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哥哥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21-08-03 12:14:59|字数:12232

 

  Part1 

  上午第三节课全校老师开会,学生上自习。 

  陈塘进来跟学生说明了一下情况,顺便表扬了程只:“昨天的试卷程只同学每张都写完了,值得大家学习。在语文这块,程只同学的阅读理解做得非常出彩,接近满分,一会儿试卷发下去之后,大家可以拿程只的卷子传阅看看!” 

  陈塘又对程只说:“程只啊,你去高三办公室走一趟,其他人自习。” 

  陈塘除了是高一(2)班的班主任,也带高三的课,有时候会在高三办公室处理工作。 

  陈塘说完,带着程只去了高三部拿昨天的语文试卷。 

  “程只啊,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可以跟老师说。”对于好学生,陈塘特别惜才。其实他觉得以程只过往的学习成绩可以进宜城一中的(0)班,但不知为何被分到了(2)班。 

  众所周知,(2)班除了有一个年级第一名,一无是处。陈塘从抽屉里拿出两份试卷:“这个月月考在下周,这个是省里面出的月考试卷,你拿回去做做,你一份,陆执那份你帮他带过去。” 

  宜城一中虽然在宜城算重点高中,但资源还是不能跟省重点高中相比。程只没想到陈塘为了学生还专门去弄了好几套省里的卷子,顿时对这个班主任好感倍增。 

  “谢谢老师!” 

  陈塘要去开会,跟她不是相同的方向。 

  高三跟其他年级都是分开的,程只抱着试卷往回走。 

  此时是上课时间,学校里安静得过分,所以拐角处的说话声,程只听得一清二楚。 

  “哥哥……你为什么总不理我啊……” 

  声音又嗲又娇,是王子怡的声音,有些女孩喜欢喊男孩“哥哥”,让人有一种被宠爱、被保护的感觉。 

  王子怡站在陆执的面前撒娇,那模样柔弱得好像之前在楼顶欺负程只的人不是她。 

  陆执站在原地没动。他穿着宜城一中的校服,扣子依然松了两颗,露出弧度分明的锁骨,白皙的脖颈和性感凸出的喉结。 

  程只没想到王子怡和陆执居然认识,一时间把她看愣了。直到陆执抬了抬眼皮,墨色的瞳孔朝她看过来,静如深潭清水,冷淡生疏。 

  他什么都没说,程只就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出小猫似的耳朵,逃也似的跑了。 

  程只抱着试卷跑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原本闹哄哄的人都停下来看她。那些目光好像在说刚才在拐角处对陆执撒娇的人是她,让她心虚得不行。 

  好在大家很快又闹哄哄地回到自己的话题中。 

  程只将语文试卷发下去之后,回到了座位上。 

  这一节课,程只都不在状态,脑海里总自动浮现陆执站在拐角处冷漠痞痞的模样。 

  下课铃声响起,程只才发现自己盯着卷子,一道题都没做。 

  班上后排几个旷课的学生这个时候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其中还包括她的同桌。陆执漫不经心地在她身边的凳子上坐下。 

  程只的小耳朵又习惯性被吓得动了动。 

  恰好落在陆执的眼里。陆执玩味地笑了起来,忽然说:“程同学,刚才跑得挺快啊?” 

