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毛竹杏的好意

作者:唐银|发布时间:2020-02-18 19:23:37|字数:3170

  随即她低头喝了一口汤,心想:孟亦河他娘还生死未卜呢,他舅舅既然也不找他,那我也可以不带他去嘛,舅舅不把外甥当外甥,我找了白找,万一孟于氏还活着,这孩子反而要在他舅舅那里受苦了。

  初阳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她也知道,一个女人被匪徒带走究竟是怎样的下场,更何况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总的还是希望孟于氏为了自己的儿子咬着牙活下来吧。

  孟亦河把另外一个鸡腿给了初阳,初阳只是吃了两小口,看孟亦河吃完另一个腿,马上就把自己手里的鸡腿放进了他的碗里:“我不爱吃鸡,你还要长身体呢。”

  孟亦河接受了初阳的鸡,他小嘴吃的都是油,然后他说道:“我娘也是,不爱吃鸡。”

  初阳觉得孟亦河太小了,小到要从娃娃教育一样,可惜教育孩子她没经验。

  菜量颇多但是二人的胃口有限,吃完饭他们谁也没提收碗这件事,孟亦河缩着小手,完全是他下意识的动作,村子里面住的房子有点冷,所以到了温暖的地方还是保留了这个习惯,坐在床上他呆呆的看着门口。

  初阳也靠在椅子上,效仿孟亦河,把腿上也放了凳子,正在可布绢与线头用劲。

  她的在刺绣方面也是可以和某些名城的绣娘媲美,然而太久不绣了,好多针法忘得都七七八八。

  孟亦河无聊便撅着半个屁股看初阳绣花,初阳有了欣赏的人,绣的是更加卖力,抖抖手上的布绢,孟亦河问道:“大哥哥,你是要绣梅花吗?”

  初阳手不停,心里本来想的是桃花,突然觉得孟亦河的这个想法也不错,反正只绣树干于是开始改绣梅花:“对,绣好以后我明天去卖。”

  孟亦河想到自己的娘也绣过,于是点点头,他感觉半个屁股没有那么麻了,又坐回了凳子上说道:“那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来啊?”

  初阳手里忙活,头也不抬:“明天我还得去找找房子,估计还得看看房,你想要啥样的?说来听听。”

  孟亦河想了想,手一伸:“要有一个院子,院子里要有井,这样就不用远远的打水喝了,然后不能潮,不然衣服洗了不好干,最好再有几个小孩子,我们还可以一起玩。”

  初阳听得连连点头,心里有一个初步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初阳破天荒的叫孟亦河起床,孟亦河自从跟初阳在一起以后,也养成的赖床的习惯。

  二人把昨晚的剩饭席卷残云的吃完了,初阳又抱着孟亦河在茅厕外面的便桶里面解手,直到把孟亦河伺候好了以后,初阳在他的床边给他留够各种吃的,万一她中午没回来,那就是孟亦河的午餐,然后她才拿着绢布兴致勃勃的出门了。

  初阳去妓院那是第一次,她犹犹豫豫的在妓院门口转悠了两趟,末了不打算进去了,因为人家开门做生意,她去进门做生意就很有被打一顿的风险,为了几文钱被打一顿,她觉得很不值。

  于是她找个小凳子,把两个布绢放在凳子上,斜对着妓院,她运了运气就扯开了嗓门:“卖手帕啦!卖手帕!最好的绣娘绣的手帕,只有两条,买完即止。”

  妓院门口有俩人正在招揽顾客呢,一个长了一张杏核眼,樱桃小口,看着便觉得乖乖巧巧,玲珑可爱,上衣穿着一身薄纱小粉,头上戴了一朵粉色的花。一个长着狭长的凤丹眼,嘴巴有些薄,身材有些高挑,乍一看像个老爷们,仔细一看发现还是挺有韵味的,上衣穿了一身薄纱小橙,头上带了一朵黄色的菊花。

  二人长相都有七八分好看,偏偏都不会打扮,估计是出自一个化妆师的打扮,浓妆艳抹的乍一看二人的妆容相似程度几乎一模一样。

  妓院一般早上不迎客,这段时间都是休息的时候,即便不关门也不如平时热情。

  小粉衣裳挥着手上的小帕子并招不来一个客人,却是冻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搓搓身上,看初阳喊的让鸡跟着一起叫,于是她走到面前捂着耳朵说道:“别喊了,一大清早闹闹吵吵的。”说着她手翻向凳子上的布绢说道:“你就这两条,还好意思出卖。”随即她看到眼睛一亮,看到那条绣着合欢花的布绢哎呦了一声:“绣的还可以,怎么卖的?”

