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他的梦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8-03-29 15:53:09|字数:12426

  Part1

  后半夜,与暮不知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即使睡了也不安稳。

  醒来的时候才六点多……宝宝好像在难受,肚子饿了。

  抬眸,宝宝的父亲睡得很熟。

  抬手,轻轻的碰触他眉心的蹙痕,明明很平缓的呼吸证明他睡的很熟,怎么还会在睡梦中蹙眉呢?是不是又梦到了什么不快乐的事情?是不是藏着的心情在梦中表露无迹?

  轻闭了闭眼睛,将他抱着自己的修长手臂轻轻的移开,与暮轻手轻脚的起了床,出去了。

  在浴室里面将自己清理了一番,她穿上了休闲的孕妇装,打算出门。

  肚子已经开始在变大了,穿上衣服都能看见鼓起的样子。

  以前与暮经常能够看见怀孕的女子顶着大肚子在路上走,那时候她会特别害怕,若一不小心摔跤了什么的,伤害了小宝贝怎么办。

  所以出门的时候,她走路特别的慢又特别的小心,路过晨运的路人亦是忍不住打量。

  大抵是觉得怎么从来都不见在别墅区里住了这么清新雅丽的年轻妈咪。

  许是怀了孕的原因,跟以前相比,与暮多了一点未知的女人味,及半腰间的长发被高高的扎成一个马尾,脸上因为保护宝宝的小心神情显得特别的柔和美丽,惹得一旁看了她好久的情侣之中的一个女孩拉着自己的男友跑到她身边主动打招呼:“嗨,你也是住在附近的邻居么?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与暮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这么陌生有漂亮的女子,笑道:“应该是……平常我这个时间不出来。”

  女子眨眨眼睛:“难怪呢,我们也是刚搬过来的。”她拉拉身边的男子:“这是我男朋友,我们刚才谈论了你好久呢……我说你那么小心的走路一定是因为怀了宝宝,他不相信。”

  与暮看了那俊雅的男子一眼,但见他朝她眨了眨眼,大抵是在说谈论的只有身边佳人这一位……而他不过是迁就着回答……

  “嗯,你很聪明。”与暮微笑。

  “好了,不要妨碍人家了。”男子熟练的将女子手腕上撸的高高的袖子解了下来:“得到你要的答案了,可以走了吗?”

  “噢。”女孩子乖乖的点了点头后不忘记问:“以后要让宝宝的爸爸陪着一起来哦,这样就不用妈咪这么小心翼翼的啦。”

  与暮微笑点头,看着男子将女孩牵走,心下一阵羡慕。

  在别墅区前面的早餐店买了一些吃的,她便打道回府。

  一进门便看见一抹苍白的俊颜,在看见她的时候,眼底有些颤抖,她以为是自己出了幻觉,还没搞清楚状况,便被他紧紧地抱住。

  “傅致一……”她心一阵惶然,不知道他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这么失控。

  他没有答话,她问“你怎么了”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紧紧的抱着她,与暮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做恶梦了?她猜测,手不自禁的轻轻拍着他,安慰着。

  许久,他才放开了她,“你去了哪里?”他的语气中带着轻微的责备。

  “出去买早餐了。”她说,手上拎着的东西是证明。

  他看了她一眼,像是在确定她说的话里真实性,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傅致一……”她忙叫了他一声,看见她挺直的背,问:“你在生气吗?”

  他背部僵硬,并没有转头。

  与暮走上去,小心的扯扯他的衣袖,道:“抱歉,我离开的时候没有跟你写纸条,我以为我只是出去一下,你没那么快醒的。”毕竟他昨天那么晚才睡的:“不过我很开心你会因为我小小的离开而着急,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她举起手,做发誓的样子。

  但见傅致一转头看了她一眼,还是没什么表情。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没有表情的样子会让人心很不安啊……而且……”她还想说什么,就被她一把抓到自己的胸前给抱住。

  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别让我担心。”他轻声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清晨突然从床上醒来没有看见她,一身的慌乱。

  那不是平日里的傅致一,像是丢了什么似的狼狈。

  “嗯……我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与暮轻声安慰,不知道这样小小的插曲竟能让傅致一动气。

