检查的凤辇。”

兰妃刚说完,平贵人就立刻说道:“太妃娘娘,这不关玥瑶的事,昨天出发的时候,的确是玥瑶帮皇后娘娘检查的凤辇,可是一路上也没有发生什么。说不定回来的时候,凤辇被谁做了手脚,绳子才会在路上断掉。”

兰妃说道:“谁会做手脚!你跟她们两个是最后回来的,莫非是你做的手脚?”

平贵人回答说道:“兰妃娘娘这是什么话,没有真凭实据,还请兰妃娘娘收回成命,不要胡乱猜测。”

“那你自己倒是说说看,有谁会敢对皇后娘娘的凤辇打主意。”

恭靖太妃含笑做对兰妃说道:“兰妃,是哀家在审问,还是你来审问。”

兰妃回答说道:“当然是太妃您来审问。”

恭靖太妃审问了几个时辰,没有审出结果,只能让侍卫先将玥瑶拖进大牢,命令平贵人回到宫里面壁思过”

     

手机同步首发穿越架空小说《康熙嫔妃传》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35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351/712598 阅读此章节;

2018/6/20 19: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