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Seven(一)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20-12-10 23:08:07|字数:7252

Part 1

旷视集团大厦十三层的宴会大厅里。

巨大的水晶灯折射出迷幻的碎光,悠扬的小提琴声如丝般在大厅里流转。

大厅里,精致的圆桌已经满座,明亮如镜的大理石地板,映照出落座宾客的身姿,重叠的人影在斑驳的光点间微微摇曳。

陆昭遇站在后台的帷幕下,等着一会儿上台致辞。一袭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衬出他颀长消瘦的身姿,灯光掩映下,隐隐勾勒出他俊朗的轮廓。

他侧头看了看身边等着和他一起上台的孙涛,眉头微皱,眼神意味不明。

孙涛是这次颁奖典礼的主角,此次“新生代”设计大赛的获奖者。他被陆昭遇打量的次数多了,有些惴惴不安,于是问陆昭遇:“陆总,我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吗?”

满腹的疑问在陆昭遇嘴边翻涌,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是S?”

听他问起,孙涛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冷静下来,坚定地点头:“是啊,我就是S。”

“真的是你。”陆昭遇声音里藏着显而易见的失落。

这个被他藏在心底多年的名字,属于陪伴他在最孤独的时候走过黑暗的人。他们在网上因为同样的梦想相遇,彼此扶持,却在相约见面的那天,因为一场车祸,陆昭遇心脏受创而失约了。

从此,他和S失去了联系。

想起那些往事,陆昭遇心口微微抽疼。他一直以来以为S是个女孩子,却没想到是眼前这个男人。他抬手按住心口,觉得憋闷得紧。

孙涛察觉出他的异常,靠过来一步想要扶他:“陆总,您没事吧?”

陆昭遇敏感地后撤一步,避开他的手,抬眼看他,深色的眸子越发深沉,仿佛准备接受最后宣判般悲痛地问道:“那你知道Seven吗?”

听到这个名字,孙涛伸出的手有瞬间的僵硬,接着他坦然收回去,笑起来:“这谁不知道呀?神秘的天才设计师,不过,他不是已经消失很久了吗?”

陆昭遇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望着他,目光越发沉痛。

孙涛被他看得发毛,尴尬地咳嗽道:“陆总,你不会以为我署名的S就是Seven吧?”

看到陆昭遇眼神里的失落,孙涛头皮发麻,连忙否认:“陆、陆总,我署名的S只是我的姓氏而已,跟Seven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陆昭遇刚刚悲痛的眼神立马复活,嘴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那就好。”

只要孙涛不是他要找的S,一切或许还有转机!

孙涛吞了吞口水,这位陆总监的心思还真难猜:“其实我也崇拜Seven,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像他那样优秀的男人。”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陆昭遇刚刚转晴的脸难以置信地呆住,眉头紧蹙:“你是说,Seven是个男的?”

孙涛一脸莫名,认真地点头:“对呀,陆总您不知道吗?”

陆昭遇脸色阴沉下去,声音低哑透着危险:“你确定?”

我找了六年、等了六年的人,你告诉我是个男的!这对钢铁直男陆昭遇来说,实在是一个打击。

看到陆昭遇眼中的认真,孙涛心虚地避开目光,敷衍道:“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是听别人说过。”

陆昭遇转过头,嘴唇紧抿,没有说话。听到主持人欢迎自己上台的声音时,他正了正神色,长腿迈开,跨上舞台。

此时,宴会大厅门外,林柒一路胆战心惊地躲过了巡查的保安,猫着腰贴在大厅的门边上,正要推门进去,就被身后赶来的保安喝止:“干什么的?!”

林柒暗叫一声“完蛋”,面上还是笑眯眯地转过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能让我进去吗?”

