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向我走来的样子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21-08-03 12:14:25|字数:11537

Part1 

  我见过最美的风景,是你向我走来的样子。 

  四月中旬的宜城已经开始有点热了,太阳当空,晒得人昏昏欲睡。 

  尤其是下午第二节课,宜城一中高一(2)班的教室正在上化学课,教室里大部分同学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化学老师早已习惯这种情况,照常不误在讲台上讲着自己的课。 

  坐在最后一排的雨涵和春堂两人低头拿着手机在双排,打完一局游戏之后,雨涵看了一眼靠窗的空座:“执哥怎么还没来上课啊?” 

  春堂指了指头顶:“在楼顶睡觉吧……反正来教室也是睡觉,不如在上面,人少还凉快。” 

  “一会儿下课去找执哥吧!” 

  “你找死啊?执哥最讨厌睡觉被人打扰。” 

  “说得也是,不过执哥不在教室好无聊啊。” 

  “执哥就算在教室也是睡觉不会理你。” 

  “你懂什么?执哥在教室我有安全感啊!”雨涵想了想,又道,“对了,上节课班主任不是说转校过来的新同学会来报到吗?怎么没来?” 

  “谁知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还有半节课才下课,继续开一局。” 

  “开开开!” 

  教学楼楼顶平台,刚转来宜城一中报到的程只被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人带了上来。 

  平台上有三个人,两男一女,三人脸上挂着一副“我们不好惹”的样子。 

  带她上来的人走到其中一个男生旁边说:“猴哥,人我给你带来了!” 

  坐在水泥高台上的“猴哥”候章祁抬头看了一眼程只。少女穿着宜城一中的校服,白色的短袖衬衫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无疑。深灰色的格子短裙露出她修长白皙的双腿。她安静地站在那里,白净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她的五官极好看,短发及肩,露出圆润白皙的耳朵,看起来十分漂亮、乖巧。 

  候章祁朝身边的女生笑了笑:“你姐很漂亮啊,看起来蛮乖巧的,怎么跟人家过不去?” 

  那女生程只不陌生,她是王浩光明正大的女儿王子怡。 

  程只的母亲程茵是王浩的初恋,当年分手之后,程茵怀上了王浩的孩子,但王浩已经跟王子怡的母亲结婚。 

  程茵没舍得打掉自己的骨肉,独自将程只生下来并且抚养长大。 

  近几年程茵的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好,这才找上了王浩,公开了程只的身份,程茵要求的不多,只希望王浩作为生父能抚养程只直到成年。 

  王浩将程只接回王家之后,王子怡一直看她不顺眼。 

  王子怡从小娇生惯养,在家里霸道惯了,根本不能容忍自己多出一个姐姐。因为程只要转来宜城一中,她还在家里大闹了一场,说程只这个私生女根本不配跟她上同一所高中。 

  “什么姐姐?她也配?不过是个私生女而已。” 

  王子怡的语气充满了鄙夷和不屑。她走到程只面前,用手戳了戳她的肩膀?:“程只,我不是跟你说了,别让我在宜城一中看见你,你听不懂人话吗?” 

  程只低头,看了一眼戳着自己肩膀的手指,忍了一下,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 

  随即而来的是王子怡更过分的举动。她见程只不说话,冷笑了起来,“你妈求着我爸收留你的时候,可不知道她生了个哑巴女儿!” 

  程只的头皮被拽得生疼,但这一次她没有退,闭着眼睛承受着疼痛。 

  王子怡见她没再反抗,罢了手,对身后的“尖嘴猴腮”和另一个男生说?:“骚猪、狗子,这哑巴就送给你们了,你们……”她顿了顿,才说,“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身后的“骚猪”和“狗子”一脸坏笑地走了过来:“子怡姐,真的是想怎样就怎样?” 

  说完还看了一眼候章祁。 

  候章祁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你们子怡姐说了算。” 

  “好嘞!”“骚猪”和“狗子”迫不及待地走到程只面前。 

  “狗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程只。别看她只是高一的学生,但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尤其是那双腿。 

  “狗子”的手伸到程只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她偏过了头。“狗子”刚“啧”了一声,下一秒,她的脸上传来一阵疼痛,又辣又火热。 

  “子怡姐,好歹也是你的姐姐,下手轻点。”“狗子”看着程只漂亮的脸蛋很快肿了起来,有点心疼地说。 

  王子怡看着被欺负的程只低头站在原地,白皙的脸上肿了起来,却一声不敢吭,心里舒坦极了。 

  她一把抓住程只的校服前襟,警告地说:“程只,你最好听话点,否则就不是肿一半脸这么简单!” 