  陈昊和雨涵一帮人原本在后排聊天,听见陆执这么一问,几个人的视线都转了过来。 

  程只刚刚太紧张了,没看见在拐角的不止有陆执和王子怡,还有一帮男生在那儿。所以程只逃跑的样子,他们都看见了。 

  他们原本是在学校特定的拐角处放风的,王子怡和几个女生找了过来。其中有个女生跟他们班某个男生关系不错,于是两拨人就聊上了。 

  王子怡想接近陆执这事大家心里都有数,不过陆执一直对她不理不睬,拒绝了很多次。她一直不甘心地缠着陆执,陆执倦了,也就随她去了。 

  这次和以往没什么不同,陆执还是拒绝了王子怡,就算她娇滴滴地喊“哥哥”也没用。 

  不理不睬依旧是不理不睬,缠着他也没用,只会冷漠地把她留在原地。 

  在他们的印象里,程只跟王子怡不同。程只虽然和王子怡一样长得好看,甚至比王子怡的颜值还要出众,但她一看就是好学生,跟他们玩不到一起的那种。 

  他们虽然不爱学习,但也不是那种会耽误别人学习的人,好学生与差学生之间的鸿沟他们划分得很清楚,所以被程只撞见陆执和王子怡的事,其他人都没放在心上。 

  但他们没想到陆执竟然主动逗她这个好学生。 

  他们都知道,陆执身边从不缺女同学。但陆执主动逗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难免感兴趣。 

  程只没吭声,脸红扑扑的。 

  其他人也来劲了,陈昊问:“对啊,程同学,你不是说你是我们执哥的粉丝吗?你刚刚看见有其他女粉丝缠着我们执哥,有什么感想啊?” 

  程只哪里有什么感想啊,但看他们一副她不回答不罢手的样子,尤其是陆执,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似笑非笑,仿佛要将她看穿。 

  程只下意识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是被她撞破了他跟别的女生关系密切的事情,怕她告发。 

  于是,原本只想调戏新同学的大佬看见新同学忽然举起三根手指并拢,对天发誓道:“执哥,我发誓,我保证不会将今天看到的说出去!” 

  教室里沉默一秒后,后排的男生集体发出爆笑。 

  “程同学,你是什么神奇物种转世啊?怎么能这么逗!哈哈哈——”陈昊笑得前仰后合。 

  就连陆执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程只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笑得这么开心。 

  看见她脸上的疑惑,雨涵好心地解释:“王子怡想接近执哥这事,全校都知道,根本不需要保密。” 

  程只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件事居然能让全校都知道。 

  不过随即她又想到,有陆执这样厉害的人存在本身就是一件令人不敢相信的事吧。 

  这样一想,她觉得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她想起陈塘给了她两份卷子,其中一份是给陆执的。 

  于是她从抽屉里拿出卷子,递给陆执:“老师让我给你的。” 

  陆执看着她递过来的试卷,又看了看拿着试卷的白皙粉嫩的小手,没动。 

  程只又举了举手上的试卷,说:“陆执,你的试卷。” 

  陆执支着脑袋打量她几秒。他生得好看,皮肤冷白,显得眼瞳更深邃沉黑。看人时,能将人的脸生生看红。 

  程只原本已经不红的脸在陆执的打量中又红了起来。她这副样子落在陆执眼里,只觉得软糯又勾人。他想起昨天那个梦,觉得很不公平,不能只有他一个人陷进这情绪中,新同学却丝毫影响都没有。 

  陆执嘴角勾了勾,诱huò地问:“之前不是喊我执哥?” 

  程只一愣,以为他很在意这个称号,毕竟是大佬……肯定不能让人直接喊名字的,她连忙改口,喊了一声:“执哥。” 

  陆执挑了挑眉。 

  坐在后面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程只清了清嗓子,举着手中的卷子又正式地喊了一遍:“执哥,这是老师给你的试卷。” 

  她都这么有诚意了,他应该不会再刁难自己了吧? 

  谁知道陆执还是没接,他歪了歪头,嘴角笑容不羁。他说?:“别喊执哥,像王子怡那样,喊一声‘哥哥’听听。” 

  后排的人差点惊掉下巴,论逗人还是执哥会逗啊! 

  程只被这句话刺激得一激灵,瞬间想起在拐角处,王子怡喊的那一声柔媚到骨子里的“哥哥”。她再怎么单纯,也知道陆执这话里的意思。 

  她虽然喊不出王子怡那种媚,但她也不想得罪陆执,毕竟她以后需要让陆执罩着她。这样一想,她双手握拳,半天才憋出了两个字?:“哥哥……” 

