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喜欢你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8-03-29 15:53:09|字数:11652

  Part1

  这样不满意的后果便是对着她滔滔不绝的小嘴巴就是一口吻下去。

  与暮当场被吻愣了,眼睛里除了是他闭着眼睛皱眉的神情,还有那看不清的星星啊月亮,在这样一个地方被吻应该是多浪漫的一件事情啊。

  她闭着眼睛,缓缓承受这样的吻。

  手不禁搂住他的脖子,眼睛却是睁开的,想要将这一秒的情景紧紧的刻在脑海里。

  “我喜欢你……”然后她便听见了这样一句话。很青涩的表白,仿佛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那个叱咤商场的男人,仅仅只是一个因为表白都会羞涩的少年。

  很久以后,与暮总是会想起这样的一个场景,那些情节和话虽然都已过去,但是都记在她的脑海里,证明他曾经爱过自己,就够了。

  那时候啊,她还是有些浪漫的小心思吧,当他说喜欢自己的那一秒,她曾以为会是永远。

  后来吻够了,与暮在他的怀里休息了一会儿,便拉着傅致一站在一旁的大岩石边,指着遥远的地方说:“这个塔做了没有几年,以前跟朋友上来每次看见下面的万家灯火,就想着总有一天要跟自己喜欢的人上来看看……”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才抬起头,仰视着他道:“不过后来听很多人说,凡是来过这里的情侣最后都以分手而告终。”

  她的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任何起伏的音质,沉静的眸中波澜不惊,傅致一勾勾唇:“所以你跟谭勋分手了。”

  “……”她摸摸鼻子,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好不好。

  “还是你想要证明你勇气可嘉,第二次上来希望能打破传说?”

  “没有啊。”她可没那么大的胆子:“我只是怕我们家乡太小,那些充满乡土气息的建筑入不了傅先生的眼。”

  傅致一“哼”了一声。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傅致一抱她下阶梯的,这次比上来的时候走的还慢,是因为与暮考虑到下楼梯不需要太大的体力,

  实际上如果不考虑心疼元素的话,被心爱的人这样抱着,仰头就是俊脸跟星星实在是很浪漫的一件事。

  与暮窝在他的怀里,不自觉的就哼起了歌:“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小小的天留过的泪和汗,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

  她低喃的时候,傅致一并没有打扰。

  说实话,就连他自己也十分喜欢现在彼此的相处模式,与暮这种像小女孩似的态度并不是一簇就成的,要将她这种状态慢慢的挖掘出来实属不易。

  如果他们能一直这样……他相信就算结婚后的生活应该也不会太难过。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日久深情这一说。

  这是傅致一抱着与暮下楼梯的时候,感受着怀里的温暖,脑海里浮现过的一句话。

  其实身边有一抹温暖也算不上是什么特别坏的事情。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小镇上的人都睡得很早,基本上九点多大街上就没什么人。

  与暮看着走在一旁的人,他的步调永远的不急不缓,风衣已经穿上,黄色的晕影下更显得修长挺拔,玉树临风。

  与暮挣扎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走过去牵着他的手。

  情侣之间牵手实在是太寻常的事情了,可是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平民化的约会……

  能叫约会吗?

  与暮在心里想,幸好啊他没有不适应的一把将她的手给甩掉。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错,两人不需要说话,就这样牵着手一起走,地上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如果有相机她一定会把这一刻给记录下来。

  不知是不是她老了,总觉得要趁着年轻的时候用相机记录下一些东西。

  走到家门口小区的时候才发现那边立着一个身影,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看见他们俩来,从墙上立起身子朝这边不急不缓的走来:“终于约好会了?你们两个可以再没有良心一点。”

  傅致一自然是哼都懒得哼一声了,倒是与暮笑嘻嘻的说:“我看你跟我们家邻居聊得那么投机就没舍得打扰啊!”

  “是没舍得打扰我还是没舍得我去打扰你们?”

  “是你自己要跟来的。”在与暮想不到用什么言语安慰眼前满脸伤心的人的时候,身边的某人淡漠的没有情绪的声音响起。

  然后在他还没开口的情况下,拉着与暮往小区里面走去。

  够绝情的啊!

