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生死相隔

作者:锦秀|发布时间:2017-04-12 17:40:43|字数:3337

  相比天牢阴冷和太子府的绝望,皇宫之中萧婕妤的住处几乎想要张灯结彩了。因萧婕妤举报有功,皇上赏她独住元粹宫——皇宫之中除皇后之外最大的宫殿了。虽然封妃的赏赐还没有下来,但这简直是指日可待的。

  萧婕妤满面春风:“骏儿,这下瑞王那个眼中钉除掉了……眼下,我们的隐患,只剩下太子了……”

  骆骐骏冷冷一笑,对付太子,他势在必得的。太子母妃虽贵为皇后,却是不入皇上法眼,怎么看怎么好收拾。他慢悠悠地喝着茶:“最近父皇身体怎么样?”

  “唉……”提到这个萧婕妤有些忧愁,把声音压低,“丁太医说,皇上龙体大限将至,拖不了多长时间了,最多半年,少则几个月……”

  丁太医是骆骐骏的人,他不会说假话。

  萧婕妤又道:“最怕太子还没被搞倒,皇上大限已到,到那时,太子名正言顺的,咱奈他不何。”

  骆骐骏深深地想了一会,说:“告诉丁太医,不要把父皇身体的情况告诉父皇。若父皇逼他一定要说,只说注意养养就好,不是什么大病。父亲对自己大限肯定也有感觉,如果父皇问起,半年就说两年,一个月就说半年。”

  萧婕妤点了点头。

  骆骐骏随手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萧婕妤饶有兴趣地接过:“皇儿,这不就是骆琪琰的碧玉小匕?”

  骆骐骏点了点头,将匕首递给母妃:“骆琪琰已经前往九灵山,他的匕首不日本王也会呈给父皇。不过嘛,在呈给父皇之前,母妃要拿她杀一个人。”

  萧婕妤接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齐冰玉。不错,不错,死在自己儿子的匕首之下,也算是对她仁慈了。”

  第二日,皇宫来报骆晗,说齐妃娘娘畏罪自杀。骆晗只是心中顿了一顿,便令萧婕妤好生安葬,从此便再也没有想起过齐冰玉这个人。

  天牢里不见天日,一日比一日难熬。叶苑苑与叶蓁纵然都是习武之人,有内力护体,但终是体力不支,冬日里单衣裹身,两个人满手满脚的冻疮。

  谋反定案后,凌迟处死的消息也一同传了进来。同时还时不时传过来一些保暖衣物,一些零碎糕点。叶苑苑不知是谁传进来的,但随着母亲离去,她早已心死。她与弟弟一天一天数着行刑的时间,相互说着最后的心愿:见父亲最后一面。

  然而很快,他们见到了父亲。

  他躺在一个破席之中从狱卒拉着,从叶苑苑二人的监牢前面慢慢走过。本非常瘦弱的身子现在却全身浮肿,眼睛无神的涣散着,头一磕一磕地碰在地上。

  “父亲……”两个人扑在牢门前,喊得撕心裂肺。这便是最为悲痛的事……来不及,好好告别。

  狱卒从内心深处觉得这一家子人真心可怜。从极富极贵人家到跌入地狱,境地真的非常之惨。他摇摇头说:“早死早超生啊,早死早投胎。不用受凌迟之苦,不用受凌迟之苦……”

  叶苑苑内心凄苦,看着父亲的尸首慢慢远去。叶蓁突地失声痛哭起来。这么多天了,他从来没有哭过,不管是多苦,多大的折磨,甚至母亲过世,他都是咬着牙默默忍受,甚至还安慰唯一的姐姐。

  可现在,他哭了,哭得绝望,这哭声甚至变成了嚎叫。

  叶苑苑抱住弟弟,却不知从何安慰。

  叶苑苑从那一刻便知,叶蓁已抱了自杀的心。

  所以,当第二日,叶苑苑抱着叶蓁满脸是血的尸首之时,她没有哭。她反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轻轻地哼着歌。她脑子里回转的是,四月芳菲,柳絮漫天飞舞的场景。

  叶苑苑任由狱卒将弟弟的尸首从她怀中抢走,自此不吃不喝。

  她知道,过几天,她的尸首也会被狱卒裹在破席中丢出去。

  端王其实意图让骆琪琰身死,谁料父皇毕竟念着一些情分,只对七弟判了个终身监禁。这终身说是终身,他日一旦天下易主,若不是他登基,极有可能再次出来的。骆骐骏非常不悦,但他没有办法,他在这事上不能出头,以免父亲看出什么来。

  他的不满便发泄到了叶氏一家手中。

  骆晗虽然给叶学枫一家判了个凌迟,但故意择日,便是宁可他们死在牢中。毕竟凌迟可是受尽折磨而死。骆骐骏作为此案主事,看到叶氏一个一个在牢中死去,必是要补上一刀,将头齐齐割下来才算数。

