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押入天牢

作者:锦秀|发布时间:2017-04-12 17:40:07|字数:3411

  骆启霖稍微定了定神,便对叶学枫施了一礼:“叶大人,本王此次前来,也是奉旨行事,望叶大人海涵。”

  叶学枫赶紧还行:“不敢,不敢!”

  骆启霖为照顾叶学枫面子,并未让叶学枫跪下宣旨,而是将圣旨递于叶学枫.

  叶学枫接过,细细看了,便长叹一声,长跪在地:“臣,绝无反意,忠心日月可鉴!请殿下尽管搜!尽管搜!”

  骆启霖赶紧扶起:“叶大人不必如此!”

  叶学枫却执意不起:“殿下,圣旨已说得非常明白,即使搜不到证物,也要即刻收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

  最后一句话说来已是泪流满面。

  叶学枫这一跪,身后其夫人,叶蓁及叶苑苑都跪了下来。

  骆启霖心中酸楚,却知事已无扭转之局。

  不多几,两个侍卫联手抬一个箱子匆匆赶来:“殿下,殿下,找到了!”

  骆启霖当着大家的面打开箱子,顿时脸如纸白,心如死灰。这一箱子里装的是龙袍和冕旒,谋反之罪证据确凿。

  叶学枫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臣家中怎么可能有这些物候,怎么可能!这一定是污陷!”

  骆启霖不敢怠慢,只说:“叶大人,是非曲折,本王相信,父皇一定会还你公道的!只是,这物证,是众人面前搜出,本王,不得不,呈给父皇……”最后一句骆启霖已经不忍心说出口。皇上若知道了这物证,叶家必没有任何活路了。

  叶苑苑即使平日胆量不小,心智过人,但毕竟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还未经历过这些事,眼下也是全无主意。她吃不准这一切是为何而来,她只知道,她的父亲,不会谋反!

  她跪行到骆启霖身边,叩了几个响头:“殿下,我父亲不会有反意的,我父亲绝对不会有反意。请殿下明察!”

  骆启霖强忍着心疼,想蹲下欲扶她起来,却知道这个时候她是不会起来的,他手扶在她肩膀上,声音无奈而绝望:“苑苑……”

  他能说什么呢?即使他是太子,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如果他行差踏错,父皇也会毫不留情地取他性命……

  叶苑苑看见他眼中的悲哀与绝望,当下便明白了这事没有回旋的余地,她只剩下满眼泪水喃喃地说:“殿下……救救我们,救救我叶氏一家……”

  骆启霖想为她拭去泪水,却是不能。

  此时禁卫军首领许天伟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殿下,如今物证已搜了出来,还是快快收监,等待皇上发落吧。”

  “来呀,将叶氏一族全部收入天牢!”

  各侍卫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叶苑苑只记得自己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她不知何时,已晕了过去。

  天牢。

  外面大雪纷飞,地牢里更是阴冷得可怕。

  “苑苑,苑苑……”叶苑苑听得真切,是母亲在唤她。她一激灵,立刻爬了起来。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三面泥墙,一面铁栏,地上稀松地铺着一层稻草,母亲胡氏满脸泪痕,脸色苍白得可怜,人像是瘦了一大圈。身边是弟弟叶蓁,关切地望着自己。

  “母亲,你没事吧?”叶苑苑摸着母亲的手,却发现她的手烫得可怕。

  胡氏凄惨地笑笑:“你没事就好了!”

  叶苑苑突然恨自己为何在那个时候晕了过去,没好好保护好母亲。“母亲,你发烧了……你吃药了吗?药……药……”

  叶蓁说:“已跟外面的狱卒说了,不但没有药,反而被教训了一通。”

  胡氏却说:“不碍事……”

  叶苑苑摇着栏杆大喊大叫:“有人吗!有人吗!快来人呀,我母亲生病了!快拿药过来!”

  两个满脸横肉的狱卒走了过来:“嚷什么嚷!进了天牢可不就死路一条!生病了也好,早死早超生!”

  叶苑苑气得从地上抓了一块石子便扔了过去:“怎么说话的!”

  石子打中了狱卒,他“哎呀”一声摔倒在地,几乎爬都爬不起来。另一狱卒见状便火了,拿着棒子便往前冲:“反了你不成!在天牢里老子还怕治不了你!”

  地上的那个却一把抓位他:“罢了罢了!快走吧,惹不起这一家子还躲不起吗!”

  “快走快走!太子殿下有话……”

  叶苑苑听着太子殿下有话,却听不真切后面的声音,两个狱卒就这样离开了。

  叶苑苑气得继续大喊大叫,却是再也叫不来任何人了。

  胡氏心疼地拦下她:“苑苑,何必跟他们白费力气……”说完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叶苑苑心疼不已,又问叶蓁:“爹爹呢?”