  与暮心想。

  回头但见叶凡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到最后居然露出一个得意又傲娇的表情……

  她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直到傅致一跟与暮走进了屋子里,看见客厅里坐着的那个人,不止是与暮愣住了,身边的人似乎比她还要僵硬,原本牵着他的手无意识的抓紧,那样的力度几乎想要将被牵在他手心里的那只小手给蹂断。

  “傅致一……痛……”与暮皱着眉头,轻叫了一声。

  他的手一僵,然后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轻轻的将她的手放开转身就要离开。

  与暮刚想叫住他,已经有一个人比她还更先开口:“傅致一……”

  但见傅致一的身影一僵,她有些低落的声音传来:“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

  他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

  与暮看着他们两人的样子,只能看见女人略微忧伤的表情,就连忧伤也是那么美啊……

  这个人她怎么会不熟悉呢,听也听过不少次了,照片也见过几次……她就是传说中的向可卿吧?

  扯扯嘴角,与暮转身离开客厅,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只是为什么在关起门的那刹那,心会那么痛?

  Part2

  一转身,便见倚在门口的叶凡,估计他们进来的时候他也跟着进来了,只不过是站在门口。看样子他应该是早就知道向可卿在里面等着了,与暮想起刚刚傅致一拉着她离开的时候,他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是不是应该事先告诉他,也许你现在就不会这么难受。”

  叶凡走近,目光闪闪。

  “都不知道你在报复谁呢!”与暮摸摸自己的脸:“我表现的有那么痛苦吗?”为什么该看见的人却看不见?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看出来。”叶凡颇有感慨:“当初我看见某人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

  与暮轻笑一声,伪装的一些东西,像是轻卸了下来似的,无力地走到院子里,看着已经凋零了的桃树,道:“我在他跟我提出结婚的时候,就知道我们不会幸福太久,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短。那天……你跟他说的那些话其实我都听见了,可我还是答应了他,只是觉得人生时间那么短,想要的东西不去尝试的话,到头来肯定会后悔的。况且,我还怀了孩子,只想在孩子出世之前,替他做些什么。”

  叶凡看着她的背影,该怎么说?这个女人在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不让人讨厌。

  别看叶凡平时一副脾气好到天下人尽可接触的模样,实则他的心里精明的很。

  什么样的人是他想要的,什么样的人只是泛泛之交,他心里都掂量着,只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友善的不得了的状态。

  所以,比起傅致一,后者是别人巴结的对象,他呢?人际关系不用考裙带关系都能好的不得了。

  “我早说过,爱上傅致一的女人都注定要受伤的。”叶凡勾勾唇:“你还算是好的,没见过以前那些女人,傅致一这男人绝情起来可是让她们又爱又恨。不过第一次知道有你这个人出现开始,我就知道他对你跟对其他人不同。”

  “怎么不同?”

  “就比如一开始是他先招惹的你,而不是你招惹的他?”

  “……”

  “或者,以我多年的观察,你是他第二个那么用心对待的女人。”一般这种情况下,女人都喜欢问那么第一个呢?所以他很识相的继续出口:“第一个人其实不用想就知道,是可卿姐。”

  “可卿姐……为什么你每次都叫她可卿姐,她比你们都大吗?”

  “嗯。”

  “看起来还真不像。”

  “是挺不像的,这几年我跟傅致一都在长大,只有可卿姐,看起来更像我们的妹妹。可事实上她比我们大了五岁。”

  “五岁?”

  “嗯,所以你能理解为什么可卿姐不能接受傅致一么?”

  她沉吟,倒是不知道原来那么美的女人也会在意别人的看法。

  “你想错了。”她没有说话,但叶凡已能猜出她的心思,“并不是可卿姐怕流言,她是不想因为她自己让傅致一背负那样的名声。”

  “听起来很伟大?”

  “的确,但是傅致一跟你一样,不能理解。”

  “嗯?”

  “他认为他自己都不怕,她担心什么?因为这样的原因而离开他去选择别的男人,他恨她。”

  “所以可卿姐走了之后,傅致一开始随意的找女人,只要是漂亮的女人送上门,他一概不拒绝,玩玩就甩?”

