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百转心思(一)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20-12-10 23:16:21|字数:6694

Part 1

林柒吃完午饭,左右无事,于是决定回办公室把早上手头遗留的事情继续做完。

正值午休,办公室空无一人,林柒来到属于自己的那块小小的格子间坐下,打开电脑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校对方案。

她看得认真,连什么时候卓然站在她身后都没有发现,直到他在她头顶不轻不重地咳了一声。

正在专心致志校对的林柒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就从座位上蹿了起来,却没想到卓然靠得很近,她猛然起身,头盖骨不偏不倚地撞上了他的下巴。

卓然“哎哟”一声,捂住下巴往后退了几步,神色痛苦。

林柒揉着自己的头顶,龇牙咧嘴道:“你站在我身边,没动静不出声,打算谋杀我吗?”

卓然心中哀号——就不能是暗恋你,喜欢你吗?

他捂着下巴,看向林柒懵懂到无神的眸子,明白在她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两个选项,于是只得又倾身过来看她的电脑:“你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白姐让我校对的方案。”

林柒果真对面前的卓然视若无睹,仿佛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方案吸引去,这让以外貌为优势,男女通吃的卓然非常挫败。

情场高手在超级直女的面前,毫无发挥空间,简直凄惨!

卓然只得再次回归林柒最喜欢的工作话题。

“天诚那边是不是有个客户要改旧家具?”事情是他接下来的,那他应该是清楚的。

果然,卓然点点头:“是呀,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奶奶当年陪嫁的家具,要改新,怎么?你有兴趣?”

“不是我有,是白姐有。”林柒说,“她接下来了,又说让我负责。”

“很不错啊。”卓然眉开眼笑,完全不在意地说,“那说明她相信你。”

“我不相信我。说实话,我的内心是蒙的。”林柒烦躁地说,“我才刚刚来公司,什么正式的项目都没有参与过,一上来给我个独立的case,这合适吗?”

“合适。”

林柒这下彻底蒙了。

“这是给你的机会呀。”卓然循循善诱,“你想,你一个刚进来的实习生,要是一个人把这个案子完成了,那还用得着三个月的实习期吗?”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用这件事情证明自己的实力?”林柒脑海中灵光一闪,刚刚的迷茫消退,似乎拨云见日,瞬间明朗。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稍微改观了一下,在她心中,卓然已经上升到和木头同等的地位了。

可怜的卓然并不知道自己的撩拨再次失效,他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试探地问:“所以,你能搞定吗?”

“我能!”林柒坚定地点点头,她不会忘了当初来设嘉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她太需要做出一点成绩,至少不能跟原来的S相差太远,辱没了S的名号。

面对她的突然热血,卓然并没有盲目相信,他淡淡一笑,显然并没有将林柒的豪言壮语放在心上。

他伸手拍拍林柒的脑袋,手正欲进一步袭上她的面颊,就被林柒及时制止:“打住!”任何异性企图靠近她的行为,她都严防死守。

卓然讪讪地收回手,起身道:“得了,你好好研究吧,努力!”说完,进了里面的办公室。

齐医生蹙着眉,认真地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镜片下的眼睛深沉且冷静,散发着禁欲的气息。

姜思茏痴痴地看着他,完全忘了自己是来复诊的病人。

“齐医生,我没事吧?”

他放下手里的检查报告,看向她,薄唇一动,缓缓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姜思茏双颊染上红晕,害羞地低下头,再不敢看他:“齐医生,我怕。”

“别怕。”平日冷清的声音,难得有了几分温柔。

姜思茏内心荡漾,几乎忍不住想扑进他的怀里,求一番安慰,但理智让她保持了冷静。

齐医生却伸出手来,抚上她的脸颊,目光柔软:“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姜思茏浑身一颤,双手下意识地攀上他的肩膀,有些情迷地唤他:“齐医生。”

齐医生摘下眼镜,他的瞳孔竟带着一点琥珀色,闪烁着柔情的光。他揽她入怀,低沉道:“不要叫我齐医生,我叫齐……”

剩下的话被他吞进了肚子,因为他的唇已经吻上了她的耳垂,温柔地舔舐。

姜思茏浑身酥麻,化作一潭春水一般,软在他的怀里,沉醉地喃喃:“齐医生……”

正要热情地回应他,姜思茏只觉耳边一阵搔痒,林柒的声音挤进耳朵:“姜姜。”

齐医生的脸迅速消失无踪,姜思茏悲愤地睁开一只眼,看见林柒因为凑得太近而放大的脸。

林柒蹲在她床边,嘱咐道:“早餐我已经做好了,放在桌子上了,记得吃。”

姜思茏胡乱地点点头,只想赶紧回梦里找齐远。

“那我去上班了。”林柒揉揉姜思茏凌乱的头发,起身出去了。

“加油。”姜思茏呢喃了一句,然后翻个身继续回梦里去和齐医生相会。她逼迫自己睡着,刚刚蒙蒙眬眬看见齐医生的脸,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却铃声大作。

齐医生再一次消失在姜思茏的梦里。

她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耳朵,忍不住抓狂:“齐医生!!!”