  心里不是不开心的,昨日里的委屈在这一刻被吹得烟消云散,什么都暂时抛开不要再想了。

  “我买了早餐,我们一起吃吧?”她说,然后就拉着他走到餐桌前,将自己买的爱心早餐一一摆了出来。

  其实买的早点很简单,温热的豆浆和包子,本来想要买油条的,但是想到自己怀孕了吃这样的东西大抵不好,而傅致一一向不喜吃油腻的东西,何况他的胃也不允许,便买了各种包子。

  这几日来,他们吃的都是上次在那家很有特色的早餐店点的,今天她饿的也算是时候,不想总吃哪里的东西,偶尔换成旧时小平民口味的还是很不错的。

  “我买回来的时候忍不住尝了一个,味道很不错的。”她将一个白嫩嫩的包子夹到他面前:“你尝尝看,一般我觉得好吃的东西,别人都会觉得是美味的。”

  傅致一看着碗里的包子,问:“很饿?”

  “唔……”与暮嘴巴里还有包子,笑着说:“是啊,一大早肚子里的宝贝就在闹了,所以它才是罪魁祸首。”

  “嗯。”傅致一应了一声,低头,吃包子。

  与暮看着他,想要努力搞活气氛,好像不太成功啊……

  某人生起气来真的很难哄的……

  就在她犹豫着要怎么才能让他别扭的小情绪跑走的时候,便见他已经放下了筷子,碗里还剩一只只咬了一口的包子。

  根本……就没有吃啊……

  “不好吃吗?”与暮被打击到了,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包子真的真的很好吃?

  “没有……”他伸手,抚额:“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与暮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其实一进门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只是那时候的情况有些乱,现在看去,只觉得苍白的不对劲。

  “你生病了吗?”

  她问。

  “没有。”想也没想地否认。

  不相信。

  与暮站起身,探过身子想要触碰他的额头,却被他手一挥,打下了她的手腕,用了些力道,让她霎时生疼。

  与暮站在那里,看着他,有些委屈,不明白他究竟在生气什么。

  低下头,手腕上被力道打的通红,莫名的,只觉得鼻子泛酸,像是要将心底的委屈都哭出来一般,眼泪就那样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她的眼泪成功的引起了冷漠小傅爷心里的内疚感,他别扭地道了一句:“别哭了。”倒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她,眼神怪异。

  与暮哪里理他了,心里难受不发泄她会想不开,她不想一尸两命,为了这个任性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大少爷。

  “与暮……”他有些头疼地叫,实际上他的头的确很疼。

  她依旧不理他。

  最后他还是妥协,站起身走到她跟前,看着站在餐桌前的她哭个不停,伸手想要帮她擦干泪,却被她没好气的挥开,力道不重,他才看见刚才被他挥开的小手上红痕一道。

  他轻问了句:“疼?”

  她抿嘴眼泪婆娑的瞪着他,说不出的委屈。

  眼前的小女人真的是朝与暮么?傅致一失笑,以前的她可不是这个样子,生起气来会撒娇……

  “要我说道歉吗?”他将额头低着她的头,温柔地问。

  “不用……”她吸吸鼻子,“看在你发烧的份上,我暂时原谅了你。”

  要不是他的自觉挨近,与暮真的不知道这个家伙居然在生病,额头那么烫,难怪脾气不好。

  “嗯。”他轻闭上眼睛,没有再多说,只是眉宇间的褶皱证明他很疲惫。

  的确是很疲惫啊……好几个晚上都没有好好睡了,也睡不着,即使是神仙的身体也会扛不住的吧?

  与暮真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心疼,他是为了另一个女人才把自己折磨成这样的……

  Part2

  后来,傅致一被与暮强逼着吃了一个半的包子,然后又被强逼着去床上躺着了。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要坚持去书房的话,与暮相信自己一定会找个坚硬的东西敲晕他直接给拖到床上去躺着。

  阳光已经从落地窗外照射进来,将整个卧室照的通透万分。

  傅致一躺在床上,看着从外面泡了一杯牛奶的与暮走进来。

  她的肚子已经有微微的鼓起,穿着休闲的家居服,比起第一次见到她女强人般得职业装,还真有良家女人的味道。

  她的发已经快要到腰间了,倒是长得挺快的。

  记得以前她总说自己短发的时候会比较好看,在傅致一眼里,长发好像也感觉不错。

  “一个大男人早餐只吃一个半包子,说出去会被人笑话的。”与暮将牛奶搁在一旁:“还是堂堂四海阁的小傅爷呢!”

