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本宫又能相信女人了

作者:奇乐桃|发布时间:2018-02-07 11:29:13|字数:6042

“人气模特失踪真相,幽会神秘女性。还有这个标题更吸睛:小鲜肉重口味,不爱美女爱土肥圆。”

洛龙念着网络即时新闻,顺便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凤仪看。

凤仪捏了捏胳膊、腰部和大腿,没有赘肉啊!这些娱乐记者太不专业,不知道巴黎现在多冷吗?自己只是穿的羽绒服太厚实,脱衣就显瘦了!

不,本宫怎么可能当众脱衣服?本宫金枝玉体,哪里是那群刁蛮无知的狗仔队能窥探?

凤仪重新紧了紧衣领,这是从低胸衣拼接成高领的衣服,清了清嗓门,一脸嫌弃的表情:“有些传媒整天写这种骗版面和稿费的东西,脸不红?良心不痛?”

“人家也没有瞎编?你公然护送小鲜肉回酒店,被人逮个正着,媒体为了热度,肯定要给你们加点料。”洛龙摊摊手,凤仪听他的语气,怕是还在幸灾乐祸?怎么听着一股子酸味啊!

而且,本宫怎么知道这世界竟然也有间谍,有通风报信的小人!可恶,学会了那么多现代器物,连飞机都差点会开了,最后还是栽在了小人和流言蜚语里头。

小人、流言蜚语、无中生有、中伤,这些下九流的招数,是凤仪最痛恨的,心术不正之人却屡试不爽,每每都能将好人给坑害了。

凤仪最气的是,被这群狗仔闹一闹,最终也没有和安查理确认身份。

“赶紧回去避难,别让狗仔继续造新闻,我和品川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办。”洛龙飞机票都给定好了,万事俱备只等飞机。

洛龙的眼神,不容拒绝,凤仪只能乖乖认栽,再纠缠下去,只会被洛龙误会她还想找机会跟小鲜肉亲亲我我炒作新闻。

独自坐在飞机上的时候,凤仪已经懂事地自己扣好安全带,配合地关上手机,望一眼身旁一上飞机就开始打瞌睡的大叔,还真的挺想念洛龙那张迷人的侧脸,以及他的毒舌,他用力拦腰抱住要冲进机师控制仓的自己——

一种难以言喻的落寞,内心空荡荡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公司那群女人们常常说的“支付宝被掏空”的感觉?

是因为洛龙不在身边?还是因为自己在巴黎时装周初登场的夭折?

也许,仅仅是望着那越来越遥远的巴黎,望着一片白茫茫的天空,有点想念那些远方的人,洛龙,还是皇上,并不重要。

巴黎时装周只能从网上直播看,感觉就像皇上领着一群宠妃在殿前看戏,自己被禁足在寝宫遥听戏曲解馋。

凤仪的巴黎之行以失败告终,还被洛龙给赶回来了,全公司的女人都在暗暗叫好,除了康佳樱。

“别灰心,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只要你做出成绩来。”康佳樱人真不错,在后宫里,本宫也有一位知心好姐妹。

不知道,莉妃如何,她生性单纯,出淤泥而不染,没有自己罩着她,一定会被其他妃嫔欺负。

“哎——”

不过叹口气,康佳樱便狐疑:“怎么?害相思了?想着小鲜肉呢?还是你的洛大师呢?”

“你脸上写的八卦精神出卖了我们之间的塑料花姐妹情,郑重申明,我和安查理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好心送他回酒店,至于洛龙——”

本宫也很想知道自己跟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住在一间宿舍,为什么他有时对自己很好,有时又拼尽全力黑自己。

巴黎时装周的现场直播正在公司大厅播放,康佳樱拉着凤仪挤进去,一眼就看到压轴登场的安查理,随即是一片接着一片波浪式的尖叫声。

安查理这样看起来,跟安轲一点也不像,国际明星范十足,不像安轲只懂得舞刀弄剑粗人一个。

凤仪能够理解身旁这些女人炙热的目光,那么完美的国际当红小鲜肉,确实令人动心。殊不知,小鲜肉接下来说的话,才叫人惊心动魄。

【回国之后,我会正式签约星灵时尚传媒,担任旗下《星动时尚》的专属男模特。为什么我会接受星灵时尚传媒的邀请?给我多高的条件?我只是为了守护最重要的人,尤凤。】

康佳樱用惊喜、疑问的眼神望过来,凤仪只能耸肩应对,天知道这小子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摆着坑人!

凤仪瞪着直播屏幕上那张脸,恨不得把他揪出来问个明白。安轲你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你从金银河掉下来异世界的时候,脑袋撞坏了?

