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过最差的一届学生3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9-04-28 15:30:23|字数:2906

  “当你想哭的时候就倒立,这样原本想要掉下来的眼泪就掉不下来了……”这句话一度成为我们那时候比较热门的个性签名。

  刷朋友圈时,我看见一条不太显眼的淡定留言:骗人的咯,我试过,倒立的时候眼泪确实不会掉下来,只是改了个方向,从我的眼睫毛流到了我的天灵盖……

  那天体育课还剩下最后五分钟时,老师把所有人招齐准备下课。

  周围的女生们都缓缓悠悠地走过来站在了一起,不远处,一群汗水淋漓的男生们结伴成群地往这边跑。

  脱了校服,穿着白色短T的Y正在跟身边的伙伴说话,除了水扬帆之外,Y和班上另一个叫成海的男生玩的很好。

  像女生有闺蜜,男生也有自己的好伙伴,每天一起约好上课,放学一起回家。

  水扬帆和成海便是Y的两个好基友,俗称铁三角。

  水扬帆性格非常好,几乎是有求必应,而且长相也算标致帅哥,但因为那时是青春期,他的额头上爆了许多痘痘,并且只长在额头上,列队般列了好几排,又因为他时常忍不住用手抓痘痘,于是额头上的痘痘变成了许多纵横交错的抓痕,惨不忍睹。

  成海个子很高,长相不算十分好看,性格却非常好,在女生群里也挺受欢迎。不过他学习成绩常年都是吊车尾,对比前两个,人气会少一点。

  相比较之下,水扬帆和Y被我们私底下议论的更多,很长一段时间,女生们都在背后传他们的“绯闻”。

  虽然Y和水扬帆都很受女生们欢迎,但女生们都不能接受Y或者水扬帆跟任何女生在一起,可是如果是Y跟水扬帆两人的话,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觉得可以接受。

  Y和水扬帆也十分配合,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得频繁,甚至有时可以看见Y和水扬帆传纸条。

  这更加令女生们想入非非——

  “两人在讨论什么事不能下课当面说,要传纸条?”

  “一定是羞羞的事!”

  “嘿嘿嘿……”

  “嘻嘻嘻……”

  “哦呵呵呵呵……”

  于是可以经常听见,女生们时常在放学时,看见他们两人走在一起的背影嘻哈谈论。

  很快迎来了初二上学期的家长会。

  家长会时间在晚上,我们便不用上晚自习。

  吃完晚饭后,我和班上一些被安排家长会前工作的小伙伴们早早到学校开始一些准备工作。

  陆续的,其他同学也带着家长来了。

  每个学期开家长会应该是学生们最紧张的时刻,我也一样简单。

  把我家长安排好座位后,刚出门,便看见Y领着上次在老张办公室见过的女人过来,那是Y的妈妈。

  迎面而来,我一时紧张,站在原地一声没吭。

  犹记得Y的妈妈瞟了我一眼,径自走进了教室。

  我觉得自己没出息极了,情商低、反应迟钝大概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

  正当我站在门口情绪低落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怎么站在这发呆?”

  我心一紧,看向身旁的Y:“你怎么不陪着你妈妈?”

  Y看着我,眉眼笑笑:“是三岁小孩吗?还需要人陪着。”

  我又偷偷看了一眼Y的母亲,一直都绷着一张脸很严肃的模样,我心想,Y要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面对平时这么不苟言笑的母亲。

  Y说完后,朝楼下走去。

  楼下有一排健身器材,最受欢迎的莫属健身器材里的两架秋千。

  也许今天开家长会,大家都紧张的缘故,一张热门的秋千架上居然没人。

  我忍不住跑到秋千上坐下:“自从学校有这个秋千架,我就一直没抢到过,今天终于让我坐到了一回。”

  那时小孩心性比较重,看见感兴趣的事情了,很快便将方才Y妈的事忘在一边。

  我正轻轻荡着,便感觉身后站着一抹身影,两手臂握在秋千线上,轻轻帮我晃着。

  我浑身紧张了起来,僵直的一动不敢动。

  “你、你不用帮我晃,我自己可以的。”我受宠若惊,对他说,“旁边有个空位,你也坐啊。”