  好像也没人说过小傅爷就要吃一个半以上的包子吧?

  傅致一不言语,看着她像一个老妈妈似地不断念叨着:“既然不吃包子,就一定要把牛奶喝了,牛奶喝了对胃好……”

  要不是怕额头上的热度会传染给他,他一定会强吻住那张不停的小嘴,怎么办?好不容易从奶奶那边逃脱过来,他好像又招惹了一位奶奶过来。

  事实上,当与暮看见他的眼神,就住了嘴,瞅了他一眼,将杯子塞在他的手上,说:“快喝了吧!”

  好难得傅致一听话,大抵是怕了他的唠叨,刚喝第一口,便听见她幽幽的声音响起:“我就知道你又要说我像你奶奶了。”

  “……”也不知道是牛奶太烫还是怎么,傅致一喝的一口被呛到。

  “你小心一点啊……”她提醒。“嗯。”傅致一应了一声,缓缓的喝杯子里的液体。

  他对牛奶不感冒,说讨厌不算讨厌,也绝对谈不上喜欢。

  所以喝到一半他就喝不下去了,小女人刚刚说下楼去拿什么东西了,他在犹豫要不要乘机将牛奶给倒了。

  不过想法一闪,就见他的小女人走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鸭绒毯,那种盖在身上很热的那种……

  “不想看医生的话,就用被子捂着,出了汗就好了。”她一边将毛毯盖在他的身上一边说:“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我也是发烧,比你烧的还要厉害,就是用这样的办法,虽然折磨了一点,但是真的很有效。”

  看着她一边将被子放整齐,傅致一开始后悔之前她说要去看医生,被他给拒绝……

  将被子给放好,她才看见他手上的杯子里的牛奶还剩半杯,问:“又喝不掉吗?”

  “嗯。”他懒懒地点头,也不知道是牛奶的作用还是什么,只觉得很犯困。

  本来以为眼前的小女人肯定不会放过他,念念叨叨的非要他喝完不可,却发现自己失了策,但见她将他手上的杯子接了过去,道:“喝不掉就算了,看你的样子肯定很困了,好好休息吧!”

  傅致一应了一声,躺进了被子里……

  没过一会儿,重重的眼皮就让他不清醒了起来,坐在一旁的与暮只觉得他的嘴巴微动了动,倾身过去听了听,但闻他低低的声音在问:“你在牛奶里是不是放了安眠药……”

  “……”

  与暮的脸不自在了起来,好在他已经迷糊了睡了过去。

  是啊,她的确在牛奶了放了一点点安眠药,并不是计谋很久的,只是在冲牛奶的时候偶尔想起来的。

  谁让这个男人为了别的女人每天都乱得睡不着觉,病成了现在这样子。如果她不用安眠药,相信除非他病晕了,不然就算睡着了,也会因为梦而不安稳吧?

  与暮坐在床沿边,看着他的睡颜,大抵是被子和暖气的作用,他的额头上有少许细密的汗珠,好在眉头终于是不在皱起了,这应该是场没梦的好觉吧。

  看了许久,与暮揉了揉眼睛,却不想起身,忽然就好像一辈子这样看着他,那样婴儿般得睡颜,实在是让人恨不起来。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她忽然站起身往书房里跑去,不一会儿手上便多了一只铅笔和素描本。

  阳光很充实,空气很静谧,与暮总觉得这样的时光是人生中最奢侈的一段,所以应该要用什么东西给记录下来吧?

  于是就在这样的一个阳光满溢的上午,与暮画着那个睡梦中的人,心思平静而淡然。

  Part3

  很久都没有睡的这么熟了,一觉睡到晚上,什么梦都没有,浑身舒畅极了。

  当傅致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昏暗的房间里一抹小身影靠在对面的沙发上。

  蹙眉……这个家伙是嫌家里病了一个人还不够吗?

