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过年五

作者:唐银|发布时间:2020-03-25 22:25:47|字数:2157

  他怕初阳喝多耍酒疯,毕竟在他的记忆里面,他舅舅每回到他家耍酒疯的模样也算让他没有那么容易忘记。

  于是他悄悄的,偷偷的瞧着初阳,小手趁初阳不注意,抓着酒壶,轻轻的往地上倒了一些。

  初阳只倒了两杯,就发觉酒壶里没有酒了。

  她也不喝了,因为她得时刻保持着清醒。摸了摸孟亦河的小脑袋瓜,她说道:“你以后长大了还是要少喝酒。”

  孟亦河瞪着大眼睛看着她,小脸肉嘟嘟的,红而润,手里拿着筷子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时刻防备着她可能随时发起来的酒疯。

  初阳放下手,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一点点的迷糊,迷迷糊糊的还带着困意,她又给孟亦河夹了几筷子菜,说道:“多吃点,腿就会好的更快,到时候你长得高高的,咱们俩就可以闯荡江湖了。”

  说完,她实在没忍住困意,伸了一个懒腰。因为不想让孟亦河大过年的守着一个空桌子,她手柱在头上,眼睛半睁半闭的强忍着睡意。

  孟亦河自己倒是也无所谓,因为跟初阳过了好几个,他也算是习惯了,于是他说道:“你去睡觉吧,我自己吃。”

  初阳摆摆手,拒接了:“过年呢,不要自己吃。”说着,她又张着大嘴打了一个哈欠。

  孟亦河看她这样硬挺着,最主要的是心也不在这边陪着他吃饭啊,于是他说道:“你去睡一会吧,外面有炮仗,热热闹闹的。”

  外面热热闹闹,越发显得屋子里面冷冷清清,是那种透彻心扉的冷清。

  初阳越难过,她越是心疼孟亦河,于是她借着酒劲,实事求是的跟孟亦河说道:“葛锦程是个很好的人,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师傅是个很好的人。可就是因为他是个好人,我才不能让他跟着咱们。”

  她说完,觉得这话不对劲,摇摇头,对着孟亦河说道:“不是咱们,是我自己。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那种谁跟着我,也不是,应该是我愿意待在谁的身边,谁的下场貌似就都不是很好。”

  她伸手挠了挠脖子:“你说,葛锦程要是有所图,比如说图钱,那我对他也是下的了手的,但是他偏偏是一腔真心,我就不能这么做了。”

  她撇起了嘴,硬是忍住了眼底的泪水,孟亦河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她就把话题转移回了孟亦河身上:“你呢,你就认命吧,我说要把你送走的话,你不愿意,我也不放心。所以你就先待着吧,反正我最近瞧着你还行。”

  她眯着眼睛看向孟亦河,“我其实瞧着你还胖了不少,可能你比较适合在我身边待着。”她竖起大拇指对着孟亦河说道:“好孩子,真厉害。”

  孟亦河大过年被初阳夸了,他们聊天总是喜欢明褒暗贬。他看初阳没有要砸东西的样子,于是低下头认认真真的往嘴里扒着饭。

  转眼就到了下午,初阳到底还是没撑住,进屋里睡觉去了。

  孟亦河也是老样子,一直很安静。他轻轻地推开窗户,冷风一股脑的涌进了房间里,把他的头发吹乱了。

  手忙脚乱的关上窗户,他微微有些陂,此时没有书籍给他解闷,他便将窗户开出小小的一条缝隙,从缝隙中看着路上的行人,一个一个的要做什么,走去了什么地方。

  平凡的人很多,甚至光是平凡就没有任何的亮点与故事可言。

  心里知晓他们又要走了,只是没有走了罢了。他只有听从的份,所以看着路上平凡的人,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的人,孟亦河幼小的心里,有一种羡慕。

  初阳睡了一个时辰便醒了,醒了以后,她便看到孤独坐在一旁的孟亦河。

  随手撕了几张纸,她将珍贵的纸上面写上了一些小字,然后将他们团成了一个一个的纸团,将纸团扔在地上,大过年的,她开始教孟亦河抽纸团。

  纸团上面写了不同的数字,一回拿三张,谁的数字大,谁就是赢家,输得那一方就要被赢得那一方在脸上画东西。

  初阳起初是想用胭脂,然而孟亦河反对了,因为胭脂红红的,孟亦河认为女人的用的东西不能往自己男人的脸上抹。

  “事还挺多。”初阳收起了胭脂,不打算用自己调黄了的水粉,因为它曾经让自己的鼻子变了颜色。

  二人寻摸了半天,最后还是初阳下楼把掌柜的毛笔给拿过来了。

  初阳就一直输,一直输,本来是个挺大的数字,结果孟亦河手里人家就比她还大。

  孟亦河把她的脸当成了宣纸,也不画画,就是一个劲的写字。

  四局以后,初阳掏出怀里的铜镜一看,苦笑不得的看向孟亦河。

  她的头顶上是新,下巴上是年,左右脸蛋上分别写着大吉,鼻子中间还画了个圈。

  初阳将铜镜揣进怀里,看见孟亦河的小脸是干干净净,她拍着手不服道:“再来,再来,刚才是我没有认真。这回我认真了。”

  孟亦河嘻嘻哈哈的,将纸团揉成差不多一个样子,第一次玩也是很高兴:“好啊,再来也是我把你赢得人仰马翻。”

  初阳坐下来,将纸团拿了一个偷偷的展开,说道:“是呢,我是人,你是仰马翻。”

  孟亦河闻言抄起就要往初阳的脸上画去,初阳跑着在屋里嘻嘻哈哈的躲着,最后她实在躲不开了,便瞅准机会抢过孟亦河手里的毛笔,在他脸上好一顿胡画。

  孟亦河闭着嘴,闭着眼睛,在初阳怀里一直挣扎。

  初阳化完,将毛笔扔在了桌子上,看着眼前的巨作,心满意足:“不错不错,这老虎画的,简直巧夺天工。”

  孟亦河闹闹吵吵的冲初阳要铜镜,好不容易要来了铜镜,他对着镜子哈哈大笑,因为初阳给他的脑门写了一个眉飞色舞的王,嘴巴两边,一边化了几根小胡子。因为自己刚才挣扎的太厉害,他鬓角那一块全黑了,伸手擦了一把,他的“胡子”乱了,手也黑了。

     

手机同步首发女强重生小说《陛下:皇后要出墙》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636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50636/5945262 阅读此章节;

2020/6/3 17:5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