  王子怡说完松开她的校服,在她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王子怡没忽略程只除了有一张极漂亮的脸,还有一双又白又直又长的腿。 

  程只低着头,脸颊高高地肿着,耳骨后的短发零散地落了下来,校服被她抓得皱成一团,看起来很狼狈。 

  但她没有动。 

  “骚猪”用手指勾了勾程只的书包带:“看起来还是个好学生,居然背书包来上学。让哥哥看看书包里都装了一些什么……” 

  “骚猪”说着,伸手将程只背的书包拽了下来,拽的过程中“骚猪”感觉程只有半秒钟的挣扎,但很快她便松了书包带。 

  “骚猪”直接将程只书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里面除了书本和笔,没有其他东西。 

  “狗子”拎起一本书的书皮,看了一眼上面的字:“高一(2)班?这班级有点眼熟啊?” 

  “高一(2)班?”一直没说话的候章祁忽然抬了眼皮,从高台上跳下来,歪了歪脖子,松了松筋骨。 

  “狗子”见他走过来,灵光一闪,道:“我想起来了,高一(2)班,不是陆私生子的那个班?” 

  “骚猪”被提醒,才反应过来:“对!那个陆执也是高一(2)班的!所以宜城一中的高一(2)班是私生子聚集地……啊!” 

  “骚猪”的话音刚落,一个石头稳稳地从后面砸中了他的脑袋。砸过来的石头有一个男生的拳头那么大,落在地上滚了一圈。“骚猪”摸着后脑勺的手上立刻染上了鲜红的血,他只觉得气息翻涌直上,怒吼一声?:“是谁给老子装神弄鬼?给老子滚出来!” 

  他刚吼完,几人就看见他们对面的高台后面走出一个少年。少年穿着宜城一中的校服,白色衬衫、深灰色长裤。不同于其他学生的严谨,他的校服扣散开了两颗,露出弧度漂亮的锁骨……和他的脸一样好看。只是他整个人像一块在烈日下都融化不开的冰,他一出现,楼顶的气温都降了下来。 

  “陆……陆……陆……”“骚猪”捂着流血的脑袋,“陆”了半天没“陆”出什么来。 

  候章祁眯了眯眼睛,叫了一声:“陆执。” 

  王子怡的脸色发白。 

  陆执似乎没睡醒,眼皮半垂着,但气场很冷漠,他用没什么温度的声音说?:“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这话是对“骚猪”说的。 

  Part2 

  气氛有片刻冷滞,“骚猪”一咬牙,正要站出来的时候,“狗子”将他护在身后?:“陆……陆私生子,怎么了?大家都知道的事,不让人说了?” 

  下一秒,陆执揪住了“狗子”的衣领。 

  候章祁和“骚猪”反应过来,立刻去抓陆执。“骚猪”的手刚碰到陆执,就被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骚猪”本就刚被石头砸中头,这一摔更是让他觉得眼前一片黑,半天起不来。 

  当上楼来找陆执的同班同学陈昊和雨涵走上天台看见的就是其他两人倒在地上的情景。两人对视一眼,连忙上去拉开了陆执:“执哥,执哥,你冷静点。” 

  再这样下去要出人命。 

  两人好不容易将陆执拉开,根本顾不了被吓得脸色惨白的王子怡和其他被陆执揍得起不来的“动物三兄弟”,拉着陆执往楼梯口走去。 

  陈昊和雨涵跟陆执在一起这么久,或多或少都知道陆执有暴躁症,他发狂了,就算他们合力都拉不开。 

  好在他们上来得及时,被他们拉下楼的陆执很快冷静了下来。 

  此刻正是下课时间,楼道里站了不少学生,有别班的两个学生在走廊里追着玩,差一点撞上陆执。两个学生吓了一跳,面对一脸冰寒的陆执,一个劲道歉:“执……执哥,对不起。” 

  陆执没理他们,径自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两个学生才如同被赦免,忙不迭地跑了。 

  陆执走到教室门口后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程只:“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陈昊和雨涵一门心思都在陆执身上,生怕他脾气控制不住失了控,这时才发现身后一直跟着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很狼狈,双颊有清晰的巴掌印,一看就是刚刚被欺负过,但她的眼睛特别水灵澄澈。 