  起床,也不知道室内的温度开到了多少,就算只是穿着一件单衣的他依旧觉得很热。

  走到与暮身边,将她从沙发上给抱了起来……好像重了一点。

  然后听见有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低头一看,是个画本。

  倒是不知道原来她还会画画。

  将睡熟的她搁在床上,自己刚才睡觉的位置。轻轻的替她盖上了被子,然后看见覆盖在外面的那个鸭绒被,想了想,还是将它掀开搁在了一旁。

  虽然盖那么多层对病人来说很有用,但是对她来说应该会有些累赘了。

  睡了一觉热度虽然退了,但是身上却因为出了太多汗而黏腻。

  傅致一一向是个爱干净的人,转身便要往浴室走去。

  腿不经意间碰触到刚刚掉在沙发边的本子,愣了一下,捡起来翻了翻,原本平坦的剑眉在看见内容后不意外蹙了起来……

  待与暮醒来的时候,意外的看见傅致一居然在楼下……看电视。

  这绝对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在地球上杭发现地球人还震惊,以至于穿着休闲服顶着一头乱发的与暮站在楼梯口盯着楼下的人看了良久。

  直到他发现楼梯上站着的小人儿,才朝她招招手。

  与暮真心的觉得那样的动作像是在召唤他心爱的小宠物,但是她还是乖乖的下楼走了过去。

  好像已经习惯了那样……窝在他怀里的感觉,那样的感觉就像是整个冬天都会变得很温暖。

  “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傅致一的声音低低的,温柔。

  “嗯?”她看着宽大的屏幕上放着的晚间新闻,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没放在心上。”他轻拧了拧她的鼻尖,语气责备。

  “不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她摸摸自己的鼻子:“你别拧了,本来鼻子就不怎么挺,再捏就扁了。”

  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抓过傅致一手腕上的手表看了一眼,懊恼道:“我都忘记跟我爸妈说一声了,万一明天他们不在家我们就白去了。”

  相对于她的担忧,傅致一的表情依旧是淡然如神:“你爸妈经常不在家?”

  “也不是,他们都退休了,有时候白天都会各自出去玩的。”说着她就从傅致一怀里爬起来趴到一旁的沙发边拿起电话给家里面拨了个电话。

  很快那边便接了起来。

  对于她的电话对方好像一点也不奇怪,反倒是与暮接完了电话之后,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因为太过于奇怪而沉思,然后被某人毫无保留地抱起。

  最近他好像特别喜欢抱着自己,像抱娃娃,然后问:“怎么了?”

  “没……”她想了一下道:“我已经跟我爸爸说了,她说我妈去外面打麻将了,等她回来就跟她说。不过……奇怪的是,她说今天收到了一大堆不知道谁送过去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营养品……而且很贵重,加起来都有好几万的……”

  说完,没得到身边人的回复,于是她抬头看着他……

  脸上还是那么高深莫测的表情,但是在察觉她的探视之后,淡淡的回了两个字:“……聘礼。”

  然后与暮不能镇定了,果然是他送的啊……一送就送那么多……那么贵……“你怎么事先都不跟我说一下呢。”她小小的抱怨,这样的唐突,她怕会吓坏自己的父母。

  自己家才小平民一家庭,当然不能跟他这豪华大少爷相比,那些钱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他们家来说,已经很多了。

  “怎么了?”他不懂她脸上懊恼的神情,“不喜欢?”

  “没有……”她叹息:“我只是怕吓坏我爸妈,以为我傍上富豪了,他们会担心。”

  他沉吟,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到,只是觉得既然要去见女方的父母,在这之前,一点诚意是需要的,再说:“这些都是奶奶的意思。”

  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傅大少爷一向做的不着痕迹,自己的奶奶也不放过。

  “奶奶也知道我们明天要过去?”

  “嗯。”知道并不足为奇。

  “那奶奶也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吗?”

