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活在顶端的人总饱受瞩目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5-10-23 15:02:51|字数:1067

顾子深一来到秘庭,就惊起了一片小震荡。

秘庭经理亲自出来相迎:“顾少,您来了,我立刻给您准备包厢。”

顾家人在秘庭有单独的私人场地,只供顾家人使用,闲人免进,这是规矩。

“不用。”顾子深语调平淡,步伐未停。

走廊上偶有走出包厢的客人,见来者容貌惊艳,气质卓绝,不由心里一怔。

待到与顾子深擦肩而过,才低声问:“那人是谁?竟能让秘庭的经理亲自出门迎接。”

“那是顾家太子爷顾子深啊,据说秘庭就是顾家产业之一。如今顾家可是商场一擎,别说秘庭经理了,就是宁市市长都要礼让三分。”

活在财富最顶端的人,总是饱受瞩目。

顾子深推开包厢的门,便见齐华池以标准的小学生姿势端坐,面色凝重地看着大门的方向,而一向比齐华池更显沉稳的宋曹也是一脸沉静。

“怎么?”顾子深在沙发上坐下,长腿交叠,“在开会?”

“没有……”齐华池说,“就是有点不敢相信。”

顾子深眼神看向他,示意他说下去。

齐华池清清嗓子,道:“不敢相信当了三年的原始人顾少竟然出山了。”

“……”

顾子深不理他,径自拿起杯子倒了杯红酒,1982年的拉菲,动作不急不缓,优雅贵气。

“来来来。”宋曹举起酒杯,提议,“难得见子深愿意出门,我们为此干一杯!”

顾子深倒是没有异议,举杯跟他们轻撞了撞,薄唇微启,将红酒一饮而尽。

齐华池和宋曹相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浮现一句话:“果然有问题!”

还没等两人斟酌该怎么开口,顾子深便淡淡开口:“她回来了。”

“江晨曦”三个字立刻从齐华池和宋曹脑海里划过,这些年,也只有这个“她”,对顾少爷而言,刻骨铭心。

……

虽然明知道只有江晨曦这个名字能让顾子深开尊口提及,但齐华池还是忍不住问:“晨曦?你说的她指的是晨曦吗?”

“嗯。”

简短的一个字,仿佛那个人只是出去玩了一圈回家,而不是失踪了三年。

宋曹看着身边的顾子深,他慢条斯理地品着酒,眼眸淡漠如常,旁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宋曹知道,那一个“嗯”字里,代表了他在无数次焦急、失落、绝望中反复辗转三年的情绪折磨,终于尘埃落定。

那一晚,三个人都喝得有点多,最后齐华池和宋曹双双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只有顾子深依旧清醒,他拿起外套起身,正要离去。

不省人事的齐华池突然抓住了他的衣袖,口齿不清道:“纸、纸深,以前滴酒不沾德你没田到底喝乐多少酒,才有介么大的酒量……”说完后,他又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子深,你每天到底喝了多少酒,才有这么大的酒量?

这话问的好,他也不知道,那些只能用酒精催眠的晚上,到底需要喝多少酒,需要多醉,才能不想起她。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我想和你过好这人生》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0543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0543/4050328 阅读此章节;

2022/1/25 19: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