巴黎时装周结束,安查理迫不及待跟着洛龙、品川回国,登门签约。

说是来签约的,一来却直奔要找尤凤。

“怎么办?以前得罪了尤凤,让她帮忙要个签名跟合影,会不会拒绝我们?”

“尤凤有那么牛的后台,以前是装蠢卖萌吗?害我们以为她好欺负,整天使唤她打杂跑腿。”

公司的女人们,对尤凤羡慕嫉妒恨。

“哼,犯规,这绝对是犯规!”洛龙也一脸嫉妒,从发根都在散发着浓郁的醋味,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巴黎用了最新款的洗发水是醋味呢。

“你说小鲜肉犯规?”康佳樱忍着笑,洛龙从巴黎回来,脸就黑了一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去非洲转了一圈。

很明显,洛龙的黑脸、醋味口气全都跟突然杀出来的安查理有关。

“我说尤凤!利用小鲜肉提升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有本事跟我公平竞争啊!上个月,她还是一个没过试用期的职场渣渣,凭什么现在跟我平起平坐,分红奖金还比我高一点?”

洛龙拍桌而起,他比尤凤先进入公司,他是大学时代风靡全校的时尚男神。

尤凤呢?大学时代自己从土挫丑坑里把她拉出来,一个月之前还是公司打杂小妹,试用期未过的新丁,年底绩效考核下来,尤凤不但转正,职位跟自己一样,奖金还比自己多!

洛龙心堵得慌,差点就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真怕再来点什么刺激就要脑溢血了。

“恩,因为小鲜肉指名为了她才愿意签约《星动时尚》,你没看品川差点把尤凤举高高吗?哈哈,算了,安查理不搞基,除非你去变性,才有资本跟尤凤抢男人。”康佳樱居然不站在自己这边,洛龙更加来气,矛头全部指向尤凤。

“你瞧瞧尤凤,对着安查理笑的样子,奉承、虚伪、难看!”

洛龙愤愤不平,康佳樱递过一面镜子,洛龙蹙眉推开:“干嘛?”

“照一照,你现在嫉妒的样子,也很难看。”

嫉妒?是吗?自己嫉妒安查理深情款款望着尤凤?还是嫉妒尤凤对他展露轻松愉快的笑容?

洛龙都快要相信安查理和尤凤是旧时相识了,他们在一起的氛围,特别舒服,旁人无法插足其中。

尤凤对安查理的态度,算不上亲密无间,却露出一脸安心的表情。

以前,尤凤明明只会在自己面前露出那种表情,只会笑着说“幸好有洛龙师兄”。

摔了一次楼梯,变得精明厉害也就罢了,不依赖自己也就算了,偏偏要去攀附一个靠脸吃饭的小鲜肉!

“你真的是安轲侍卫长?怎么你也来到这个异世界?”尤凤微笑着给安查理夹了一块炸鸡。

洛龙快把牛排剁成肉沫,康佳樱看不下去:“求求你放过这块可怜的牛排吧,它都已经躺在盘子里任人刀俎果腹,你还要折磨它。”

“作为一个当红小鲜肉,公然跟心上人单独约会,还是在公司顶层西餐厅,就不怕狗仔乱写?”洛龙握紧西餐刀,康佳樱真怕他会一个小李飞刀出去。

康佳樱美滋滋享受六成熟的嫩牛肉:“显然不会,巴黎时装周那么大排场,安查理都公开他要加入星灵时尚传媒追求尤凤。”

安轲追随凤仪皇后来到这个世界,一开始急坏了,睁开眼,见到的人不是凤仪皇后,而是一群陌生人,还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有面不改色往自己身体里面扎针的护士。

护士那一针扎下去,手无寸铁的安轲十分想念他曾经的佩剑。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也理解护士为什么总是往他身上扎针。

【安查理遇到车祸,究竟是不是意外,谁也没有给出正面回答,一提问发生车祸事故的细节,安查理的经纪人、助理都支支吾吾。】

安查理是一个名人,自己却必须尽量低调,尽快寻找凤仪皇后,所以安轲才会在巴黎时装周之前“离家出走”。

“那日安轲去的晚了,没能抓住犯人,也没有救起皇后。如今见皇后安好,安轲既放心又自责。若不是安轲无能,皇后就不会流落到此地。”

凤仪皇后是后宫至高权力者,受到万人敬仰的皇后,她用的穿的吃的,必须是世上最好的,如今却如平民百姓一般活着。

安轲心中难受,更是自责,跪下求赐罪。

“跪跪下干什么?那小子究竟想干什么?要求婚吗?这么年轻的小鲜肉要结婚吗?”洛龙急得手里的西餐刀与叉子要齐飞。

“冷静!安查理没有拿出戒指,你还有希望,洛龙!”