  “那天的表现,她觉得不错,再加上她马上就可以抱孙子了,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你这样说会让我以为都是因为我怀了孕,你们才好心让我进门的。”

  他看着她,轻笑。

  “干嘛笑的那么隐晦,我就知道是这样的对不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内心其实是由期待的,期待傅致一会否认,可是也是由胆颤的,胆颤傅致一又是一片沉默。

  然后她就听见他叹息了一声:“你想要听什么答案?与暮,你知道,如果不是怀孕,我是不会想这么早结婚的。但是并不代表我是因为你怀孕才想跟你结婚,如果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我也不会选择你,知道吗?”

  “嗯,我懂。”她重新将脑袋塞进他怀里,她知道,这已经是傅致一能回答的底线了,而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要不是全因为她怀孕才结婚,只要他是对自己有一点感情的,她也满意了。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只感觉脖颈后被某人咬了一口,又疼又麻的触感让她闷哼了一声。

  是不是她的错觉,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一口里面包含了些许恼怒的情绪?

  “傅致一……”她不确定的叫了一声。

  “与暮以前很喜欢画画?”他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耳后响起。

  “嗯……”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对于她的爱好,他从来都没过问过。

  “画上面都是男人……”

  “……”

  “都是同一个……”话说完,另一边的脖子被咬了一下。

  与暮才想起自己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的画下了他的睡颜,不怕死的说:“也不是一个啊……后来又加了一个……”

  那个时候她跟谭勋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一起去图书馆,那时候的她啊总是觉得他好帅,尤其是侧颜认真时候的样子,所以就忍不住动笔画下了。没想到一画就画了那么多……后来忘记撕下来。而且不过一张画而已,跟人没什么瓜葛吧……

  但是……

  “傅致一……别这样……”她纠结的像只被老虎抓到的兔子似的到处乱钻。怎么没有人告诉过她,傅大少爷吃起醋来喜欢乱咬人的呐……

  Part4

  第二天早晨九点的飞机,坐在飞机里的时候,与暮还在不断的犯困。

  好在他们坐的飞机并不是与暮想象中的,那种有钱人把飞机都包了,整仓里面就他们两人.

  与暮晕晕乎乎的睡了一阵,睁开眼睛发现居然还没到,一看表,才不过睡了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

  扭头看向窗外,满眼的云层,阳光的光线灿烂照射下来,仿佛天堂就在眼前。

  “醒了?”身边的人清淡的声音传来。

  她调转眼神,应了一声,眼睛似乎还不能完全睁开,有些迷迷糊糊的,看在别人的眼里只觉可爱。

  “怎么好像没睡醒的样子?”他挑眉,有些好笑:“很困?”

  “嗯……”她点点头,的确是很困啊。

  两个小时的航班,他们终于抵达了与暮家乡所在的城市,城市离她家小镇还是有一段的距离。

  小傅爷不愧神通广大,即使在这里都能有他的私人车,让与暮不得不在心底疑惑,他们两坐飞机来的,他的司机是不是提前一天已经在路上了。

  事实证明,他们的确是提前一天来的,就连叶凡也来了。

  这家伙好像整天都无所事事,随叫随到,并且永远都一派乐观懒散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与暮看见他的时候心情就会变得很好,想起他喜欢瑶瑶那么多年,却始终只远远的看着她幸福就满足的神态,又让她特别的佩服。

  “你怎么也来了?”她笑问。

  “来提前学习一下怎么见家长。”叶凡摇头叹道:“早知道有一天你们会在一起,那次过来的时候就应该让致一直接把家长给见了算了,省的又要来一次。”

  “你这样说,那等以后每年我跟致一就不需要回来了么?”与暮瞅他一眼,毫不愧疚的打击:“难怪瑶瑶不要你,她才不会喜欢这么不尊敬长辈的年轻人呢!”

  因为这句话,叶凡懒散而调笑的眼光里总算有些不同神色了,“朝与暮,你这个小女人是故意的么?故意揭我的伤疤。这样缺德的事情做多了,小心以后致一不要你。”

  “哼!”

  “别哼!”叶凡走到傅致一身边,哥两好的攀住他的肩膀:“别以为嫁给了我家小傅爷之后就高正无忧,离婚听过吗?小三听过吗?虽然我们小傅爷能够把持的住不出轨,但是那些女人可把持不住,要是碰到一个激烈的,用手段把致一迷晕硬是乱来,我看你怎么办。”

  “少无聊!”傅致一没好气的将他横在自己肩膀的手挥开,径自拉过与暮的手,往车边走去,头也不回的对他说:“你坐后面那辆。”

  这算是惩罚吗?