  初阳笑了,他脸颊冻得发红,手也插进袖子里说道:“姑娘您眼力真好,这可是好手艺,您要是喜欢我便宜卖您,本来我这就这两条,赶早卖,卖完我回家了。”

  她拿起另外一条布绢看了看,说道:“行,你出个价,价钱合理我都要了。”说着她猛地打了一个机灵,抱着自己粉色纱衣下隐隐漏出的胳膊,她急不可耐的催促:“赶紧的吧,冻死人了。”

  初阳一拍手,边给她包起来边说道:“我本来一条卖十文钱的,就卖您两条一共十五文,回头有货您再来。”

  小姑娘得了便宜,却冻的也不见乐呵,她让初阳拿着手帕,自己则进里面拿钱去了,这时候初阳便坐在了凳子上,从怀里拿出胭脂粉黛和一个小铜镜,对着镜子化了一会,旁边橙色衣服的看初阳化妆,于是也不拉客了,反正也没有人,老鸨又在睡觉,于是握着小手她眼巴巴的瞅个新鲜。

  等小姑娘拿着钱出来的时候,就见初阳正在给坐在凳子上凳子上的小姐妹化妆。

  她看向初阳,发现初阳鼻子眼睛明显深邃了许多,瞧着比刚才耐看多了。

  她把钱给了初阳,手里拿着手帕,心里嘀嘀咕咕,看自己的小姐妹冻得直嘚瑟,她干脆叫初阳进楼里化,反正一清早根本不需要拉客,她俩一直在楼里没什么人气在自告奋勇出来的。

  初阳没成想自己混进妓院居然这么容易,于是还了人家早点铺子的凳子,跟着进了妓院。

  妓院里面化妆东西都不多,初阳干脆手起自己的家伙什,正在旁边站着呢,就听小粉衣裳的姑娘说:“我刚才竟然不知道你有这样的本事,如果你化的好,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初阳揣着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姑娘放心,在下对自己的化妆技术是很有信心的。”

  初阳和橙色衣裳的少女面对面坐着,连擦带抹,又给弄了头发,鼓捣了好一会,粉衣小姑娘在旁边看着,吃着糕点咂咂嘴:“从来不知道擦个脸这么费劲。”

  初阳给她俩化了妆又改了发髻,二人都很满意,结束后二人居然想伺候一下初阳,初阳求爷爷告奶奶吓出一身汗,连声拒绝。二人只好又给了初阳二十文钱,然后浪里浪气的和初阳说好了下回还找他,初阳不怕回头客,就怕肉偿,赶紧答应跑出了妓院。

  她前脚跑出妓院,还没等走几步身后出现的一个轿撵就撵她,让她靠边走。

  初阳一向识时务为俊杰,像侧面让了两步,她给轿撵腾出一条宽广的大路,此时轿撵的帘子一抬,她和轿撵里的人对视了,轿撵里的人见了她明显很惊讶,然后赶紧吩咐轿撵停下,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妇人,她对着初阳问道:“你最近都住在哪里?”

  初阳没想到刚出了妓院就看了毛竹杏,毛竹杏这回和之前的乡下丫头不一样了。身穿上乘布料的衣裳,戴上了珍珠项链,耳戴翡翠耳坠,手上戴了一对不算细的金镯子,手上也带上了玛瑙和南红戒指,成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妾室,所以她觉得自己是可以趾高气扬的抬起头来的。

  初阳心胸坦荡,但是男女之防她还不得不遵守,于是拱拱手道:“我和孟于氏的孩子住在客栈里,你娘呢?”

  毛竹杏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我娘还好,哪日她跟我在夫家,躲过了这一场浩劫,之后便再也没有回去过了。我听闻人都死光了,没想到你还活着。”

  初阳点点头,觉得她并没有什么用,然后便打算走了,可毛竹杏并不打算放过她,上前一步她又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你们一直住在客栈可还方便?不如我帮你找找合适的房子?”

  初阳正需要房子,她想自己和毛竹杏交往并不密切,并不会让人瞎联想,而且毛竹杏嫁了小半年,也算是在城里认识点人总比自己满城里的找人问强,于是点点头,她道:“那就劳烦你了。我最近住在福来客栈,有事来那里找我便好。”

  毛竹杏点点头,目视着初阳的背影离去。她才坐在轿撵里,拍了拍自己心口,以前没觉得初阳好看,自从嫁了那个首饰铺的老爷,今日一见初阳她竟感觉有些心动。

  跟毛竹杏聊完已经快到中午了,她买了两本书,纸墨还有一些更好的绢布回了家,把书给了孟亦河,她又叫了饭,接下来就打算安心的在客栈等毛竹杏找好房子叫她了。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陛下:皇后要出墙》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636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636/5918703 阅读此章节;

2020/4/2 1: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