康佳樱语重心长地劝道,洛龙狠狠塞了一口被剁成肉沫的牛排:“我的人生本来是充满了希望,如果没有遇到尤凤!”

因为尤凤,他整个大学期间都没谈上女朋友,整天被人误会,最后还要帮尤凤入职星灵时尚传媒,还要跟她住进一间宿舍。

尤凤明明给自己添了那么多麻烦,明明说了那种任性的话,明明让自己陷了进去,现在居然跟小鲜肉打得火热,还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越想起和尤凤有关的往事,洛龙的脸越红,只能拼命用切碎的牛排堵住嘴巴,不让自己说错话。

凤仪伸手拉起安轲:“有安轲侍卫长在,本宫心神安定了许多,能否重返皇宫,查办谋害本宫的凶犯,还有许多需要安轲侍卫长辅佐本宫的地方。”

安轲慌忙缩回了手:“皇后金玉之躯,安轲冒犯了!”

“安轲,你要记住,现在你是当红模特安查理,你要了解安查理,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处境,好好扮演这个角色,至于那些繁文缛节和老旧礼节,这个世界的人不流行,我们也要习惯。”

凤仪重新拉住安轲的手,还面带慈祥微笑地拍了拍安轲的手。

安轲感动得泪光闪闪,崇拜之情犹如金银河滔滔之水:不愧是横扫后宫的凤仪皇后,处于如此奇怪的世界,也能既来之则安之,确有皇后之威严,确有武将后代之风骨!

忠诚侍卫与皇后之间流转传递的信任、崇拜之情,在洛龙看来,那叫“深情对视”“含情脉脉”,气得洛龙双手紧紧捏着刀叉。

“懂不懂矜持两个字怎么写?尤凤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放làng热情?还摸人家安查理的手!”

康佳樱摸着肚子,也不知道是憋笑憋的肚子疼,还是牛排吃多了撑得疼。

“你今晚跟尤凤孤男寡女同居一室的时候,可以找她好好谈一下人生,我就先回去沐浴更衣了,最近赶巴黎时装周的策划报道,带着模特们跑得累死了。”

康佳樱直接提着高跟鞋,走向电梯,回去11层。

洛龙扫光盘子里的牛排,灌了几口红酒壮壮胆子,今晚是要好好跟尤凤谈一谈。

“你们干嘛?”说好的可以趁着夜晚,跟尤凤两个人单独聊聊人生呢?为什么宿舍里多了一个十分刺眼的存在?

洛龙洗了个澡,清醒了思路,酝酿好情绪,擦着头发,清了清嗓门,正要叫尤凤聊聊,却看她和安查理在房间里面卿卿我我?

尤凤和安查理的脑袋都碰到一起去了!

听到洛龙的嚎叫,尤凤提起一件加了很多薄纱蕾丝的衣服,满脸得意。

“改装衣服,看,加长了袖子和裙摆之后,仙很多!”

“好好的短袖短裙,折腾什么劲?”

仔细一看,尤凤竟然把衣柜里面短袖短裤短裙都铺在地上,全部进行加工,改装成长袖、长裙和长裤。

“我也觉得特别好,不愧是皇后,这薄纱轻盈飘逸,拼接成长袖和裙摆,特别好看。”

安查理这马屁拍的,特别尬!洛龙听了,忍不住要插嘴。

“你叫尤凤皇后?她只是尤凤,不是凤凰,取这种昵称太浮夸了吧?原来尤凤你喜欢男人这样叫你?”

凤仪笑容尴尬:“对对,特别浮夸,还是喊我尤凤,好吧?”

安轲乖乖点头,怒瞪洛龙一眼:“为什么洛龙先生也在这里过夜?”

洛龙努力压住心火,一脸微笑:“我本来就和尤凤住一套宿舍,公司给你安排了总统式酒店单间,在14楼,你该回去休息了。”

安轲跟警卫一样,身体硬邦邦立在尤凤房门口:“我怕黑,一个人不敢睡,我会跟公司说,搬到你们宿舍来住。”

“我们宿舍只有两间套房,你打算睡沙发?”