  被陆小霸王这么一问,程只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雨涵和陈昊对视一眼,嘶……这小姑娘长得还真好看啊,软萌萌的一只,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样子。 

  陆执见她没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无辜又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他没理她,往教室里走去。 

  此时上课铃声响起,走廊上的同学都陆陆续续回了教室。 

  程只跟着陆执进了教室之后,看了一眼他旁边的位子,一直到班上所有人都坐下之后,这个位子仍是空着的。 

  高一(2)班陆续进来的同学都看着这个跟在陆执身后进来的、从未谋面的、看起来非常软萌漂亮的同学,好奇她到底是谁。 

  然后他们就看见,这个非常软萌漂亮的小姑娘走过去,轻声对陆执说?:“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陆执没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随后,她在陆执旁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接着,全员噤声,所有注视她的好奇目光都变得惊恐起来。 

  那眼神仿佛她坐到了什么龙潭虎穴上。 

  要知道,从幼儿园到高一,陆执从没有过同桌。 

  也有人不信邪,曾经有个从高年级降级下来的男生对这个传闻嗤之以鼻,坚持无视别人的劝导,嚣张地坐在了陆执旁边,还挑衅地对他说?:“老子今天就要坐这里,不止今天,从此以后都坐这里,你能拿我怎样?” 

  最后陆执没有拿他怎么样,只是一脚把他从凳子上踹翻,把后排的垃圾桶盖在他脑门上而已。 

  自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挑衅陆执了。 

  大家都知道陆执不喜欢身边坐人,以他这不好惹的性格,程只这行为简直是在老虎脸上拔胡须。 

  可面对大家惊恐的眼神,她脸上的表情十分淡然和无辜,仿佛感受不到他们的视线。 

  而陆执好像似乎也没有要踹翻新同学,把垃圾桶盖在她小脑袋上的举动。 

  上课铃声响了没多久后,班主任陈塘边接电话边走了进来,对那头说?:“奇怪了,说好下午报到,她没来找我啊……咦?” 

  他看见陆执身边有点眼熟的面孔,又说:“我好像看见她了,挂了。” 

  陈塘挂了电话后走近程只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喊了一声:“程只同学?你就是程只同学?” 

  程只乖巧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老师好。” 

  女孩的声音清澈甜糯,像一缕清风拂过。 

  陈塘十分开心,连连点头,随后才发现她脸上的巴掌印。他皱了皱眉:“你脸上怎么回事?” 

  随后陈塘想到什么,怒吼一声:“陆执!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宜城一中霸王陆执的威名不止在学生之间流传,连老师也略知一二。 

  上次的同桌事件、新同学受欺负的事尽人皆知,那可是从高年级降级降了好几年,一直没毕业的男生,长得人高马大的,老师都头疼得不行,结果被陆执吓得转学了。 

  所以看见程只脸上的伤时,陈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陆执,这孩子也太残酷无情了吧?这么乖巧可爱的新同学他也下得了手? 

  当着全班人的面,残酷无情的霸王陆执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倒是程只忙解释:“没有……老师,不是他……” 

  但是陈塘显然误会了程只的意思,以为她受陆执的威胁不敢说。他说?:“好!下课陆执和程只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程只有点茫然…… 

  好在陈塘已经转移了话题:“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班新转来的程只同学。 

  “来,程同学,你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程只顿了一会儿,忙站起来给大家鞠了一躬,然后软糯糯地说:“大家好,我叫程只,以后希望能跟大家成为好朋友。” 

  仿若幼稚园小朋友的自我介绍以及她几乎九十度鞠躬的动作,让全班学生静默了半秒钟后哄堂大笑。 

  在一阵笑声中,有人发现带着低气压走进教室满脸都写着“我不开心生人勿扰”的陆执,在听完程只的自我介绍之后,嘴角竟然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似乎也是被天然呆的新同学给逗笑的。 

  在一片笑声中,陈塘也笑了起来?:“看来程只同学是个很有礼貌的同学,大家不要笑她。以后她就是我们高一(2)班的一员了,大家以后多多照顾她。”说完,又严肃地警告,“尤其是陆执,不要欺负她!” 

  陆执:“……” 

  “好了,程只同学,你坐下吧!” 