  与暮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某人黑着一张脸,在心里偷笑。

  不过话说小傅爷也是万分的没良心,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因为他才来的,就这样把别人抛弃了是不是有些过分?

  看着跟在后面的那辆黑色大奔,与暮情不自禁的笑出声。

  身边的人从文件中抬起头,“笑什么?”

  这家伙可忙了,见未来的亲家路上都还得看文件,据说这些文件都是小倩托叶凡给带来的,这几日傅致一很少去公司,一大堆的文件等着他签。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面无表情的某人,在见到她笑的那一刹那,脸色好像又暗下了几分。见她看着自己没说话,干脆放下文件好整以暇的瞅着她:“笑什么?”

  第二遍了……

  有危险啊……

  与暮呵呵的笑,“没什么啊,就是看见身后跟着的大奔觉得很好笑。”

  “很好笑?”他嘴角冷勾起:“我发现你每次看见叶凡都会笑。”

  “……”

  “看见他心情很好?”

  “呃……”

  “要不要让他直接搬到别墅来?”

  “……”与暮吞了吞口水,小傅爷心思细腻也就算了,还喜欢说这种冷笑话么?

  她呵呵的坐到他身边,讨好的抱住他的手臂:“我只是觉得叶凡这个人很好玩,所以每次看见都觉得很开心。但是比起你,我还是觉得每天能见到你,我会更开心。”

  傅致一显然不吃这一套,眼睛里还是浓浓的不屑:“倒不知道你的嘴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

  与暮想说,你还真的是不知道,以前她在追谭勋的时候,嘴巴可没少甜。

  什么讨好的话啊,幼稚的事情都做过。那些个事件里总有一件事感动了谭勋吧,所以才在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在她都快要放弃的时候答应跟她在一起。

  当时自己是怎样的一个心情呢?就像是期盼了好久的东西终于得到手了,三天了就想梦游一样,不敢相信。

  叹息一声,摇摇头,她是怎么了呢?怎么总会容易想到过去?

  是不是真的太老了啊?

  正犹豫间,就感觉脖颈处被咬了好大一口。

  比昨晚上那口还大,都是她给惯得。

  然后某傲娇傅先生很嚣张的威胁:“以后在我面前,再敢想其他男人,试试!”

  Part5

  与暮想以后就算发呆都不能在傅先生面前发了,不然铁定又被咬。

  但说她一点惊喜都没有吗?那是不可能的。

  在这段感情里,与暮一直都有在小心的防备着,甚至连最坏的打算都想好了,要么就是淡然地跟他结婚,婚后大家过各自的生活;要么就是她承受不住,独自带着宝宝离开。她经历的感情不多,但是一次也能让她记忆深刻。

  爱情这东西,真是一种毒药,陷进去一次,拔出来之后,再也不想碰了。

  有时候与暮常想,她这辈子会不会就真的碰不到一段靠谱的爱情?她都二十六岁了,虽然平常不怎么会提起,父母着急的时候她也是淡淡的态度,但心里还是会有些在意的吧!

  毕竟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希望自己一辈子孤独一身,即使是短暂的念头,在看见路人两抹身影相伴的时候也会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身影依靠的。

  叹息了一声,这样纷乱的思绪已经很久没有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处于幸福的时候却开始担忧,它会什么时候以什么姿态跑掉。

  转过头去才发现已经到了小镇,淳朴的乡亲们看见两辆豪华车不由都纷纷转头,有甚至特意开窗将脑袋伸出来。

  大概再过一小时,她带着有钱未婚夫回来见父母的消息就会传遍小镇吧!

