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结局2

作者:十年篱归|发布时间:2018-03-12 22:56:35|字数:3994

  “海岚不会那么傻,直接把魏贞供出来吧?”

  “当然不是。

  我曾经和魏贞是战友,虽然对她身边的人不了解,可是我一直都知道,魏贞宠爱的妹子不是魏碧池。

  那天我去西山,恰好,他们正在审问海岚。

  我看了一会儿,大概便猜了出来。”

  霍昔年的出身,注定了,他过人的观察力和洞察力。

  能看出来,并不稀奇。

  “魏贞的生死真是个谜。”

  纪臻调侃道。

  上辈子直到十年后,魏贞都没出现。

  所以她从来没怀疑过,魏贞的生死。

  可是现在魏贞出现了。

  还是以这种狂霸的方式。

  霍昔年抱着纪臻一边向外走,一边在思索这中间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

  “事情恐怕没没有那么简单,当初我亲眼看着魏贞……”

  未尽之语,大家都心照不宣。

  纪臻努力的回忆上辈子的一些事情,发现上辈子跟现在一点也不一样。

  就好像,她穿越到了平行空间,在过着另一种人生。

  关于魏贞这一块的事情,纪臻完全没有记忆。

  还有沈佩之,这个人在上辈子更是陌生人一个。

  她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突然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纪臻瞳孔猛缩,透过虚空,仿佛看见上辈子的自己为了活命在苦苦挣扎。

  她就那样倒在霍昔年的怀里。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纪臻睁开眼睛,四周是刺目的白,还有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她下意识的伸手掩鼻,才感觉到手上沉沉的。

  纪臻侧过脸,茂密乌黑的头发映入眼帘,男人抱着她的手,睡得正香。

  她害怕吵醒霍昔年,便维持着这个别扭的姿势,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搭在男人的头发上。

  大概是真的累了,霍昔年并没有因为纪臻的靠近而清醒,反而伸手把纪臻另一只手也握住了。

  然后又开始睡觉了。

  纪臻严肃的看着霍昔年,却怎么也绷不住,傻傻的笑了起来。

  病房里飘散着温馨的气息……

  直到乔叔送午饭过来,霍昔年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纪臻第一次见到霍昔年这个萌萌的样子,忍不住学着男人的手法,轻轻的揉揉霍昔年的脑袋。

  结果手没抬起来,反而直接耷拉在霍昔年的脸上。

  因为被霍昔年压着,太麻了。

  纪臻尴尬的想要收回手,霍昔年眉头一皱。

  拉着纪臻的手,慢慢的揉了揉。

  空气里冒着粉红泡泡的味道。

  乔叔见此,便把东西放好,带着保姆走了,甚至还贴心的拉上门。

  纪臻窘迫死了。

  “我都还没和乔叔打招呼……”

  她撅着的小嘴,都能挂上一个油瓶了。

  霍昔年觉得可爱极了,伸手刮了刮她的是鼻子。

  “手还麻?”

  “不麻了。”

  纪臻抬头,对上霍昔年满是血丝的眼睛,心疼了。

  她展开双臂,紧紧抱着霍昔年精瘦的腰肢。

  男人也伸手把她圈进怀里,温暖的大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你昨晚没睡吗?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纪臻看不见的地方,霍昔年神色一暗,满满的担忧和惆怅。

  如果怀里的人儿不醒来,他哪里敢睡觉,他不想再被那个梦折磨。

  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孩怎么会早逝呢?

  怎么会……

  想到这里,霍昔年平静的神色染上阴狠和偏执。

  圈着纪臻的手臂也不由得用了力。

  纪臻疼。

  真的很疼。

  但是男人那种快要溢出来的不安和惆怅几乎压得纪臻要窒息了。

  她紧紧的回抱男人。

  霍昔年很快就发现纪臻的不适,立刻松开纪臻。

  “弄疼你了……”

  他慨叹一声,蹲下来,和纪臻平视。

  “大叔,你在担心什么?”

  纪臻很正经的在问霍昔年。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霍昔年神色恍惚,飘忽空洞的眼神满是偏执。

  纪臻吸了口气,主动伸手抱住霍昔年。

  “大叔,我就在你面前呀,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她在他耳边喃喃的说着,一字一句像是誓言一样,敲在纪臻的心田。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霍昔年不可能平白无故的产生这种想法,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纪臻的软磨硬泡之下,霍昔年终于把那个奇怪的梦境说了出来。

  纪臻脸色一僵,那个梦不就是她被凌浩逼死的时候……

  不过那种诧异也只是一瞬间,纪臻很快就收拾好了。

  可是霍昔年却记了下来。

  “都是梦这有什么的。

  其实我也做过这种梦,不过老人家不都说梦是反的吗?

  你看我们现在这么好,活好当下,又何必去纠结那些玄乎其玄的事情呢?