  重新坐下的程只垂着脑袋,脸红红的,耳朵也红红的。 

  程只坐下之后,陈塘才像发现了什么…… 

  程只竟然坐在了陆执身边,向来不允许有同桌的陆执竟然没反对。 

  陈塘推了推眼镜,没想太多,拿起书本?:“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说完之后,他忽然想起什么,于是对程只旁边的某人说:“陆执,程同学刚转校过来,书本还没领到,你先跟她共用一下。” 

  于是所有人又看了过来。 

  众所周知,陆执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旷课,上课听讲的时间大部分是数学课,语文课都是用来睡觉的。 

  就在大家以为陆执又不会理陈塘的时候,却见他将一本课本丢在程只的桌子上,然后趴在桌子上,脸朝着窗口那边睡觉。 

  程只看着桌子上陆执丢给她的语文书,崭新得仿佛从来没用过。 

  她打开书皮,内页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字,她勉强认了一下?:“陆丸?” 

  程只眨了眨眼睛,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是“陆执”。 

  大佬颜值高得一骑绝尘,字也真的丑得一骑绝尘啊…… 

  语文课在四十分钟后结束。 

  睡了整整一节课的陆执终于醒了过来。 

  陈塘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对陆执和程只说?:“你们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在其他人的视线中,陆执懒洋洋地起身,往教室外走。 

  程只随即跟在他身后。 

  办公室在高一走廊的中间,在走廊玩耍的其他班同学看见大佬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身后又跟着个小姑娘。 

  于是开始纷纷猜测这个小姑娘跟他是什么关系。 

  陆执和程只走进办公室后,陈塘喝了一口泡好的茶,清了清嗓子问?:“陆执,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陈塘的问题,陆执的反应看起来好像还没睡醒,垂着眼皮,根本没打算回答。 

  陈塘显然已经习惯了陆执的这种反应,他加大音量,震耳欲聋地吼了一声:“人家新来的一姑娘怎么招惹你了?你下手这么重?” 

  程只吓了一跳,直接吓出了小猫似的耳朵,小耳朵动了动,说?:“老师,真的不关陆同学的事……” 

  陈塘这才将视线转移到程只身上:“那你脸上是怎么回事?” 

  程只不想将她和王子怡的事情透露出来,倒不是怕王子怡,只是说出王子怡之后就要把家里那些事都说出来,她觉得麻烦。所以只说自己刚来学校就被人带到了楼顶,学生之间经常有这种事情发生,再者反正那三人都是外校的,说出来也没什么事。 

  陈塘了解前因后果后才知道自己班的同学被外校人欺负了,非常愤怒地斥责了这些拿着父母的钱不好好念书的坏学生,接着对陆执说:“关于外校学生进入本校的事,老师会处理。这次的事情是老师错怪了你,但老师还是希望你上课能尽量少睡觉。” 

  陆执懒懒地站在原地,看起来更困了。 

  陈塘说完,拿了一堆新书放在办公桌上:“这些是程只同学这学期的课本,一会儿陆执帮同学拿回教室。” 

  程只忙说:“老师,我可以自己拿。” 

  “没事,同学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陈塘非常喜欢这个看起来就很听话乖巧的女孩,再者他了解过程只以前的学习情况,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学霸,没有一个老师不喜欢学霸。 

  陈塘说?:“对了,陆执,老师怕这段时间还会有人欺负程只,作为同桌,你要好好保护她知道吗?” 

  陆执掀了掀眼皮,面无表情地看了陈塘一眼,拿着桌子上的书,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嘿!陆执,我跟你说话呢!你这家伙!” 

  看着陆执离开,程只也忙跟陈塘打一声招呼,便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Part3 

  陆执拎着书在前面走着,他个子高,大长腿步子大,走得又快。程只追上去后,又得追着他跑才能跟得上他的步伐,气喘吁吁地说:“陆同学,我自己来拿吧……” 

  陆同学没有理她。 

  陆同学气场太强,程只没敢再说话。 

  一直到教室,陆执走到位子上后,将书搁在了程只的课桌上。 

  雨涵和陈昊立刻扑了过来,雨涵翻着桌子上的新书说:“这都是什么啊……新同学的课本?” 

  陈昊说:“执哥帮新同学拿书啊?”语气十分意外。 

  雨涵一脸八卦:“执哥,什么情况啊?这新同学跟你什么关系?执哥开学的时候书都是我们帮领的!” 

  陆执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很有意见?” 

