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谁都怕他,只有她敢训他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5-10-23 15:03:45|字数:1685

子深走出包厢,意外地看见等待多时的卓立,他眉头一蹙,问:“你怎么在这里?”

卓立立刻道:“顾少,从您离开之后,江小姐在雨里站了两个多小时,由于体力不支昏倒在马路边。”

昏倒在马路边?

顾子深想起他离开时,她冲进雨里认错了车子,难道从那时候她就站在雨里一直淋着?

想起从小到大她在旁人眼里表现的淡漠和只在他面前流露出的倔强。

顾子深面色冷峻,不发一言,大步朝会所外走去。

卓立跟在顾子深身后不敢吭声,心里却感慨,顾少明明很关心江小姐,为什么要那么折磨她?明明用尽办法让她回到他身边,却让她在门外淋雨徘徊,做这种又痛苦又矛盾的事,一向不是顾少的作风。

那时候没经过爱情的卓立并不知道,明明相爱的两人,却总要互相折磨,是世上最难解的题。

……

晨曦在发烧,这一烧,烧了两天两夜。

朦胧中,她似乎看见顾子深的身影,他立在床前,冷漠地看着她。

她伸手想要抓他,可怎么抓都抓不到。

然后,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远到她再也看不见。

她知道顾子深故意不见她是在惩罚她,她躲了他三年,他怎么能轻易放过她?

她不怪他,只想亲口跟他说一声迟到了三年的对不起。

坐在床头的顾子深看着床上不断冒着冷汗,痛苦皱眉的晨曦,那是他极少见到的样子。

印象里,从小到大她生病的次数都非常少,没有普通女人的娇弱,向来都不是需要被照顾的那个。

他却反相。

小时候,他身体不好,发烧感冒是常事。

他不爱上医院,又特别排斥吃药打针,所有宠着他的顾家人都对他无可奈何,只有她会捧着药端到他床前,一脸严肃地对他说:“顾子深,你生病了就要吃药。这药你若不在一小时内喝完,晚上就不许吃饭!”

谁都害怕顾家小少爷,也只有她敢在他面前这么训斥他。

而她也当真狠心,当佣人江丰盛的饭菜端上来时,她却把房门给反锁了,不许任何人进来,站在床前与他大眼瞪小眼,直到他妥协为止。

最后向来都是他输,倒不是因为饿了,只是他不吃,她也跟着不吃,他不忍心,便次次妥协。

“笃笃笃。”

耳边传来敲门声将顾子深的思绪拉回,他转眸,负责顾子深生活起居的余妈端着药盘子站在门口,道:“少爷,药已经煎好了。”

“嗯。”顾子深应了一声,“放在桌上就行。”

“是。”余妈听了话,将盘子搁在了床头边,便转身关门离开。

顾子深端起黑乎乎的汤汁,看了眼依旧在昏迷中的晨曦,略显生疏地舀了一勺药汤送进晨曦的嘴里。

迷糊中的晨曦不知是什么东西被灌进嘴里,只觉得苦涩无比,难以下咽,抗拒地吐了出来。

顾子深连续喂了几口都是如此,他看着晨曦苍白的脸痛苦地纠结在一起,薄唇轻抿,沉黑的眸色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这是三年来,顾子深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她头发长了很多,凌乱的散在枕头上,不带任何妆的脸上显得很苍白,颤抖的睫毛泛着不安,似乎正处于梦魔当中。她的状态很差,看得出这些年,她似乎也过得并不好。

以前她总说自己是吃不胖的体质,不管他喂她吃多少,她永远都是清清瘦瘦,随时都能被风吹倒的样子,如今,她更瘦了,瘦到一缕清风就能将她吹散。

医生临走时特意嘱咐:“江小姐如今的体质非常差,这些年肯定经常生小病,看江小姐的状况,像是经常不按时吃饭并且长期服用过具有副作品的药物所致。所以我替江小姐开了一副调理身子,安心定神的中药,一定要让江小姐按时服用,否则再这样折腾下去,江小姐的病情会更加严重。”

他问:“严重到什么地步?”

医生沉吟了一会儿,道:“这要看江小姐长期服用的是什么药了。”

后来,他让卓立调查了一下,原来她长期在服用安定片。

“安定片是中枢神经抑制药,主要适用焦虑、镇静催眠。但如果长期服用,会导致人出现头昏乏力、记忆减退、窒息,甚至导致呼吸衰竭的现象。”医生告诫道,“以后千万不要再让江小姐再碰这类药,否则就等于慢性自杀。”

慢性自杀吗?

顾子深回眸,眸光中划过一丝凛锐。

他重新舀了一勺药喂进她的嘴里,不出意外,晨曦本能闭紧嘴巴,任由药汁流出去。

下一秒,顾子深俯身,冰凉的薄唇盖上了她的唇,霸道的将药汁灌进她的嘴里。

江晨曦,没有我的允许,你连自杀的权利都没有!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我想和你过好这人生》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0543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0543/4050330 阅读此章节;

2022/8/15 15: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