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女,一件白色的T恤搭着一条齐膝的蓝色牛仔短裙,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赴宴的嘉宾,于是挡在她面前说:“对不起,没有邀请函你不能进去。”

“我来得匆忙,忘带了,你就让我进去吧。”林柒左躲右闪,心思已然飞到这场热闹非凡的宴会当中,无奈被困眼前,动弹不得。

“十三层有个捣乱的人,安排人上来带走……”

“哎哎,保安叔叔,我走,我走,我立刻走,我走还不行吗?”林柒抬眼,畏缩地看了看凶神恶煞般的保安,只得恋恋不舍地转过身。

林柒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刚走了几步,恰巧碰上刚刚从会场出来的女侍应生,穿着犹如二次元漫画里夸张的女仆装,边走边拿着对讲机说:“07号换班。”

这恶俗的品位,主办方有毒!

她心中连连吐槽,却忽然计上心头,悄声跟着那个女侍应生拐了几个弯,看女侍应生推开一扇门进去,林柒急奔上前,在门自动关上的一瞬间将脚尖塞进去,然后蹑手蹑脚地跟了进去。

这里显然是内部员工的更衣室,一排排衣架整齐地排列,衣架上挂着各色工作装。林柒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蹲下,等着刚刚的女侍应生换了衣服出门,她立刻起身抓起一件工作服。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一番折腾之后,林柒顺利换上了装备。回到大厅门口,远远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正要进去,林柒急忙跑了两步,跟在他后面。

保安一见这身女仆装,便没有再仔细盘问,转身替他们推开宴会厅大门:“欢迎。”

一踏进大厅,林柒便开始搜寻目标人物,小退一步却撞到了一位宾客。

“对不起啊。”

“没关系。”被意外撞到的男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柒,正是方才同她一起进来的那个人。

他的眉眼含着淡淡的笑意,嘴角微翘,见她望过来,眉梢斜挑:“小美女,麻烦给我一杯红酒。”

林柒正要开口说让他自己去拿,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得不点头躬身,有模有样地说:“您稍等。”说完,又茫然四顾,完全不知去哪里取酒。

男人目如点漆,笑意愈深,倾了身子靠近她道:“你不会不知道酒在哪里吧?”

“我……”林柒咽了咽口水,四下找了一圈,“当然知道了。”说着正准备胡乱地走开,手腕蓦然被他拉住。

“你是混进来的吧?”男人更近一步,姿态暧昧。

“……”林柒欲哭无泪,这里的人都成精了?这样都能看出来自己是假的?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男人微笑着收回目光,又问,“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封口费?”

林柒迅速思索了几秒,竟意外地从女仆装的口袋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人民币:“就这些了,你将就一下。”

男人的嘴角有一瞬间的抽动,忽而笑意更深,伸手接了她手中的那张纸币,从左侧胸兜里取下一支笔,一边唰唰地写着什么一边问:“不过,你混进这里要干什么?”

林柒正愁不知道找谁,于是眼睛放光地抓住他问:“你知道这次大赛的负责人是谁吗?”

Part 2

台上,旷视集团陆昭遇。

林柒抬眼就看见了台上的那个人。

在有些昏暗的台上,他就站在那一束柔光中,仿佛笼着淡淡的光晕。浓眉似剑,双目如墨,只可惜那张帅气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甚至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林柒锁定了目标,急急忙忙对身边的男人说了句“谢谢”,转身就要走,男人出声叫住她:“这个给你,上面有我的电话。”

林柒随意地将那张钱攥进手里,直奔后台。

陆昭遇致辞结束,将话筒交给主持人,自己退了下来。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思忖着一会儿还有一个视频会议,准备回办公室。

刚走了两步,前面忽然蹿出一个女人挡住去路。

陆昭遇处事不惊,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

眼前的女子穿着会场里女侍应生的衣服,虽然削肩瘦颈,但胸前饱满,曼妙的曲线如同摇曳的春柳,引人遐想。

“陆先生,我……”林柒说着想要上前,不防脚下绊了一跤,眼看着要直直地扑进陆昭遇的怀里。

陆昭遇对这种套路早已见惯,当即后退一步,淡然地看着女子偏离轨道落地,这才发问:“有事?”

