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立誓成妖|发布时间:2018-01-11 17:20:19|字数:2259

这之后又过了一段时日,某天,温淼正在学校食堂专心致志地吃饭,忽听一旁的室友汪晓冉很是惊讶地‘哟’了一声:“居然是他!”

温淼百忙之中抽出半张嘴搭腔:“谁?”

“苏昀啊!”

温淼一愣,抬头:“啊?”

对她在娱乐八卦方面的无知早有领教的汪晓冉并不打算浪费唇舌,只顾捧着脸两眼冒红心地望着那台远远悬挂在食堂中央的电视机:“噢天呐,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帅!噢不不,比当年还要帅!真不愧是我萝莉时期哈得要死要活的极品呀!”

顺着她的视线,温淼看到那图像不算太清晰的彩电画面中,有十来个人排成一排站在台上,旁边是拿着话筒的主持,下面是扛着长枪短炮的娱记。看阵势,应是什么片子的新闻发布会。

主创演员皆带妆出席,做清朝装扮。

这会儿,走到台前接受采访拍照的青年,一袭宝蓝长衫,衬得身材欣长,肩背挺直,因剃了发,毫无修饰遮挡的眉眼五官越显清俊非常。

他接过话筒回答问题时,始终是一副开怀模样,笑容灿烂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大男生。看得出,是个善于应对此类场合的老手,短短几句话的工夫,就能让在场的人各取所需,都很高兴也都很满意。

自己的环节结束后,他便迅速走到了那一排人的最旁边位置,静静站在那儿,含着极浅的微笑,配合着颔首或是鼓掌,低调谦逊而礼数周全。

“他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秃瓢辫子!”色心膨胀的汪晓冉开始嚎叫着拍桌,满腔花痴泛滥得一发而不可收拾:“真的帅哥,敢于露出全部的耳朵,直面完整的脑门。那些恨不能用头发盖掉半张脸的生物,根本就是见不得人的玩意儿啊好吗!”

温淼则望着不知是不是因为那逼近一米八五的身高,以致即便退到了最不显眼的位置也依然能让她的目光不自禁追随过去的苏昀,点点头表示赞同:“确实挺好看的。”顿了顿,又问:“他很红吗?”

“以前火过一阵子。”汪晓冉回忆了一下:“大概是我初中那会儿吧,红得简直一塌糊涂,我们学校几乎所有女生都超迷他的,到现在我还留着他当时的画报和CD呢!不过后来就忽然消失了。”

“什么意思?”

“就是……好像一夜之间没了消息,演唱会啊什么的也全都取消了。”

“为什么?”

“听说好像是合约问题什么的,不过这个圈子里的事儿,真真假假谁知道呢?”汪晓冉从已经切换到另一条新闻的电视画面收回视线,带着点儿意犹未尽的兴奋:“还以为他早就转了行,没想到居然又出现了!养眼yóu物什么的我最爱啦,YEAH!”

听了这话,温淼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可是以前那么喜欢的一个人,隔了几年再看到,就只能想到养眼吗?”

“那种喜欢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欢,对粉丝来说,他就像小说啊电视啊游戏啊……或者咱们课本里的那些人物一样,总之是不真实的。”汪晓冉收拾好碗筷站起身,不耐烦地顺手弹了她一记:“哎呀算了,反正跟你这个从来不追星的家伙说不清楚。”

温淼揉揉额头,耷拉着脑袋跟在她后面走出食堂,冥思苦想琢磨了半天,还是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可苏昀,是活的呢……”

当晚,温淼在网络棋室赢了两盘棋后,正心满意足地想要关电脑睡觉,心中却忽地莫名一动,鬼使神差般的,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两个字,苏昀——

十七岁在香港因偶然拍摄的一则广告出道,十八岁转往台湾发展,很快便以其俊朗的外表,动感十足的歌舞而成为红极一时的偶像小天王。

二十一岁正当红时,却忽然消失于大众的视野。原因不明,只有几条擦边新闻含混其词提了一下,有可能是合约纠纷遭致被经纪公司冷藏。

接下来的五年间,倒也并非完全脱离了演艺圈。不能录唱片,便转而接拍了一些影视剧,只不过,作品少而杂,且几乎都是粗制滥造的片子,所演出的角色也是有正有邪有主有配,总体乏善可陈,基本不为人所知。

二十六岁也就是去年,与原公司约满后独自来到内地发展。目前已经完成了一部时装戏的拍摄,尚在后期制作阶段,还未播出。

两个月前,正式签约加盟由内地知名导演康衍执导的大型历史剧,出演一个虚构的人物,戏份不多,却是从少年到中年,贯穿始终。

掐指算来,苏昀迄今为止已入行十年,又曾大红大紫过,但网上关于他的花边新闻却少得可怜,除了工作上的报道,私人方面的东西简直堪称神秘,甚至连绯闻居然都没有半个,在如今恨不能把幼儿园时期的异性朋友都拿出来炒一炒的演艺圈,实属异类。

温淼很快便将搜出来的信息全部看完了,并轻而易举地整理出了他在过去那些年的大概人生轨迹。

一根虽有大起大落却也算简洁明了的波状线,似乎没什么难理解的。

可她抱着被子挖空心思想了许久,也没能让乱糟糟的脑子有所清明。

在温淼这二十年的生命中,即便不至于锦衣玉食众星捧月,可优越的家庭背景及本身所具备的条件也已足够让她不识人间疾苦。

所以,她完全想象不出,一个从巅峰瞬间跌落谷底的人,一个生命中最美好最珍贵的五年被荒废埋葬的人,该如何面对那一切,又是以怎样的心坚持下去,等待机会从头再来,在那样现实到残酷的行业里。

不知怎的,温淼又想起了白天电视中的那个人,面对镜头时的生动活跃,出了镜头后的淡然从容,忽然就觉得嗓子眼里貌似有那么一点点发苦。

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一会儿,还是死活睡不着,只好爬起来吃了两块桃板,才终于带着舌尖残留的那丝甘甜,酣然入梦。

在梦里,温淼看到一个金黄头发过颈的英俊少年,在无数人疯狂的欢呼尖叫中劲歌热舞,浑身散发出的耀目光芒,黯淡了满天星斗。

一曲罢,少年握着话筒,站在高高的舞台上,双眸仿若九天银河倒悬其中,笑得那样自信而灿然,不知是对着谁,大声地说:“相信我吧,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让全世界都知道名字的SUPER STAR!”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谁予情深寄流年》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36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36/5748244 阅读此章节;

2021/9/21 6:5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