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想回家

作者:木子喵喵|发布时间:2021-08-03 12:15:33|字数:10919

  Part1 

  高一晚自习共有两节课,上课之前,各科课代表给每人发了十张试卷让他们刷题,班主任陈塘例行在教室里看了一圈后,顺便把最新的省卷子给陆执和程只每人一份。 

  程只这一个晚自习非常忙,一节课刷完了两张卷子。 

  程只刷卷子挺快的,但当她不经意朝身边人看去,发现对方已经刷完了四张试卷,还是陈塘给的省试卷。程只挺诧异的,在她转学过来的这几日,陆执不是睡觉就是旷课,按常理说,学习成绩肯定不怎么样,但按照他做卷子的正确率和速度,学习成绩应该很好。 

  第二节晚自习,学校临时决定每班统一播放庆祝五一劳动节的宣传电影,这可把学生们乐坏了。 

  尤其是高一(2)班,放电影就等同于自由活动,班上同学不仅可以自由换座位,有的甚至会去学校后门的水吧玩。 

  比如程只的大佬同桌和他后排的小伙伴们,上了一节晚自习后,人就不见了。 

  上课铃声一响,程只就将试卷收起来,准备看电影的时候,白麋鹿走过来,坐在陆执的位子上小声对程只说:“只只,我们出去玩吧?” 

  白麋鹿虽然是(2)班的班长,但根本不爱学习,她当这个班长完全是(2)班全体同学推荐的,因为班上只有她不怕陆执那群人,所以她当班长管起人来也比其他人大胆,翘课也是。 

  程只说:“可是我们在上晚自习啊。” 

  白麋鹿说?:“没关系的,学校都这样,只要一放电影,老师就不会再来,看完电影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程只其实对这类宣传电影也没有兴趣,再加上电影声音大她也没心思刷题,于是便软软地问:“你想去哪呀?” 

  白麋鹿的眼睛一亮,拉着她从位子上离开:“你跟我走就行了!” 

  别看白麋鹿看起来懒懒的,值日的时候也总是偷懒,力气却挺大,拉着程只就从后门溜走了。 

  白麋鹿说:“我们去后门的水吧,现在那里最热闹!” 

  程只跟着白麋鹿去了学校后门的水吧,她本以为那是个奶茶店,一进去才发现里面特别大,除了有奶茶店,还有蛋糕店和西餐厅,再进去一点是活动室,里面什么都有,乒乓球、台球、滑冰场甚至连泳池都有。 

  程只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台球桌边沙发上的陆执,那里有她熟悉的班上男生,也有其他不认识的男生女生,就像白麋鹿说的,这里真的很热闹。 

  程只看见有好几个离陆执不近的女生装着在聊天的样子,实际在偷偷看他,但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 

  白麋鹿直接拉着程只走了过去,喊了一声:“陆执,你们几个偷溜过来玩,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白麋鹿这一喊,台球桌那边的男生都看了过来,有人吹了声口哨?:“哟,(2)班班长来了,还带了个挺漂亮的小姑娘!” 

  程只有点拘谨地站在白麋鹿身后,她其实挺不习惯这种场合的。 

  她的生活从小就很单调,也造就了她给人一种特别乖巧文静的感觉,尤其在这一堆人眼中。他们都是宜城一中家境好,又爱玩的男生,身边关系好的女生要么开放得不行,要么活泼得令人受不了,哪里见过程只这种一看就很乖,乖到骨子里的女生。 

  白麋鹿瞪了那人一眼?:“只只跟你们这些人不一样,你们可别招惹她!” 

  “嘿嘿,我们不招惹,那班长,我们来比盘桌球呗!” 

  白麋鹿特别喜欢打桌球,听那人一说,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但她不放心把程只一个人放在这里,这里的人都是吃人的猛兽,她不在,只只肯定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她的眼珠转了一圈,拉着程只走到陆执身边,说:“陆执,你先替我照顾一下只只!” 

  说着,把程只往陆执身边一塞。 

  程只被她扯得没坐稳,撞到了陆执身上。她像触电一样蹦了起来,由于实在太紧张,她站起来的时候又没站稳,整个人往后倒。陆执怕她摔倒,下意识护住她。 

  “哟哟哟!” 