地上的林柒动了动左脚,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秀眉紧蹙,表情痛苦,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有!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陆昭遇的眉头皱得更紧,连宴会里的侍应生都能半路拦截自己搞小动作,看来最近旷视的活动策划安排得似乎很不到位。

他冷眼睥睨着面前的女人,接下来的套路该不会是——

“我的脚扭了。”

林柒挤出一句话:“我的设计稿被人偷了。”

陆昭遇的扑克脸上已经准备亮出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脚步却意外停滞了半分。

“你说什么?”

眼看他有了兴趣,林柒顾不上脚疼,伸手扯住他的裤腿,硬生生地将他逼停:“我是《解谜》的原作者,获奖的那个孙涛是假的。他不是Seven。”

面对这种爆炸性的新闻,陆昭遇彻底停了脚步,垂眼看向林柒。

“你是说,他不是Seven?”孙涛本人已经承认的事实,陆昭遇无须再从别人口中听一遍。

“他当然不是Seven了!”林柒断然否认。笑话,S这个自带光环的称号,孙涛他配吗?

林柒立马趁热打铁,扶着墙挣扎着站起来,上前拉住他的袖口:“《解谜》是我设计的,跟孙涛这个骗子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可能是S。”

陆昭遇刚刚舒展了一些的眉头再次紧蹙起来,瞧了一眼她拉着自己的手,有些厌恶地开口:“放手。”

林柒被陆昭遇吓得打了个哆嗦,松开了握着他的手,又听见耳边传来陆昭遇的询问:“那你知道S是谁?”

“我当然知道,S就是我!”林柒笃定的语气让陆昭遇有一瞬间的恍惚,但随即,他并没有轻易相信她。

在他心中,S永远是独立、坚韧的,不会是眼前这个费尽心机,用后台拦人这种烂招儿的女人。

“你说你是S有什么证据?”陆昭遇冷然出声,但提起S的时候声音却柔和下来,“我和S关系亲密,如果发现你说谎,我就让人把你扔出去。”

“关系亲密?!”林柒很是诧异,腹诽:这个陆昭遇看起来也不怎样啊,说起谎来都不打草稿。

“S是一个不羁而又温暖的设计师,笔下的作品都流动着爱的光芒。”林柒开口,像是陷入了一个美好的回忆里,神色温柔。

陆昭遇挑眉,不置可否。说S温暖确实没错,但是不羁……这种词他拒绝用在S身上,所以他冷了脸:“好了,谎话说完了就请出去。”

“我没有说谎!”林柒恨不得敲开眼前这个人的脑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她这次来是为了维权的,所以立马拐回主题:“整个《解谜》的系列稿都是我一个人独立设计的,原稿我也有……”

糟了,原稿落在更衣室了!

陆昭遇看到她的慌乱,心中刚刚生出的一点点希望立马被浇灭了。

“除了设计原稿,还有什么证据?”陆昭遇觉得好歹给林柒最后一次机会。

这是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微妙而独特的性别优势——跟孙涛比较起来,林柒至少是个女的。

这个命题让林柒有些犯难,她实在想不出除了设计原稿还有什么证据。

陆昭遇心中的期待终于耗光,接受了他心中的Seven和这次大赛得奖的S不是同一个人,并且S是个男人的事实,声音里满是挫败:“好了,我不想听了,给你一分钟时间自己出去。”

林柒急了,又往前一步拉住陆昭遇的袖口,准备深入地跟这个扑克脸解释《解谜》的设计理念。

陆昭遇本已经转身,被林柒执着的行径吓到,往后一个错身想要闪开,哪知脚后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踉跄着退了几步。林柒垂死挣扎,拉着他袖口的手也没有松开,人被他带着往前跌去。

陆昭遇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却不防林柒直直地跌进了他的怀里,带着冲力,两人摔进了旁边的沙发上。

Part 3

“陆总,记者采访时间到了。”助理带着身后乌泱泱的记者突然出现,不料,眼前出现的一幕让他瞬间无措。

陆昭遇坐在后台的沙发上,怀里还趴着一个身穿女侍应生服装的女子,两人发丝微乱,略显狼狈。空气里有些暧昧的气息,让人不得不有其他遐想。

助理还没来得及阻拦身后的长枪短炮,照相声就已经“咔咔咔”四下响起。

林柒从陆昭遇怀里回头,在一片刺目的闪光灯里留下一个一脸蒙的表情。

“这表情,太无辜、太纯情,简直完美!”姜思茏拿着最新的娱乐八卦刊看得津津有味,啧啧感叹,“你看看,我就说你上镜更好看。”

“姜思茏,重点是这个吗?我维权不成还被人占便宜,你是不是我朋友,居然还笑得出来?”

