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见秦陌误终生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5-06-17 15:57:39|字数:9834

  “长得好看就了不起么?”一回到寝室上网,若生就郁闷地在QQ签名上留了这样一句话。

  结果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后面的好友留言已经排了老长,大部分人在问,这个人是谁? 还有个人,是若生的初中同学,直接在留言区抱怨她也有碰到过这样人,一开始也像她一样抱怨他太骄傲,后来才知道别人性格就是这样的。

  若生顿时觉得找到了自己,于是便跟她在评论区如火如荼地聊了起来。

  后来,估计是有人看不下去,便留言说:“两位,这样不累么,都在线直接QQ聊天好吗?”

  于是和初中同学便聊了过来。

  那女生跟若生一起考到这所大学,因为两人的学院离得远,在一起玩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关系倒算还不错,属于那种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的。她告诉若生,她遇见的那个男生名气很大,她见过一次,很符合她的胃口,于是便大胆出击,结果连别人的衣角都没摸着,每次留给她的都是一背影,傲娇的不得了。

  若生对自己的这位女同学还是挺了解的,以前在初中算是校花级的人物,还是那种对主动追求她的人从来不屑一顾,喜欢那种高高在上却从不将她放在眼底的人。

  听了她的描述,若生只觉她形容的跟自己遇见的太相似了,后来问了名字,才知道她说的竟然就是秦陌。

  于是从来不相信命运的若生开始相信也许她跟秦陌是真的有缘,连这样的巧合都能给她碰上。

  随后,在倾城玩了一晚上翘课睡懒觉到中午才醒过来的青颜,正在做面膜的时候,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慢悠悠的声音:“我昨天梦见男朋友死了,于是伤心地哭了。”

  “……”青颜正欲说什么,但听她又补充道:“醒来后发现我根本没男朋友,更伤心了。”

  “……”

  寝室诡异的安静了片刻,若生扭头看向贴面膜的青颜,道:“颜颜,你说我这个专业要是去面试市里那家有名的动漫公司,能应聘什么职位?”

  青颜正在贴面膜的手无助的抽搐了一下,本来应该贴到脸上的面膜啪嗒一声跌落在水池里。

  她一点都不心疼那几十块钱才一片的面膜,只是鼓着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瞪着坐在电脑前发呆的若生,惊道:“你疯了!?”

  好朋友的好处就是什么都不用说的太明确,大家就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一个堂堂学政法的学生去应聘动漫公司?不是脑袋搭错了线就是有其他特殊的原因,青大小姐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猜不出来?若生肯定是为了秦陌去的,要知道,大四秦陌便被国内有名的“SE”动漫公司破格录取。

  若生抬头,眼神认真地看着她,半秒才说:“我是认真的!”

  “……你认真指的是什么?对秦陌认真了?”青颜问。

  听见她这么一问,若生特纠结地摇摇头,“我觉得我快疯了,我怎么会这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啊,才见过他几面,每天做梦都能梦到他。”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就像我有时候总觉得自己变丑了,拿出身份证一看,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

  “那或者是你太久没谈恋爱了,所以寂寞了?”

  “是么……可是那么多人……我为什么非要选他,如果真寂寞了,应该不会想要找一个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自己的吧?”

  “……”青颜没说话,代表她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还有种可能就是,也许我也是传染了我们班校花的毒,喜欢挑战难度,喜欢找那种高高在上并且一点也没把我放在眼底的人。”

  若生撑着脑袋,脸上是一副陷入泥浆已经拔不出来的无奈感。

  而青颜则是看着若生,面上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谁都知道被爱总比去爱要幸福得多,可我们当遇见那个让自己动心的人时,就算知道前途是未知的茫然,也会不顾一切的去喜欢,去爱。

  一见秦陌误终生,所以,若生,你做好了可能会误终生的准备吗?

  第二天,若生一大早就往手机店里跑,那时候店都还没开门,她一个人站在门口等了十分钟,才看见昨天那个客服小姐一手拿着豆浆,一手拿着包子边啃边向这边走来。一抬头就看见比她还更按时出现在店门口的人,有些讶异:“小姐今天来的得很早哦,在这里等了很久吗?”

  “也没多久。”她说,“不知道手机修好了吗?”