  “差不多,只是这些女人有个共同点……长得像可卿姐。”

  “难怪了……”与暮摸摸自己的眉毛,难怪在第一次见到向可卿的照片时候,她会觉得有些眼熟,原来是自己有一点长得像她啊……

  其实也不算是长得像,只是她们眉毛尾巴的一点有一颗不是很明显,但是照相都能看的见的痣。

  叶凡转头看见了她的动作,了然于心。对于傅致一那么了解的他怎么会不知道那颗痣的典故。

  “如果是我的话,有这么一个男人对我动心,又这么专情,我才不管别人会怎么说,先双宿双飞了再说。”

  “当时一定有很多女人也这么想。”

  “我们都这么自私,所以才被惩罚爱上不该爱的人。”与暮说着,突然就觉得有点累了,“还好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人是你不是别人,我不用假装微笑伪装很开心的样子。”

  “那我也不介意借给你个肩膀……”

  他转身,话刚说完,就见她毫不客气地把头垂了过来,正巧因为他的转身,她的脑袋抵在了他的胸膛之间,一时间他身体一僵,但也很快的就缓和了过来。

  安静的院外只能听见月光静照在地上隐匿的声音,叶凡两手垂在两边,还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你要不要唱首歌哄我开心。”

  这时,垂着脑袋抵在他胸前的某人低低的说。

  叶凡刚想说“唱什么呢?”就感觉她声音里的哽咽,想了一会儿道:“跟你讲个笑话吧。”

  “嗯。”

  “一男孩对一女孩说:“我追你,好不好?”女孩红着脸害羞地说:“讨厌、好啦……”男孩高兴地说:“那你跑吧!”……”

  空气安静了半秒,然后听见与暮“扑哧”一声,抬头,已没了泪痕,只能看见双眼红红:“这是什么笑话啊,有够冷的……”

  刚说完,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声音,转过头,但见向可卿从里面走出来,而立在那的一抹身影,仿佛已经站在那里看了许久……

  Part3

  与暮此刻的心情一点纠结难过都没有,甚至连辩解也不着急。她望着那抹身影,眼神却是空洞的,那种望着一个人,神思却不在其之上的感觉,往往是让人最难懂亦是最难受的。

  接着便见他朝着自己走过来,深黑的眼直直的盯在她身上,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牵起她的手就往门外走去。

  与暮任由他牵着自己走在黑夜里,那依旧苍白的月色忽然就失去了温暖,凉凉地挂在天边。

  其实月亮一直都是冰凉的没有温度的吧,那种暖暖的知觉只是错觉罢了。

  她低低的声音带着无名的情绪:“你要带我去哪里呢?”

  听到她这句话,他奇异地放慢了脚步,看着冷冷的夜,忽然就茫然了。

  是啊,他应该去哪里?

  眼前是陌生的环境,有种莫名的心慌。

  这是多久没有过的情绪了,原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她,这个女人,轻易的一个出现便能扰乱人的心智。多年前,她能那么绝情的离开,这时候就不应该回来。

  他避而不见,她倒好,找到这里来了。

  傅致一有些烦躁的松开与暮的手,脸上没有隐藏的情绪让与暮知道原来刚才自己多想了啊……

  他根本就没在意她跟叶凡之间会有什么。

  也许换成之前还会在意一点吧?现在向可卿来了,他的眼睛里在意的关心的只有向可卿吧?

  与暮嘲讽一笑,觉得自己真是有点贱了,居然怀念起那个会因为别的男人吃醋而咬人的傅致一了。

  感觉脸上有些凉凉的湿意,她抬起头,才发现刚才还星星满空天居然下去了小雨。

  唇角一勾,笑的有些忧愁,这是在演电视吗?伤感的人加上伤感的景,老天配合的可以。

  她看着站在眼前的人,伸到半空的手,没有碰到他的衣角便掉了下去,“下雨了,回去吗?”

  依旧是低不可闻的声音,可是她能确定他听见了。

  半响,没有得到他的回复,与暮说:“那我先回去了。”

  她不想感冒,不想让肚子里的宝宝有事。她这样告诉自己。

  刚转过身没走几步——

  “与暮……”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呼唤,她脚步一怔,还是没忍心丢下他一个人。刚转过身,就被拥进一个空凉的胸膛中。

  “傅致一……”她轻叫了一声,想哭。

  如果隔得远,她还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偏偏,这么近的距离,他的味道,他的体温以及他的怀抱都让她难受的想要哭泣。

  她已经变得很胆小了,胆小到甚至不敢去想有一天自己会从他的身边离去。

  他沉默,将她拥抱的更紧,那样的姿势仿佛相对于她,此刻的他更怕她会离去。

  与暮一点都不讨厌这样的力度,甚至贪婪的喜欢着。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于突然,突然到她觉得自己若是再不珍惜跟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那种她想留恋的幸福就会毫不留取的被别人给夺走。

