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过年四

作者:唐银|发布时间:2020-03-25 22:25:13|字数:2164

  初阳轻轻拍了拍孟亦河的后背算作安抚,“大过年的,你这孩子也去学二姨娘的做派了?”

  孟亦河抹着眼泪,从初阳怀中出来,眼眶红红,嘴犟道:“才没有。”

  初阳笑嘻嘻的抬起头,看葛锦程还是没有走,她撵道:“你走吧。”

  葛锦程转过身走了,他走到了门槛处。初阳拉着孟亦河,笑着向他挥挥手,又说道:“你走吧。”

  葛锦程走到院子里,对着初阳,他像是一轮温暖的阳光,暖洋洋的笑道:“我走啦。”

  初阳笑的比他还灿烂,又冲他挥挥手,说道:“你走吧。”

  葛锦程笑着,像是做了莫大的决定,他也冲着初阳挥挥手,说道:“等我来找你啊。”

  初阳看他这个模样,便觉得有些怪异,仿佛自己的计划败露了一样,她看着葛锦程,手里紧紧攥着孟亦河的小手。

  她甚至要后悔了,但是为了让他永远这样快乐的笑,她是不能反悔的,于是挥挥手她说道:“你快走吧,好好陪他们过年。”她像是对自己说,“以前没有你,我们也好好的过了,你放心吧,我们好着呢。”

  “好。”葛锦程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双手背向身后,一朵乌云挡住了天空的太阳,瞬间整个院子变得阴沉沉的,葛锦程双手背向伸手,这回他对着初阳和孟亦河点了点头,脚尖一点,施展轻功,当着初阳和孟亦河的眼皮子底下出了院子。

  初阳和孟亦河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葛锦程施展轻功,一个人就脚尖一点地,然后接可以直挺挺的飞出去。

  孟亦河看葛锦程走了,是彻底的憋不住了,嗷的一声就哭了。

  初阳无可无奈,她看着孟亦河,其实自己也想哭,但是大过年的,哭起来实在不吉利。于是她突然灵光一闪,看着周围的院墙说道:“快,咱俩找找梯子,这个院墙好像是爬不出去。”

  孟亦河是哭唧唧的帮着初阳找梯子,二人从前院一直翻到后院,由于真不知道这个院子是多久没有人住了,杂草横生,与鬼屋半斤八两,若是夜幕降临完全是可以和鬼屋归于一谈。

  怎么住,没法住。坐不下,外面的院子比屋里还干净。

  最终二人终于在墙角发现了梯子,初阳背着包袱,包袱里是她和孟亦河的旧衣裳。用具基本上都是一路走,一路丢,而且在戴府住着,用具更是不用愁。

  她在下面扶着梯子,先让孟亦河上梯子,孟亦河才上了两节,她就招手把孟亦河叫下来了,孩子腿脚不利索,万一摔个好歹呢。

  有了这个想法,她把身上的包袱给了孟亦河拿着,自己从地上找了一块趁手的石头揣在怀里,“我先出去,然后我把锁给砸了,然后你再出去。”

  孟亦河饱读圣贤书,是当仁不让的不答应,原因很简单,不是君子所为。

  初阳撸胳膊,挽袖子,不得不回过头给他做思想工作,最后二人商讨好了,得给这个院子的主人再买一把锁才行。

  初阳自己的速度当然是快,她虽然不会撬锁,但是溜门这个技术还算可以。

  三下五除二的接着炮仗的响,她把锁头砸坏,孟亦河抱着包袱便走了出来。

  初阳又把门关上,然后发现锁头还挺好,虽然被她给砸坏了,但是使劲一按还是能锁上。

  把门锁上后,她蹲下身子将孟亦河背了起来说道:“咱们要快些走了,再晚了,咱们就走不了了。”

  孟亦河蔫蔫的靠在初阳的后背上,为了不拖累初阳的步伐只得暂时放弃了男儿的志气。

  他认为的男儿的志气就是靠自己,不用初阳背着。

  大过年的马车都不好找,初阳在路上只看见人来人往,去了驿站,马夫,牛夫也都回家过年了,谁也不肯带上他俩。

  初阳好话说尽总算有个愿意帮忙的,结果一听要出城,马夫当下给初阳指了一条明路:“找地方睡一觉吧,睡着了,你就梦到自己出城了。”他说完,将马鞭扔在了马厩里面,说道:“幸亏我还没套车,耽误时间嘛。”

  初阳拦着他,还是想走,然而马夫说道:“你现在没有官府的文书,你怎么出行,城内的流民是好了许多,但是城外可不是这样的,到时候城门一看,流民涌进来,我们寻常百姓家的日子还怎么过。”

  孟亦河低声喃喃道:“你们这样实在是自私。”

  初阳听到后马上呵斥了一声孟亦河,马夫见孟亦河还是个小孩子,便说道:“你多饿上几顿不就知道了。”

  马夫还是回家吃饭去了,初阳没有胆子去找官府里的人,于是带着孟亦河住进了客栈。

  大过年的,客栈却还是有人,因为有不少过来送货的商家都被困在了英城。

  他们起初也闹过,后来就不闹了,因为闹着没有什么意义,时间越久,他们越是安静,偶尔闹一闹,威力也是远远不如刚开始的时候。

  初阳定了一间房,一边吃饭,一边喝酒。

  她不由得感慨自己基本一直居无缥缈的生存,虽然住过几天自己住的房子,也想着好好过过几天日子,可房子还没住几天呢,就被烧了,烧的干净,里面的大米白面都被人抗走了,行李都不用收拾。

  也不知道钰城的事情如何了,葛锦程说人是被抓住了,也是说要被砍头了。然而砍头了以后的日子呢,怎么过?

  她仰头喝了一杯,想的特别的开,还能怎么过,基本都死绝户了,一个村就剩仨人,她,孟亦河,以及参军的冯少禹。

  不知道冯少禹怎么样了?她想,然后她笑了笑,低声说道:“要真是文曲星就保佑保佑你们的儿子吧。”

  孟亦河看初阳一杯连着一杯的喝,想把她手里的就被抢下来,然而初阳现在心情正在不好。

  他说到底,也不是很敢,因为初阳说是不扔他,但是刚刚分明是把葛锦程给扔了。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陛下:皇后要出墙》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636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636/5945261 阅读此章节;

2020/7/16 2:4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