  地方小就是这么八卦。

  司机似乎轻车熟路,不用她指明方向便直接开到了她家小区里。

  快到时,母亲已经跟她打了电话询问,态度比她还着急。

  她都能想象,昨天晚上她打完麻将回来之后听见这消息定是一脸兴奋样,估计一整晚也没睡好。

  下了车之后,母亲一路兴奋地将她和未来女婿领了进去,一进门与暮才看见家里已经坐了邻居家的三姑六婆,电视打开,热闹万分,一看着架势就知道,母亲铁定又是到处宣传一番然后引得邻居来参考她未来的女婿如何……

  犹记得当初带谭勋回家的时候,也是这番场景。

  与暮有些担心地看着一旁的傅致一,他一向喜欢冷寂的环境,这番热闹,又被那么多人赤裸裸打量着……真怕他会一个不爽掉头就走……

  好在尾随在身后的叶凡一进来,看见这番情景先是一愣,然后打趣道:“与暮家的亲戚可真多,都是专程过来看未来女婿的吗?”

  这人一向有调起气氛的潜能,不一会儿,原本只有电视喧哗声的客厅充满了欢声笑语。

  与暮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傅致一的脸色,好在他并没有像自己担心的那样,而是表现的想谦谦君子,优雅有礼。

  结果,与暮之母看着傅致一是怎么看怎么喜欢,一大群三姑六婆也是一个劲得夸赞。

  当然在这之前与暮母亲也把女婿送来的聘礼说了一下,并不是炫耀,不过是被问的有些不好回答,干脆就实话实说了。

  这样子自然会被问到有关工作的问题,傅致一只是淡淡的回了两个字“商人”。便不愿意再吐露。

  傅致一不愧是四海阁小傅爷,就算是面对一大群比自己年龄颇为大的人也能用他独有的霸气将他们镇住,让他们想详细的问又不自觉的打住了嘴。

  一番热闹下来,与暮已有了些筋疲力尽,后来被父母单独给叫去谈话,才道出了自己怀孕的事实。

  二老也算是开放的家长,只不过对于自己女儿这样的事实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在他们眼底,自家的女儿自然是好,但是傅致一也不是等闲之辈,见过多上官场达人,商场精英的朝父不由替女儿担心:“他是因为孩子跟你结婚,还是真心爱你,与暮,你搞清楚了吗?”

  与暮不敢回答,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们自然也能精明的看出,那么优秀的傅致一,实在是没有看中她的理由,如果说她长得美若天仙也就算了,偏偏她也没什么姿色,在那些袅袅美女中也只能算是中等的而已。

  后来与暮也不知道跟父母谈了什么,只是骗了他们说自己能确定傅致一是真心爱自己想跟自己结婚的,并不是因为孩子。

  她并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为这句话付出什么代价,当时的她只是想,即使以后她过得不幸福,这也是她选择的,她宁愿替傅致一的不爱背负那样的欺骗。

  出门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不远处的一抹身影,他倚靠在墙边,看见她从房间里出来,嘴角勾勒出淡淡的弧度。

  她走向他,仰起头看着他在逆光中看不清表情的俊脸,然后低头,将脑袋抵在他的胸前,疲惫的叹息了一声:“原来带你见家长这么累啊……”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轻轻抚顺她的发,有些懒散。

  然后与暮的小手渐渐的爬上他的腰,将他抱住,好珍惜,这一刻他在自己身边。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要糟糕了,越来越恋上他的味道和在身边的那种依赖感了。

  她埋在他的怀里,声音闷闷的:“傅致一,你不高兴了吗?怎么都不说话?”

  Part6

  感觉到他轻抚自己发上的手指一顿,随后改为抱住她,轻叹:“你太敏感了。”

  是啊,爱上这样一个人怎么能不敏感呢。她最傻的就是明知道这是一场无望的爱情还固执地陷了下去。有时候什么道理啊现实啊她都知道明了,只是自控太难。很显然,她没做到。

  她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笑道:“累吗?不累的话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他眉轻扬:“好啊。”

  下楼的时候才发现客厅里的邻居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光光了。

  与暮不由想起还有一个应该出现的人,仰头问身边的人:“叶凡呢?”

  “他人缘一向很好。”他牵着她的手往外面走去,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所以你不用替他担心。”

  那言语间冷漠的态度让与暮又无言以对,她不过就是问一下嘛……他干嘛那么在意啊。这里是她的家,她尽地主之谊问问他的朋友确定安全其实也不算是越线吧?