可是该死的电话铃依旧坚持不懈地响着,姜思茏烦躁地摸出手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她以为又是哪家店的电话推销,没好气地接起来:“喂!”

似乎是惊讶于姜思茏暴躁的声线,那边静了一下,然后传来清冷的声音:“是姜小姐吗?我是南华医院心血管科的齐医生。”

姜思茏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捂住电话的传声筒,忍不住发出一串惊叫,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又把电话放到耳边,淡然发问:“齐医生你好,有事吗?”

“你的检验报告出来了,麻烦来医院一趟。”

“好的。”姜思茏努力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挂了电话,随手扔了手里的手机,立马跳起来去洗漱。等她收拾妥当,已经顾不上吃桌上林柒准备的早餐了。

对不起,小柒,为了我的终身幸福,就浪费一下你的爱心早餐了。

出门打车,一路到了南华医院,她没有去护士站,径直进了最里面。

办公室的门关着,姜思茏偷偷摸摸地踮起脚往里头瞅了一眼,没看到齐医生。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伸长脖子往里头瞧。

姜思茏正看得仔细,不防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干什么呢?”

是齐医生的声音!

姜思茏连忙转身,面上换上得体的微笑,一点儿也没有被抓包的慌乱:“齐医生好。”

齐远瞥了她一眼,淡淡地点点头,算作回应,然后打开门进去。

姜思茏长出一口气,又想起早晨的梦,面上一片灼烧,急忙伸手拍拍自己的脸小声碎碎念:“姜思茏啊姜思茏,你可要稳住,我们能赢!”

齐远坐在办公桌后,白大褂一尘不染,拿着她的检查报告仔细地看着,无框眼镜下长睫毛低垂,掩住瞳孔。

姜思茏微微低下头,突发奇想,想看看他的瞳孔是不是琥珀色。

齐远感觉到她的视线,眼皮一抬,直直迎上她的目光。那双永远透着冷静淡然的眸子,竟真的蒙着淡淡的琥珀色。姜思茏的心猛地狂跳起来,急忙坐直身子,不敢看他。

齐远放下检查报告道:“平时真的没有感觉到心跳突然加快,或者骤停吗?”

心跳加快,还不是因为看见了你。

姜思茏暗暗地想了想,然后一脸无辜地摇头:“没有呀。”

齐远沉吟片刻:“那应该问题不大,先吃药观察一下吧。”

说着唰唰唰写了一行字,他把字条给她:“去拿药吧。”

姜思茏接过来,想看看他开的什么药,却发现一个字都不认识,只好乖乖地点点头:“好。”

她的手刚挨上门把手,还没拉开门,又听见齐远出声道:“对了,你的体检表。”

齐远起身给她:“已经好了,可以交给体检科了。”他修长的手握着体检表递过来,姜思茏接过,咬咬牙,像是下定决心般问:“齐医生,你姓什么?”

话一出口,两人齐齐愣住。

她本来想问齐医生的名字!

姜思茏内心哀号,面上不可抑制地染上红晕,说话都结巴起来:“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齐远一贯冷静,嘴角却微微勾出一个弧度,带了一点笑意:“我叫齐远。”

姜思茏连连点头:“我记住了。那齐医生,我先去拿药了。”

说完,逃也似的出了办公室。

姜思茏哀怨地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拍拍自己的脑袋:“太丢人了,怎么能问出这么低级的问题?”

她低头扫见齐远给开的一盒药,药盒上写着“稳心颗粒”,姜思茏仰天长叹:“齐医生,遇到你,我的心稳不了呀!”