  “嗯,修好了。”客服小姐拿出钥匙开了门,早晨的店里面还比较昏暗,鼻息间有轻微的电子气息。“你在这里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

  若生眼看的女孩一路跑到里面将包子豆浆放下,从里面翻出一个盒子向这边走来:“老板昨天晚上就修好了。”

  若生接过手机并没看,问:“那昨天那个男生的手机……”

  “你是说秦少吗?他的昨天晚上就已经拿回去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若生眼神里划过一丝失望,但随即她有找到女生话里的关键点——“呃……你叫他秦少……你跟秦陌很熟吗?”她试探地问。

  女孩点点头:“他跟我们老板很熟,怎么了吗?”

  若生眼睛一亮,故作崇拜道:“你知道吗?秦陌在我们学校可出名了,帅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是据说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有女朋友了!而且对女朋友超专情的,是真的吗?”

  “哦……你是说白浅夏啊,她算哪门子的女朋友啊……纯粹就是玩弄秦少的感情嘛,从来在别人面前都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偏偏有女生喜欢秦少她还会生气,不让秦少在外面交女性朋友,矫揉造作得不得了,那白浅夏自己在外面的男朋友不要太多哦!我也不知道秦少怎么就那么专情,从小到大只钟情她一人。”说完,她又特不平地说了句:“白浅夏除了长相漂亮之外,要气质没气质,要修养没修养,哪里能配得上我们秦少呀!”

  所以说,秦陌跟白浅夏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若生心里一阵欢腾,眼睛都笑得眯起来,对着女孩赞扬了一句:“亲爱的,你知道吗!你真是我见过最美丽可爱冰雪聪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妹子了!谢谢你的回答,我先回学校啦!么么哒!”

  然后拿了手机就转身离去,剩下客服小姐一张无辜又莫名其妙的脸……

  早上站在公交车站台上等车的人很多,大多都是一些赶去上班的男女,八点多了,上升的光线里隐隐有些清晨独有的生机盎然的气息。

  好在等待去若生学校的那班公交的人并不多,若生心情极好地上了车,找了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刚想跟青颜分享她得到的喜讯,盒子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若生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是一个“夏”字。不禁疑惑,她什么时候存了这个字在电话簿里?

  容不得她多想,手机铃声催促着她快接电话,她按下接听键,习惯的“喂”了一声,却许久都未听见有声音回答。

  若生奇怪,再喂了一声,依旧没反应。她拿下手机看了看,以为自己按错了键,可屏幕上明明就显示了“正在通话”的字样。

  她郁闷地对着手机再喂了一声,过了半天正打算要挂,里面却传来一个女声:“你是谁?秦陌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

  若生一愣,将手机拿开看了看,明明就是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手机,但是仔细看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就比如这个手机好像要比她那个旧一点,估计是她跟秦陌的手机拿错了。

  她重新接起电话正欲解释,就听见那边连珠炮的责问声:“秦陌呢?他是不是在你身边?让他接电话!”

  原本打算好心解释的若生一个脾气就上来了。手机的备注名是夏,说不定就是刚才那个叫姗姗的口中说的白浅夏。

  对白浅夏不好的印象接踵而来,若生掂量了一下,才做出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开口道:“你是谁啊?秦陌现在正忙着呢,没空接你的电话,要不然你有什么事留言,我帮你跟他说……”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对方“呯”的一声挂了电话。

  若生心里有做了坏事的小快感,不过稍后,她又有点心虚了起来。要是被秦陌知道的话,估计以后见面会直接拿把刀把她砍了。想到他平时面无表情,像所有人都欠了他钱一样,当下她便决定下车,将手机给还回去。

  可惜还没站起来,另一个电话就来了。

  往手机屏幕一看,是一连串的数字,莫名的熟悉,一秒钟后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手机号!

  心里有些雀跃,她暗下接听键,意外的柔声“喂”了一句。

  “林若生?”那边既熟悉又陌生的询问声传来。

  “嗯。”若生不冷不淡地回了声,事实上此刻她的心跳得好快好吗!

  “昨天修手机的时候,我拿错了手机。”话说到这里就停顿了。

  若生对着手机等了许久也没听见下文。

  真是言简意赅,难道后面的还要她来补充么?

  心里明明是在想:是你拿错了手机,又不是我,我干吗要主动提出换?我就沉默,看你要不要约我出来。

  可是嘴巴上就变成了,“我现在在回学校的路上,在校门口换手机可以吗?”

  “嗯。”那边应了一声,若生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见“嘟嘟”电话挂断的声音。

  她一愣,拿着手机,半天才郁闷地吐出了一句:“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没礼貌的人?”