  这一声“哥哥”虽然是她憋出来的,听在别人耳里却是轻轻柔柔的,喊得人骨头都酥了,陈昊和雨涵更是夸张地抖了一下。 

  这一声喊出来,陆执就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他竟然有种别样的感觉。 

  Part2 

  周五下午只上两节课,三点多就放学了。 

  一放学,教室里的人就基本走光了,只剩下前排几个爱学习的同学留在座位上看书。 

  程只对新家没什么感觉,王子怡周五下午都是回家吃饭,她一如既往地在学校的食堂用餐,能晚回家就晚回家。她拿出了中午去学校小卖部买的针和线。 

  早上白麋鹿的话她想了很久,为了能将陆执的签名保存下来,她决定把字体绣出来。 

  程只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刺绣很出名,她小时候也跟着学了一点,绣这点东西还是手到擒来的。 

  教室很安静,只有头顶风扇旋转的声音。 

  程只低头绣得十分认真,她做什么事情都很投入。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她准备收尾的时候,教室后门传来喧哗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抬起头,手上的东西就被人夺走了。 

  “新同学,你这是在干吗?”陈昊拿着从程只手上夺过的书包,看着上面绣好的名字,夸张地叫了起来,“哇,你不会是在用执哥的名字刺绣吧?” 

  程只的脸烧了起来,起身想要抢陈昊手上的书包,但陈昊个子太高了,他把手一扬,程只跳起来都够不着。 

  陈昊怕她拿到,将书包丢给了其他人。 

  周围都是刚打完篮球回来的男同学,接到书包的人一个传一个,最后传到了后面进来的陆执手中,陆执看着上面的刺绣忍不住笑出声。 

  程只觉得陆执应该不会像他们一样乱来,毕竟当老大就该有当老大的样子,才不会像其他男生那样幼稚。她伸出粉嫩嫩的手,用商量般的语气说?:“执哥,你把书包还给我吧?” 

  谁知道陆执并没有她想象中老大的样子,而是右手指尖勾着她的书包带子,懒懒地靠在墙上。 

  他穿着白色的背心球衣,露出结实精壮的手臂,短发微湿,有水珠从他的发间滑落到他凸出的喉结、精致的锁骨上,性感得要死。他倚靠在那里,欺负起她的模样像一只祸害人间的妖精。 

  “到我手上就是我的东西了。”他漫不经心地开口,声音迷人,“何况这上面还有我的名字。” 

  程只快要被气死了,但她不会发脾气,就算说气话都是软软的。她瞪着陆执强调自己的愤怒:“你这样我很生气!” 

  “我知道啊……”陆执慢悠悠地说,“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 

  程只抿了抿唇,说:“陆执,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她连名带姓地喊他时愤怒值已经是最高点了,但她的声音听在陆执耳里软绵绵的,让人心痒痒的,更想欺负她了…… 

  陆执的舌头顶了顶上颚,觉得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分明是在欺负她,但更像在虐待自己,每次听见她软绵的声音,看到她温暖纯良的脸,他就想欺负她,但他更怕吓坏了她。 

  程只瞪着他,半天才泄气般地耷拉着脑袋,小声地说了一句?:“算了。” 

  反正争也争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他,学校里的人都把他惯得那么霸道,她一个新人在他那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 

  眼看着程只要走,陆执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扯住她的手臂。 

  程只没想到会被他扯住,愣了一下,用力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陆执感受到了她的抗拒,眉梢一挑,手腕一使力,将她整个人都扯了过来。 

  程只的力气根本不能跟他比,这样一拉一扯,她身形不稳,差点倒在陆执的怀里。四周登时安静下来,随即传来口哨声,以及男生们“哟哟哟”“啧啧啧”的起哄声。 

  程只一愣,就听见身后喑哑的声音:“程只,你是不是故意的?” 

  他应该是刚打完篮球洗的澡,身上有股沐浴露的清香。 

  程只感受到身后近在咫尺的胸膛,耳朵和脖子立刻滚烫了起来。 

  看着这意味不明的场景,周围又传来起哄声,大家对于执哥这种明目张胆主动逗女同学的行为表示万分震惊,可震惊之中更多的是看戏的。 

  后排的男生也不禁调笑:“执哥,新同学都要被你气哭啦!” 

  程只又羞又恼,一张小脸跟染了色一样。她用手肘撞了一下陆执?:“陆执,你快放开我!” 

