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竟然一手摁在了他的……

作者:鲤不染|发布时间:2020-02-16 18:35:34|字数:3053

  夜幕下。

  风起牵着马车徐徐向前,脚边不远不近的跟着一只鼻青脸肿的大狸猫。

  马车里,蓝芷紧紧的缩在角落,掀起帘子的一角往外张望着,眉头紧蹙。

  她不想跟殷墨衍离的太近,可殷墨衍说没有单独的马车给她,又说她独行目标太大,最终她还是上了殷墨衍的车。

  不大的空间里,他身上隐隐的香甜弥漫,蓝芷时不时会冒出一个古怪的冲动,就是早晚得把殷墨衍给扒干净了瞧瞧他身上到底藏了什么。

  “你很怕本王?”殷墨衍忽然问道。

  蓝芷一耸鼻翼,继而翻了个白眼:“王爷哪里来的自信。”

  殷墨衍淡淡:“快掉下去了。”

  忽然,马车好巧不巧的颠簸了一下,突如其来的震动直接把蓝芷给颠下了座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爷,没事吧?”风起听到了动静。

  睨望着那一边揉着身后一边咬着嘴唇一脸愠色的人儿,殷墨衍依然淡淡:

  “没事,有人不听劝,摔了。”

  蓝芷用力一瞪眼睛,可不等她开口,突然又是一个猛晃,她还没来得及站稳,直接一头扎进了殷墨衍的怀里。

  蓝芷几乎是下意识的打手一撑,这才没摔下去,但是撞上了殷墨衍的胸口。

  这人的胸是铁做的吗?这么硬!

  揉着撞疼的脑门,蓝芷郁闷,继而抬眼,不经意正对殷墨衍那双猝然一沉的深眸。

  

  挂在门角的灯笼晃动,微红的烛火一晃,掠过他眼底时,好似荡起了一层摄人心魄的暗波。

  蓝芷不由得怔了一下,随着他缓缓垂下的视线往下一瞧——

  方才她摔下来的时候根本没留意,自己摔进他怀里不算,竟然一手摁在了他的……那个上。

  下意识的抓了一下,蓝芷立刻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奇事儿似得,瞪圆了一双眼睛,完全没在意那眼神猝然一暗,气息也随之忽而一沉的男人。

  方才还软趴趴的,竟一下子坚硬了起来,变戏法似得。

  “好玩吗?”

  忽然,一个低沉且略显有些鸷冷的声音传来。

  抬头对上那双黑邃的冷眸,蓝芷一时间有些怔愣,当她意识到什么,顿时尴尬的脸颊一烫,连忙把脸扭到一旁,窘迫的五官都快拧在了一起了。

  要命!

  “哈哈哈,那个,多谢王爷出手……咳,相助。”

  蓝芷故作镇定的再次抬起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手一抬,而那紧跟着同样抬眼望向她的男人,竟比她还要镇定。

  面无波澜的扯了一下衣摆,殷墨衍淡淡:“不客气。”

  

  似乎,气氛好像更尴尬了。

  

  蓝芷讪讪的扯着嘴角,眼神不由自主的一阵闪躲,不敢偏移。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马车还没平行多远又是一个猛晃,这下的颠簸比刚才更甚。

  关键是,她才刚刚往后退了几步,防不胜防的一趔趄,直接又扑跪了回去。

  瞬间,蓝芷彻底怒了,火冒三丈,眼底更是抑制不住的一瞬鸷息粼粼。

  想也没想,她猛地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殷墨衍的大腿根上,使劲儿一掐,怒喝:

  “有完没完了!”

  风起刚牵住的马儿直接被她一嗓子给嚎惊了,流影连忙跳上马背抓住套马的牵绳使劲儿拉住,马儿终于安静了下来。

  “爷,不知是谁在路上撒了很多的小石子。”

  风起咬了咬牙,赶紧捡了几块拨开帘角递了进去。

  冷不丁,他看到蓝芷居然跪在殷墨衍腿间,殷墨衍则是一脸阴沉略显凝重的冷冷望了过来,眸光凌冽。

  “奴才该死,奴才不知……奴才什么都没看见。”

  风起吓了一跳,赶紧把帘子放了下来,再把帘角塞塞好,紧跟着一个深呼吸,不敢置信。

  “哇哦。”流影一挑眉梢,笑的暧昧:

  “小爷认识殷墨衍这么久,原来他也并非不近女色,只是一直没遇到对的人。就像青鹦,小爷终于找到了那个想跟她生一堆猫崽子的人!”