  “不用。”Y说。

  “噢。”我也不敢多说什么,任由他帮我轻轻晃着。

  今天月亮特别大,只是风有点清凉,彼此都没怎么说话,荡着荡着,我竟觉得有些冷了。

  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下一秒,便感觉身上被披上了一件外套。

  带着淡淡的清香,是Y的校服外套。

  我还记得上次运动会,他把校服外套给我之后,我回家偷偷洗了很久。

  直到校服干干净净,我将他挂在家中的阳台上,看着他迎风荡漾的模样,仿佛是Y在篮球场上迎风奔跑的少年模样。

  家长会大概一小时后开完,大家都录取站在教室门口等各自的家长,有的受到了表扬,有的家长一出门便黑着一张脸,让人不禁而颤。

  我看见Y母和一个气质上佳的女人聊天,笑意盈盈的模样。

  原来女强人也会笑的啊……

  Y母与之交谈的女人正是水扬帆的母亲,大家都看见了,偷偷打趣说,这是两位亲家在商量各自孩子的终身大事,没想到Y母和水扬帆的母亲都如此赞同两人的这么亲事。

  打破女生们幻想的是一个女生。

  前面有提过,初二后,初中部多加了一个四班。

  四班有一个从外校转过来的据说是一路被捧为校花级别的人物,叫陈芒。

  我们那一届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陈芒的,即使没见过也听过。

  我与陈芒有过短暂性的接触仅仅是小学二年级时参加舞蹈兴趣班,在肢体方面除了跑步之外,完全没有天赋的我是兴趣班跳的最差的一个。

  陈芒是兴趣班学生站在最前面带舞的,显然易见,她是老师眼中认为跳的最好的学生。

  甚至在休息的时候,我们都能看见两个舞蹈老师坐在一旁,目光追随着陈芒,二者讨论着陈芒的家世背景和她的乖巧懂事。

  仅仅是那一节课,让我对陈芒的印象是——万众瞩目。

  后来我翘了兴趣班所有的课,自然没有再见过陈芒。

  再次听见她的名字便是初二,她转到了四班。

  那时,比起和Y的关系,我和水扬帆要更随意一些,水扬帆是我的男闺蜜不二人选。

  Y虽然对谁都温和,却总让人觉得难以靠近,好像与他之间总隔着些什么,明明很喜欢,又不敢离他太近。

  而水杨帆则更容易让人亲近。

  他阳光、清朗又幽默,时常与他传纸条时,能被他逗得开心不已。

  不记得是哪个自习的晚上,和他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四班的陈芒。

  见他主动提起,我随口说了句:我们班长隋圆喜欢隔壁班(三班)的班长方石,可惜据说方石喜欢的是楼上班(四班)的陈芒,真可惜。

  水杨帆:有嘛可惜的,这届男生有不喜欢陈芒的么?

  我:说的也是……

  随后想到:不会连你也喜欢陈芒吧?

  水杨帆画了个害羞的笑脸。

  我:你表白过么?

  水杨帆:没。

  “怎么?没信心?”

  “嗯。”

  “不像天不怕地不怕的水总的作风啊!”

  水杨帆:就算天不怕地不怕,遇到喜欢的人,齐天大圣都只能变成一只乖巧的小猴子。

  我:呵呵。

  水杨帆:话说委员同志,能不能帮个忙?

  我:啥?

  水杨帆:我这有封信,麻烦你帮我交给陈芒呗?

  我:什么信啊说的那么清新脱俗,不就是封情书嘛!

  水杨帆:委员同志,就说行不行?

  我:行啊,那你得告诉我一件事。

  水杨帆:委员同志您说!

  我:你说我们这一届没有男生不喜欢陈芒的。这个没有也包括Y吗?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少女时》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273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273/5727471 阅读此章节;

2021/12/1 18:0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