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出航 上

作者:镜焉|发布时间:2018-10-11 20:00:00|字数:2188

  端平二年十月的最后一天,宣德使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浩浩荡荡来到泉州,受到泉州知府与市舶使的热情款待。修整三日之后,正是吉日,宜出行。

  宣德使赵锐,说来也是宗室子弟,且血脉尚不算太远,传到他这里,还有个龙浔男的爵位,虽然也不过是个空爵,好歹身份总够了。他又去年方才及冠,正是年轻体健的时候。也因此,官家才会挑选他远渡重洋做宣德使。无论如何,他这次出行,代表的乃是官家天威,自然趾高气昂,锐气十足。

  待到出行的日子,一大早,天尚未亮,赵锐便被泉州知府与市舶使恭敬的请起来了。仆从服侍着盛装,着男爵紫服,曲领大袖,腰系革带,绣瑞兽锦纹,腰间垂着一枚翠色yù滴的玄武佩。

  来至码头,桌案仪祭都是准备好的。码头正中,是请来的灵惠助顺显卫英烈妃,民间称呼为妈祖娘娘的,保商船平安,出海顺遂。一张香案放置在妈祖面前,香案前则是一尊巨大的香炉。此时香案香炉都还空着,只有两根人臂粗的巨烛燃着光芒,在将白未白的晨曦红得艳艳。

  赵锐骑着高头大马,马颈上裹着红绸。泉州知府与市舶使李尧则乘坐轿子,跟在赵锐后面。码头被水师护卫得严严实实,码头外却是熙熙攘攘,泉州百姓围聚着,争要看宣德使,更要看宣德使出使远航的威势。于百姓来说,曹氏准备的出海规模,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架势。

  码头前等着两个人,一待赵锐来到下马,两人便前往迎上去,行礼。

  赵锐看着这两人,却是纳罕,暼向李尧,眼带询问,却不曾教两人起身。

  李尧忙笑着介绍:“这位是曹氏海商的曹娘子,此次出海,便是她来负责总揽,乃是曹氏海商队的纲首。”

  曹令如上身着窄袖红色小袄,外面搭着一件桃色褙子,下身着绯色长裙。衣着看上去烈烈如火,然而待看到她嘴角噙的笑容,却是如沐春风的温润之感。怪异的是,本应与那身红衣违和的气质,却偏偏又教人觉得正正合适,仿佛曹令如这个人,就该穿那样一套燃烧也似的红衣。轻垂螓首,曹令如自然起身:“民女曹令如见过宣德使大人。”

  “一个女子做纲首?曹氏这是没人了?”赵锐愈加不满,嘲讽,“官家如此倚重曹氏,将护送本爵出使大食的差事交付给曹氏办,结果,曹氏就是这么办差的?呵,这是不将本爵放在眼里,还是不将官家放在眼里?”

  赵锐话一出口,李尧和知府顿时诚惶诚恐的跪了下来:“爵爷息怒!”

  知府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却是怨怪的瞅着李尧。不是李尧坚持,哪会教曹令如一个女子作为此次出海的纲首?虽则曹氏被换下去,于泉州的确损失颇大,尤其商贸一处,都不是伤筋动骨那般简单,简直能要了半条命。然而这些哪有自己的官儿大?宣德使这一顶不敬官家的大帽子下来,他一个泉州知府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这顶帽子!

  李尧却比知府镇定得多:“爵爷明鉴。曹氏海商的本事有目共睹,否则官家也不会任命曹氏扈从爵爷出使。曹氏向来有两个纲首,一个是曹氏的东家曹海,一个便是曹海之女曹令如。曹令如的能为,并不输于其父,甚至,在泉州说话,曹令如比曹海还更有威信。以曹令如统领此次出行,正是曹氏重视之意,不敢有半点欺瞒糊弄,还望爵爷明察。”

  “当真?”赵锐审视面前的女子,除了长得漂亮之外,并没有哪里瞧着与别个女子不同,于是更加不屑一顾,“李大人,这不是你找来的借口吧?”

  知府忙跟着李尧的话说:“不是不是!爵爷,曹令如虽是女子,在泉州却是有口皆碑,曹氏商铺全是她一手打理,才有曹氏如日中天!”

  李尧只又加了一句:“时辰到了,宣德使大人可要出行?”

  赵锐悚然一惊。时辰到了,万事俱备,虽则曹令如是女子,却也是曹氏的人,算不得欺君。若是他继续耽误下去,反而是贻误公事的大罪。深吸一口气,再不看曹令如一眼,便率先走上码头。

  跟在曹令如身旁,作为此次出行副纲的沙罗这才松了口气,方才吓得他两腿都抖,站也站不稳。

  曹令如却是胸有成竹:“沙叔叔怕什么?咱们曹氏可没违旨。真要闹开了,即便咱们曹氏可能会被他拉下马,他自己却也要因为贻误出使,抗旨不遵而获罪。只要不是蠢人,便会老老实实的跟着咱们出海。”

  知府擦掉头上冷汗,经过曹令如时瞪了她一眼,便跟在赵锐身后。

  李尧倒是目不斜视,似方才替曹令如说话的不是他一般。曹令如反而规规矩矩向李尧万福。

  李尧之后,是随行宣德使的护卫军统领昭武校尉元季卿,之后,便是曹令如与沙罗,再后才是赵锐的随行护军及曹氏海商队各船的火长、杂事等掌船的人物。至于其他普通船员伙计,则早就登船,在船上准备出海事宜了。

  赵锐一来到妈祖像前,旁边早就等候的人便将各样供品抬了上来。正中是三牲祭礼,旁边五果摆齐,供奉给妈祖,请妈祖保佑。随后,李尧踏前一步,诵读一篇祭文,言辞华丽恳切,俱是请妈祖保佑此次出行顺利,宣德使出使完满,将大宋威仪遍布,使海外番邦臣服。李尧祭文读罢,一捧火烧给妈祖,放进香炉。恰在此时,一轮红日自海上涌跃而出,阳光瞬间普照,似妈祖允了李尧的祭文,答应保佑出使的船队。

  一群百姓被震撼,跪倒一片,向妈祖叩谢。

  赵锐本还有些不耐,他并不信奉什么海边的妈祖,不过出海总得有这样的仪式,便也从了。此时见着百姓迷信,即便他心里再不屑,也不得不做出恭信的样子。在知府的提醒下,率先进香。赵锐之后,其余人等也虔诚礼敬。

  礼毕,锣鼓喧天而起,震耳欲聋,上达天听。

  海面碧波万顷,等待托起曹氏的海船,远渡他乡。

     

手机同步首发不限小说《海上生明月》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437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437/1016599 阅读此章节;

2018/10/17 8: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