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是不是喜欢她

作者:一路沉香|发布时间:2018-11-01 21:19:12|字数:2156

一只细嫩葱白的手握着他的臂,身子狠狠颤了一下。

“我扶你回房间休息。”

温温柔柔的女声从一旁传来,胳膊轻轻扫过那片丰满,小腹发紧。

贺擎紧咬着牙关,手紧攥成拳,呼吸紧蹙地厉声叫了一声管家。

“这个时候叫管家做什么,我会好好陪着你的。”

聂晴适时贴了上来,脸上带着刻意讨好的笑意,一双手不安分地到处游走,到处点火。

贺擎眼眸发紧,一把将r她推开,向匆忙赶来的管家望去:“叫医生过来!让司机把她送走!”

眼底的神色深沉似海,一股怒气在其中不断翻滚,还裹挟着刻意压制着的情yù。

脖子上的青筋暴突,额角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脸色难看至极。

管家给不远处的佣人使了个眼色,大步向聂晴走来,神色恭敬道:“聂小姐,您请。”

言语间带着不容置喙的味道。

贺擎眉眼深沉:“一个星期内不要让我看见你,下不为例!”

他颤抖着声音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要进房间。

聂晴见了,忙追了上去,眼底满是不甘:“自从那个女人醒来以后你就再也没看过我,我也只能用这种办法了。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最后一声质问让贺擎的脚步生生顿住,一股更为凛冽的寒气紧逼而去。

“管家!”

一声冷喝夹杂了莫名而来的怒气,也将紧追上来的聂晴镇住。

管家忙拽着聂晴的胳膊下了楼。

那道残留的余音在贺擎的脑海中盘旋了几个来回。

他紧咬了一下牙关,带着阴沉的怒气进了卧室,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第二天醒来以后,他只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神色冷凝地去了公司。

刚在椅子上坐下,秘书就敲门进来了:“贺总,钟小姐来了。”

他的眉心几不可查地轻蹙了一下,瞬间舒展开来:“让她进来。”

敲门声响起,钟昕然穿了一身利落的衣服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三位工作人员。

贺擎向他们扫了几眼,唇角勾起一丝凉意,神情慵懒地靠着椅背,目光灼烁地望着钟昕然:“钟小姐来得够早的。”

意味不明的话里似乎夹杂着几分戏谑。

钟昕然直接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不把这些事情办完,我怕睡不安稳。为了不耽误贺总的宝贵时间,我专门把负责这些内容的工作人员请来了,我的律师也在。”

说话的时候,那双桃花眼里闪烁着晶亮的光芒,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贺擎微眯了一下眼,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需要的印章送了过来,顺便把律师也叫了进来。

繁杂的转让手续短短几分钟就办完,钟昕然将那些合同啪的一声合上,站起身来很是大方地向贺擎伸出手:“感谢贺总的信任,虽然这些是我应得的。”

贺擎向那只纤白的手睨了一眼,唇角扯出一丝玩味的弧度,撩起眼皮朝她看了过去:“时间不早了,请回。”

逐客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钟昕然轻挑了一下眉峰,神色自若地收回手,带着那帮人离开了办公室。

贺擎眉眼深沉,径自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下面的车流人潮,直到那些人乘车离开。

半小时后,便传来钟昕然成立昕然公司的消息。

而旗下的赌场已经恢复运转,集体消失的股东也都纷纷露面。更传来确消息,钟昕然在三爷持有股份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三个点。

也就是说,当初她去找三爷,极有可能是谈这件事情的。

那之后的事情也不难理解了。

赌场本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三爷黑白两道通吃,暗地里干些别的事情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她出钱,别人出力,确实是个好办法。

钟昕然,看来当初还真是小看她了。

贺擎眼底微漾起明媚的光芒,嘴角的弧度显而易见。可在下一秒,脸上的笑意就彻底凝固。

公司股价早上还一直保持平稳,从九点开始一路狂跌,几个陌生号码不断给他打着电话。无一例外,都是问他和聂晴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面色冷凝地给娱乐公司打了一个电话,花重金将这些负面新闻压了下来,又直接给聂晴拨了过去。

电话快要自动挂断时,电话才被接通。

“今天早上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他的声音短促冷厉,眼底覆上了一层寒霜。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贺擎,我还有几个代言正在谈,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给你添堵了。”

聂晴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声音也颤抖得厉害。

“不是你?”贺擎冷挑了一下唇角,寒光乍现,“这些照片不是你拍的,还能是谁?聂晴,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冷厉克制的声音里满是怒气。

一阵敲门声响起,他索性挂断了电话,面色阴厉地看着秘书走了进来。

“贺总,是钟昕然干的。是娱乐公司那边透露出来的消息,准确无误。”

“钟昕然?”贺擎发出一声紧促的气音,冷眸轻眯了一下,拿起钥匙,带着一身寒气离开了公司。

贺擎带着一身压抑的冷气走进钟昕然的公司。

虽然公司规模不大,布置得井井有条,根本不像仓促间开设出来的。

贺擎冷咬了一下牙关,脚步生风地直接找到总裁办公室,推门而入。

“咱们不是刚见过面吗?您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地找来了?”

钟欣然若无其事地抬起眼帘,语气戏谑,脸上还挂着明媚的笑容,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

“前脚从我手里拿走公司,后脚就往贺氏集团泼脏水。钟昕然,你的城府真是够深的。”

他每往前走一步,办公室里的寒气就要加重几分。

那张硬朗深邃到无可挑剔的脸也阴沉下来,兴师问罪的意思很是明显。

他轻俯下身,双臂撑在办公桌的边缘,以一种威压的姿势逼近钟昕然,薄唇冷掀:“这些东西是我给你的,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它夺回来。你,别玩儿得太过火。”

     

手机同步首发总裁豪门小说《蜜宠娇妻:贺少,求放过》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7694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47694/5276335 阅读此章节;

2021/1/20 12:2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