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洞房之夜

作者:无眠月|发布时间:2018-11-12 14:56:06|字数:2133

这一场婚事,盛大而又隆重。

毕竟迎娶北魏国公主的皇子是南桑国皇帝最为器重的一个儿子明荀柏。且不说其容貌丰神俊朗,乃是南桑第一美男子,其谋略兵法皆叫文武百官心服口服。

故此,整个南桑国早已默认这位皇子就是日后的储君了。

可这样传奇人物难免会有些奇怪的言论在他身上传出,几个嘴碎的丫鬟候着皇妃正殿门口,许是等得无聊了竟开始八卦了起来。

“你说今日三皇子会不会来洞房?”

“肯定会呀,怎么说这也是北魏公主,身份尊贵,再怎么样也要给北魏一个面子啊。”另一个丫鬟答道。

“我瞧着不然,三皇子何时是那种看人脸色的人,而且偌大的南桑何人不知,三皇子可是不近女色的典范。别的皇子这个年龄早已侍妾一堆了,偏生我们三皇子身边贴身服侍的丫鬟都没几个。”

“不会那传言是真的吧?”丫鬟闻言微微吃惊的问了一句,“三皇子不会真是断袖吧!”

“嘘,你小声些别被里头那位听见了。”

另一个丫鬟不以为然,但也压低了声道:“这都千里嫁了过来,如今已经拜堂成亲礼成了,就算三皇子是断袖她也来不及悔婚了。这千里迢迢的,还能跑回南桑不成?所以我寻思着,今日三皇子是不会来的,这联姻本来就只是为了应付战事罢了。”

秦姒玉天生听力敏锐,门外丫鬟说的话都一字不落的被她听得一清二楚。

她端坐在床上,等了一会终于面露一丝不耐,伸手将盖头直接揭了下来。

步摇随之轻轻颤动,她眸光微冷,伸手揉了揉肚子,再瞧见桌上那一堆食物以后,露出稍显柔和的神色。

这成亲就是受罪,已经足足饿了一天了,如今早不吃东西恐怕就没有力气。至于外头丫鬟议论的事情,并不影响她的心情。

若是个断袖倒也算是个好事,能省了不少麻烦。

对于秦姒玉,填饱肚子和活着就是第一要紧的事情,第二便是报仇。

报仇之事急不得,所以她可以慢慢来,所以现下就是把桌上放得那堆东西都吃掉。

当秦姒玉靠这堆花生苹果吃得七分饱的时候,外头传来了丫鬟讶然的声音。

“三皇子殿下。”

“今日本王大婚,府中都同喜同乐,都早些回去歇息吧。”他声音清冷,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威慑力。

“多谢殿下。”

随后那紧闭的门就被一只大手给推开了,进来的男人带着一身酒气,丰神俊朗的面容上带着醉酒的酡红,可这模样在他身上似乎并无半分失态。

秦姒玉已经坐回了床榻前,盖好了喜帕,端庄得体的正坐在那里,似乎不曾离开。

明柏荀眯了眯狭长的凤眸,走近了秦姒玉的跟前,深吸一口气,出声道:“王妃身上怎有一股花生味?”

秦姒玉舔了舔舌头,并未答话。

明柏荀抬了抬眼皮看向一旁桌上那一堆叠得十分整齐的果壳,赫然失笑:“王妃倒真是不客气。”

“饿了。”秦姒玉吐出了两个字,解释了那堆果壳,并不打算赖账。

明柏荀勾了勾唇,伸手直接揭掉了盖头,新娘子面不改色,静静的抬眼看了一眼他。

好一个惊艳绝色的佳人。

他呼吸一滞,喉咙一紧,眸光中闪烁出了危险的意味,他伸手一把将她压在身下,英武身躯的力量让秦姒玉不得动弹。

可她压根就没想反抗,更甚者十分配合的微微抬起下巴,吻上去了。

柔软的嘴唇覆上,原本只是吓唬别人的明柏荀身子一僵,自控力险些就此要瓦解掉了,他似是不甘自己是被动方,很快他也反扑对着柔软的红唇发起了霸道的侵略。

单单不过是个亲吻,彼此都像是要将对方吃了一般,直到二人唇瓣都被互相亲得红肿,这才暂时休战了。

“皇妃如此熟稔,莫不是在北魏特意练过才前来的。”他一开口就是一句讥讽。

可偏生这种程度的讥讽并不能惹恼秦姒玉半分,她歪了歪头,舔着舔嘴唇道:“不过是想试一试三皇子是不是在真如民间所言,是个断袖。”

明柏荀扣住秦姒玉的手紧了紧,眸光寒厉深邃:“那皇妃现在觉得如何?”

“显然,三皇子对女人还是有些反应的。”她抿唇一笑,可这笑并不良善纯真,“可民间都说三皇子不近女色,既不是断袖,想来恐有不举吧。”

明柏荀脸顿时黑了下来,沉声狠厉道:“你说什么?”

她浅浅一笑:“三皇子别担心,臣妾不会因为你身有残疾就歧视你的,你我既成夫妻,我会把你当做正常人一般看待,与你白头偕老,永结……”

话未说话,她的嘴又被堵上了,一顿碾磨啃咬,比之前更猛烈百倍的侵略,以示他的怒气。

那只孔武有力的手也松开她的手腕,转而开始脱她衣服,似乎急不可耐直接哗啦一下撕开了。

听着那撕裂的声音,秦姒玉的美眸有一瞬闪起了杀意,不过很快她又合上了双眼,

她急促的喘息声中,早已分不清是来自心底深处的恨意还是什么激起的情yù之气了。

明柏荀从未发觉自己竟如此渴望得到一个人,急切的想要她臣服在自己。

酒喝得不多,让他醉上头的似乎是这个女人。

痛楚对于秦姒玉而言根本微不足道,可心底涌上来的那股说不清的感觉让她无法抑制的抱紧明柏荀。

那宽厚结实的胸膛似乎能给予她莫名的温暖,欢爱的急促让她有些缓不上来,手猛地一抓,指甲在那后背划开了一条条红痕。

抓痕已经意犹未尽,她一把挽住他的脖颈,咬在了明柏荀的脖颈。

她毫不留情的一口让明柏荀嘶声,于是报复的更加猛烈了。

一夜春宵,不得不承认的是,秦姒玉被折腾的已经没有半分力气,而明柏荀更是处处都是抓痕。

他盯着铜镜里自己脖颈处的那个深深的咬痕,眸光深深,气愤的又拉起那个没有多少力气的女人,又来了一次。

     

手机同步首发穿越架空小说《如玉倾城:拐个皇子宠上天》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7282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7282/5233638 阅读此章节;

2024/2/29 9: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