  耳边立刻传来不怀好意的起哄声和口哨声。 

  “不愧是我执哥,又英雄救美!” 

  程只整张脸都红透了,慌忙和陆执拉开距离。 

  陆执却故意拦住了她。她抬头看去,只见他低垂着眸,扯着嘴角,满脸不羁:“新同学,你准备怎么谢我啊?” 

  程只尴尬死了,她的手臂撞了一下陆执,感觉到他松开了手,才立刻起身,离陆执远远的。 

  陆执也不拦着,就坐在那儿,懒洋洋地看着她笑,那笑太野,让人不敢直视。 

  程只慌忙躲避他的眼神。他怎么这样啊,好起来会给她讲题,坏起来也真是坏透了! 

  程只耳边起哄的声音络绎不绝,连一直偷看这边的女生都过来了,看程只的眼睛里都是嫉妒。 

  “这女生是谁啊?以前没见过啊!” 

  “是执哥班上新来的转校生吧!据说还是执哥的同桌!” 

  “执哥不是一向没有同桌的吗?” 

  “那谁知道啊!” 

  “而且白麋鹿跟她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那家境好又清高的白大小姐不是从来没朋友的吗?” 

  “那谁又知道啊!” 

  一阵议论声中,大小姐白麋鹿挡在了程只面前,大声说?:“你们行了啊!只只可跟你们这些混账东西不一样,来!只只,在这里先坐一会儿。” 

  她拉着程只坐在陆执身边,又警告似的对陆执说:“你可别再欺负她了!帮只只点些好吃的!我先去玩了!” 

  说完,她迫不及待地去了台球桌那边。 

  Part2 

  有人看见陆执没明着答应白麋鹿照顾这个软萌会脸红的小姑娘,便对她起了心思,贱兮兮地走到陆执身边说?:“执哥,你向来拒女生于千里之外,我帮你照顾这小姑娘怎么样?” 

  陆执微抬眼皮,清冷的眼神瞟过去,没什么表情地朝那人说了一个字?:“滚。” 

  那人被吓得脸都白了,什么也不敢说,麻溜地滚了。 

  人群又恢复了热闹,只不过在这份热闹之中,不少人关注着这边的情况,毕竟他们还没有看见过有妹子是白麋鹿和陆执同时关照的。 

  程只正坐在沙发上发呆,腿上突然被搁了一本干净又精致的菜单。她看过去,陆执正跷着二郎腿,昂了昂下巴,示意她说?:“喜欢什么,自己点。” 

  程只翻了翻菜单,本想点一杯喝的,但上面的价格把她吓了一大跳,一杯奶昔要八十八元?一杯冰水三十八元?这水是金子做的吗?这家店是抢劫来的吧? 

  程只不知道的是这家水吧装修得这么好,服务周到不是没有道理的,它只针对宜城一中那些有钱的富二代学生开放。 

  虽然没明言规定,但这么高的价格足以让一般家境的学生望而止步。 

  程只默默合上菜单。 

  陆执见她将菜单搁在了一边,挑了挑眉,问:“没看上的?” 

  程只摇了摇头。她被菜单上的价钱吓到了,耳朵动了动,老实地说??:“太贵了。” 

  陆执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尤其是她每次动耳朵的时候,陆执觉得她太萌了。 

  他朝服务员打了个响指,很快有人走了过来,问?:“陆少有什么吩咐?” 

  陆执点了点程只搁在桌子上的餐单:“里面的东西每样来一份。” 

  “好嘞!” 

  其实桌子上已经点了一些东西,但陆执不想这么可爱的新同学吃那些吃过的。 

  程只听见陆执要点那么多,急了,手下意识地扯住陆执的胳膊。她说?:“你点那么多是给我的吗?”她摇头说,“我不要,太贵了啊!” 

  程只抓住他手臂的时候也没想太多,但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大家都知道陆执不喜欢别人碰他,尤其是女生。 

  上次王子怡不小心碰了他一下,结果被他一把推开,毫不留情地留下一句:“我不喜欢人碰我。” 

  把王校花气得脸都白了。 

  如今,程只扯住他胳膊的时候,他只是垂眸瞟了一眼她的小手,又白又嫩,和她的人一样,在无形中让他无法拒绝。 

  他勾了勾唇,没有推开她,而是痞性十足地说?:“叫声哥哥,就听你的。” 

  一行看热闹的人腹诽,以前以为陆执不逗女生是因为不会,现在才发现人家才是逗人的高手啊! 