  许久许久,久到那样的小雨将她的眉目打湿,久到她以为他会这样抱着她直到凌晨日出渐上。她知道他很爱那个女人,曾经一度被她归纳为没有心的小傅爷,原来不是没有心,只是一颗心却奉献给了另一个人。

  很多年后,与暮才知道,原来再冷漠的人再出色的人最终也会败在感情上,向可卿就是傅致一的劫,只要她一出现,那个神人一般的傅致一就被打回了原形。

  眼泪终是忍不住掉了下来,原来,太爱一个人真的会因为他难过自己比他还难过,那一瞬间好像全世界都要倒塌了。

  傅致一明显被她吓到了,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问:“你怎么了?”

  谁知道她竟“哇”的一声哭开了,像个小孩气的,泪水狂涌,边哭边指责:“你马上就要跟我结婚了,怎么还可以为别的女人哭,你到底有没有诚意结婚啊,如果你那么喜欢他,干脆跟她求婚好了。不就是傅太太的位置吗?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我稀罕吗?她一出现,你就那么失魂落魄,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你怎么能那么自私,是你先招惹我的,是你先招惹我的,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堵住了嘴巴。

  被吻的癫狂的那一秒,与暮在心底想,可恶的男人每次都这样逃避责任,他以为吻完了人就没事吗?没经过别人同意的吻就不算是非礼吗?

  她觉得自己好生气好委屈,可是在他那样无助的吻里,她却不忍心推开他。

  原来傅致一也会有无助的时候,他不是真的无所不能,什么都不在乎。他也会露出小孩一样迷茫而可怜的神情,而那种神情该死的扯痛了她的心。

  那一秒,与暮甚至想,你要是爱她就去爱吧,就算你要对这场婚姻反悔,就算你要抛弃她回到向可卿的身边,她都不会恨,真的不会恨……

  Part4

  两人站在雨中有多久了,与暮都记不起来了.

  她唯一的感觉就是傅致一好难过,然后她比他更难过。绵绵细雨一直在下着,她几乎哭的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就是能感觉到他很难过。

  回去的时候,住的是与暮的房间,幸好父母都已经进房间睡觉了。

  先洗好澡的与暮看着一头湿淋淋的傅致一从浴室里出来,也忘记了平日里的优雅,竟然就那样坐在床上准备躺下累。

  “等等。”与暮忙阻止,然后走到浴室去拿了毛巾,跪在他的身后,给他擦拭他的头发。

  与暮擦着擦着就慢了下来,他凌乱的头发更显出他的英俊,也给冷漠的脸上增添了几分暖意,这样的男人,也会一个女人痴情呢……

  心里始终还是有些惆怅的,擦拭着的手渐渐的就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抹力道抓住她的胳臂,把她带进怀里。

  与暮一惊,本能的在他怀里挣扎着,但是根本就敌不过他的力道。

  “让我抱抱你。”他说。

  “与暮……”他低低的,有些痛苦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有你在真好。”

  他们在小镇上只呆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便启程回宁市了。

  看得出与暮的母亲有些不舍得,临走的时候就差没泪眼汪汪相送。

  与暮以前从没见过母亲这样,就连她第一年因为律师事务所刚开,事情繁多过年没回来,都没见她主动打个电话。

  她知道,自己这一趟回去,便是要嫁人了的。

  那是一种怎样的心境,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儿最终要送给别人了,虽然没有古代那般回家一趟还要对方的允许,但总会让人感觉不舍的。

  与暮临走的时候跟父母说:“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们也是。”

  回去两个字就像是看不见的将来,她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婚礼能不能如期举行。

  回程的车上气氛跟来的时候截然不同,司机换成了叶凡,虽然还是同一个人,但是与暮这次看见他却没有如以前一样有开心的心情。

  对于那个晚上的事情,傅致一跟与暮好像达成共识般,皆绝口不提。

  只不过不提归不提,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再怎样也不能当成是没有发生过,一路上,与暮都坐在靠窗的位置,明显的保护自己的距离。

  是还在责怪他吗?没有。只是那种说不出的心境让她不想伪装好心情。她现在需要的是安静,静静的听着耳机里的歌,看着窗外陌生的风景,发发呆,什么都不想,就是一种容易满足的幸福。