  “没!怎么会有意见!”陈昊赶紧说,“执哥,你就跟我们说说,程只跟你什么关系啊?又是帮拿书又是当同桌的,以前你不是最讨厌有同桌的吗?” 

  就在雨涵和陈昊缠着陆执的时候,一直没吭声的程只忽然走到陆执身边,一脸期待地看着他:“陆同学,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陈昊和雨涵一愣,双双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软萌的小姑娘。 

  陆执的目光淡淡地转移到她身上。他靠在窗边,一只手支着脑袋,脸如美玉,姿势却慵懒散漫,有点倨傲。他勾了勾唇,问?:“你刚刚说什么?”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她乖巧地重复了一句。 

  四周格外安静。 

  半晌,就在陈昊和雨涵怀疑脾气不好的执哥会将新同学从窗口丢下去的时候,陆执的声音响起:“签哪里?” 

  程只立刻转身背对着他,指着自己的校服背后说:“签这里。” 

  陈昊和雨涵看着小姑娘纯白的校服,眨了眨眼。 

  宜城一中的校服质地很好,没有偷工减料,但质地再好的衬衫也是一层布,这个年龄的小姑娘尚在发育中,那一层白色布料下勾勒出浅浅的痕迹。 

  陆执瞥过,飞快地在她的背后签上了大名。 

  程只感觉到飞扬的笔在她后背上画了几下。 

  她感受着他的字迹形状和大小,写完之后,她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把书包递了过去,指了指书包前面一大块空白的地方,软软地说:“还有这里。” 

  陆执盯着她看了一眼。她的皮肤很好,光滑透亮,衬着她的表情格外真诚。 

  真诚的小姑娘见他没有动作,想了想,软糯又诚恳地说了一声?:“谢谢。” 

  陆执拿过她的书包,正要下笔。 

  “签大一点。”小姑娘明显对他刚才签在她校服上的名字不太满意,“比刚刚签在校服上的大三倍最好。” 

  陈昊和雨涵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没想到新同学长得柔软无害,胆子还挺大。虽然小姑娘长得甜美又软萌,但第一天来学校,就敢跟执哥当同桌,现在还敢对执哥提要求…… 

  怎么越看越觉得新同学看起来像个披着乖巧外衣的魔教中人? 

  陈昊和雨涵都再次怀疑执哥会不会将这位魔教新同学直接从窗台丢出去。 

  没得到陆执的回应,程只茫然地抬头看着他,轻声问:“可以吗?” 

  新同学的眼睛又大又水灵,尤其是盯着人看的时候,让人很难拒绝。 

  陆执低头在她的书包上写了比刚才大三倍的签名。新同学拿过去仔仔细细地看了之后,才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她小心翼翼地把书包放好,对陆执说:“谢谢你,陆同学,你真是大好人。” 

  雨涵忍不住笑出了鹅叫?:“同学,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执哥是大好人的,哈哈哈——” 

  陆执扫了他一眼,雨涵的鹅笑声立刻止住了。他绷着一张脸,看着程只,一本正经地问:“同学,你要我们执哥的签名做什么?” 

  程只想了一下,嗓音软软的又显得很真诚地说:“我是执哥的粉丝。” 

  “哟!”陈昊和雨涵吹了一声口哨,坐在后排的几个男生也笑着起哄,“可以啊……执哥果然魅力无限啊!” 

  在众人的调侃中,程只的耳郭渐渐红了起来。 

  陆执还是懒洋洋地靠着墙,只是嘴角噙着笑,显然也被程只的话给逗乐了。 

  不过话说回来,平时被人“执哥”“执哥”地喊惯了,这声“执哥”第一次从新同学嘴巴里喊出来,竟有种奇异的感觉。 

  也许是他身边从没出现过这么甜美又乖巧的女生,乖巧得让人不忍心将她从同桌的位子上赶出去。 

  她像他小时候养的一只小奶猫,好像力气大一点就能将她的手扭断,声音大一点就能把她吓哭。 

  啧! 

  光想想新同学在他面前哭的模样,他就觉得很麻烦,还是懒得招惹她了。 

  程只的红晕从耳郭渐渐传到了脸上,其实她没想那么多,她想要陆执的签名是因为在楼顶的那一架和“执哥”的名声,让她确定陆执是可以在宜城一中罩着她的人,所以她单纯地想,如果她的书包和校服光明正大地写着执哥的签名,肯定没人敢惹她了吧? 