  程只没在意别人的目光,她是真的觉得点那么多特别浪费,只能乖乖地喊了一声:“哥哥。” 

  这一声“哥哥”喊得陆执目光都深沉了下来,眼神落在她白皙的脖子上。 

  程只却没察觉,只关心她的问题:“我喊了……可不可以不点那么多了?” 

  陆执挑了挑眉,拿起他从来水吧就没翻过的菜单,问:“想吃什么?” 

  程只怕他乱点,只能继续看菜单。 

  这时,王子怡和一群人走了进来,这些人虽然不是同一个班的,但大家经常在一起玩,所以都认识。 

  他们一进来就看见大家八卦地看着某一处,那里正上演着宜城一中的校霸耐心地拿着餐单跟一个女生一起点东西的戏码。 

  王子怡的脸色当场沉了下来。 

  旁边还有人在议论:“执哥对他们班新同学有点特别啊!” 

  “可不是?哪见过执哥哄过哪个女孩子点吃的啊,每次来都是别人哄着他吃。” 

  那人刚说完,就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下,那人郁闷地说:“你干吗?” 

  那人指了指门口,其他人看见王子怡,立刻住嘴了。 

  Part3 

  最后程只点了一杯菜单上最便宜的白开水,陆执收起餐单的时候让服务员加了一个特大号果盘。 

  王子怡等人走过来的时候,一一跟他打了一声招呼,但他看起来没什么反应。 

  他一向这样,不喜欢这种所谓的客套招呼,其他人都习惯了,但偏偏有人故意刺激王子怡,对她说:“子怡,你看你对执哥那么好,执哥都不理你。” 

  本来心情很不好的王子怡听见别人这么说,脸色更难看了。 

  她径自走到程只面前,黑着一张脸说:“程只,你跟我出来!” 

  程只没动,她其实不想跟王子怡出去,但如果不跟她出去,她往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这样一想,她的身子动了动,刚站起身,身后一直没开口的陆大佬却发话了:“坐下!” 

  程只站在原地没动。 

  陆执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她说?:“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漫不经心,但言语中的威胁令人不寒而栗,程只觉得比起王子怡,身边的陆执更令人害怕。 

  程只没办法,只能看着王子怡,无辜地指了指陆执说:“对不起啊,他不让我出去。你要真的想让我出去,跟他说一下好吗?” 

  那无辜又可怜的样子让王子怡气得牙痒痒,但她又不能在陆执面前硬把程只带出去,打陆执的脸,最后只能郁闷地在一旁坐下。 

  很快服务员把大果盘和程只点的白开水拿了上来,程只抱着水杯慢慢地喝着。 

  这时有人喊陆执去打桌球,他没应,只是看了一眼程只?:“一起去?” 

  程只摇摇头:“我不会。” 

  陆执看着她没吭声。 

  迫于大佬的眼神,程只顿了顿才说:“那我试试吧……” 

  于是程只跟在陆执身后去打桌球。 

  陆执和陈昊他们打桌球的时候,陆执让程只一个人在一个空着的桌球台上玩。 

  程只对这种娱乐一点都不感兴趣,但陆执让她在这边玩,她也不能不玩,旁边还有王子怡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她需要大佬罩着,所以必须得讨好大佬。 

  她试图学着陆执打台球的样子拿着台球杆弯腰打了一会儿,发现球杆子碰球看起来是个简单的动作,但她做起来就很困难。 

  程只学着他的姿势要么球杆碰不到球,要么碰到了,球就跟被微风吹了一下似的,小小滚了一下就不动了。 

  但不管怎样失败,她都很认真,连旁边几个女生的嘲笑声都听不见,眼里只有球。 

  就在程只很认真打球的时候,一个阴影笼罩过来,一只修长的手覆在她的手背,告诉她:“你的手势不对……” 

  是陆执。 

  程只感觉整个身子都僵硬了。他就在她身后,她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他,明知道这样,她却控制不住地回头去看他。 