  不拥戴我骆骐骏的人,便只能身首异处。他狠狠地想着。

  “端王爷,叶氏嫡女叶苑苑昨夜已死在牢中。”又有消息来报。

  最后一个了。骆骐骏念叨着,来到天牢中。

  这个差点成为骆琪琰王妃的女人,现在身着单衣,身形瘦得吓人。

  “怎么死的?”骆骐骏不耐烦地看了一眼。

  “回王爷,是不吃不喝了四天才死的。”

  骆骐骏哼一声,令仵作再探鼻息,再探探脉,确实已死透。

  骆骐骏看着那瘦弱的躯体,他对这个女子并无印象,只知道传闻她美貌无双,精通琴棋书画歌舞。贤名在外,所以父皇才赐婚于骆琪琰。他突地心就不甘,自己的婚事父皇何时在意过?还是母妃四处留意,娶了一个权势与美貌都远不如叶苑苑的女子。

  骆骐骏抽出佩剑,突地又收回,冷冷地说:“把她拖到乱葬岗喂狗。把这一消息传给骆琪琰.”

  他就是要让骆琪琰知道,他引以为傲的未婚妻,死无全尸,死了都被野狗啃食干净。

  骆启霖拦下了这一消息,未让骆琪琰得知这一切。骆骐骏也知道消息未必能到骆琪琰耳中,毕竟他一直在被囚禁,无人能探视。

  骆启霖派人四处寻找叶苑苑的尸首,却遍寻不获。

  邱鸿轩有些不解:“殿下,乱葬岗就这么大,想找个尸首也不是难事。关键是我们前前后后,都快挖地三尺了,都没有找着叶小姐尸首。我估计,叶小姐早已被野狗啃食干净,只剩下白骨了。白骨嘛,人人都一样,谁分得清谁是谁?”

  骆启霖长叹一口气,心中酸痛。

  然而,几天前,乱葬岗内。

  几只眼冒绿光的野狗围着一具新到的尸首。

  为首的狗冲了上去,从小腿上就撕下来一块肉。

  一个激灵,叶苑苑醒了。

  她睁大眼睛,坐了进来。

  野狗们吃尸首吃习惯的了,挨活人打也挨习惯了,突地地上躺的尸首坐了起来,却是见都没有见过的,都吓了大叫一声散了。

  叶苑苑意识模糊睁着眼睛,却仿佛什么也看不见,她站了起来,小腿上被狗撕下一个大洞,却只隐隐地渗了点血,并没有血流下来。

  她感觉不到痛,感觉不到饿,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活着。

  她迈开脚,一直不停地向前走着,走着,走着……走出乱葬岗,走过林子,走过池塘……

  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她又一头栽倒在地。

  朦胧中,她看见父亲与母亲相视一笑……

  她看见叶蓁与自己打闹追戏……

  她看见骆启霖英气的眼睛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只是他那张脸,突地变成了几只野狗……

  叶苑苑倒吸了一口冷气,彻底地醒了过来。

  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暖香扑鼻。纱幔低垂,精雕细琢的木制牙床,锦被绣衾,旁边一个丫环一个妇人模样的,正望着自己。

  “这里……是哪里?”

  “燕子楼。”说话的妇人正是这燕子楼的老鸨沈玉露。她看着叶苑苑的眼睛像是看着一个新买的漂亮首饰,“声音还有点哑,但可以听得出来,是个婉转的好嗓子。不错,不错!”

  沈玉露非常满意这一次的货色,若不是她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怎么能从那脏脱不堪蓬头垢面底下看得出来有可能是个美女?而且还只花了市场上半个小丫环的钱就买到手了,划算划算。若是认真梳妆好打扮好去卖,这样的货色起码要贵上百倍!

  听到燕子楼三个字,叶苑苑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燕子楼是个青楼,即使她这种养在深闺的大小姐都知道,就可想而知燕子楼的生意有多大了。全部都是只接待达官贵人的地方。

  她自然是心有不甘,她堂堂相府千金小姐,怎么会沦落风尘?但如今,叶氏倾覆,这里不失为一个落脚的好地方。

  她不知道自己是死去了又活了过来,还是从来未死去过。但她知道,老天给了她现在的命,她就要为赵氏一族复仇!

  复仇!复仇!

  她苟且偷生唯一的理由。

  沈玉露见叶苑苑低头不语,心中开始有些喜爱起来。不像一些新来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光是应付这个就累得要死。虽然她有的是手段对付,但是累啊。

  “你大哥既然已经把你卖给了我们燕子楼,那你便与过去一刀两断吧!跟我说说,琴棋书画,你都会什么?瞧你这手这脚,这身上的伤,应该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吧?定是什么也不会了,幸好生了这张好看的脸……”

     

手机同步首发穿越架空小说《夜帝深宠:锦绣天下》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60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2608/4385723 阅读此章节;

2020/9/19 0: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