  Part4 

  “发牛奶了,发牛奶了!”第二节课下课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宜城一中分别在上午第二节课、下午第二节课和晚自习第二节课发放三次牛奶。 

  此时班长白麋鹿将牛奶箱子推了进来,从前排一瓶一瓶地往下发,发到陆执这边的时候,将三盒牛奶分别放在桌子上?:“刚好你们几个在一起,省得我一瓶一瓶发过去。” 

  “谢谢班长大人!”牛奶瓶上都贴着每个学生的名字,陈昊和雨涵分别拿了自己的牛奶对白麋鹿道谢。 

  白麋鹿扎着高高的马尾,性格落落大方,和程只截然相反。程只发现班上其他人都很怕陆执这伙人,唯独白麋鹿看起来一点都不怕,甚至跟他们关系还挺好。 

  在程只发呆的时候,白麋鹿看着她说?:“对了,程只,你是今天刚转来的,牛奶暂时没有,我会跟老师申报一下。” 

  程只点了点头。 

  白麋鹿眯了眯眼,笑了起来:“真乖。” 

  说完,她对陆执说:“陆执,你不是不喜欢喝牛奶吗?你把你的给程只?” 

  陆执眼皮都没抬一下:“凭什么?” 

  “嘿!”白麋鹿直接将陆执的牛奶放在程只桌子上,“凭你们是同桌!” 

  白麋鹿将牛奶递到程只面前:“来,拿着!” 

  程只拿着白麋鹿给的牛奶犹如烫手的山芋:“其实我不是……” 

  她想说她也不是很喜欢喝牛奶,再说她能跟大佬同桌又拿到大佬的签名就很万幸了,哪里还敢抢大佬的牛奶。 

  “没关系!反正他每天的牛奶也是个摆设,他根本不喝。”白麋鹿拍了拍她的肩膀后,继续给其他同学发牛奶去了。 

  程只拿着贴着“陆执”大名的牛奶瓶,在白麋鹿走后,立刻双手奉还给陆执:“执哥,给。” 

  陆执没动。 

  程只看着陈昊和雨涵,说:“那给你们?” 

  陈昊和雨涵仿佛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连连摆手?:“别,执哥的奶……我们可不敢!” 

  陆执无语地瞟了他们一眼。 

  “告辞!”两人见好就收,赶紧撤退回了自己位子上。 

  陆执看了一眼程只拿着牛奶瓶没动的手,对上她那双又大又无辜的眼睛,点了点奶瓶说:“你喝吧。” 

  说完,又趴在桌子上准备补觉,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 

  虽然撤回了自己的位子上,但依然时刻关注这边情况的陈昊茫然地问?:“执哥把牛奶给了新同学啊?” 

  雨涵也很茫然:“执哥虽然不喝牛奶,但每次都不给人碰他的牛奶。” 

  陈昊自我安慰:“新同学毕竟是女孩子,长得又漂亮乖巧,执哥让给她也情有可原。” 

  “怪我不够漂亮乖巧?” 

  “怪你不够万种风情。你不服气的话可以去跟新同学抢牛奶?或者问执哥原因?” 

  雨涵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陆执的后脑勺,觉得自己没那个胆。 

  最后一节课是化学课,程只在桌子里翻书的时候,才发现陈塘给程只的书本只有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和地理,差了物理和化学。她正愁着自己没有化学书时,正在睡觉的同桌丢了一本化学书在她面前,程只还来不及说谢谢,他垂着眼皮又趴回了桌子上。 

  程只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 

  他没有反应,好像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程只没想到,她才发现少了两本书,陆执竟然早就发现了。 

  她翻开化学书,和语文书一样,陆执的书非常新,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他的大名。 

  她翻到老师讲的课程,开始认真听讲。 

  教室里,全班五十个人大部分学生开启了睡眠模式,只有前排几个人在认真听课。 

  程只想起昨天王子怡最后的妥协:“要让她去我们高中也行,必须给她安排在最差的班!” 