洛龙一手提起安轲的行李,要送客出门。

安轲拉住行李,笑容暧昧:“那就只能委屈洛先生跟我同床共寝。”

凤仪自觉要憋笑憋出内伤,在爆发笑声之前,道了声“你们好好睡”,赶紧关门,继续埋头改造尤凤那一堆缺胳膊短腿的衣服裤子。

“哇,尤凤呀,我就说你得了天启之后,完全不一样了!连改装衣服都别具一格,特别有古风典雅的气息!”

品川的崇拜,凤仪全盘接受,自信地扬起水袖,转一圈,拼接在超短裙下面的窗帘薄纱飞起来。

“设计独特,但是这块纱布,总觉得在哪见过?”

“品川总监,英雄莫问出处,这块薄纱布用在这里,充分发挥了它的作用和价值,就足够了。”

品川左右张望:“洛龙呢?还没来上班?我要让他配合尤凤,把这系列返古归真的创新时尚做一套完善的策划案。”

凤仪抿嘴笑:“一夜都没睡好吧。”

洛龙和安轲各自扯着被单的一角,互不相让:“这被子就那么大,抢来抢去,只会两败俱伤,大家都没得好觉睡。”

“呵,都抢了一夜,天都亮了,我是不会放弃。识相的,你赶快回去总统套间,不要赖在这里。”洛龙一双黑眼圈,强撑起眼皮。

“为了皇,尤凤,我不会放手的,该离开这个房间的人,是你。”男女授受不亲,即便分开两个房间,也不能让一个陌生男人跟凤仪皇后同住一室。

在巴黎见到洛龙的时候,安轲恍惚看到了皇上,很快就被凤仪皇后提醒:他是洛龙,跟皇上没有半毛钱关系,有关系也只是那张脸长得一样。

既然洛龙不是皇上,怎么能让他和凤仪皇后共处一室?

不怕他对凤仪皇后不敬,也怕他和凤仪皇后日久生情,回到宫中,让他这个侍卫长如何向皇上交代?

“喊一二三,同时放手,我要去上班,没空陪你玩抢被子游戏。”

洛龙乘电梯下办公楼,安轲跟着。

两人同时伸手去按10楼,两人同时缩手,没想到在一张床上抢了一夜被子,他们之间争抢的默契就那么强。

好,管你是小鲜肉还是影帝,为了守卫我的床,一定要击退你这个小白脸模特!

“我不知道你和尤凤认识多久!你对她有多少了解?你见过胆小懦弱、被职场欺凌的尤凤吗?你见过她最难看最窘迫的样子吗?说什么她是你最重要的人,对她紧追不放!”

凤仪皇后温馨提示过安轲,洛龙跟尤凤交情很久,对尤凤的事情了解许多,不便在洛龙面前多话,免得露出破绽,被洛龙发现尤凤身体里面的灵魂是另一个人。

但是,被洛龙挑衅,安轲还是急了:“尤凤的优点!我比谁都清楚!”

“我说的是缺点!”

安轲不服气:“在我眼里,她只有优点!她盛气凌人,她公正无私,谁见了她都害怕,她疑心大,不容易相信人,不会听信流言、错怪好人。”

在安轲看来,这些都是凤仪的优点,她正是凭着这些优点,才能一统后宫,才能得到万民敬仰;正因为她比一般的女子更凌厉更强势更强大,安轲才会心甘情愿效忠于她,哪怕背负污名,被朝臣们背后议论他是皇后的走狗,背叛皇上的小人。

“你说的肯定不是尤凤!尤凤她亲切待人,谁都愿意跟她说话,她太容易相信人,从不怀疑别人,经常被卖了还帮人家数钱。”洛龙对安轲的话,全盘否定。

凤仪听得想打人,这两个男人确定不是在黑她?

只有康佳樱还算说了句公道话:“你们不要被爱情和嫉妒蒙蔽了双眼、理智,尤凤她长期受到欺压,那次被推下楼梯,她大难不死,总算领悟到了一个道理,不能软弱,要改变自己,要表现自己的才能,才能在职场立足。”

“对对对,最理解女人的,还是女人啊。”凤仪紧紧抱住康佳樱,脑袋还往她肩膀上蹭了蹭,亲昵的样子,洛龙和安轲看得都羡慕。

最懂女人的是女人,所以女人最大的敌人也是女人,在后宫是如此,没想到在职场,其实也是如此。

只是,在后宫中,彼此了解的女人,只为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为了在互相算计的时候绵里藏针不被察觉,只为了乘人不备在背后狠狠捅你一刀。

凤仪感动地望着康佳樱,职场女人之间的真情友谊,是存在的?本宫还可以相信女人吗?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皇后驾到》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388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3884/4593461 阅读此章节;

2022/8/18 3: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