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今夜的月光就像他的眼睛(一)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19-10-18 18:16:29|字数:3322

Part.1

多年后。

十二月底,全国大面积降温。

赵雪梨走出大学宿舍,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今天是周末,她想回家拿点东西。赵济橙听说后,特意开车来接她。

赵雪梨和赵济橙是亲兄妹,赵济橙只比赵雪梨大三岁,却格外疼这个妹妹。

赵济橙见雪梨哆嗦了一下,立刻将脖子上的围巾拿下来。他用围巾把她的小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只留下一双乌黑通透的眼睛。

上车后,赵济橙轻车熟路地开出了B大,他把车上的暖气开到了最大。赵雪梨坐在他心爱的座驾上,她觉得暖气有些迷眼。

她安静地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高楼,夜晚的B市斑驳陆离。车窗上有薄薄的雾气,她用食指在上面画了一颗大橙子,在橙子旁边写了两个字:哥哥。

车子很快行驶到了一个地方,赵雪梨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向赵济橙投去询问的眼神。

赵济橙说:“临时有个聚会,委屈一下妹妹,陪我参加,我保证不超过一小时。”

赵雪梨抿了抿嘴巴,觉得不甘心,临下车时,她在车窗上的“哥哥”两字前加了一个“臭”字。

赵济橙看着代表自己的大橙子和“臭哥哥”三个字,有些无奈,他伸手揉了揉赵雪梨的短发。

赵雪梨不喜欢参加哥哥口中的聚会。每次一进大包厢,总是烟雾缭绕、灯光昏暗、声音嘈杂,让她找不着北。

赵济橙刚走进去,很快就被人给拉走了。临走前,赵济橙嘱咐纪小楼照顾好雪梨。纪小楼是赵济橙的小女友,比赵雪梨大一岁,她家跟赵家是世交,她经常来赵家玩,跟赵雪梨很熟了。

纪小楼见到赵雪梨很开心,挽着她的手说:“你终于来了,我都在这里待腻了。”她的声音甜甜软软的。

纪小楼和赵雪梨都是慢吞吞的性子,两人性格相近,所以玩得很好。

“不喜欢待在这里,那怎么还来……”赵雪梨下意识地问。

“因为他们说你哥会来。”纪小楼毫不掩饰自己对赵济橙的爱慕之意。

“哦。”赵雪梨轻轻地应了一声。

“我们去那边坐会儿吧!”

纪小楼拉着赵雪梨准备去一旁的沙发坐着,赵雪梨却问:“可以去那边吗?那边人很少的样子。”

纪小楼看向她指的位置,轻轻啊了一声,“那边……最好还是不要去。”纪小楼小声说,“薄何不喜欢别人坐他身边。”

“薄何?”赵雪梨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对啊。”纪小楼说,“就是薄神,这样说你有没有熟悉点儿?”

赵雪梨想起来了,这是室友经常在她面前提起的一个名字。

“薄神是大万集团的独生子,B城四少之一。他年纪轻轻便有了自己的公司,公司业务涉及电子竞技、娱乐等领域。而且他写的字超级好看,如果我能有一份他的签名,这辈子就满足了!要知道,薄神是公认的大帅哥,他的微博粉丝有四千多万,大家都称他‘老公’!”

包厢温度太高,赵雪梨觉得很热,脸上泛出了红晕。她脱下黑色的羽绒外套,里面是一件宽松的白色毛衣。她的脸蛋在白毛衣的衬托下更是显得白净透红,分外好看。

“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找个地方坐啊?”赵济橙过来见她们还站着,环顾四周,“这边,这边人少。”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他们带到了方才赵雪梨说的位置,正要说话,又被人拉走了。

赵雪梨和纪小楼面面相觑。赵雪梨看到一个男人姿势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

她想了想,走过去,轻声问:“你好,我们可以坐这里吗?”

那男人抬起了头,赵雪梨便看到了一双漆黑的眼眸,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睛似乎会发光。他回了句:“随意。”声音不高不低。

对方态度有些冷漠,赵雪梨和纪小楼在他身边拘谨地坐下。

周围还是热热闹闹的,只有这片地像被一块透明的玻璃隔绝了一般,安静极了,正如旁边的他。

光线很暗,身边的人沉默着,赵雪梨不敢说话,好像一说话,便会破坏这样的气氛。

薄何修长漂亮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跳跃,他玩的是最近很热门的一款手机游戏。看到他指骨分明的手背,赵雪梨想到室友说的“他写的字超级好看,如果我能有一份他的签名,这辈子就满足了!”

忽然,有一群人过来了。有人问:“薄神,这俩小姑娘是你带来的吗?”

然而,当事人并没有搭理的意思,依旧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头都没抬一下。

“薄神什么时候会带姑娘了,别瞎说!”

“怎么不是,你看他们穿的毛衣都是情侣款的!”