  果然一回头,他的喉结就近在咫尺,往上是他弧度漂亮的下巴,带点樱红色的双唇。 

  程只刚要顺着往上看去,就见陆执忽然垂眸,漆黑的眼眸撞进了她的心里。 

  他对上她的眼神,眉梢挑了挑,慵懒地笑了笑说:“乱看什么?执哥教你打球。” 

  程只忙收回视线,但神思早已经不在打球上了。 

  陆执的一半神思也不在台球桌上,靠近她,才发现怀里的她小小的一只,尤其是低头时,能看见她白皙粉嫩的脖子,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他们耳边是各种起哄声:“哟,执哥什么时候开始教人打球啦?” 

  对于这种起哄声,程只恨不得将一张红得好似要滴血的脸埋到台球桌里去。 

  陆执看见怀中的新同学害羞得不行,淡淡地瞥了一眼那群起哄的人,笑着说了声:“滚!” 

  虽然是喊他们滚,但看得出来执哥此刻的心情挺好,完全不像刚进水吧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这群人会看脸色行事,见他心情还不错,起哄声不断:“执哥,也教教我们打球呗?” 

  “执哥,执哥,快教教我们这群嗷嗷待哺的少年吧!” 

  陆执懒得理他们,对程只说:“别理他们。” 

  怀里小小只的新同学轻轻地“嗯”了一声,说:“好。” 

  陆执心里想,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小姑娘。 

  陆执教程只打桌球的时候,其他人根本没心思玩其他的,都时刻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雨涵推了推陈昊,眉飞色舞地说:“执哥这是有情况啊?” 

  陈昊说:“什么情况?” 

  “你见过执哥对哪个女生这么有耐心过?还亲自教她打球,之前教别人写作业一点耐心都没有。” 

  最后雨涵补充:“反正我觉得这次执哥是要栽在新同学手上了。” 

  程只打了一会儿球之后,终于忍不住说:“我可不可以去个洗手间?” 

  刚刚水喝得有点多,她想上洗手间很久了,但一直没敢开口,害怕打搅了大佬想教她打球的兴致。 

  但现在她确实有点忍不住了。 

  陆执挑了挑眉:“小朋友,你很怕我?” 

  程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见陆执舔了舔唇,眼睛里都是笑意?:“怕我怕到连想上洗手间都不敢说?” 

  程只憋红了一张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陆执揉了揉她的脑袋,漫不经心地歪了歪头说:“去吧。” 

  程只忙不迭地跑了。 

  Part4 

  水吧的洗手间也装修得十分高大上,里面什么怪味都没有,甚至有一股清香。 

  程只上完洗手间,洗完手出来之后,外面已经有人等着她了,是王子怡她们几个人。 

  “终于让我逮住你了。”王子怡身后站着两个女生,将她围在洗手间里。 

  碰巧有人过来上厕所,看见这架势,吓得立刻走了。 

  程只站在原地没动,那天在学校楼顶的事情浮现在她脑海中,她只觉得身子里一股躁动感在膨胀。她垂着头,努力控制这股躁动,可这股感觉像是千军万马袭来,她有那么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而此刻,在王子怡等人的眼中,垂着头的程只看起来是被她们吓坏了。 

  王子怡厌恶地说:“我最讨厌看到你这副柔弱的样子,装给谁看!” 

  她说完就一巴掌往程只脸上甩去,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程只的眼神和以往完全不一样,双眼显得阴沉又冰冷。在王子怡的巴掌落下来之前,程只精准地抓住了她的手。 

  王子怡愣神之际程只已经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王子怡捂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她,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敢打我?” 