林柒黑着脸一把抽过她手里的杂志,封面上赫然写着“旷视集团太子后台密会神秘女郎”。

“不用谢我,天赐总裁给你,我也算是功成身退,成就一段佳话。”姜思茏朝她挤挤眼,语气暧昧。

“唉……设计原稿也丢了,我这是什么狗脑子啊!”林柒在床上连打了几个滚儿,简直想把头埋进枕头里闷死自己。

说起设计,姜思茏收了嬉皮笑脸,有些愧疚地歉然道:“对不起,我……”

话没说完,林柒打断她:“说什么傻话?跟你没关系,再说你帮我匿名给设计大赛投稿,也是好心啊。”

见她如此善解人意,姜思茏感动地抱着她,佯装抽泣:“我的小柒宝贝,你真是贴心,我都快被你迷住了。”说着又变了脸,恶狠狠地说,“孙涛这个渣男,居然敢冒名说设计稿是他的,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行了行了,好歹也是你男朋友。”林柒嫌弃地推开她。

“错!”姜思茏义正词严地纠正她,“是前男友。他的手竟敢伸到你的头上,等咱们把原稿拿回来了,非闹得他身败名裂!”姜思茏揉了揉堆在床边的脏衣服,义愤填膺。

忽然从一堆衣服里莫名掉出一张人民币,姜思茏捡起来展开:“咦?十元巨款!不过阿柒啊,这钱上怎么还有电话号码?”

林柒忽然想起什么,拿过来说:“你不说我都忘了,还得给这个号码充话费,有个男的那天带我混进颁奖典礼,就当是报答了。”

姜思茏不可思议道:“你确定,人家给你电话号码,是让你帮忙充话费吗?”

林柒一脸笃定地点头:“他说让我补偿,然后就把电话给我了,不是充话费还能是什么?正好最近充一百元送一百元。”

姜思茏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看着她,摇头:“服了,凭实力单身。”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林柒从床上跳起来,恍然大悟。

“呦,可以呀。这么快就参悟……”

“我不是还想着弄回原稿嘛,这个人能进这场宴会,总归也算是个门内人吧?不如我给他多充一百元话费,让他再帮帮我?”

林柒扬起那张皱巴巴的十元钱,对自己的想法十分满意,就差说自己是个天才了。

姜思茏绝望地仰天长叹:“苍天哪,这个女人还能再傻一点吗?”

设嘉集团刚刚结束一场高层会议。

办公室里每个人都一丝不苟,提着十二分的精神在工作。

卓然刚刚走回设计部,助理就抱着一沓文件迎了上来:“总监,这边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签字,过半个小时还要参加上海那边的电话会议,晚上是跟创世集团王总一起用餐。”

卓然放慢了脚步,接过助理手里的文件随意翻看着,长眉上挑,微翘的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赫然就是前几天带林柒混进会场的男人。他张口说话,连声音也温润好听:“Ada,不要太辛苦哦。”

Ada显然已经熟悉了他这般温柔的撩拨,有些无奈地说:“总监,你给我休几天假,才是真的关心我啊。”

卓然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翻看文件,嘴上如同抹了蜜般:“你一天不在,我还怎么活?”