  她本就是王浩生命里的意外,他肯收留她这个意外的女儿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听他小女儿的话把她分到最差的班是理所应当。 

  虽然班上的学习氛围不好,但一点不妨碍程只听课做笔记。 

  半睡半醒的陆执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后排全军覆没都在瞌睡中,只有她端正地坐着,眉眼认真柔和,短发垂耳,偶尔低头记笔记,像极了刚上学的小学生,老师一说上课,就坐姿端正,乖巧得不行。 

  后来,连老师都说,在那个即将到来的夏天,陆执人生中的第一个同桌,是个特别乖巧漂亮的姑娘。 

  那天晚上,很久没做梦的陆执竟然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转来的新同学坐在她身边,肌肤白嫩通透,双腿瘦长而直,说话声音又轻又软…… 

  Part5 

  霸王执哥有了同桌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墨书”上。“墨书”是宜城一中开发的社交软件,专供本校学生分享学习经验、课堂笔记的地方。“墨书”有一个版块是闲聊区,渐渐地发展成了宜城一中的学生讨论八卦的地方。 

  “何止是同桌,今天执哥的牛奶出现在新同学的桌子上,附图,别问我是怎么拍到的!” 

  下面是一张程只低头看书,桌子上摆着一瓶贴着“陆执”大名的牛奶图片。 

  “会不会是她自导自演啊?毕竟校里校外想跟执哥搞好关系的女生不少!” 

  “那也得执哥配合表演啊,你见过执哥的牛奶在其他女同学的桌上出现过?就连校花王子怡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好吗!” 

  对于自己在“墨书”上火了这件事,程只并不知情。她这天的心情不错,昨天回家本以为会被王子怡刁难一翻,但很幸运的是王子怡昨晚很晚才回家,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没碰到她。 

  就目前阶段来讲,最大的麻烦王子怡没出现,这足以让她轻松一整天。 

  她来到教室之后,开始看书、刷题。 

  昨天各科老师都发了一张试卷,要求这天上午交上去。 

  她昨晚就做完了,第一节课后白麋鹿来收卷子的时候,她的同桌还没来上课。 

  白麋鹿收到她的卷子时,看着每一张都写满答案的卷子,笑了一下,说?:“只只,陪我一起去送卷子吧?” 

  程只向来不会拒绝人,白麋鹿也是新班级第一个主动对她这么友好的人。她点了点头,跟白麋鹿一起去了。 

  出了教室门,白麋鹿称赞道:“只只,你真厉害啊,这么多张卷子全班估计就只有你一个人全做了。” 

  程只很奇怪:“老师不是说今天要交吗?” 

  “对啊,但是没说一定要全做完啊。”白麋鹿说,“其他班的老师都要求班上同学做完,我们的老师知道我们班的德行,所以不要求学生都做完。” 

  程只还从没见过管理这么松的班,想了想,她又问:“陆同学今天请假了吗?”毕竟现在她已经当陆执是在宜城一中可以罩着她的大佬,大佬的情况她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白麋鹿朝她眨了眨眼,暧昧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问?:“怎么,想他啦?” 

  程只哪知道她往那方面想了,忙红着脸摇头。 

  白麋鹿说:“你不用害羞,他那样的人,生来就是人群里的焦点,你关注他也不奇怪。” 

  说完,她又凑到程只耳边小声地说?:“你在书包和校服上写了陆执的大名,别人不认识陆执那狗爬的字,我可认识。” 

  程只的脸更红了…… 

  “不过……”白麋鹿上下打量了程只一眼,“你也不能一直穿着这件校服不洗啊……” 

  白麋鹿这话算是提醒了程只,对啊,如果洗了衣服,衣服上的字迹就会没了,她得想个办法把陆执的签名保存下来。 

  程只在想这件事的时候,白麋鹿很认真地打量着她。 

  说实话,程只长得很漂亮,肌肤白似雪,眼睛又大又亮,这种漂亮不像王子怡那样张扬妖艳,而是清纯、自然、毫无攻击性。 

  白麋鹿把程只的神思拉扯了回来:“只是说说陆执的大名会被洗掉,你就担心了啊?” 

  白麋鹿鼓了鼓腮帮子:“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要是被洗掉了,再叫陆执签一个就行了,他那破字又不值钱。不过我觉得你比较要担心的还是想接近陆执的女生。最近他刚跟高一(0)班的班花甄茹茹冷战,(1)班的校花王子怡就开始接近他……” 

  白麋鹿不知道程只刚来宜城一中时在楼顶上发生的事,也不知道程只和王子怡的关系,所以很认真地跟她吐槽:“反正我不喜欢王子怡,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很‘绿茶’!”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青梅知不知》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13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131/7667861 阅读此章节;

2021/12/1 17:4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