  程只没说话,脸上完全不似往常柔弱可欺的样子。她微抬下巴,模样看起来十分盛气凌人。 

  其他两人见王子怡被打,冲上来就要扯程只的头发。程只退开一步,轻松躲开。 

  程只当时脑海里闪过的是刚转学过来在天台上陆执的所作所为。 

  王子怡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她,不敢相信她在模仿陆执。 

  但程只已经不搭理她,径直往外面走去。 

  从洗手间出去,拐个弯就是水吧的泳池区,有不少外校的人在里边游泳。程只路过泳池的时候,身后发了疯似的王子怡忽然追了过来,一把将她推进了泳池里。 

  当陆执、陈昊他们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程只被推进泳池,池水飞溅的场景。 

  程只不会游泳,那水池有一米六深。她跌进去之后,只觉自己被水淹没,水源源不断地侵袭而来,她本能地喊救命,耳边只听见更大的落水声。 

  她在水中扑腾的手倏地抓住了一条胳膊,她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整个人都抱了上去。跳下水的陆执原本想将她抱回泳池边,泳池其实并不深。陆执站在原地,池水也才到他的胸部以上。但他没想到一下来,新同学就像树懒一样抱住了他。她双手缠在他脖子上,双脚缠着他的腰,脸埋在他的脖颈间,害怕得不行。 

  于是站在泳池边的吃瓜群众,就看见陆大佬脸上第一次出现一种无可奈何的神色,他说:“你放松一点,没事了。” 

  新同学摇摇头,眼睛都不敢睁开,死死地抱着他。 

  吃瓜群众眼珠子都要掉水里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谁敢这么抱着陆执。 

  就在大家以为陆大佬会直接将新同学丢回水里的时候,没想到陆大佬用一种几乎是哄着的口吻说:“真的没事。” 

  但新同学不为所动,依旧紧紧地抱住他,摇头拒绝。 

  最后陆大佬不得不抱着她一步一步往泳池边走去。 

  陆执抱着程只回到了泳池上,陈昊和雨涵赶紧拿来浴巾。陆执接了一条过来,裹在程只的小脑袋上。 

  程只还未回过神,裹着浴巾呆呆地望着他。 

  浑身湿透的陆执短发间有水滴落下来,落在他的眉眼间、上下滑动的喉结上,让他的眼神看起来更加不羁。 

  他挑了挑眉,问:“怎么,要我帮你擦?” 

  程只才似回神,忙转移视线,裹着浴巾擦着。 

  一旁看了半天也气了半天的王子怡完全忍不住。她冲到程只面前,怒骂道:“程只!你别装了,你刚才打人的那股劲呢?你还要不要脸?在陆执面前就知道装柔弱。” 

  程只觉得王子怡这个女人真吵,她不经意地皱了皱眉,语气柔软地问:“你在说什么啊?” 

  王子怡完全受不了她这副伪装的娇柔模样,恨不得在陆执面前揭穿她的伪善面目。 

  她大叫一声就朝程只冲过来。 

  程只立刻躲在陆执身后。 

  陆执高大的身子挡在程只身前,冷漠地看着王子怡。 

  王子怡委屈得不行,她说:“陆执,你别被她骗了!她刚刚把我两个朋友都打了。” 

  陆执垂眸看拽着自己的衣服,紧张地躲在自己身后的程只,问?:“你打了?” 

  程只的小脑袋从陆执的身后伸了出来,又大又亮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说?:“我没有。” 

  听到她否认,王子怡简直快被气死了,她恨恨地说:“程只,你别敢做不敢当,你给我过来!” 

  程只摇摇头,手轻轻地扯了扯陆执的衣服。 

  陆执回眸看去,就见她雪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干净清澈,樱红的小嘴张开,声音柔软绵糯地对他说:“执哥,她这样,我好害怕。” 

  陆执那一刻只觉得……她说什么,他都信。 

  陆执没什么温度的眼神瞟了一眼王子怡:“以后别欺负她了。” 

  王子怡气得跳脚,想要辩驳,却被身边的人扯住了,小声对她说?:“子怡,这个时候无论你说什么,执哥都不会信的,还是别说了。” 

  没人看见躲在陆执身后的程只嘴角勾起一抹冷傲的笑,片刻后,忽然有一道声音在程只脑海里响起:“你快走啊……快走……” 

  程只愣怔了一下,随后脸上冷傲的笑容渐渐恢复到柔软平静。 

  她看了一眼人群中那一张张脸,默不吭声地转身离开。 

  刚走了没几步,被陆执扯住了:“去哪?” 