赵雪梨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毛衣,再看看薄何的。他穿着灰色的毛衣,毛衣款式和她的很像,宽松、高领,乍一看,这两件衣服真的很像情侣款。

“再说,如果不是薄神带过来的,谁敢坐他身边?薄神,你对这俩姑娘做了什么,吓得她们像小学生一样端坐着。”

这群人似乎对薄何身边出现的异性十分感兴趣,一直在起哄。

赵雪梨想,她是不是真的不该坐过来。

“水……”忽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入她耳中。薄何的声音不大,在身边杂音环绕的情况下,她却听见了,也许是因为他的声音格外好听。

哄闹的人们忽然安静下来,赵雪梨抬起头,发现薄何的视线正停在她身上。她想了想,才明白他是在对自己说话。

赵雪梨赶紧找水,看见一张放着一个巨大果盆的桌子上搁着一杯水。

应该是这个……她拿起杯子递给薄何。

对方慢条斯理地接过水杯,不急不缓地喝着。

赵雪梨呆呆地看着,脑海里又浮现室友的话——“要知道,薄神是公认的大帅哥,他的微博粉丝有四千多万,大家都称他‘老公’!”

真的……连喝水的姿势都这么好看!

“这俩姑娘有点儿眼熟!”有人认出了赵雪梨和纪小楼,“这不是赵帅的妹妹和小女友吗?薄神,你居然奴役赵帅的妹妹,赵帅可是把他这个妹妹捧在手心里疼,喝个水都恨不得亲自为她喝!”

“谁奴役我妹了?”这时,中途过来看妹妹的赵济橙走了过来,他喝了点儿酒,眉宇间已有几分醉意。

纪小楼忙跑过去扶他。

赵雪梨生怕赵济橙喝多了酒会闹事,忙站起来说:“没有,哥,没有谁奴役我……”

小姑娘这副着急的模样,如偷偷恋爱被家长发现了一般。大家的目光在赵雪梨和薄何之间游移,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儿意味深长。

“没被欺负就好!”赵济橙揉揉妹妹的短发,向众人发话:“警告你们,别欺负我妹妹。我妹妹虽然乖巧懂事,但她的哥哥很不好惹!”

赵济橙说这些话时,赵雪梨感觉沙发上那人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她觉得很尴尬,哪有这样夸自己妹妹的……

赵济橙说了一会儿,才发现薄何,于是兴奋地说道:“薄何?你怎么坐在这里?快!正好三缺一,一起打牌,我要把上次输给你的钱赢回来!”

“好啊……”这大概是薄何今晚说的字数最多的一句话,声音懒洋洋的,却格外好听。

于是,他们打起了牌。纪小楼坐在赵济橙的左边,不时给他倒水、递烟,乖巧得像赵济橙的另一个妹妹。

赵雪梨倒是闲着没事干,她坐在赵济橙的右边,另一侧便是薄何。

那天,赵济橙没有像之前所说的按时带她回家,但她却出奇的平静。

赵雪梨的眼睛一直盯着那只拿牌的白净之手。他抓牌、出牌,偶尔会夹着一根烟。指如葱根,动作懒散。

打牌时,周围不时有人大声说话,表情浮夸,连赵济橙偶尔都会抱怨两句,只有薄何自始至终安安静静的,神情淡漠,像静谧的深夜里,仰头便能看见的那一轮明月。

其间,薄何起身接了个电话。已经输了好多回的赵济橙等不及了,他让赵雪梨帮忙摸牌。

帮薄何摸牌……赵雪梨竟然紧张了起来,她每摸一张牌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摸得不好。

赵雪梨摸完牌后,薄何还在接电话,赵济橙便让她帮薄何整牌。

以往逢年过节,家里人都会聚在一起玩,打牌是必不可少的项目,赵雪梨多多少少学会了一些。

她认认真真地帮薄何整理好牌,发现牌还挺好的。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应该不会打断薄何的连胜了。

电话还没打完吗……赵雪梨微微侧头,偷偷看向他,却看见后者正坐在沙发上,用手撑着额头静静地看着她,他已经打完电话了……

赵雪梨的脸瞬间就红了。

薄何为什么看着她?赵雪梨根本不敢问。

大大咧咧的赵济橙看见薄何回来了,吼了一声:“赶紧上桌,这局你不送钱都难……”

赵雪梨看着薄何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上了桌。他面对赵济橙那副“我牌很好,赶紧给我送钱”的嚣张样,依旧淡定如初。

五分钟后……

赵济橙气冲冲地将牌甩在桌子上:“我以为我的牌已经很好了,怎么你的比我还好?无耻!薄何!”

这时,赵雪梨听见薄何淡淡地说道:“是雪梨摸得好。”

他的嗓音如泉水,细细流淌,撩动人心。

明明只是说摸牌摸得好,赵雪梨却觉得这句话是那么令人想入非非。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此致敬你》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7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7/5796152 阅读此章节;

2022/5/25 15:5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