Part 2

早晨一上班,Ada就把天诚客户的资料发给了林柒。

是二十世纪早期的红木家具,造型有些老旧,并且有不同程度的磨损。

对于老旧家具的改造,林柒并没有多少经验。尤其是面对这种具有年代感,还比较贵重的家具,她更是惴惴不安。

她决定先约客户见一面,了解清楚需求。

林柒按照客户资料上的电话约出了这单case的甲方,对方是个年轻的女子,说话还算客气。约好了时间,林柒便开始查所有手头能查到的关于红木家具改造的优秀案例,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这是她的第一个案子,她想把它做好。

约定的地方是天诚楼下的一家咖啡馆。

周六这天,林柒提前过来,唯恐迟到给客户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她带着自己翻了好几遍的资料,有些忐忑,也有一点期待。

文斐走进咖啡馆,一眼就看见了在约定位置上坐着的女孩。看起来大学刚毕业的样子,青涩得实在有些过分。

文斐秀眉轻皱,面色不愉。

正值中午,咖啡厅只有林柒一个人,她手边的咖啡已经没有了热气,看起来已经等了很久,正埋着头,专心致志地研究手里厚厚的资料。

文斐推门进来,正看见这一幕,心头微起波澜。

“你好。”文斐出声。

“啊,您好。”正在心无旁骛看资料的林柒听到声音,立马起身鞠躬,介绍自己,“我是林柒,是您这次案子的负责人。”

“我是文斐。”文斐坐在她对面,点了一杯拿铁,然后饶有兴趣地开口,“听说林小姐自称是S?”

林柒没想到文斐一上来就谈起这件事情,并且语气里含着显而易见的讥诮。

林柒正欲解释,文斐又已经抢先开口:“既然林小姐是鼎鼎大名的S,那我想,我的家具,我就不用操心了吧?”

林柒明白文斐话里的讽刺,但她恍若不知,语气坚定道:“是的,我会做出让你满意的作品。”

“口气倒不小啊。果然是卓然推荐的人,一个个都跟他风格差不多。”文斐嘴角带笑,随手翻阅着手上的餐单,丝毫没有接话的意思。

见来人如此漫不经心,林柒也不废话,直切主题。

“我看过照片。要求新配一张床,单单看照片和资料,我对家具的质感和总体的搭配,还没有太大的把握。”

“你这是替你们总监回绝我?”文斐猛然合上餐单,笑意骤敛,直直地看着林柒。

“不,我请文小姐出来,是希望去一趟现场,亲自采集花纹,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设计。”林柒语气轻松,神情自然,眼神不躲不闪,迎向文斐。

空气仿佛凝结了片刻,偌大一个咖啡馆里,居然静得林柒能听清自己的心跳声。

文斐忽然又笑了:“说你像卓然,倒不是开玩笑的。胆子大,我喜欢。你的建议不错,确实需要去现场看看。”

林柒如获大赦:“那我明天……”

“不了,”文斐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就今天,我现在就带你回去看看实物。”

林柒只得点点头,她似乎并没有选择。

文斐载着她,一路到了城南半山腰的别墅区。

一看就是有钱人啊!

林柒在心里默默感慨一句,跟文斐进了门。

偌大的别墅,装修是中式的风格,但丝毫不显老气,反而透出一股雅趣之味。

家中只有文斐奶奶和妈妈两人,林柒恭敬地打了招呼,然后随她去看家具。旧的家具被堆放在一间空房子里,盖着白布,上面落着薄薄的灰尘。

文斐掀开罩布,灰尘弥漫,两人捂着鼻子咳嗽了几声,然后林柒迫不及待地就凑了过去。

虽然时间久了,但是中式家具所散发的端庄大气依旧不减,雕花镂空依旧精致美丽。

林柒掏出包里背着的相机,对着受损的地方咔咔咔拍起来。

文斐对她说:“都在这儿,你看看,还有一些断裂的地方也仔细看一下。”

林柒的注意力已经都集中在那些家具上了,头也不抬:“我明白。”

文斐妈妈在楼下客厅唤了一声:“斐斐。”

文斐应声出去询问。

张爱华拿着手机,笑着对她道:“刚刚昭遇妈妈打电话,说要过来散散心,你一会儿不出去吧?”

文斐听见是陆昭遇妈妈要过来,高兴地确认道:“真的?!那昭遇是不是也过来?”

“这倒没说。”张爱华哪里不明白女儿的心思,见她有些失落,急忙说,“不过,你也清楚,云锦离不开儿子。好在昭遇这孩子孝顺,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亲自照顾接送,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那事情……对何姨的影响还很大吗?”文斐不禁多问了几句。

陆昭遇的家里以前发生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以致何云锦身体留下了病根。多年过去了,身体虽然恢复得不错,但何云锦的精神状态时常欠佳,很少出门,一旦离家,都是陆昭遇亲自接送。

Part 3

文斐一想,觉得确实如此,于是又高兴起来:“那我给厨房说一声,准备点昭遇爱吃的菜。”

“你看看,一扯到昭遇就把妈忘了。”张爱华笑着打趣儿。

文斐一点儿也不害羞地反驳道:“可不是,你丫头的终身大事可都系在他身上呢。”

“行了,行了,知道了。”