  程只的声音轻轻的:“我想回家了。” 

  Part5 

  五分钟后,程只裹着陆执的外套站在水吧外面,看着陆执骑在一辆巨大炫酷的摩托车上,长腿落在地上,又长又直。 

  陆执给了她一个摩托车头盔,一看就是他自己的。 

  方才出门了一趟没看见程只被推进泳池里的白麋鹿此时站在程只身边,看着那个头盔说:“陆执,这是你的头盔吧?你给了程只,你自己用什么?” 

  陆执:“老子不用。” 

  “可是这样不安全吧?”程只也担忧地说。 

  陆执“啧”了一声,还没说话,抱着头盔的程只就吓得耳朵动了动。 

  雨涵羡慕又嫉妒地说:“执哥心爱的哈雷从来没载过人,所以没有备用头盔,这是第一次。” 

  哈雷,程只没见过也听说过这款摩托车有多贵,再加上雨涵的话,程只听他这么一说更不敢坐了,说:“要不,我打车吧……” 

  陆执皱眉,耐心耗尽。 

  于是大家便看见他的大长腿从摩托车上跨下来,走到程只身边。 

  程只还来不及反应,陆执已经把她抱到了摩托车上。在程只惊魂未定时,将摩托车头盔戴在她的小脑袋上。 

  他再次跨上摩托车,对身后的她说了一声:“抱稳了。” 

  程只哪里敢抱着他,不敢也不好意思,她抓住车座,以为这样就可以坐稳。 

  陆执也没勉强她,只是冷笑了一下。他发动摩托车后,摩托车飞驰而去。 

  程只由于惯性往前,不得不抱住他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看着两人离去,白麋鹿还能听见程只吓坏了的声音?:“陆执,你慢点……慢点啊……” 

  声音软绵轻糯,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白麋鹿心想,这样软糯的小姑娘会让人更想欺负才是。 

  站在水吧外的王子怡气得脸色发白,尤其是身边的人还在议论:“执哥的哈雷多少钱啊?” 

  “可以买一辆跑车了。” 

  “据说执哥的摩托车从不载人啊,程只真幸运啊。” 

  “或许是执哥看她淋湿了,可怜她,毕竟是同班同学。” 

  “别自我安慰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执哥这么有同情心?” 

  王子怡越听越气,最后一跺脚,扭身走了。 

  有人看见了,忙推了推身边的人,小声说?:“你可别乱说,校花在这呢!谁都知道她对执哥不一样。” 

  “噢,噢。”那人连忙噤声,谁都知道王子怡跟二中的大佬关系好,要是王子怡一生气,让二中大佬来找她麻烦就不好了。 

  程只第一次坐陆执的摩托车,觉得比过山车还要吓人,好不容易到了王家的那条小巷,她让陆执放慢了速度:“我家就在里面,你在这里停下,我自己走进去就行。” 

  陆执停下车。 

  程只飞快地从车上下来,将头盔递给他:“谢谢。” 

  说完,她就要往里走。 

  陆执懒洋洋地伸手,拽住了她的书包带子。 

  程只不得不停住脚步看着他。 

  在水吧的时候,她非说要去教室拿了书包才能回家,陆执就让陈昊跑了一趟。 

  此刻,陆大佬扯着她的书包带子,漫不经心地问:“我送你回家,你说声谢谢就可以了?” 

  程只有点疲惫了,经历了晚上这些事,只觉得又累又烦躁,语气也有点不耐烦,说:“那你想干吗呀?” 

  明明是不耐烦,听在别人耳中却像在撒娇。 

  陆执的眼神变得深沉起来,他看着程只樱红的唇,虽然裹着他的外套,却仍能看见湿漉漉的校服黏在她身上。 

  他喉结动了动,最后哑着嗓子说:“从明天开始,给我带早饭。” 

  说完,不给程只拒绝的机会,他发动摩托车,疾驰而去。 

  程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转身回了家。 

  王家长期没人,王浩和他妻子各忙各的,平日里只有保姆照顾王子怡。 

  此时保姆和王子怡都不在家,程只回到房间后,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的时候,看见了搁在沙发上的陆执的外套,她一并放在洗衣机里,摁了开关。 

  回到书桌上,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日记本,想了想,在上面写?:“今天另一个程只又出现了,每次只要我受到欺负,她就会出现,以前发现她只是很凶,会报复那些欺负过我的人,今天发现她还会学人打架……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管不住她了。” 