  出去时,与暮才体会到他口中的“人缘好”是怎么一回事。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叶凡便跟自家附近的邻居相谈甚欢,隔得远,与暮还能听见有热情的婆婆拉着他的手问他现在有没有相好的对象。能看见叶凡在这方面处理的游刃有余,脸上慵懒迷人的微笑,连五十岁以上的婆婆都通杀。

  与暮正看得有趣,但感觉脖子上一疼,抬头看去,就见傅致一不乐的眼神在控诉。

  与暮只感好无辜,为什么她以前要在他表现表现出一幅一见叶凡心情很美丽的感觉?而她也当真不知道原来大少爷是这么小气的一个人。

  跟着他一起走出了小区,好在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两两三三的走过,也会好奇的打量与暮身边的傅先生。

  没办法,光芒太大,那是黑夜也遮挡不了的。

  站在小区外面,傅致一看了眼陌生的环境,问:“朝小姐,请问考虑好了要带我去哪里参观?”

  与暮回神,想了想说:“有一个地方,跟我来。”

  说完就拉起他的手往右边走去,那样的自然,仿佛他们已经夫妻了很久。

  而傅致一,一点也不讨厌这样的“很久”状态。

  与暮带他去的地方是小镇上唯一一个有旅游景点的地方,那是一个很遥远的塔,爬上去需要很久的时间,层层的楼梯像是没有尽头似地延伸到黑夜里看不见。

  就在与暮刚上第一个阶梯时,被傅致一给拉住,她扭头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想上去?”

  “对啊……带你看看我们小镇的全景。”

  “下次吧。”

  “为什么?”

  “怀孕的女人爬塔……你听说过吗?”

  与暮沉吟了一下:“没关系的吧?这都有路呢,我们走一下休息一下不行吗?我好久都没有爬上去看看了,真有点怀念。”

  “……”傅致一不吭声。

  “可不可以啊?”与暮不是一个喜欢撒娇的女人,可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就会情不自禁的装出那副无辜又可怜兮兮的样子,尤其是有求于别人的时候,“就一次嘛……我以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跟自己喜欢的人爬上塔然后看我们小镇上的万家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某人很突兀的打横抱起。

  她惊呼一声,本能的用手去抱他的脖子,瞪着眼睛看着他:“你……你干嘛啊……”

  “不是想要上去?”好久的只说上面半句,不言下半句的傅致一又回来了。在她来不及问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抱着她直接登上了楼梯。

  “别人都是背着的……”某人很不知好歹,还小小的抱怨了一句。

  抱着某人的某人斜视了她一眼,眼神在她的目光下游移到她已经凸起的肚子,沉默。

  然后……

  与暮也沉默了……她为什么总能忘记自己还在怀孕的事实呢?

  果然小傅爷就是小傅爷啊,心思缜密,心比女人还要细。

  原本与暮以为以傅致一的体力爬不到二十多个梯子应该就会很累的吧,谁知道竟爬了一半也没见他要将自己放下的意向。

  看着他额头隐隐的汗珠,与暮有些不忍心,道:“傅致一,把我放下来吧。”

  他望着她,挑眉。

  “……”与暮临时反应:“我突然想起,站在这里看风景也是一样的。你先放我下来嘛。”

  傅致一不置可否,倒是听她的话,将她放下来,然后将黑色的风衣脱掉。

  与暮眯眼,他里面穿着灰色的衬衣,下身是休闲裤,极其简单的搭配却总能显示出他男性的魅力。许是因为刚刚运动过的缘故,衬衫被汗水黏腻的吸在身上,隐隐的能显示出他健硕的胸膛。

  与暮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以往黑夜里的种种……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在想什么?”大少爷的语气有些不满,怎么一回家,这家伙的脑袋就整天神游?

  “没、没想什么啊……”

  与暮赶紧收回花痴的心,带着傅致一走到一边空旷的场地说:“你看看,那就是我们小镇,虽然没有在顶上看的那么宽阔,但是视觉也是很不错的对不对?”

  那些风景在傅致一的眼底倒不算是什么,他的态度一直都纠结于与暮的神思游离,看着她兴匆匆的跟自己介绍自己家乡的小镇,很不满意!

  小镇比他还好看吗?!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致朝与暮2》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2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2/5742937 阅读此章节;

2020/6/3 17: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