  陆执故意闷哼了一声,松开了她,捂住腰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程只本在气恼中,见他俊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以为是她刚才太用力伤着他了,被吓坏了。她看着陆执,结结巴巴地问:“陆……陆执,你没事吧?” 

  看着小姑娘脸上满满的担心,陆执知道她是个胆小鬼,心下一软,没忍心再骗她,只说:“程只,你要是把老子的腰撞坏了,你得负责老子一辈子。” 

  程只这才发现自己又被欺负了,气得一跺脚,涨红着脸指着陆执骂道?:“陆执,你简直坏透了!” 

  说完,她气哼哼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耳边是那些男生学着她说话的样子对陆执撒娇道:“执哥……执哥,你简直坏透了呀!” 

  陆执一边笑一边说了句:“滚!” 

  Part3 

  陆执拎着程只的书包回到座位上,将书包递给她。 

  程只鼓着一张脸没有接。 

  陆执笑了起来:“生气了?” 

  程只没说话。 

  陆执看着她粉嘟嘟的脸,忍住想戳她的冲动,说:“执哥错了,书包收了呗?” 

  雨涵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听见陆执说这句话,不可思议地问陈昊:“我没听错吧?执哥说他错了?” 

  陈昊说:“执哥都开始主动逗女生了,说句‘我错了’怎么了?” 

  程只见陆执递书包过来的样子比较正经,她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 

  没想到陆执正经没两秒,又慢慢悠悠地说:“原来我对你这么重要啊,居然把我的名字绣在了书包上。” 

  程只第一次见陆执是他在楼顶打架,那时候的陆执冷漠又狠戾,打人的时候往死里揍,不带停手的。她本以为陆执是个不好招惹的人,心里对他很畏惧,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没羞没臊。 

  程只绷着一张红红的脸,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陆执,你可真不害臊!” 

  陆执懒散地靠坐在座位上,嘴角痞痞的笑意更浓了。 

  “执哥,该走了啊!”后排有人喊陆执,“今天可是跟猴子他们约好了,明天再来逗新同学吧!” 

  陆执这才从凳子上慢腾腾地站起来,跟程只说了声:“走了啊!” 

  程只头也没抬,一副“我还在生气”的样子。 

  后门一群男生吹起了不怀好意的口哨:“执哥,差不多得了啊,以前可没见你出个门还要跟人招呼一声。看不下去了!” 

  陆执笑了,跟着一群人走了。 

  教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前排一直偷偷往这边看的好学生宁佳走了过来,凑到程只面前,问:“程只啊,你跟陆执他们很熟吗?” 

  程只看着眼前不熟的同学,摇了摇头。 

  宁佳说?:“你大概不知道吧,学校的人都特别怕陆执那一帮人,你还是别跟他们关系太好,会影响你学习的。” 

  “嗯……”程只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说,“谢谢你啊。” 

  “没事!”宁佳把怀里的一瓶酸奶放在程只桌子上,“给你的。” 

  程只怎么好意思拿,忙说:“不用……真不用。” 

  “我就是买多了一瓶喝不掉,大家都是同学,你就当是帮我吧。” 

  宁佳这样说,程只也不好拒绝。她本身就不是喜欢跟人争来夺去的人。 

  “那谢谢啊……”她道了谢之后,宁佳说了句“不客气”就离开了。 

  一通闹腾之后,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 

  程只收拾了一下后,独自去了食堂。 

  正值吃饭时间,程只打了二两饭,一荤一素,找了个角落坐下慢慢吃。 

  差不多吃了半个小时,她收拾了一下,出了食堂。 

  此时已是黄昏,云端染上了一层晚霞红,偶尔一阵清风吹在脸上,带来丝丝凉意,这样的天气令人舒爽。 

  程只去食堂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瓶水和一瓶酸奶,水是她自己喝的,酸奶是打算给宁佳的。 

  买完之后,她没着急回去,想一个人在学校走走。 

  宜城虽然是个小县城,高中校园却挺大。程只本想散散步,走着走着,却发现自己迷路了。 

  这是学校旁边的一条偏僻小巷,没有人。她因为好奇才往这边走,结果越走越偏,往回走的时候遇见了王子怡。 

  不过王子怡没看见程只,她正跟一群女生走在前面,只听其中一个女生说:“大家都说陆执跟候章祁因为子怡在小巷子吵起来了,虽然子怡你要当不知情,但我们一定要亲眼见到这一刻呀!” 