  可有些喜欢就是没有原因可讲,也许只是他与你的一个对视,或是他的沉默不语,抑或是他那抹孤独的让你心疼的背影,都能轻易让你心律不齐,而你,为此刻的动心,似乎已等待了许久。

  后来的后来,若生一直觉得,喜欢一个人真的是很不可思、也很没道理的一件事。明明看不到未来,预测不到结果,却还是想要那样一直喜欢下去,一直到喜欢到终老。

  那时候,她曾用这个年纪最干净最彻底的勇气去爱过一个人。

  公交车是直达校门口的,下了车,若生本能地在人群中寻找那抹身影。

  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刻意地去找,就见到秦陌倚靠在保时捷的门边,浅色衬衫,深色牛仔裤,衬托出他修长挺拔的身材,玉树临风,阳光让他平时看起来冷漠的棱角看起来更加柔和,明亮安静,身边的景物都因为有了他的存在,呈现一种宁静美好的状态。

  若生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像现在这样没种过,心跳的连手都在发抖。即便是她在心底无数次安慰自己说秦陌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都无济于事。

  就在她接近秦陌的同时,他的眼眸也不经意看了过来,在她身上定住,若生努力佯装出镇定的样子,微笑的跟向他挥挥手:“嗨。”

  可惜人家连招呼都仿佛不屑打个,径自将手机递了出去。

  真是有够冷漠的!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冰块!

  虽然她林若生算不上什么绝世大美女,但是也算得上长得眉清目秀的,他有必要每次看见她都像见了跳蚤一样巴不得绕得远远的吗?

  她没好气地将手机还给他,拿了自己的就打算转身要走,却没想到他竟是开了口:“等一下……”

  若生讶异,奇怪的转身,隐藏着内心小小的惊奇,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故作没好气地问:“干吗?”

  俊颜依旧冷漠,秦陌看着她问:“你接电话的时候说了什么?”

  若生一愣,才想起刚才在公交车上接的那通电话。不禁纳闷,那女人的告状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一点?

  她愈加没好气道:“忘记说什么了。”

  “……”秦陌表情冷漠。

  若生咬咬唇,一副我就是忘记了你能拿我怎样的欠揍表情,她说:“不然,你给点提示?或许我能想得出来?”

  秦陌根本懒得理她,转身就要上车。

  若生连忙追上去,“喂喂,秦陌,干吗啊?你是在生气吗?”

  他没理她,连头都没回一下。

  “好啦好啦!是一个称呼为‘夏’的女生打电话过来,巴拉巴拉巴拉的就说了一大堆,又不听别人解释,我当然生气啊,一生气就说了一些玩笑的话。”若生站在车边解释完后,问,“她生气了吗?你很关心她?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解释清楚?”

  “……”

  秦陌给她的回应是直接发动车子,飞驰而去。

  看着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若生哼了一声,脑袋忽然一转,拿着手机对自着自己“咔嚓”一声响。在手机里查到最后的一连串没有名字的号码,打了几个字上去连着照片一起发了出去。

  保时捷上,搁在一旁的手机闪动了一下,秦陌拿过点开,屏幕上的林若生穿着浅色T恤,肤色洁白,对着镜头却像是穿过镜头望着他,轻轻的微笑,嘴唇撩起,露出左侧洁白的犬齿。

  短信的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秦陌,我们做朋友好吗?”

  他只是轻瞄了一眼,便毫不犹豫的按下删除键。

  若生当然看不见他的动作,但是在心里猜都能猜到他的反应——他应该是删了照片吧。

  当然!如果不删除她的照片就不符合秦大冰块的作风了!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至少他在删除之前有看见她微笑的脸,这样对于她来说就够了。

  秦陌,我能告诉你吗?我好像对你一见钟情了呢!

  接下去的一周,若生每天晚上都会梦见秦陌。

  若生一直认为,梦里出现的人,就应该是醒来去见的人。

  因为,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这么简单的事么?

  于是周末,若生独自给自己画了烟熏妆,然后单独去了“倾城”,想要跟秦陌“偶遇”。

  不意外的在“倾城”里碰见了青颜,那妞看见她的表情像见了鬼,双手放在嘴边,作惊恐状:“若生,你真的是我认识的林若生吗?”

  若生赐她两个字:“做作!”

  青颜给力的反击:“那你化妆成这样是做什么?来倾城跳艳舞吗?”