  程只发现自己身体里住着另一个程只这件事,她没告诉过其他人。 

  她偷偷在网上查过,有人说这叫作双重人格。网上说,双重人格是一个人具有两个相对独立、又相互分开的人格,并以原始人格为主人格,分人格为亚人格的现象。 

  住在她身体里的另一个亚人格程只比她凶,比她没耐心,比她脾气大,但会保护她。 

  程只记得第一天来宜城高中上学,在楼顶被王子怡和候章祁欺负的那次,她身体里的另一个程只就快要出来了,幸好陆执出现了。 

  可这一次,她还是没能控制住,让另一个程只出现并且被王子怡看见了。 

  程只觉得有点无措,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事,对她而言,总觉得这是一种病,如果被别人发现了,是要被抓进精神病医院的。 

  她不想去精神病医院,她有很重要的任务,她要好好学习,长大了赚钱养妈妈和外婆。 

  Part6 

  程只回来后没多久,王子怡就回来了。 

  程只事先做好了准备,将房间门反锁上。王子怡打不开房门,在外面一边砸门一边喊:“程只,你给我出来!你以为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程只看了一眼房门,想着房门很结实,王子怡应该撞不开,才戴起耳机,坐在书桌前看书。 

  程只做完两张省试卷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她摘下耳机,听见门外没有砸门的声音,她松了一口气。 

  上床睡觉前她看了一眼手机,有白麋鹿发来的几条信息,问她安全到家了吗。见她没回信息,还打了好几个电话,但程只的手机一直都是静音没听见。 

  她给白麋鹿回了短信之后,看见有一条陌生的手机号发的信息,只有一个问号 

  程只想了想,没有回复,定了四点半起来的闹钟后,就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按时起床后,程只洗漱完看了一会儿书,六点出门。 

  她知道王子怡喜欢睡懒觉,这个时间点遇不到她。 

  去熟悉的早餐店买了和往常一样的肉包和豆浆,正要付钱的时候,她想了想,又要了一份肉包和豆浆,才往学校走去。 

  学校每天早上七点有早自习,但不是强制性的,除了(0)班的老师要求他们每个人都上早自习,其他班都只是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2)班平常早自习根本没人,但因为月考就在下周,所以这几天陆续有前排的四五个人来上早自习。 

  程只知道有早自习后每天都准时来上,所以她有一把教室的钥匙。 

  在路上把早餐解决完了之后,她第一个开门进教室,把另一份早餐放进同桌的桌肚里。 

  她还记得昨天陆执跟她说过的话,只是早餐给他带了,但陆执第二节课下课才姗姗来迟,早餐早就凉透了。 

  陆执好像没睡好,眼皮一直垂着,一到座位就趴着睡觉。 

  次日,程只没有给陆执带早餐,结果每天都迟到的陆执竟然来上早读了。 

  陆执来了,陈昊和雨涵那些后排的人也来了,还有几个其他班的不认识的生面孔,男的女的都有。 

  早读是没有老师的,陈昊一群人在后面玩得火热。 

  陆执一边玩手机一边走到座位上坐下,抽空往桌子里瞄了一眼,问?:“小朋友,哥哥的早餐呢?” 

  正在玩的雨涵听见了,随口说了句:“执哥,我刚去买早餐,你不是说你不要吗?” 

  陆执懒洋洋的:“没跟你说话。” 

  雨涵一脸委屈,这才发现他家执哥在跟新同学说话。 

  陈昊也看了过来,推了推雨涵说:“以前执哥对女生都是冷冰冰的,这次是怎么了?对那新同学比较特殊啊。” 

  “就是。”雨涵也说,“我也发现了,咱执哥不知怎的,老招惹新同学。” 

  这边,老招惹新同学的陆执看着一声不吭的程只,抬了抬下巴?:“喂?我跟你说话没听见?”

 

【通知~】

明天上架啦,感谢大家的不弃之情,

码字不易,亲们,支持正版,给码字狗一个得以坚持下去的信念吧~

ps:如遇问题,请咨询页面下方的客服qq。再次感谢!

  
     

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青梅知不知》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131 阅读本书;

使用手机访问 http://m.timeread.com/book/68131/7667866 阅读此章节;

2021/12/1 18:05:37