  这个年龄的女生总认为学校最受欢迎的男生为了自己打架是一种值得炫耀的资本。王子怡听好友这么说,脸上的得意藏也藏不住,但她还是说?:“其实我不赞同以打架的方式解决事情。” 

  “可是你不觉得男生因为女生这样特别有男人味吗?” 

  王子怡状似害羞地说:“阿执他是很好啦!” 

  程只看着几人越走越远的身影,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程只就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猴子,你不是我们执哥对手这件事众所周知,我们也没取笑过你,但你找了这么多帮手过来要点脸不?怎么不把宜城二中的人都给喊来?” 

  陆执这边只有班上四五个男生和两个她不认识的男生,候章祁那边的人数是陆执的三倍。 

  候章祁的脸色很不好看,上次在宜城一中他带着“骚猪”“狗子”三个人被陆执一人欺负,这口恶气他一直咽不下去。 

  候章祁一点不在乎自己的面子,只要能赢陆执,即使把宜城二中的人都喊来也可以。 

  陆执靠在墙边,嘴角叼了一根细细长长的小草,笑了笑:“说吧,怎么解决?” 

  陆执说得很平静,天生自带一股孤傲的气质,而落在候章祁的眼底,则变成了陆执特别看不起他。 

  候章祁十分生气:“这么跩,有种你先放马过来啊。” 

  陆执“嘁”了一声,吐了嘴里叼着的小草:“我又不是放马的……” 

  陆执的话音刚落,候章祁的脸色更难看了。在他眼里,陆执的一字一句都是在奚落他,他再也听不下去,招呼身边的兄弟们给陆执点颜色看。 

  Part4 

  程只感受到恐惧与危险,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因为一时好奇,跟着王子怡她们来这里。 

  她会跟来,只是因为那群人提到了陆执。 

  下午,一群人把陆执喊走了,她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没想到是来闹事的。 

  程只从小就是好学生,以前还是班上的班长,大约是以前负责惯了,所以听见自己班的同学和其他人有纠纷,下意识地为同学担忧,但她从没接触过陆执这样的学生,来了之后看见眼前这一幕,除了害怕,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他。 

  就在程只发愣的时候,她看见不远处王子怡一群人也躲在角落里悄悄看陆执,她们看得比程只专注多了。 

  程只完全不能理解男生为了一个女生吵架,女生们觉得这很男人的想法。 

  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瞥见“骚猪”趁陆执不备,准备从背后偷袭他。 

  程只急死了,眼看“骚猪”就要偷袭成功,她左右看了一下,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就朝“骚猪”砸了过去。 

  在同一时间,早就发现“骚猪”背后搞动作的陆执将候章祁撂倒在地。 

  程只没想到“骚猪”一眼就看见在角落的她,扒着墙角的她吓了一大跳,赶忙往后退了一步,藏住了自己的身子。 

  下一秒,她只听见“骚猪”的惨叫声。 

  程只只觉得那叫声喊得她毛骨悚然,她悄悄扒着墙把脑袋凑出去,刚好对上了陆执看过来的眼神。 

  此时的陆执看起来完全不像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让人感觉格外陌生,那冰冷的眼神像一把冰箭射中程只。她瞬间吓得耳朵动了动,再也不敢管他的事,转身便跑了。 

  最后候章祁带来的人毫无招架之力。 

  “就你这样的,还想接近我们一中的人?”陈昊冷笑。 

  雨涵“呸”了一声:“王子怡就算跟我们执哥没关系,也是我们一中的校花,我们一中的校花你也敢招惹?” 

  即使输了,候章祁依然很不服气:“陆执,你这个没人要的私生子,有本事滚回你的老家,来我们这个小地方招摇过市算什么本事!” 