  叶蓁摇摇头,只管拍着母亲的背:“爹爹不知被他们关在哪里了。”

  叶苑苑心中一阵绝望。父亲是死是活不知,琰哥哥是何情况不知,外面的情况怎样一概不知。

  三人都只有薄薄的单衣,到了夜里地牢里更是冰冷刺骨。

  叶苑苑与叶蓁开始都尚且可以内功护体,但地牢里的饭却是不是坏的就是嗖的,渐渐的二人也有体力不支了。而母亲胡氏,高烧一直不退,已经晕迷不醒,一直在说着胡话。

  母亲的身体渐渐冰冷,叶苑苑已经万念俱灰。不管叶苑苑与叶蓁如何精心照料,她终是撒手离去了。

  “也好,不用忍受凌迟之痛。”叶蓁喃喃地说着。

  前几日明明还是阳光灿烂风华正茂的少年,现在满脸沧桑,苍白瘦弱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不甘与绝望。

  叶苑苑与叶蓁依偎着,早已哭不出来。

  而在叶氏一家收监后,骆启霖便一直四处奔波,渐渐有了眉目,所有的证据都一齐指向了端王骆骐骏。

  邱鸿轩,时任兵部侍郎,太子的得力助手。“殿下,这一切必定是端王的阴谋。先污陷瑞王府中藏有玉玺,又将龙袍之物偷偷藏在叶大人家中!”

  骆启霖长叹一声。端王骆骐骏他是知道的,虽然母妃萧婕妤在后宫甚是得宠,但他平时为人却很乖巧低调,像是与世无争。但骆启霖曾从母妃范皇后中听过不少萧婕妤对她的陷害,因此对萧婕妤那种阴森的性格有些害怕。很难保骆骐骏不是那种笑里藏奸之人。

  “轩,后宫之事你应该也略知一二,我母妃之事你应该也有所耳闻。萧婕妤一向将七皇弟的母妃齐妃娘娘视作心腹大患,处处为难。此次七弟如果出事,齐妃肯定也受连累。你的推论不可谓不正确。”

  “即使如此,目前本王也毫无证据啊。而父王,对有谋反此类罪行,一概是宁错杀不放过的。但愿我们能争取到时间,在叶氏行刑之前找到证据,否则……”

  邱鸿轩与骆启霖都沉默了。

  “天牢那边怎样了?”

  邱鸿轩摇摇头:“天牢是皇上亲自掌控的,密不透风,什么东西都传不进去,不过我已经带话了,料定狱卒不会为难叶氏一家。”

  “嗯。此事还要速速追查下去,如果找到确实证据,七皇弟和叶大人或许还有救,否则……”

  骆启霖不敢想,邱鸿轩不敢接话。

  岂料,第二天,即是收监的第十天,皇上便下旨定案。

  叶氏一家谋反证据确凿,诛九族。叶氏一家择日凌迟处死。瑞亲王骆琪琰因受是叶学枫蛊惑,也已有悔意,终身圈禁于九灵山,任何人不得探视。

  消息传到太子东宫正是晚膳时间,骆启霖与邱鸿轩,瞿浩然正边吃边商量着端王可能露出的马脚。这下大惊,急急便要入宫,想请求父皇再议。

  邱鸿轩与瞿浩然自知此去入宫必定凶多吉少,说不定连骆启霖自己也会被连累,极力阻拦。无奈骆启霖心中还有一丝希望,执意要去,三人在门口各不相让。

  宋离慢悠悠地来了:“殿下,别入宫了。”

  宋离是提刑司,平日虽与太子交好,但很少管太子的事,此时突然出言,令人惊疑。

  “据称,萧婕妤在齐妃宫中搜出了凤袍。”宋离又不紧不慢地说。

  “凤袍?”三人皆是大吃一惊。

  骆启霖道:“齐妃娘娘一向品德端庄,怎么可能有凤袍在身?”

  宋离说:“是啊,这事搁谁身上,皇上估计当场就得砍头了。但搁齐妃身上……皇上迟疑了很久,废了齐妃名号,只说再查。不过以萧婕妤的厉害,相信齐妃也很危险了。”

  瞿浩然道:“瑞亲王被指藏有玉玺,虽然没找到,但在叶大人府中搜出龙袍,现再加上齐妃宫中有凤袍,皇上再如何偏爱齐妃与瑞王,想必也已是心寒之极了。于情于理,瑞王这边,估计……已经没有活路了。”

  邱鸿轩叹了口气:“殿下,我知道你想救叶氏一家,只是……这下真的回天乏术了。”

  骆启霖没有言语,眼神黯淡。

  “至少骆骐骏露出了他的马脚。以后,我们知道该防着谁了。他把七弟扳倒,下一个目标必定是本王。”

  他想起叶苑苑那双清亮的眸子,他咬紧下唇,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心痛得几乎难以自已。他为佳人多难而悲,为自己心中那段未发生便已消失的情感而伤。

     

手机同步首发穿越架空小说《夜帝深宠:锦绣天下》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60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608/4385722 阅读此章节;

2020/9/18 23:5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