  刚上车时,叶凡还试图调动气氛,不过两个当时人好像都提不起什么兴趣,他也很识相的闭了嘴,开他的车。

  坐在右边的傅致一,看似在翻阅文件,可迟迟没有翻开一页半页的举动证明他的心思并不在那之上。

  偶尔,他也会抬起头往与暮的那个方向看,她脸上淡淡的表情在光晕里几乎透明,那样脆弱消瘦的样子好像一眨眼一不注意就会消失不见。

  这样的场景,让他很烦躁,但是表面上他依旧是冷漠的神情,低头看着文件,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好像心疼只是一种错误的知觉。

  后来,与暮总是想,为什么遇见跟向可卿有关的事情,他就可以在她面前把心事表现的那么明显,为什么碰到她的事情,他宁愿伪装也不愿意在她面前泄露一点情绪?

  在飞机上的时候,他们之间依旧一点语言都没有,与暮在飞机上睡了一个小时候,发了一个小时的呆,飞机便下降了。

  顶着一个肚子来回飞行真的是一件不太好受的事情,一到家里,与暮便洗澡上了床。

  这一次,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去关心傅致一晚上要看多晚的宗卷,要不要准备宵夜。

  也许那么多夜晚的阅读只是因为太想一个人睡不着而已,与暮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赌气还是什么情绪,也许是不想自己太多情吧。再次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她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所以稍微收心,控制住自己不要那么八婆多事,会让她心里好过一点。

  虽然很累,但在飞机上睡了那么久现在还能睡她就真是猪了。

  拿着耳机听了一会儿胎教歌,就感觉电话在震动。从床头拿起来一看,是李瑶的。

  接起,里面就传来李瑶有些担忧的声音:“与暮,你怎么才接电话呢,我打了你好多个电话,都快把我给急死了。”

  “怎么了?”她才刚刚感觉到手机震动就接起来了。

  “……”听到她这么平静的声音,那边倒是一愣,为自己的担心着急有些不理解了,“与暮……你、没事吗?”

  与暮轻笑:“我应该有什么事吗?”

  “哎……看来是我多想了。”那边悬着的心好似终于放了下去:“我还以为那什么向可卿因为命不久矣才回来,傅致一肯定会跟她天涯海角私奔呢,没想到大少爷总算还有些良心,没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与暮打断:“命不久?瑶瑶,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嘿!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向可卿得了癌症还是末期的事情哈!电视里都这样放的,这女人大概也就是用病来博取小傅爷的同情吧,想让他逃婚跟她在一起!”

  “癌症末期?”与暮一惊:“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边迟疑了半天,才支吾的问:“与暮,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难道说她根本就没有跟傅致一说?不可能啊……那她回中国的目的是什么?”

  一连两个问号,没有人能回答,相比较起来与暮脑袋里的问题比她还多:“你先别管傅致一知不知道,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回事的?”

  “就……连年告诉我的,他以前跟向可卿很熟吧……至于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向可卿的病没药救了,她才回中国,说是要来看最后一眼的,我以为……她是知道傅致一要结婚的消息故意回来破坏的。”

  Part5

  “癌症晚期……”与暮握着话筒的手居然会因为一个陌生人的病症而不稳:“就是……绝症……没得救了吗?”

  “是啊,如果能救,她也不会回来吧。”李瑶哼哼一声,说的绝情,“你看她整天带着一个帽子,估计是头发都要没掉了。可是你说这女人吧,只要一化妆就一天仙,何况她姿色在那里呢!难怪连小傅爷都会被她迷得不行。”

  与暮当然知道傅致一这么喜欢一个人肯定不是因为她的姿色,应该是一种想忘又忘不了的过往吧。

  “但是与暮……我要提醒你啊……如果那女人没有跟傅致一说的话,你可别傻的跑去乱说一通,你这孩子就是太傻太善良了,像那什么什么谭勋,搞外遇,也就只有你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还帮他搞定事务所的事,哎……真不知道该说你痴情呢还是傻……”

  耳边是李瑶巴拉的声音,这一次,她没有回嘴,只是觉得难以呼吸,她该怎么做……

  如果傅致一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们还可能在一起吗?

  本以为只要等到结婚了之后,就没事了……

  那些侥幸……又能停留多久?