  候章祁的话音刚落,陈昊等人就感觉四周的温度骤降,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陆执的眼睛眯了眯。他弯腰,看着地上疼得整张脸缩在了一块的候章祁,语气平淡缓慢,却令人脊背一寒:“候章祁,老子这个私生子呢,这辈子都会待在宜城这个小地方。” 

  候章祁忍着身体的剧痛,听见他漫不经心地说:“所以……以后你最好绕开老子走,否则下次就没今天这么好运了。” 

  候章祁总算松了一口气,他瞥见陆执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他额头上滑落一滴冷汗。他对自己刚才口不择言刺激陆执的行为后悔不已,但为时已晚,他吓得闭上眼睛,这次他怕是要死在陆执手上。 

  连雨涵都吓着了,忙过来拦着他捡石头的手,劝道:“执哥……执哥,别!别这样!” 

  陈昊也被吓得不轻,他们都知道陆执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是私生子,陆执的暴躁症或多或少都跟这个有关系,教训候章祁这种人,怎么骂都行,但闹出人命铁定是不行的。想到这里他忙跟着雨涵一起拦住他:“执哥!执哥!别冲动。” 

  陆执无语地看了他们一眼,在他们胆战心惊之下,拿着石头走了。 

  雨涵:“……” 

  陈昊:“……” 

  什么情况啊…… 

  一群人纷纷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有人看着陆执离开的背影,问?:“耗子,执哥怎么了啊?拿着那石头去干啥?” 

  陈昊他们刚刚专心吵架,根本没有发现程只来过,被这么一问,没好气地说:“你问我,我问谁?” 

  Part5 

  打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架之后,一群人去学校后门经常光顾的饭馆吃饭,这些人学习成绩不咋样,家境却很好。刚开学的时候,他们把学校后门十几家饭馆从前面吃到后边,最终发现最好吃的这家之后,每天都来光顾。 

  店老板是个看起来比这群学生还要不好惹的男人,叫陆绯。 

  他们第一次光顾这里的时候,陆绯叼着一根烟靠在柜台后面玩手机。柜台外面坐了三个人,他们进来的时候,四人抬头齐齐往这边看来。 

  那时正值夏天,除了陆绯,其余穿着短袖的三人胳膊上都文着花臂,非常“社会”,三人往这边看来的时候,看起来更像等着他们来找碴。 

  后来他们才知道这四个人是好朋友,也是从宜城一中毕业的。四人中其他三人分别是大厨、端菜工和收银员,唯一的店老板陆绯是投资人,这家饭店是他买下来的,分工很明确。 

  第一次听见陆绯的名字,大家都以为他跟陆执有什么关系。 

  但看两人第一次见面跟不认识似的,他们也没多想。 

  打完一架的陆执心情看起来还不错,进来的时候看见陆绯,还打了一声招呼:“又玩弱智斗地主?” 

  陆绯抬头瞥了他一眼,见陆执还是那种要死不活的冰块脸,但显然心情还不错。他垂眸,才见陆执手上拿了块石头。他挑了挑眉:“你手上拿着什么,石头?” 

  陆执没吭声。 

  陆绯伸手想看看那块石头,陆执往后退一步,漠然地看着他,脸上冷漠地写着“别碰”两个大字。 

  陆绯无语地笑了起来:“这么宝贝,这石头镶了金?” 

  陆执没理他的嘲讽,揣着石头不紧不慢地往二楼走。 

  陆绯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二楼,回头见趴在柜子前的陈昊和雨涵也望着陆执的身影,表情一言难尽。 

  陆绯的俊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这小子打架打傻了?拿着块石头做什么?” 

  陈昊和雨涵摇头,表示十分迷茫:“不知道,打完架后,执哥就一直拿着这块石头不舍得放手。” 

  陆绯“呵”了一声:“倒是稀奇,所以他是因为一块石头心情好?” 

  陈昊和雨涵一脸问号。 

  请问绯哥是怎么从执哥的冰块脸上看出他心情好的? 