  风起怔怔的回过神来,立刻嫌弃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嗤声:“你一百二十三年前遇见那个叫柳儿的卖花女也是这么说的。”

  流影一瞪眼睛:“小爷多情但不滥情,小爷是真心喜欢柳儿,可小爷是万万没想到,柳儿居然对猫过敏。”

  风起没再理会他,而是心不在焉的一声长长的叹息,随后轻轻一甩鞭子,继续往前走。

  

  轿子里。

  蓝芷迎着殷墨衍黑邃的深眸,一脸生无可恋。

  她就知道,不该上殷墨衍的车!

  强作镇定,蓝芷低头望向自己掐在他腿根的手,然后缓缓的撑平了,再有模有样的拍了拍,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

  “其实吧,这事儿真怪不得我,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摔了两跟头可比你疼。你要是非得怪罪才行,那就只能怪你自己了,是你非不让我独行的,好了吧。”

  看着她微蹙的眉头,殷墨衍略略一眯眼睛,忽而抬手勾住了她的下巴,随即一个倾身:

  “可方才你抓着本王时,似乎很享受。”

  他离她不过咫尺,好像再近一点鼻尖撞在了一起,因此他的声音很轻,轻的就像是耳鬓厮磨的呢喃,缓缓呵出的气息更是裹着那幽幽的暗香直扑蓝芷的鼻子。

  蓝芷眉心一颤:“谁……谁享受了,切,谁稀罕。”

  说着,她往后退了一步想要躲开,却忽然被殷墨衍一把抓住了手腕又给扯了回来。

  

  离近了,殷墨衍才发现她鼻尖红红的,许是方才撞的,像是在冒出雪地的一颗小红果,娇嫩而诱人。

  轻轻一抬视线,殷墨衍又盯上了她忽闪的眼眸,审视的视线好像刀尖一样,舆图剥开在那双琉璃一般的幽瞳之下的真相。

  “你闻得到对吗?”殷墨衍沉声。

  随着他视线里一束锋芒掠过,搅动着那眼底的困惑和期待,一时翻滚如潮。

  忽而,他瞳光略略一恍,思绪仿佛一下子被扯出了天边,落在了那遥远的过去,任凭无数个光景掠过也未曾沾染上半点尘埃的过去。

  蓝芷怔怔的看着他,好似自己的思绪也被那双深眸一并勾着飘远了,落入脑海深处的一片寂暗。

  

  一阵微凉的夜风吹过,掀起窗帘一摆。

  蓝芷猝然回神,用力挣了一把手腕,脱开了他的桎梏当即一声质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殷墨衍不着痕迹的一收思绪如旧,波澜不惊的看着她,缓缓攥起了手心:“本王这肉tǐ凡胎,一眼便知。”

  不待蓝芷开口,他转而一句不动声色的追问:

  “你究竟又是何人?本王与生俱来一股异香,除了本王与本王的师父,这天下人间便只有你能察觉。”

  蓝芷抿了抿嘴角,继而朝着角落一坐,自然而然的把视线投向正前方,紧跟着漫不经心的一呵:

  “那是因为这世间少有嗅感独绝之人,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是吗。”

  蓝芷眸光一闪,不以为然的嗤了一声:

  “那是当然,别说是王爷身上的香味,就是两条街外的酱香烧饼我都闻得到。”

  她一脸的得意洋洋,殷墨衍则是不慌不忙的看向掌心里的石子:“谁会在大半夜烧酱香饼。”

  蓝芷顿了下,随即立刻把嘴角一撇:“王爷不许有人半夜饿醒了想吃点东西吗?”

  殷墨衍抬眼看了看,不觉眼角略略一弯:“有道理。”

  

  马车继续向前驶出一段后,紧跟着停了下来。

  风起恭声:“爷,月王府到了。”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枭宠娇妃有点野!》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681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6811/5918043 阅读此章节;

2020/7/16 2: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