文斐朝妈妈眨眨眼,欢快地跑去厨房吩咐饭菜的样式了。

陆昭遇果然亲自送陆妈妈过来,车子刚停在文家别墅的院子里,文斐就已经迎了上去,还没等陆昭遇下来开门,她就已经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甜甜地唤了一声:“陆伯母。”

何云锦笑着应了一声,被她扶下车。

文斐又亲热地询问何云锦道:“陆伯母最近身体怎么样?我最近公司事儿多,好久没去看您了。”

何云锦温柔地拍拍文斐的手,很是欣慰:“身体好多了,精神也不错。”

“那我就放心了。”文斐莞尔,问候完陆妈妈,这才抬眼去看陆昭遇。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商务衬衫,袖子卷至手肘,露出结实的小臂,显然刚刚从公司过来,文斐含笑朝他打招呼:“昭遇。”

陆昭遇朝她点点头,对何云锦说:“那我先走了,晚点来接你。”

文斐一听,大失所望:“你不在我家吃饭呀?”

陆昭遇淡然道:“不了,还有事情没处理完。”

文斐正要再劝,一声“文小姐”打断了她的话。

林柒抱着相机和一堆写写画画的资料从里面走出来,对文斐道:“东西我都采集得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

陆昭遇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见她,眉头拧起,神色不愉,望着林柒。

文斐朝她点头:“那麻烦林小姐了,有什么问题我们电话联系。”

林柒瞥到了院中那个挺拔的人影,黑着脸的陆昭遇一副恨不得把她盯出个洞的目光,让她难安。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为什么哪里都能遇见这个冷漠怪?

她在心里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

听到文斐这样说,她立马点头:“好,那我就先走了。”

文斐扶着何云锦,又抬手看了下腕表,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林柒说:“不好意思,林小姐,我不能送你了,我们这边不好打车,要不我给你叫个车,你稍微等会儿。”

林柒一听,有些傻眼。

老天,我可不想和这个扑克脸冷漠怪在这里多待一秒。

于是她毫不在意地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走两步就能打到车了。”

说完,看见盘旋的山路,心里暗暗叫苦。

一边的何云锦插嘴道:“不用那么麻烦,正好昭遇要回去,顺便载你朋友回去。”她把林柒当成了文斐的朋友,笑着拍拍文斐的手,“这就放心了。”

“我不要!”

“我不要!”

陆昭遇和林柒立马异口同声地反驳,空气尴尬凝滞。

陆妈妈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不熟的人根本不能靠近,温声劝他:“顺便帮忙带一下,又不会掉一块肉。这里不好打车的。”

文斐有些奇怪地看看林柒,又看看陆昭遇,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有些敏锐地发现自从陆昭遇看见林柒,情绪起了轻微的波动。

“行了,别废话了,不是还要赶回去开什么会吗?赶紧去。”何云锦说了一串话,似乎有些喘不上气,急促地咳嗽起来。

陆昭遇心下一慌,急忙上前替她拍背顺气。

文斐抬头对林柒道:“既然林小姐坚持自己走,那就麻烦林小姐了,其实也不算远,下山到了正路上就能打到车了。”

林柒连忙应道:“不麻烦,不麻烦,我最喜欢走路了。”说完朝她点点头,看也不看陆昭遇,转身匆匆出了院门。

不会真的那么惨,要下山才打得到车吧?林柒对自己的运气还是很相信的。

但显然,她相信得太早了。

走了十几分钟,连续的下坡路让她有些吃不消,她丧气地坐在路边捶着小腿,休息一下。

突然听见车声呼啸,她以为来了出租车,激动地起身站在路边招手。

她定睛一看,发现却是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再仔细一瞧,挡风玻璃后是陆昭遇的脸。

林柒连忙收回手,假装看风景。

陆昭遇却出人意料地在她身边停下,放下车窗,墨黑色的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上车。”

林柒摇摇头:“谢谢陆总,我自己能走。”

“走下去,天都黑了。”陆昭遇提醒她这个残酷的事实。

林柒犹豫了几秒,坐吧,和这个冷漠怪坐在同一辆车里自己估计会有性命之忧。

不坐吧,估计等走下山,脚都走废了。

在性命和双脚之间,她坚定地选择了比较重要的前者。

“陆总不知道,我这个人就爱走路,越走越开心。”林柒睁着眼说瞎话,说得无比真诚,就差眼里冒点小星星来证明自己了。

陆昭遇深邃的眼眸望了她一眼,然后丢下一句:“哦,那你好好走吧。”就扬长而去了。

林柒没想到他真的就这么走了,有些傻眼。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不期而遇》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8/7505726 阅读此章节;

2022/5/25 16:3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