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Seven(二)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20-12-10 23:09:05|字数:3707

Part 4

同时,南华医院心血管科,人来人往。寂静的住院部走廊不时夹杂着剧烈的咳嗽声和仪器“嘀嘀嘀”的检测声。

挂着主任医师名牌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尽头,虽然正是上班的时间,门却关着,没有人敢去打扰。

陆昭遇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长腿交叠,眉头微皱,神情有些烦躁:“这是怎么回事?明明之前你说应该没有问题的。”

“如你所说,是应该没有问题,但并不是一定的。”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坐在办公桌后,一边迅速地写着诊治意见,一边回答他。

门被轻轻敲了几下,得到允许的小护士拿着检测报告进了办公室,偷偷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陆昭遇,虽然黑着脸,眉头紧锁,但帅气的脸庞还是夺人眼球。

小护士面红耳赤地偷瞄了陆昭遇好几眼,才放下报告退出了办公室。

陆昭遇脸色更加阴沉,起身上前,双手猛然拍在办公桌上,迫使齐远抬头看他:“那现在为什么有问题了?”

齐远终于停了手里的笔,抬头看他,藏在无框眼镜片后的双眸异常冷静:“生气对你的心脏也会有影响。”

陆昭遇怒气冲冲的脸瞬间僵硬,乖乖地收回刚刚气势汹汹的姿势,退回沙发上坐好:“那请问齐医生,我要怎么做?”

“不要剧烈运动,定期服用免疫抑制剂。”千篇一律的叮嘱,最后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保持心情愉悦,尤其是要多笑笑。”

面对他认真的表情,陆昭遇认命地配合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齐远倒是很满意,点点头,拿过刚刚护士送进来的检测报告翻阅起来。

见他不打算理自己,陆昭遇根本没有被冷落的失意,反而自顾自地开始说:“大概……是我误会她回来了。”

“她?”齐远饶有兴趣地抬起头,“哪个她?该不会是你的白月光初恋S吧?”

初恋?

陆昭遇低头轻抿进口中的茶水几乎要喷出来,心怦怦地跳动:“谁说S是我初恋?!”

齐远的兴致被吊得更足:“你的口风变了,该不会,这个白月光真的现身了,可你发现,他是个实打实的男人吧?”

这下,陆昭遇沉默了。

S是个男人的这种可能性……他也不是没想过,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简直郁闷到无以复加。

“完了,你脸上的表情,从学术上来说,叫作‘心碎’。”齐远语带惋惜,连连摇头。

陆昭遇苦笑几声,不顾齐远的调侃,陷入了回忆中。那些原本被他深藏在心底的旧时光,突然纷至沓来。

无数个孤独的夜里,他听着门外父母的争吵声,戴上耳机打开论坛,欣赏别人的设计作品来麻痹自己。就是在那里,他遇到了人生的挚友——S,那个人用细腻的笔触,展示着一件件充满爱意的作品。

陆昭遇被S的才华吸引,忍不住在论坛上点了私聊,于是两人成为彼此追梦路上的伙伴。彼此交流,互相学习。

那个人是陆昭遇年少时唯一的慰藉,也是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理解他的人。可是……他将S弄丢了。

时隔六年,当他再一次看见那些设计稿上的署名时,欢喜几乎将他溺毙。没想到,他会再一次遇到S,更没想到,S还真的不是个女孩。

莫名的失落和烦躁让他心气不顺,直到那天,那个莽撞的女人出现,自称是S,要找回自己的作品!

陆昭遇为自己心头莫名的偏向性感到羞耻,一定是误解和重名,如果孙涛不是S,那么眼前那个冒失的女人又哪有一点配得上称自己是S呢!

不可能……

齐远说着用食指叩了叩检验报告,拉回了陆昭遇的思绪,尽管说的话十分不理性,但是语气波澜不惊:“你的报告显示一切正常。”

陆昭遇颓然地靠在沙发上,眉头皱得更紧:“我是不是要死了?”

“好好活着,失恋不过是件小事。”齐远把他的检测报告放进抽屉里,然后抬手看了看腕表,正是下班的时间,“我去巡房,一会儿一起吃饭?”

陆昭遇怏怏地摆摆手,示意他去忙他的。

等齐远巡完房,天已经擦黑。他换下白大褂,穿上一件合体的西装,俨然一位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只有那张脸上,有着独属于医生的那份一成不变的冷静。

送陆昭遇过来的司机早就被他打发回家了,齐远去停车场取了车,过来接陆昭遇,问他:“去哪儿吃?”

陆昭遇上了车,认真扣好安全带:“随便,你看吧。”

齐远见他认真的动作,有些揶揄道:“陆大公子,也知道安全带的重要性了。”

“别废话。”陆昭遇靠在副驾驶座上,侧着脸瞥了一眼满脸调侃的齐远,淡然道,“死过一次的人,可是很惜命的。”

齐远低低地笑了起来,发动车子驶出了医院大门。

夜风微凉,穿过车窗吹进来。随风乱舞的发丝下,陆昭遇目光深沉地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齐远显然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安静,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按下了音响。

鲍勃·迪伦醇厚的声音伴随着旋律随风消散,齐远低声随着音乐轻哼:“Just remember darling all the while,you belong to me...”