  一群人吃完饭刚走出饭店,陆执接了个电话。陈昊看了一眼陆执的脸色,就知道是陆家那边打过来的电话,一般接到陆家人的电话,他的脸色都不会太好。 

  其他人都很有默契地走到一边放风一边等他。 

  电话是他舅舅陆淮南打来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波澜:“他病得很严重,你真不回来看看?” 

  陆执动了动唇:“不。” 

  那边默了片刻后,似乎在提醒他:“陆执,如果他这次没挺过来,你就没有父亲了。” 

  陆执的眼睛黑得像化不开的浓墨。他冷嗤一声:“说得好像我有过一样。” 

  挂了电话之后,他朝陈昊一行人走去。 

  陈昊等人观察了他的神色,见他似乎没有心情太差,雨涵才说?:“执哥,去打台球啊。” 

  陆执拒绝了:“你们去。”说完,往学校的方向走。 

  陈昊问:“执哥,你去哪啊?” 

  “晚自习。” 

  几个人相视一眼,从来没上过晚自习的执哥又是拎石头又是主动去上课的……他怎么了啊? 

  “不是,执哥,”雨涵追了上去,“上什么晚自习啊,不是从来没上过吗?” 

  陆执本身就没什么耐心,接了通电话一直在压抑他内心的烦躁和狂暴,雨涵又在耳边问这问那,他当即就烦了?:“你爱上不上,滚远点,别烦我!” 

  于是一群从没上过晚自习的后排男生,破天荒地在这一天准时出现在班上。 

  Part6 

  程只匆匆从打架现场逃回来之后,在走廊吹了一会儿风。 

  无意间又听见隔壁班的人趴在走廊的栏杆上聊天,说起陆执。 

  “我刚去学校后门的时候,又看见陆执那一帮人下馆子!” 

  “他们这群人不是天天下馆子吗?尤其是陆执,B市陆家听过吧?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啊,听说陆执就是陆家人搁在我们这里的太子爷,有钱得不行!” 

  “难怪连学校都管不了,老师更惹不起!” 

  程只听着身边的人议论,心想,真是个风云人物啊,走在哪里都能听见与他有关的事。 

  她深呼吸一口气,平静后才回了教室。 

  正好宁佳在,程只把买的酸奶给她。 

  宁佳接过后,故作生气地说:“哎呀,程只,你太客气了啊,大家都是同学怎么这么见外呀!” 

  程只是挺见外的,她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再加上她跟宁佳确实没太熟,下午接受了她的酸奶是不想推三阻四。 

  程只把酸奶给了宁佳之后,命令自己静下心来刷题。陈塘给了五份试卷,其他四份她都刷完了,第五份前面的题目都做得差不多了,只有最后一道题把她难住了,她从昨天一直解到现在都没解出来。 

  就当她打算放弃的时候,才发现她的大佬同桌回来了。 

  大佬同桌正趴在桌子上,脸朝着她这边趴着睡觉。 

  程只同学发现,平日里又凶又冷的大佬同桌不打架不发脾气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短而黑的刘海乖巧地搭在他的额头,平日看起来又倦又冷漠的眼睛闭着,睫毛长而直,高而挺的鼻梁,线条流畅的唇线……程只在心里默默勾画了一下他的五官。 

  这时,原本闭着眼睛的陆执忽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时—— 

  程只:“……” 

  陆执:“……” 

  对于被偷看这种事,陆执经常遇见。 

  学校里偷看陆执的女生多得数不清,他在睡觉的时候时常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但执哥自带屏蔽功能,对于这些女生的眼神视若无睹。 

  程只不一样,陆执大大方方地跟她对视,从她的眉目滑落到她樱红的唇上。那儿粉嘟嘟的,加上她澄净柔和的眼神,让他内心翻滚着,想要将看起来乖巧又无辜地她扯过来欺负一通,比如弄乱她整齐的短发,扯坏她白净的校服,凶狠地吓唬她。 

  程只根本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对视了一会儿之后,程只柔声问?:“执哥,你卷子做了吗?”内心却因为被陆执抓住自己在看他而心跳如擂鼓,但她秉持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态度,这样一想,心里的紧张消散了不少。 

  陆执趴在桌子上,压下心底那股躁动。他懒得动,只动了动唇问?:“什么卷子?” 

