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舔狗

作者:叁肆意|发布时间:2021-09-26 11:18:54|字数:2284

  我叫徐白,是个舔狗。

  人都说舔狗不得house。我不一样,我舔到最后舔成功了。

  我把计算机学院的院草舔成我男友了。

  但这话也说不上全错。就算我成了他女朋友,也只是有名无实。

  计算机学院院草褚杨。在大一入学就引起轰动,成绩优异,长相惊为天人,谁不喜欢?有好事者甚至把他初中高中全挖出来了。其中也包括他高中初恋。

  那是他的白月光。

  高一恋爱,高三分手。他挽回无用,女生飞往国外。

  自此以后,和他谈恋爱的人多少有几分像他的白月光。

  我看过他的白月光的照片。平心而论,我觉得我和她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吧,起码也是毫不相干。

  当然我也不至于自信到以为是自己感动到了褚杨,让他愿意接纳我。

  后来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褚杨和他兄弟谈话。

  他说我笑起来隐约有几分像张耀月。

  他的白月光。

  难怪。

  我不介意他心里有白月光,不介意他只是透过我看另外一个人,不介意他并没有把我当成他的女朋友,甚至我也不介意他不爱我。

  年少时太莽撞,把炽热的爱意都给了一个人,也觉得自己会永远只爱一个。

  我和他,都是这样的人。

  褚杨喜欢打篮球,周五到周末都会在篮球场呆着。我顶着烈日安静地坐在旁边等他,带着毛巾和饮料。

  我对篮球没有兴趣。

  球场上也只会盯着褚杨一人看。

  他比篮球赛更有吸引力。

  球场总是很危险的。稍有不慎一个篮球就会砸过来。

  而我意外收获惊喜。

  篮球正好砸在膝盖上。

  带着加速度造成巨大的力。

  有男生道着歉小跑过来,问需不需要送我去医务室。周边围着的人渐渐变多,褚杨却未出现。

  我用手碰了碰膝盖,只觉得疼痛难忍。

  “你有事吗?”

  不带几分关心的语气。

  我抬头看见褚杨微蹙的眉,回答:“还行。”

  “哦。”

  他扔下一句话,又转身回球场。

  砸中我的小兄弟一直说着道歉,紧张地想要架起我送去医务室,我摇摇头说没关系,坐着休息一下就好了。

  人群散去,他上了场后仍忍不住频频看我。

  那场球照样打到天快黑。

  褚杨小跑过来,我将毛巾和饮料递给他。他处理完后又走开,和他的兄弟混成一堆离开了。

  连话也不说一句。

  我坐在原地看他们一行人走远。

  远到连背影都不见了。

  校园的钟声提醒我已经六点了。膝盖上的剧痛未有半分缓解。

  我用手撑着,挣扎着站了起来,冷汗在一瞬间冒了出来,钻心的疼痛从膝盖蔓延开来,手支撑不住,我重新跌坐下来。

  无力感侵袭全身。

  我叹了口气,不再试图站起。

  暮色苍茫,我看着天边的晚霞发呆。

  接到粟溪南电话的时候,晚霞都已经散了。她问我在哪。

  “篮球场。”

  “怎么还在那儿?他还没打完球吗?”

  “早打完了。”

  “那你怎么还不回来?”

  “我腿疼,站不起来了。”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

  我放下电话。

  溪南的声音比她的人先到。

  “怎么不打电话和我说?褚杨他人呢?他不知道你被砸了吗?……”

  来不及阻止,裤腿先一步被拉上,露出底下肿胀青黑的皮肤。

  她倒吸一口气,想说什么却又没说。

  我看着她笑。

  “本来是准备给你打电话的。晚霞太好看了,就忘记时间了。”

  “褚杨他和朋友去吃饭了……”

  “他知道吗?”

  溪南打断我。

  “他知道我被砸了,但不知道我伤的这么重。不过我自己也不知道。”

  “他知道你被砸了。”

  “他不知道我受伤了。”

  粟溪南没理我,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我拉住她的手:“算了小南。”

  她没收手,静静地看着我,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去医务室。”

  “你何苦呢?”

  她不止一次这样问我。

  我只是笑笑,从来不回答。

  脚伤好了之后的我不长记性,还是次次跑去球场看褚杨打球。

  周五他们打完球,我拿着毛巾和饮料朝褚杨走过去。他的兄弟搭着他的肩膀说些什么,看见我过来挥了挥手:“嫂子和我们一起去唱K啊。”

  他们喊褚杨喊哥,连带着他的女朋友都喊做嫂子。

  我不是第一个被喊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抬眸看了眼褚杨,刚打完球,脸上满是愉悦。我点了点头。

  KTV里混浊的空气和晃眼的灯光让我有些不适,尽量将自己缩在一个小角落里。

  褚杨已不知被第几个妹子拉着唱情歌。

  我撑着下巴看他。

  迷离的灯光打在他侧脸上,暧昧不清。

  我拿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一曲终了。

  “徐白怎么不和杨哥唱一首?”有个尖锐的女声突然响起。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我身上,我下意识摇头:“我不太会。”

  那人抢过话头:“没事没事,反正是出来玩,你就唱吧。”

  “我已经帮你们点好了哦。”

  歌曲前奏响起,我立马意识到了什么。

  学校里关于他的八卦传的很广。而我记得所有的。

  现在这首曲子,是张耀月最爱的。

  赝品永远没有办法和正主相比。

  一丝一毫都比不得。

  我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褚杨的脸色肉眼可见得难看起来,我赶紧摆手:“我不会唱这首歌,还是他自己唱吧。”

  话筒不知从谁手里传到我面前,不由分说地往我手里塞。我被迫拿过话筒,有些无措地看向褚杨。

  他的脸色在昏暗的灯光下让人捉摸不透。

  短暂沉默之后是突然的爆发,褚杨将桌上的杯子扫到地上,砸成七八片碎片。四分五裂的一瞬间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声响,房间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小心翼翼地看着褚杨,而他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我放下手中的话筒,跟着追了出去。

  但我没去找他。他不会愿意见到我。

  我所能做的,只有在他身边消失几天,等到他的情绪过去。

     

手机同步首发青春校园小说《白墨》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245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245/7712423 阅读此章节;

2022/7/5 11: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