  “……”若生翻个白眼,无语。

  “不过这妆化的倒真不错,瞧瞧,把你弄得多有女人味,是男人见了都会被迷倒。”

  若生:“滚!”

  “就不!”青颜不滚,反而姐妹好的粘着她:“林妹妹,快告诉你颜姐姐,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秦陌?”

  “不是!”条件反射地否认。

  “切!你今天要不是为了秦陌来这里,我青颜和成青的脑袋就砍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谢谢,我们家凳子很多,不缺你们两个。”若生语气已不耐:“行了,你去玩你的,我还有事呢?”

  青颜捧着受伤的心:“你居然赶我!”

  “是啊。”若生毫不客气:“我嫌你烦,快走!”

  赶走了青颜后,若生自己一个人在大厅里穿梭。

  她画的浓浓的妆,穿的性感,人群里一站,大美女一只,上前搭讪的不少,丑的矮的胖的瘦的,也有英俊的,却没有一个能让她想第一次见到秦陌一样动心的。

  一见秦陌误终生,看来真不假。

  只是,几乎将“倾城”的各个角落都搜寻了一遍,若生都没有看到秦陌的影子,一圈下来,出奇的疲惫,她找了个洗手间休息片刻,在镜子里看见自己还真是跟平常不一样,水色的唇,粉嫩的脸,迷离的黑眼圈,整一个不良少女。

  “笑。”她对自己说,“要笑。”

  然后用手机对着自己将自己的样子拍下来。

  拍了一会儿后又觉得无聊,她决定打道回府。从洗手间出来,不经意在男厕的一侧,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定睛看去,但见秦陌以一抹醉酒的姿态,慵懒地倚靠在墙边,凌乱的黑发遮挡了他一半的脸。

  有些不可思议,在这种地方,这样颓废的人,不应该是秦陌。

  若生觉得老天跟她在开玩笑,让她一夜的辛苦有了希望,却让她的希望变得不如想象中的美好。

  她走过去,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喂!喝多了,还认识我是谁吗?”

  秦陌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无视般垂下了眸。

  若生的怒气就蹭蹭的上升,多想对他大吼,秦陌,你这么冷漠,你家人知道吗?

  她恼怒,想着就放他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站起身欲走,手却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抓住。

  心一跳,若生望去,就见秦陌抬头看着她,俊美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现不属于他气场的无助。

  很多年后,当若生回想当时的情景,不得不认命的承认,秦陌就是一种感情里的毒药,轻轻一碰触,她就受到了蛊惑,并且,再也离不开。

  “带我走……”他说,迷离的眼神看着她的脸,说不出的勾魂。

  若生估计他是真的醉了,之前的心慌渐渐平稳下来,她勾勾唇,学他那种大冰块似地说话样子,傲娇冷漠道:“去哪?”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修长的身子立马就比若生高大了起来,他俯身看着她,微眯的眼睛性感无比。

  若生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就连他喝醉了的样子,她都能被他迷的天花乱坠。

  “带我走……”他又重复了一遍,认真的表情跟平时的秦陌一点都不符合,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似的,哪里还有秦氏大少爷的影子?

  若生尚未吭声,就听到他继续道:“如果不走的话,我就亲你了……”

  话音刚落,飞薄的唇就压在了她的唇上。

  若生的世界轰隆一声炸开无数道烟花,这是怎么了?白天冷漠俊雅的太子爷,夜晚变成颓废堕落的大恶魔?

  秦陌的唇冰冰凉凉的,却将若生的心吻得滚烫滚烫。

  这是若生的初吻,可感觉却是那样的好。

  有个声音在心底问,秦陌,我是不是彻底爱上你了?

  几秒之后,他稍稍离开她的唇,呼吸跟她一样的紧促。

  她抬头看着他,感觉到自己起伏的胸膛跟他紧紧地贴在一起。就在这么温馨的时刻,他忽然说:“你……你是谁?”

  林若生,如果她林若生再有骨气一点,这一刻应该是甩一个巴掌将他给打醒。这个占了她便宜的男人,居然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秦少爷没有得到回复:“嗯?”

  她就知道碰到他秦陌,她林若生就会输得一败涂地,她微微得昂起下巴,说:“这个……你猜。”

  “跟我走好吗?”

  她沉默,他又低声问:“答应我?”