  程只说:“就是老师给的省里的卷子呀。” 

  陆执一只手在桌肚里搜了一下,拿出了一叠卷子扔给程只。 

  程只看着干干净净的卷面,除了在试卷上写了答案,没有多余的字,不像她的试卷上都是草稿。 

  陆执虽然字写得横倒竖歪,但卷面非常利落干净。 

  选择题在答案上画了一个勾,大题后面都只简单地写着一个答案。 

  她翻到难了她一天一夜的题目,上面果然和其他题目一样只写了一个答案,没有做题步骤。 

  程只在翻试卷的时候,大致在心里对比了一下,他的答案和她的很大一部分都一样。 

  程只转来宜城的时间不长,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每天都看见陆执不是旷课就是上课睡觉,极少时间在听课。 

  但不知为何,她看了他的试卷之后,就觉得他即使不听课也是很厉害的那种人。 

  她特别真诚地说:“执哥,我这道题不会做,你能不能教教我?” 

  此时的陆执正打算继续闭眼睡觉,听她这么一说,墨色的双眸又朝她看过来。 

  这一次,不仅是陆执看她,四周原来喧哗的声音忽然止住,大家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她,皆露出惊恐的眼神,这种眼神,程只在第一天主动成为陆执的同桌时,也感受到过。 

  程只眨了眨眼睛,对上陆执的双眼,显得特别真诚,水嫩嫩的明眸柔情款款地写着“这道题我真的不会做,你可不可以教教我”。 

  众所周知,陆执脾气不好、没耐心,做题思路也跟其他人不一样。他的解题过程非常简单直接,有时候老师让他到黑板上做题,他不是直接写个答案,就是写个简易的步骤,其他同学根本看不懂,但老师对他的聪明十分满意,等他下去之后,才细细讲给学生听。 

  曾经有不知情的同学向陆执请教过问题,起初,陆执还挺平静,结果由于他的解题思路超捷径,对方根本听不懂。陆执耐着性子讲了几遍,最后把笔一摔,瞪着那人:“你在玩老子?” 

  那人吓得一哆嗦,瑟瑟发抖地说:“不是的,不是的……” 

  抖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陆执烦躁地说了句“滚”。 

  那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后来,有个女生借着问问题想要接近陆执。陆执跟她讲题目的过程中,那女生一直盯着陆执看。他讲完后,她却一脸茫然的模样,他当时就皮笑肉不笑地问:“老子很好看?” 

  陆执平时很凶,别人根本不敢轻易靠近,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更吓人,周身凝聚着一股暴虐的气场,把那女生直接吓哭了。 

  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找陆执问问题了。 

  就在大家以为陆执会让新同学滚的时候,只见原本趴着的陆大佬慢慢起身,拿过新同学的试卷和笔,在上面写了一会儿之后,递给程只,漫不经心地挑眉,似乎在问她看不看得懂。 

  陆执写完后,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屏住呼吸,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程只同学大概要说自己听不懂,能不能再讲一遍。 

  程只看着试卷上陆执的方程式,发现他的讲解虽然很简单,但列举了一个方程式就能让人豁然开朗。 

  程只才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一道太复杂的题目,只是很容易让人往复杂的方面想,越想越难,陷入死循环。 

  她的眼睛一亮,对陆执说:“原来是这样,执哥,谢谢你呀!我知道怎么做了!” 

  她的双眸亮晶晶的,比那夜里的星空还要闪耀。 

  陆执看了她一眼,俊眉一蹙,很烦躁地凶了她一句:“不许这样看老子!” 

  程只一愣,随即露出一个柔软的微笑:“好的。” 

  其他人看见这一幕,脑海里都缓缓出现了一个问号。 

  程只竟然能看懂执哥的解题步骤? 

  果然同桌跟同桌之间才能有交流? 

  是他们不配!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青梅知不知》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13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131/7667863 阅读此章节;

2021/12/1 17:5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