  原本宁静的夜晚开始变得纷烦万分,电视机里原本就低沉的声音在她耳里也显得吵闹了。与暮关了电视,走到落地窗前,有些失神的凝视着窗外,今天的夜没有月亮,星星也失去了踪影。

  靠在窗前,脑海里浮现的是第一次来这里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是怎样的排斥啊……

  总觉得自己这辈子跟这么豪华的别墅格格不入吧,可是住久了,竟也有些亲切的感觉。真不知道以后回到以前的公寓会不会住的不习惯。

  迪欧已经被傅致一送去了他奶奶那边的别墅给傅妈养着,据说奶奶很喜欢迪欧,每天晚上都会带它去溜。与暮虽然有些不舍得,但是怀孕了自然是不能再碰这些宠物了的。

  所以,孤独还是会有的吧?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出现。

  叹息一声,她转身打算休息,却意外的与开门的那个人对视……

  彼此都有些措手不及。

  一时间好像都找不到话题,最后还是与暮笑笑,道:“正想上床睡觉……”

  傅致一看着她有些“漂浮”的笑容,脑海里是她刚才靠在窗边孤独的背影,心仿佛被什么抽动了一般,只觉难受。

  可他一向是不擅长表现情绪的人,所以自然是传达不了任何信息给与暮。

  沉默的将门关起来,去浴室洗完澡,关了水,习惯的拿毛巾擦头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放电视的声音。

  原本想要将头擦干净的手停在了半空,顿了顿,将干燥的毛巾放回了原位,顶着一头湿发就出去了。

  她正躺在床上看电视,见他出来只是轻瞄了一眼,然后又将神思放在电视上了。

  傅致一坐在床边一会儿,没有感觉身后人的反应,像是有些……赌气?掀开自己那边的被单就要躺下去。

  “等一下……”还是没忍心的开口,在他看过来的一刹那,她已经下床去浴室将毛巾给拿了出来搁在床上:“你先把头发擦干净啊,这样睡很容易……弄湿床单的!”本来是想说很容易感冒的,但是没有理由的,她就是不想表现出那么关心他的样子。

  谁知道那人斜视了她一眼,直接将她搁在床上的毛巾扔在地上,然后躺下,关灯,睡觉!

  “哎!”与暮莫名其妙的看着被抛弃在地上的毛巾,郁闷……

  最后还是不忍心他那样睡觉,肯定是不舒服吧?他那么爱干净的一人,因为跟她赌气,像个孩子似的……

  她弯腰从地上把毛巾捡起来,伸手推推他:“把头发擦干。”

  “……”闭上眼睛的某人没反应。

  “头发湿了睡觉很难受的。”

  “……”依旧没反应。

  “我帮你擦干……”

  “……”眼睛睁开,黑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薄唇抿成一条线。

  与暮叹息,怎么越活越像个孩子了。

  看着这男人好不容易坐起身,她脱了鞋子半跪在床上,适合的角度,帮他擦头发。

  湿湿的短发虽然不长但是用毛巾擦是擦不干的,擦了一会儿,她转身想要去拿吹风机,却不料,竟被他忽的从后面给抱住。

  她身体不由的一僵,感觉到他抱的力度并不算太大,大抵是不想伤了她的宝宝。

  她站着,他坐着,将脑袋抵在她的腰间,让她有些不适应,“傅致一……放开……”

  “不放。”语气坚定。

  “傅致一……”

  “不放!”

  她叹息:“我只是去拿吹风机。”

  “……”他沉默了,却还是不放手。

  与暮没办法,让他扒着抱了一会儿,才转身,低头,看着他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眉头有些褶皱。

  面对这样的傅致一,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想绝情想闹脾气想赌气,都不知道从傅下手。只想抱抱他,希望他不要这么痛苦,就算……就算回到从前那个绝情嚣张的傅致一都无所谓。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能这么伟大啊,这就是爱上一个人的代价吗?

  “傅致一……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她的声音轻缓而缥缈。

  Part6

  傅致一:“不知道。”

  他很少说这三个字,商场上的人最讨厌的三个字,充满了茫然和不确定,那不应该是在他傅致一身上应该存在的。可是对于她,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者说该用什么方法去面对。

  然而就在这样的不确定里,他们的婚礼如期举行。

  她不知道别的女人嫁入豪门是怎样的程序,对于她来说,好像只要坐在那里,等着化妆师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她甚至都不用去费心挑选婚纱项链,一切都有傅致一帮她打理仔细。

  婚纱虽不是自己选的,但是看见它的第一眼,她就很喜欢。经典的纯白色,香肩半露,白金钻与刺绣花的装点,优雅华贵,听说是本地一位很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根据她的肚子,在那一块做了很特别的设计,让她的肚子看起来不会大。

  李瑶是最早一个过来的,正巧看见她在那里试婚纱,一个没忍住眼泪居然掉了下来。

  这可吓坏了与暮,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谁知那家伙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说:“傻姑娘,我是太高兴了!”