“好了,这些文件没问题的话就签字,我还要整理会议要的文件。”Ada忽略了他的甜言蜜语,直入主题。

卓然到办公桌前坐下,从笔筒里拿了支笔唰唰两下就签完了:“辛苦。”

Ada接过文件,转身出了办公室:“休假的事考虑一下。”

卓然恍若未闻,冲她一笑,权当回答。看着Ada出了办公室,卓然放松地打开电脑浏览网页。

八卦头条上赫然挂着陆昭遇的名字,他有些兴致勃勃地啧啧称奇:“这个万年绯闻绝缘体还能上娱乐头条了?”

他带着好奇点开网页,照片上的陆昭遇发丝微乱,倒在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一个穿女仆装的女人。女人茫然失措,衣服有些凌乱,看向镜头的眼神却无辜而纯情。

竟然是那天在会场里遇见的那个女人?!

卓然有些惊讶,那天她明显是混进会场的,没想到却是奔着陆昭遇去的。

太没眼光!

本公子风度翩翩,英俊倜傥,亲自送上门,还留了电话号码都不理,竟然去找那个“呆木头”。

他可惜地摇摇头,仿佛为照片上的女子感到惋惜。

滚动鼠标往下翻了一点儿,看到娱记大肆渲染的文字描述,极尽暧昧之能事。想到陆昭遇看到这些报道会是什么脸色,卓然觉得有些好笑,低声笑了起来。

放在手边的手机嗡嗡振动了两下,拿起来一看,是两条话费充值的短信。

他的手机Ada前几天才给他充过话费,他有些奇怪是怎么回事。

正想拨内线叫Ada进来,手机显示屏上就跳出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喂,我是林柒,你记得我吗?”

“不好意思,你是……?”卓然在脑海里搜寻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叫林柒的人。

“你那天在旷视颁奖典礼上给了我你的电话,你记得我吗?”林柒努力地想给他解释自己是谁。

说起旷视颁奖典礼,卓然恍然大悟:“哦……你是那个……”

“对对对,我就是那个!”听到他想起了自己,林柒连忙在电话那头狂点头。

“那个‘后台神秘女郎’?”卓然嘴角挂着一个恶作剧成功的笑。

“……”林柒沉默地咽了下口水,然后认命地承认,“是,我就是‘后台神秘女郎’。”

听出她语气里的绝望,卓然不自觉地笑意加深:“请问找我有事吗?”

“我刚给你充了二百块话费你收到了吧?”林柒觉得开门见山可能不太好,还是先迂回一点。

“原来是你充的。你给我充话费做什么?”卓然有些奇怪。

“你不是要封口费,让我给你充话费?”

林柒说得义正词严,差点儿让卓然觉得自己真的这么要求过。

“你给我你的电话,不就是让我给你充话费。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不能明着收钱的,所以……”林柒觉得自己简直太聪明,这种行业内部黑暗交易都能让自己参破了,“我懂的,你不用太紧张。”

卓然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心无力,混迹情场这么多年,还没有他撩不动的妹子。这姑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奇葩,如此清新有趣。

“所以,你打电话是为了……?”卓然问。

“一方面吧。另一方面……”林柒犹豫了一下,“想请你帮个忙。”

“嗯?”卓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实在不知道她还有什么事能找自己帮忙。

听到那边沉默,林柒以为他不愿意帮忙,有些着急:“你这次一定得帮我,真的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好吧,先说什么事情,我考虑考虑。”卓然将网页翻回那张登上头条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的女子,玲珑的唇和纤柔的下颌,雪肤红唇,艳色冷然。这么看倒真像是与陆昭遇幽会的女郎,但是那双惊慌地看向镜头的眼眸清澈灵动,不染半分烟尘。

“我要再进一次旷视大厦,我有很重要的东西落在那里了。”

“什么东西?”卓然追问道。

“我的设计原稿落在旷视了,这对我真的十分重要,请你帮帮我。”电话那头林柒的声音明显低落下来,语气里的委屈让卓然心念一动,起了恻隐之心。

“好吧,陪你走一遭吧。”

能把塞联系方式的暧昧举动,联想成充话费的超级直女,世间少有,值得一帮。

卓然心头微微起了兴致。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不期而遇》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8/7505714 阅读此章节;

2022/12/1 12: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