  若生的心立刻就像快倒塌的楼房一样岌岌可危,她呼吸急促:“那你求我。”

  “求你……”他蹙眉,毫不犹豫地说出平常根本不可能说的话,将她搂得更紧,仿佛这一刻,她是他的唯一救赎。

  而若生,爱极了充当救赎的角色。

  若生不知道别人喝醉了是怎样一副样子,可是她知道秦大少爷喝醉了,居然还能镇定的沿着道路边缘往回走。

  只是……陪他走了一条街的她终于受不了,扯了扯他的衣袖:“秦少爷,你不会要我就这样陪你走一夜吧?”

  他顿住脚步,冰寒的眼神盯着她,就在若生以为他的酒精大概被风吹了挥发了开始清醒的认识人,下一秒将要蹦出一句:“怎么会是你”的时候,他转身扶着墙角就开始呕吐起来,样子狼狈不堪。

  若生咬牙,真是禽shòu啊!刚亲完就吐,有考虑过她是女生的感受吗?

  显然没有啊!

  若生恨恨地瞪着他,心里无数个想要将他抛弃的想法浮现,但最后她还是特别没骨气地跑到斜对面的一家小型超市买了一瓶矿泉水给他漱口。

  回来的时候秦陌已经虚脱地坐在地上。好在他不是醉到那种不省人事的地步,还知道旁边有他刚吐过的东西,会移到离脏东西远点的地方坐着。

  若生将水递到他手里,他拿着,却不动,明摆着是要求有少爷式的照顾。

  无奈她只有从他手里把瓶子拿回扭开,偏是递到他的唇边他也不会开口喝。她拍拍他的脸,几乎是掰开他的嘴将水灌进去。迷蒙中的他被呛得咳嗽,勉强地睁开眼,自己漱口,喝水,然后看着她,眼神总算有些不同。

  “还认识我吗?”她凑近了问。

  他看着她,点点头,伸手将她一拉,她一个没准备就摔倒了地上,屁股生疼,偏是罪魁祸首还特淡定地仰头看天,又恢复了他沉默是金的作风。

  若生抬头望天,漆黑一片,别说星星了,就连只苍蝇都没有。

  转头,秦陌的眼神一直看着天,狭长的眼睛如染了墨,若生想,他真好看。

  若生摆正身体,在他身边坐好,问:“为什么喝醉成这样?跟女友吵架了?”

  本以为他根本不会搭理自己,却不想,他竟开口:“她不是我女友。”

  “嗯?”

  若生反射性的“嗯”了一下,但秦陌却不再开口。

  若生看着他下巴微昂,侧面线条特别柔和,让若生忍不住在心里轻轻地对他说:她不是你女朋友,那能不能让我当你的女朋友?

  但这句话若生并没有勇气说出口,她不知道秦陌有什么心情,他不说,她也不多问。

  这一刻,她能做的只是陪着他一起发呆,内心深处多了一抹柔软,好像如果她可以这样陪他坐着,一直到老,那该是一件多么奢侈又幸福的事情……

  白浅夏找来的时候,若生正坐在地上犹豫着要不要把秦陌给拉走,虽然是夏天,但是这样的晚上吹多了夜风还是有些凉意的,就在她手臂上起满了鸡皮疙瘩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女声带着高跟鞋的声音出现在她耳朵里:“秦陌?”

  若生抬头一看,是穿的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白浅夏。和上次比起来,此刻的她简直是升级版的白衣天使。可惜此刻秦陌早已经陷入了沉沉的昏睡,若生不想再因为自己又让他被误会,紧接着被他讨厌。

  若生很平淡地问了一句,“你认识这个人?”然后,故作懒懒地说:“认识就好,他喝醉了,老板让我送他回家,可是他又赖在这里不走,真是头疼。”说完她还揉揉额头,语气里故意透露些许不耐烦。

  白浅夏只是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似的,眼睛里写满高傲与不屑。

  难道冷傲这种东西也能传染的?若生当时的反应就是这句话,难怪秦陌的脾气那么冷漠,难不成是受白大小姐的影响?

  在若生思索间,白浅夏已经发话了:“我认识他,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话音刚落,她就从包里抽出了几张百元大钞,丢在若生面前,“这些是你的小费。”

  想当然她白大小姐将她当成是陪酒女了,还小费呢!若生冷笑,换成平时她也许会动怒,但此刻的她竟有些倦了。

  对于白浅夏的举动,她选择的是坐在原地动都不动,懒懒地抬抬眼皮,勾唇,道:“不好意思,我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你们请便。”

  隔着昏暗的路灯,若生都能看见白浅夏漂亮却抽搐的脸,心里不禁觉得有趣。

  可是当白浅夏真的将秦陌一步一步地扶着离开的时候,忽然沉寂下来的空气让若生有些孤独。

  裸露在空气外的右边臂膀已经开始感觉到冷,那是因为秦陌不再坐在身边的关系。

  她傻傻地看着天,不知道明天醒过来,秦陌会不会记得在这一天,他曾经吻过自己?

