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虐恋情深

作者:钮轱禄胖虎|发布时间:2021-07-06 09:41:20|字数:1428

其实上一世,我的故事有几分恶俗,无非是我和李慎虐恋情深,小混蛋专注被虐。

  自我出生起,我就是大宋最受宠的公主。

  我外公是开朝镇国大将军,大舅骁勇,二十岁便官至护军统领,二舅儒雅,天平年探花,为太子少傅,剩下母亲柔媚,嫁入宫中后生了我,成了最受宠的贵妃娘娘。

  毫不夸张的说,倘若我在宫里放个屁,整个京都都能闻见味。

  但是树大招风,盛极而衰的道理我是知道的,更何况我那个老爹并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主。

  我一个黄口小儿能想到的,我的外公舅舅们自然也能想到。

  可是母亲和我都在宫中,虽说享受皇威的庇佑,但也可以说是一种挟制。

  果然,我才无法无天了几年,我的外公便被人寻了个错处捅到朝堂上丢了官职,我大舅气不过,公然在朝堂上顶撞皇帝,被外放北地,就连我二舅也平白无故受牵连连降三级。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整个京城都知道皇帝这是要整治孙家,一时之间冷眼嘲讽无数。

  我母亲为外公舅舅的事在皇上面前苦苦哀求却只遭厌弃,最后竟然闭门不见。可怜她日日在宫中流泪,心情忧虑,久而久之竟一病不起。

  内宫见我母亲已经失势,别说妃嫔冷眼,就连下人都暗自克扣银两吃食,偌大的长春宫竟比冷宫更甚。

  母亲去世前把我唤到床边,用枯槁的手轻轻抚摸我的头发,眼底闪着盈盈泪光。

  “我的儿,母亲走后,你再不能任性了。”

  “一定要寻个靠山,断不能像母亲一般,满腔深情终是错付了。”

  我望着她迅速苍白衰老的脸顿时感到一阵悲怆,眼角濡湿却只能轻轻喊出一声母亲。

  “这个锦囊你拿着,把这个拿给皇上,希望他能念些旧情。”

  我低头看着手心,一个素色锦囊静静地躺在上面,面上绣着一朵并蒂莲。

  我这时候才明白,为何她从生病到如今身死,都从来不告知父亲一声。

  帝王的真情太少,少到要用她的死才能换取对方对我的一丝怜悯和庇佑。

  母亲的死讯传到皇帝耳朵里时,我那春风得意的父亲终于也有一晌的愣神。

  我哭着跪在他的面前,将那个锦囊呈上。

  “父皇,母亲想见你想的紧,走的时候紧紧攥着这个锦囊,说此生无悔遇云郎。”

  眼前的这个男人盯了锦囊半晌,终于是落下几滴泪来。

  皇帝将我交给了皇祖母抚养。皇祖母生前对母亲颇为喜爱,如今见我没了生母孤苦伶仃,更是怜爱几分。

  可是我却依然如之前那样吃喝玩乐不学无术,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这宫中完好地生存下来。

  我没有倚仗,孑然一身在这宫中,若是抢了别人风头,又该有多少明刀暗箭等着我呢。

  天成年,皇祖母去了,我也到了婚配年龄。

  那年恰好郑老将军被重新启用,从北地回了京都,其二子武艺非凡,一路过关斩将,被钦点为当科武状元。

  二舅托人带话给我,携风青云上,乘月树梢头。

  那日我在晚宴上喝的半醉,踉跄出门却在湖边见一人懒散地坐在树上,手上正拿着匕首削树叶。

  他刀功极好,眼神虽漫不经心,但手上的树叶却被削得细可穿针。

  我装模作样地拱手一笑,带着几分少女的娇憨傻气。

  “请问树上坐的可是郑家二将军?”

  那人挑挑眉头,一缕树叶带着几分清香落在了我的眉头。

  “何以见得?”

  我把树叶在手指上绕了绕,笑眯眯地说,“早闻郑二风流潇洒,武艺精湛,天底下这样的妙人,我以为只有阁下这样的,才当的起。”

  我听到树上传来一声轻笑,再抬头时,树上就没了人影。

 

【通知~】

明天上架啦,感谢大家的不弃之情,

码字不易,亲们,支持正版,给码字狗一个得以坚持下去的信念吧~

ps:如遇问题,请咨询页面下方的客服qq。再次感谢!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恶毒女配每天都在被迫营业》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060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060/7644432 阅读此章节;

2022/12/1 10:4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