“等下。”原本安安静静看着窗外的陆昭遇突然直起身子,“先去趟公司,文件忘拿了。”

“明天再去不行吗?这个时间这条路很堵的。”齐远有些无奈地说。

“明早会议要用,今晚必须看完。”陆昭遇的语气不容商量。

齐远只好认命地打了左转向灯,拐向旷视集团大厦,吩咐道:“工作归工作,但是不能熬夜。熬夜对心肌的影响很大,心肌得不到很好的休息,会加重心肌的耗氧量,就会对你的心脏造成负担。”

虽然他说了一大堆专业术语,但是听在陆昭遇耳朵里就是四个字——“熬夜会死”,于是他乖乖地点了一下头:“知道了。”

面对这样配合的病人齐远还是很欣慰的,所以对堵塞的交通也有了几分耐心。

好不容易通过交通拥堵的路段,车子一路疾驰到了旷视大厦。

齐远将车停在旷视大厦楼下,看着陆昭遇下车又不忘嘱咐了一声:“快点,我要饿晕了。”

陆昭遇点点头:“很快。”说完转身进了大厦。

此时已是下班时间,大厅里没有几个人,偶尔碰见的都是下班准备回家的员工,见到陆昭遇都恭敬地弯腰打招呼:“陆总好。”

陆昭遇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算作回应,脚下不停,径直上了电梯。

按下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电梯门正要缓缓合上,突然闯进一只手拦在了门边,来人倒是很谦逊有礼:“不好意思,稍等。”

已合了大半的电梯门又慢慢打开,门外站着的男人眉眼含笑,温和的声音犹如春风拂面:“你好,陆总。”

在看到陆昭遇刀刻般脸庞的瞬间,林柒就死死低下了头,心中暗暗叫苦。

她果真是和这个旷视集团八字不合,怎么每次来都能碰见这个要命的黑脸冷漠怪。

这样想着,林柒觉得自己刚刚痊愈的脚踝又抽疼了起来。

任凭面前人笑得再灿烂,陆昭遇也没有在此处碰见他的诧异,只是淡然道:“卓然?”

Part 5

卓然坦然地进了电梯,身后还跟着一个低着头的女子。陆昭遇无心去理会他的烂桃花,只是皱眉叮嘱道:“虽然旷视和设嘉在合作,但是你下班时间来这里不太合适吧?”

卓然笑着拍拍陆昭遇的肩膀,一点也不在乎他黑着的脸:“怎么能这么对合作伙伴说话呢?我落了个东西来取一下而已。”

陆昭遇侧身退了一步,想要远离他亲密的动作,不防撞到了原本缩在卓然背后的女子,他回头,薄唇轻启:“抱……”

刚说了一个字,他猛然察觉眼前的女人有些熟悉,探究的眼神像扫射仪一般打量着林柒。

感觉到来自头顶的视线,林柒越发忐忑,就想趁旷视集团下班,兵荒马乱的时刻混进来拿回设计原稿,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林柒欲哭无泪,按捺着冲出电梯的想法。

卓然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低着头的林柒,后退一步替她挡住陆昭遇的视线:“陆总,这是我朋友。”“朋友”二字他说得缱绻旖旎。

陆昭遇收回目光,神色冷然,没有说话。

电梯停在十三层,卓然对陆昭遇笑道:“我到了,陆总再见。”说完,拉过身后的林柒准备出电梯。

林柒松了一口气,猫着腰就要从陆昭遇身边溜过去。谁知走得太着急,一个左脚绊右脚,眼看着要摔倒,惊慌中她胡乱地伸手,抓住了身侧陆昭遇的手臂,才算稳住了身子,刚刚长出一口气,庆幸自己的平衡力实在太好,却突然听见头顶陆昭遇出声:“是你?”

陆昭遇目光收紧,死死锁住眼前女子的脸庞。

卓然急忙将林柒从陆昭遇手里解救出来,笑着打趣:“原来你们认识。”

“谁和他认识!”

“谁和她认识!”

两人异口同声地否认。

卓然粲然一笑,语气调侃:“还挺有默契。”

陆昭遇阴沉着一张脸,跟着他俩出了电梯:“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取回我的东西。”林柒抬头直视他,不卑不亢地说。

“你的东西?”陆昭遇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我想这里并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

“我的设计原稿落在了十三层的更衣室,我要取回来。”林柒目光清澈坚定,让陆昭遇有了一分犹豫。

“你的设计稿为什么会跑到我们公司来?除非你有备而来。”尽管那目光让他有一瞬间的动摇,但是陆昭遇从来不会相信一个被自己认定成心机女的人所说的任何话。

“我上次来维权,不小心落在那里了。”林柒不避不让地直直望着他,“如果找到了设计原稿,你就必须承认我才是S!”S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绝对不能轻易地让别人顶替。

她的眸底有薄薄的水光,但是倔强着不曾掉落。或许是那目光太过柔软,让陆昭遇有了一瞬的踟蹰。他明明清楚地知道,她不会是S,她在骗人,但就是要看看她想耍什么花招。

“我认识的S不会蠢到把设计原稿丢了。”陆昭遇扭过头不去看她。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不期而遇》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8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468/7505717 阅读此章节;

2022/10/6 6:3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