  若生伸手抚过嘴唇,上面早已被风吹得冰冰凉凉,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可是她知道,有回忆记得,那一刻的暧昧,那么的真实,不是梦。

  第二天,“SE”动漫迎来了从公司创建以来,最奇怪的应聘者。

  于是出现了以下对话——

  面试官完全不知道林若生的个人简历怎么会被收进面试者里,但还是例行问:“同学,你能说说,你学政法专业的,怎么会想要来面试动漫公司?”

  若生:“因为秦陌。”

  面试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为了秦陌来工作?”

  若生:“可以这么说。”

  面试官联想到了自家女儿,也跟面前的若生差不多年龄,在大学喜欢一个男孩子,人家出国留学,她也非得跟去,根本不听劝。也许是深有感触,面试官看着若生,像个长辈一样教导:“同学,工作可不是上学,因为秦陌来公司,你不觉得太儿戏了吗?”

  若生:“唔,我也觉得儿戏,可‘SE’公司对员工要求第一条就是要诚实做人,您看我多诚实。”

  面试官摸了摸下巴:“是诚实没错,但也太诚实了。你说说你们这些女孩子,见了个帅哥就迷的不行,秦陌有多好?拯救了全中国,还是发明了中文?”

  “都没有,但就是喜欢啊,就像我见到您第一眼,就觉得您是那种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前辈,如果我能进‘SE’一定要跟您多学习学习。”

  面试官被若生夸得不行,笑呵呵地谦虚道:“我们‘SE’的人才多着,我算什么。”

  “算的算的。”若生连连点头,“秦陌一定也算人才吧?您用您独特的眼光瞧瞧,他是怎样一个人呢?”

  面试官独特的眼光一闪,道:“秦陌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能力确实很强,公司有些很有资历的职员都不如他。”

  若生两眼放光:“是嘛!连您这样的前辈都赞他,就证明我眼光真的好!那您说秦陌会喜欢我吗?”

  面试官:“这个不好说,要看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了,公司喜欢秦陌的小姑娘还挺多……我去,林若生是吧!你给我认真点!我差点都被你绕过去了!真是!要我说你什么好?赶紧的、赶紧走人!”说完就要赶若生走。

  若生正欲说话,就见旁边一个正在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忽然将手机递给面试官,示意他接听,那面试官接了电话,听着那边说了一阵子,然后应了一声“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他奇怪地看着面前的若生,再看了眼自己面前的资料,然后道:“林若生是吧,你被破格录取了。”

  一直坐在椅子上丝毫未动的若生露出一抹笑,那抹笑带着笃定和未卜先知,似乎对于面试官这样的转折一点都不惊讶。

  若生走出会议室,掏出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这次真的谢谢你啦!”

  林母在那边冷哼一声:“只要你毕业之后乖乖给我去美国,没毕业前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你!”

  “会的,妈,你放心吧!”

  林母高贵冷眼:“现在在哪?马上过来陪我吃饭。”

  “刚从SE面试官手里逃生,我就来,妈你等着我哈!么么哒!”

  “……”

  挂了电话之后,若生看着“SE”办公室长长地走廊,心道,秦陌,你知道吗?自从遇见你,我才相信爱情,并且热爱它。所以毕业之前的一段时间,我都会去努力地靠近你,如果你注定喜欢不上我,我就听我妈的话去美国,从此不再踏入你的世界。

  爱一个人,其实很简单,他让你开心,让你有期望,但他也会让你流泪,让你失望,但即便是他这样让你的心绪阴晴不定,只要他站在那里,你还是会走过去牵着他的手,不由自主。

  那时候的林若生爱极了秦陌,觉得世界上不会再有比他更好的男人,即便是很多年过去了之后,他伤她至深,她依旧这样认为。

 

【通知~】

明天上架啦,感谢大家的不弃之情,

码字不易,亲们,支持正版,给码字狗一个得以坚持下去的信念吧~

ps:如遇问题,请咨询页面下方的客服qq。再次感谢!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我在你的世界,下落不明》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8/5744035 阅读此章节;

2020/6/5 1: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