  与暮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后来李瑶将傅致一请来的专业化妆师队伍给赶了出去,她将自己带来的百宝箱往与暮眼前一摆,抱怨道:“难道你忘记我以前学过什么吗?你不是答应过我,你结婚的时候妆一定是我帮你化的么?”

  李瑶大学的时候对化妆深有研究,曾经还在校外报班学习。

  那时她们和所有的女生朋友一样,偶尔都会聊到以后结婚的话题。

  她记得自己那时候喜欢谭勋,喜欢的希望遥远,李瑶喜欢陆连年更是连希望都未曾有过。

  有一次,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李瑶看着一对新人来他们学校取景拍摄,便问:“与暮,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会结婚呢?”

  那时候与暮刚跟谭勋闹了一顿脾气呢,就没好气的说:“我怎么知道,又没人愿意娶我。”

  李瑶却说:“我们来做个约定吧,我们之间谁先结婚,后结的那个就要做伴娘。我觉得吧,我们之间肯定是你先结婚,你都有谭勋了。”

  “……”

  “如果你结婚呢,一定要请我当伴娘啦,还有我要帮你化妆哦!”

  犹记得那个时候那是青春年少,说的与暮心生出花来,仿佛明天就能跟谭勋结婚。只是这么多年了,她的确是先结婚的那个,但是也已经叛离了最初的设想很多很多……

  似乎是两人都想了往事,最后李瑶心照不宣地笑道:“好啦,别感伤了,要想想至少你还有人愿意娶呢,我呢,结婚遥遥无期。”

  “谁让你眼里只有陆连年一个人。”与暮也不安慰。

  两人相识,皆笑出声。

  李瑶化妆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这应该是我这辈子以来花的最久时间的一个妆。”

  出门的时候,李瑶拉着她的手说:“我们都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不是我们的错,是天下的男人太混蛋!所以你也要自私点,不要那么伟大,结婚了,傅致一就是你的人了,你不管用什么手段把他留在身边,都没有人有资格说你。你别再那么傻,不懂争取自己想要的,知道吗?”

  与暮点点头,别看李瑶表面上每天都很快乐的样子,实际上背负第三者的罪名她比任何人都难受,心里承受的压力那么大,她不是天生的乐观派,只不过一直都在为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支撑着,为那个丝毫看不见结果的爱情。

  出门时,新郎和一大群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这样的婚礼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闹的。

  许是傅致一之前有交代,他本就是喜欢静的一个人。

  然后与暮就看见那个站在门前的人,他穿着白色笔挺的礼服,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很久很久,从她出来的那一刻,视线便在她身上。

  与暮觉得自己那时候应该是最幸福的人,因为他的视线只专注于她身上……只是她一个人。

  站在人群之后的向可卿看着那个女孩,长发松松绾起,没有过多的装饰,只在头顶别着纯白的头纱,淡雅的黑眸,粉挺的鼻梁,瑰色的双唇,阳光轻柔的照射在她身上,仿佛镀了一层金。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实际上在国外的时候就已经见过她的照片,不算顶级漂亮的女人,却是很适合傅致一的。

  美丽的眼瞳里闪过一丝安慰,总算……她看着长到大的傅致一,有了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孩子,她应该替他高兴的。

  只是心里还是会有些小小的失落吧……

  当初离开的时候,就知道那个倔强的男孩,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吧,果其不然啊……

  此刻她眼前的那个男孩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全副心思都在朝与暮身上。

  在众人的催促中,他走上前,将她打横抱起,并不暴戾的动作,而是温柔的不像是傅致一的作风。

  那一刻,所有人的焦点都凝聚在他们身上,而与暮的眼底只有抱着她的男人……

  那一刻,她是真的幸福的。

 

【通知~】

明天上架啦,感谢大家的不弃之情,

码字不易,亲们,支持正版,给码字狗一个得以坚持下去的信念吧~

ps:如遇问题,请咨询页面下方的客服qq。再次感谢!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致朝与暮2》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2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312/5742938 阅读此章节;

2020/6/3 17:3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