  我心里的大叔果敢坚毅可不是你这样的。

  你再这样,我就抛弃你了呀……”

  纪臻这么调侃不只是安抚霍昔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在安慰自己。

  即使现在她能掌控自己的人生,可是骨子里的悲观,让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忧。

  两个人互相抱在一起,不断的汲取着对方身上的暖意。

  下午的时候,乔易出现在了医院。

  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和魏贞交涉的情况。

  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现在只有魏贞最清楚了。

  可是关键是魏贞不愿意和乔易说,必须要见一面霍昔年。

  霍昔年冷笑,不置一词。

  眉头都不皱一下,继续给纪臻喂食。

  “先生,之前策划那场车祸的人已经全部处理了。

  他们是F国过来的雇佣兵,和……”

  乔易迟疑了一下,看向纪臻。

  “说。”

  “和沈先生脱不了关系。

  自然这些人和魏小姐也脱不了干系。

  沈昀和沈佩之撕破脸也只是表面上的不和。

  沈佩之被人钳制,配合国安局的调查,不过是找了个安逸的地方藏身罢了。

  对了,沈佩之和文物局的那几位走的很近。”

  纪臻听得心惊肉跳。

  意思是沈佩之得罪了人,所以才……

  “沈昀现在的上司恐怕就是佩……”

  纪臻一个佩字刚刚出口,霍昔年就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她有些好笑,不过还是立马改口。

  “恐怕就是沈佩之的仇家吧?”

  纪臻虽然是疑问,但是几乎可以肯定。

  沈昀莫名其妙找她合作,还要把霍昔年也拉进去。

  还有万能的菲尔竟然花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没能把沈佩之救出去。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个巨大的漩涡,把与之相关的人都卷了进去。

  乔易点了点头。

  霍昔年微不可查的皱起眉头。

  “那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没有。

  但是可以肯定,那人也姓沈。

  恐怕是沈家大伯的亲戚。”

  最大的可能就是儿子。

  毕竟那么大的家业,直接就传给外人,恐怕是个人都不会甘心。

  “继续查下去。

  另外告诉魏贞,她不愿意说,我自然有办法查出来。”

  霍昔年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摆明了不想见魏贞。

  乔易只管执行霍昔年的命令。

  饭饱喝足,纪臻摊在沙发上。

  感觉自己这是过上了猪一般的生活。

  “大叔,你都没有工作要做的吗?”

  纪臻挑眉问身边的霍昔年。

  “我花那么多钱,可不是养废人的。”

  霍昔年拿着平板正在查看景城最近的股票。

  纪臻摇摇他,接过他手里的平板,直接点开景城的新闻网。

  “也不知道凌浩现在怎么样了?”

  纪臻一边搜索新闻,一边漫不经心的感慨。

  可这话听在霍昔年的耳朵里就不那么讨喜了。

  要知道纪臻曾经可是疯狂的爱恋凌浩。

  这么一来,霍昔年好不容易消下去的危机感,又上来了。

  纪臻半天没听到霍昔年的回应,一抬头就看到男人幽怨的眼神。

  纪臻噗呵笑了出来。

  “大叔,我们家似乎都不用买醋……”

  霍昔年不解。

  纪臻觉得这样的霍昔年实在是可爱,不介意多解释一句。

  “毕竟你就是产醋专业户呀。”

  看到霍昔年脸色一变,虽然纪臻知道霍昔年是和自己闹着玩。

  但是纪臻还是识趣的告饶。

  “这个赵霖怕不是傻了吧?

  倒卖文物可是死罪……

  他竟然出来给凌浩顶罪!?”

  纪臻看到新闻报道,不可思议的叫了出来。

  霍昔年早就料到回是这样的结果。

  只是没想到凌浩的动作这么快。

  可惜他收集到的证据还不能拿出来。

  “可以理解。

  不管是商场还是官场,大家都是相互牵制,可能凌浩手里有赵霖的把柄……”

  道理纪臻都懂,可是眼看着自己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因为这个赵霖打了水漂,再要扳倒凌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纪臻垂头丧气的把平板放在一边,坐在那里独自生闷气。

  霍昔年反手把纪臻拉进怀里。

  “纪臻,看着我。”

  纪臻固执的垂着脑袋,不想搭理霍昔年。

  “看着我……”

  纪臻被霍昔年突然提高的分贝吓了一跳,反射性的看着霍昔年。

  “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置凌浩于死地吗?”

  纪臻惊疑不定的看着霍昔年。

  她想过很多种和霍昔年坦白的方式,但都不是现在。

  纪臻缓缓的垂下脑袋,发旋对着霍昔年的眼睛。

  纠结了半天,终于吐出几个字。

  “他该死。”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最美不过你名字》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669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6698/5899680 阅读此章节;

2020/6/3 16: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